APP下载

南非博士生教育的现状、问题和对策

2014-02-11王文礼

高教探索 2014年1期
关键词:博士学位博士生资格

收稿日期:2013-03-14

作者简介:王文礼,井冈山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教育学博士。(江西吉安/343009)

*本文系江西省社会科学“十二五”(2012年)规划项目——“江西省高校特色专业培育研究”[12JY45]的阶段性成果。

摘 要:本文探讨了南非博士生教育的现状,具体包括授予博士学位机构的类型,申请博士学位要求的资格、学习模式、就业,博士生教育的质量保障体系的主要组成部分,对博士生的资助,博士生教育的规模;分析了南非博士生教育存在的主要问题;最后总结了针对这些问题南非采取的对策。

关键词:南非;博士生教育;现状;问题 在非洲,南非是一个自然环境和气候条件都比较好的国家,也是非洲经济最发达的国家,南非的陆地面积为1,219,090平方公里,2010年人口为4,910万,2011年南非正式成为金砖五国成员。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南非在世界经济体规模排名中位居第27位,国内生产总值达3540亿美元。南非是非洲的经济强国,其工业产值占非洲的40%,消费能力占非洲的50%,国内生产总值是整个非洲大陆国内生产总值的四分之一。[1]南非高等教育质量享誉非洲大陆,其博士生教育在非洲大陆也处于领先水平。

一、南非博士生教育的现状

(一)授予博士学位机构的类型

南非现在已经建立了一个统一的高等教育体系。当前在南非实施高等教育的机构有大学、理工大学(universities of technology)和教育学院,数量分别为大学21所、理工大学15所、教育学院109所。其中大学是开展博士生教育的主体。开普敦大学是南非最古老、历史最悠久的高等学府,成立于1892年。目前,南非有23个机构有权授予博士学位。高等教育机构是否能授予博士学位或在哪些具体领域授予博士学位主要依据与其能力相关的自我评价来决定。南非高等教育质量委员会(Higher Education Quality Committee, HEQC),作为南非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的重要一环,它制定了一定的过程和标准,允许高等教育机构在国家框架内评价其自身能力。

当前南非高等教育机构或其他机构授予三种类型的博士学位:哲学博士(Ph.D)、技术博士(Doctor of Technology)和高级博士(Senior Doctor)。高级博士针对的目标人群是那些已经获得大量的科学研究且其科学研究和发现引起了学科方向改变的高级人士。

南非的大多数研究生教育是在高等教育机构中的系与系(faculty-by faculty)的基础之上进行组织的,例如科学系和教育系等等。通常,高等教育机构制定与质量保障相关的主要规章制度,系将自己拥有的决策权移交给高等教育机构,高等教育机构用提供本科生学习的方式组织研究生教育。有些本科生学习是在企业和高等教育机构之间进行,研究生教育也开始仿效。例如夸祖鲁-纳塔尔大学(the University of KwaZulu-Natal)的发展学习学院(the School of Development Studies)有一个针对本科生学习的项目,包括的领域很广,它采用伴随着一系列核心课程的模块化形式,依据每一名学生的专业领域的一系列环绕课程(wrap-around courses)开展教学。这些都在学院内进行行政和学术上的管理。每一个系都有一个研究生委员会,通常由系主任或副系主任领导。该委员会负责管理课程、考试过程、与监管和其他问题相联系的挑战等等。

(二)申请博士学位要求的资格、学习模式、就业

在南非高等教育中,学位结构相对来说是固定的,尽管也有些灵活度。南非国家资格框架定义了在高等教育体系中存在的不同资格之间的关系。硕士学位是进入博士生教育的普通要求。攻读硕士学位名义上需要一年学习时间,但是通常需要两年。大约15%具有一般学士证书的学生会再参加一年的学习完成荣誉学位。在南非荣誉学位被认为是等同于申请攻读研究生的资格,荣誉学位一般由一系列高度密集的专业性课程和一个研究项目构成。荣誉学士资格一般被认为是进入硕士阶段必需的条件,不过也有例外,例如一些结构性的两年制硕士项目直接接受来自学士资格的学生,但是这不是正常的路径。

关于完成博士生教育所需要的学习时间。哲学博士原则上需要3年的学习时间,尽管对哲学博士要求的最低时间是2年。理科的博士一般完成的时间稍微多于3年。人文学科的博士需要的时间更长,通常为4.5年。[2]

关于南非博士生教育的学习模式。南非博士生教育的学习模式分为在职学习和全日制学习。对于来自贫困家庭的学生来说,家庭经济状况常常对他们申请博士学位产生压力,使他们考虑选择在职学习;申请攻读自然、生物医学和工程科学博士学位的学生更多选择在职学习;有一些特殊的教职工,特别是教育和管理专业的教职工,攻读博士学位大多采取在职学习模式。

博士生毕业论文的评审过程以各个高等教育机构为基础进行,在机构中又以系为基础。这样导致对博士生毕业论文的评审过程存在着一定的差异,但是也存在一些共同的趋势。通常,导师和学生在关于毕业论文的提交日期上达成一致,接着导师将正式给学院研究生委员会写信,表明他们在论文即将接受的审查过程中达成一致。当在这方面导师和学生发生冲突的时候,学生有权利要求论文接受审查,不管导师是否同意。在大多数高校中,相关的研究生委员会将任命一名当地内行的审查者和至少一名外部(通常是国外的)审查者。研究生委员会依据两名或更多名审查者的报告做出最后的评价。

南非的就业市场比较严峻,但是处于不断变化中。对博士毕业生而言,传统的就业渠道要么是进入大学的学术岗位,要么进入被南非称之为科学执行委员会、私营部门、企业中的研究岗位。最近几年,博士生的就业岗位更为多样化,有了一些新的就业渠道。比如,在1994年后,公务员中大量的高级官员拥有博士学位。

(三)博士生教育的质量保障体系的主要组成部分

南非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由南非资格局、国家资格框架和高等教育质量委员会组成。

1.南非资格局

南非资格局由教育与劳动部长任命的 29 名成员组成, 代表教育与培训系统的利益相关者。南非资格局的组织机构由两部分构成,即,由一些团体负责制定教育和培训的标准和资格;另一些认证团体按照这些标准或资格进行监督和审核。

南非资格局的职责是:直接向教育部长汇报;对国家资格框架的开发和改进提出建议;协助资格和质量保障委员会解决出现的问题;根据教育部和劳动部政策,负责制定各种资格类型注册的标准;为国家资格框架维护和开发国家学习者成绩数据库(National LearnersRecords Database);对质量保障委员会进行审核,确保符合国家资格框架的目标。南非资格局还对国外的资格加以研究,以促进南非资格和国外资格的可比性。[3]

2.国家资格框架

南非的国家资格框架(The South African National Qualifications Framework ,NQF)的初步构想产生于民主劳动运动时期。其最初的目的是想通过建立机会阶梯或学习途径,纠正种族隔离时期遗留的不平等工作机会和歧视性培训。后来随着社会的发展,国家资格框架的功能也逐渐完善,增加了缩小技能差距、提高劳动力效率等功能。国家资格框架包括一整套原则和指南, 利用这些原则和指南, 学习者的学业成就得以注册, 学习者的技能和知识获得国家承认, 进而鼓励终身学习。[4]

3.高等教育质量委员会

为了更有效地保障南非高等教育的质量,南非高等教育委员会(Council of Higher Education, CHE)于2001年5月成立了高等教育质量委员会。高等教育质量委员会对高等教育的院校审计(institutional audit)、专业认证(program accreditation)和质量的提升负有法律责任,也对高等教育的规模发展负责。南非出口高等教育的公立高等学校必须应对高等教育质量委员会的审计和认证体系中有关出口的准则要求。该准则要求国外的和国内的教育质量是等效的。向南非提供高等教育的外国高等学校,也要遵守高等教育质量委员会的院校审计和认证要求(这在此学校通过了教育部的注朋或执照要求之后)。[5]

南非博士生教育的主要监督模式仍然是传统的学徒模式,该模式使学生和导师建立联系,两者之间的关系是亲密和严厉的。该模式运行良好,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该模式出现了一些问题。例如:导师和学生之间的关系经常存在误解,容易引起信任缺失。许多大学现在尝试签订法律或具有法律性的合同,在合同中清晰地列出双方之间的责任和义务。

(四)对博士生的资助

南非高等教育机构的筹资程度依赖于公共资金,也依赖该机构的性质,特别是是否吸引大量的付费学生,也依赖是否能够找到第三种筹资渠道或来自投资的资金。高等教育机构能否获得大量的资助取决于该高等教育机构是否有浓厚的研究取向,该机构是否拥有一个捐赠基地或一个能产出大量第三种收入的资产基地等等。

南非教育部运行一个基于分类别的助学制度的全工时评量法(Full Time Equivalent,FTE)①,它对项目交付的费用进行名义评价。也有一些针对项目的特别拨款,这些项目被视为是国家战略的结果。对一些因为南非学校糟糕的状况导致学习不怎么好的年轻南非人而言,能够进入高等教育就是南非助学制度的成果。此外,还有基于出版作品的研究型的助学制度。

国家研究基金会(the National Research Foundation,NRF),被认为是与美国的国家科学基金会(the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相类似的机构,是针对独立博士生进行资助的机构。所谓独立博士生是指他们与特定监管者(supervisor)或特定研究项目没有联系的博士生。这些奖学金主要在南非本国的博士生中间分配,但是少数也分配给留学生。2006年这部分奖学金的数额为55,000兰特,约为5000英镑。大多数博士生的监管者认为这些奖学金的价值是非常少的。原因在于劳动力市场在一定程度上被严重扭曲,拥有硕士学位的人进入劳动力市场,不管是在公共部门或是私营部门,在薪水层次上可能至少是这些奖学金的4倍或5倍。[6]

高等教育机构依据他们的资金运行能力进行一些更加现实的资助方案。但是南非高等教育体系也面临着结构上的挑战。高校教师的工资与其他行业相比下滑得很厉害。结果导致,当为博士生建立起合适的一揽子措施的时候,也就是能与年轻教师(和监管者)的薪水实际相差无几的时候,人们还是不愿意全职攻读博士学位,结果造成南非的大多数的博士生都是兼职的。那些拥有全职工作或兼职工作的博士生需要花费超过正常的3年的时间来获得博士学位。随着南非经济的持续发展,最近针对博士生教育的资助有了明显的提高。

为了消除教职工结构中的种族不平等,几所高等教育机构正在从南非称之为“指定组”(designated group)中雇佣优秀硕士毕业生为讲师。该雇佣在一定意义上是有条件的,例如有较大潜力攻读博士学位,在一本同行公认的权威期刊上发表至少一篇文章,才能保证终身任命。

(五)博士生教育的规模

南非高等教育系统包括23所公立高等教育机构,分别为11所大学,6所综合大学,6所理工大学。这三类高等教育机构的区别如下:大学提供学士学位,具有强大的研究能力,研究生在学生总数中占较高比例;理工大学是职业取向的高等教育机构,授予技术文凭、学位和证书,有一部分研究生,有一定的研究能力;综合大学提供学士学位和技术资格,重心放在教学,但是也进行科研和研究生教育。2012年1月3日,南非有88所注册的私立高等教育机构和27所暂时注册的私立高等教育机构。

根据一项关于南非博士生教育的调查报告(表1)可以获知,在2003年南非公立高等教育机构共有在读博士生8,112名;有权授予博士学位的公立高等教育机构为23所;授予2种类型的博士学位,分为博士(Ph.D)和技术博士(D.Tech);男女学生比例失衡,为1∶5;外国博士生占博士生的比例较高,为23%,但这些留学生主要来自非洲其他国家。

之后,南非博士生教育稳步发展,在读博士生人数和每年毕业博士生人数都有所提高。2009年南非公立高等教育机构共授予1,380个博士学位。授予博士学位最多的高校为比勒陀利亚大学(University of Pretoria),共授予196个博士学位;其次为开普敦大学(University of Cape Town),共授予178个博士学位;第三名为夸祖鲁-纳塔尔大学 (University of KwaZulu-Natal),共授予159个博士学位。[7]2010年,南非公立高等教育机构共有46,579名学术人员和127,969名其他职工。公立高等教育机构共有正式注册的学生为892,936名,其中本科生为726,882名,研究生为138,610名。2010年南非公立高等教育机构在所有层次共授予153,741个学位,其中企业和商业专业为41,724个,科学和技术专业为37,405个,人文和社会科学为74,612个。2010年南非公立高等教育机构共授予8,618个硕士学位,1,423个博士学位。[8]表1 2003年南非博士生教育的状况

资料来源:Stuart Powell and Howard Green.The Doctorate Worldwide[M].Society for Research into Higher education& Open University Press,2007:205,206.

三、南非博士生教育主要存在的问题

(一)南非的高等教育当前面临的主要危机是培养新一代学术人员的滞后,这与南非每年的博士毕业生较少关系密切

南非高等教育培养新一代学术人员的效率较低,此外学术人员还有身份危机和合法性危机。后两者与历史有关,都对南非高等教育机构的未来产生了巨大的不良影响,对高等教育机构的知识生产也不利。更重要的是,这样的结果导致高等教育机构资金严重不足,高校教师的薪水与其他职业相比出现了大幅度的下降。

南非高等教育中高质量、研究能力强的学术人员的状况不容乐观。最近的研究显示,在2000年和2003年,高等教育机构仅仅增长了34名学术人员,而大学生增加了大约127,000名。2005年,南非人力科学研究委员会(HSRC)进行了一个关于研究和发展(R&D)科学系统(包括高等教育系统和科学委员会)的人力资源的全时制工作人员(the Full Time Equivalent,FTEs)的分析报告。该报告指出,在1991年和2001年之间,全时制工作人员从15,983名下降到9,213名。如果考虑到一些人员退休,这种状况更加严重。在1990年,南非18%的期刊文章是由50岁或50岁以上的人员撰写的。在2002年该百分比增加到令人惊愕的48%。

解决南非高等教育中的高质量、研究能力强的学术人员缺乏的一个重要方法是培养更多博士毕业生,而当前南非无法培养足够的博士毕业生来创建他们渴望成为的创新性国家,或补充当前高等教育体系中的学术队伍,这是南非政府、大学都认同的一个挑战。

根据斯坦林布什大学的科学和技术研究中心(University of Stellenbosch's Centre for Research 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主任约翰·莫顿(Johann Mouton)教授的调查,造成南非培养的博士毕业生偏少的原因也可以追溯到中学,甚至更早。莫顿说:“我们的问题从免于大学入学考试的人数太少就开始了,再加上只有极少数学生能通过数学和科学考试。”

造成培养的博士毕业生偏少的原因也包括学生的贫困和债务。莫顿告诉《世界大学信息》(University World News)网站的记者:“我们每年培养100,000名本科毕业生,但是大多数本科毕业生需要立即参加工作来偿还债务。”

因此,这样导致潜在研究者的数量在教育体系的各个层次都被削减。除了22,000名南非荣誉学生(honours students)外,攻读硕士学位和博士学位的学生数量仅仅为10,000名,在2008年仅仅有1,182名学生获得博士学位。

南非缺少足够的博士毕业生的问题不仅对南非的国家创新和经济发展带来不良的后果,而且更重要的是影响培养下一代学者。在南非18,000名全职学者里面只有大约40%的学者拥有博士学位。“我们需要更换他们,但是我们依照这个速度不可能完成。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问题。”莫顿如是说。[9]

(二)博士生教育中的性别问题

南非注册的博士生的性别构成是复杂的,需要依据“教育研究的问题分类”(Classification of Educational Study Matter,CESM)进行分析。2003年一项关于南非全国注册的博士生的聚集分析显示,在2003年南非博士生的总人数为8,112人,在这一层次男性参与率比女性高出大约50%。在本科层次有一个逆转的趋势,在该层次女性的注册率比男性的注册率高约4-6%。该比率与2003年的博士毕业率相同,都是为1∶1.5。[10]

在人文和自然科学专业方面的性别状况如何呢?来自2003年的数据显示,人文科学的注册率比自然科学的注册率高大约40%。在人文科学男性的参与率高于女性参与率40%,而在自然科学男性的参与率高于女性参与率60%。

分析博士生教育中的性别问题还要考虑南非的种族问题。南非黑人中女性在整个博士生教育的参与率是9%,男性占21%,比率为2.3 ∶1。对印度南非人和南非白人而言,比率为1.3 ∶1,白人在博士生教育的参与率与有色南非人的参与率的比例为15 ∶1。

关于南非博士生教育中的性别问题,在教师方面也存在,尽管情况已经得到明显改善。在2007年南非23所公立高等教育机构中有超过43,717名全职员工,包括15,589名学术人员,22,224名管理人员,5,904名服务人员,还有65,000名兼职人员。女性员工在教学和研究人员中的比例为43%,在服务人员中的比例为40%,在管理人员里面所占比例最高,为61%。但是女性在学术人员中所占的43%的比例,并不能充分反映女性地位,因为女性员工仍然集中在学术人员中的低层次。

(三)博士生教育中的种族问题

当前,南非博士生教育中的种族问题虽然比过去有所改观,但是依然存在。2003年南非的总人口为4,650万人,人口的构成为:黑人占80%,有色人占9%,印度南非人占2%,白人占9%。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超过80%的南非科学系统是白人,更重要的是理科领域高于80%的本科生和研究生是白人。来自2003年的一组数据显示,在注册的8,112名博士生中,大约30%的学生是南非黑人,5%是南非有色人群,9%是印度南非人,56%是南非白人。这就意味着,在攻读博士学位的人群中,黑人和有色人的比例偏低,而印度南非人和白人的比例较高。

南非博士生教育中存在的种族问题,是多种因素造成的,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历史原因。目前南非博士生教育中的种族问题正处于不断改善之中。在1993年,南非黑人学生只占注册的博士生总人数的7%,而白人占87%。在1993至2003年间,注册的博士生总人数从4,933名提高为8,112名,而黑人和有色人所占的比例也持续上升,虽然还不那么令人满意。

关于南非不同种族的博士生学习人文科学与自然科学的比率,黑人为1.6 ∶1,有色人为1.4 ∶1,印度南非人为1.5 ∶1,白人为1.3 ∶1。这意味着所有种族的博士生在学习人文科学与自然科学的比率没有太大的差别。

博士生教育中的种族问题,容易忽视的一个方面是教师的种族问题。在种族问题比较突出的南非,这个问题依然存在。南非高校中黑人教职员工代表严重不足, 尤其在传统弱势高校中具有硕士和博士学历的教师比传统优势院校少得多。[11]在2007年,白人在23所公立高等教育机构中占据优势,其次是黑人,而且白人在学术和专业人员类别中占据主导,黑人在管理和服务类别中占据优势。

三、应对之策

针对南非博士生教育中存在的问题,南非政府、高等教育机构和社会各界都在采取一些必要的措施来改进南非博士生教育的现状,从而提高南非的科技创新能力和国家竞争力。

第一,实施研究型教授计划(South African Research Chairs Initiative)。2005年12月11日,南非科学和技术部正式启动了研究型教授计划(South African Research Chairs Initiative),旨在培养大学需要的研究型教授,建立更多新的公共和私营部门的伙伴关系,以便使南非的大学和工业界在世界上更具竞争力。该计划培养的研究型教授将在今后的南非国家体系中扮演重要的力量,这些研究型教授将要求重点关注研究生教育,让博士生参与更多的科研工作。

第二,建立新的高等教育资助范式,它将主要关注研究生教育层次的资助。南非人力科学研究委员会(the Human Sciences Research Council,HSRC)2005年发布的一个会议报告显示,为了更好地利用针对研究和发展增加的资金,需要加大对博士生教育的投入。根据该报告,南非博士生教育并不乐观。2005年南非有8,000名博士生注册学习,每年毕业1,000名博士生。南非每年毕业的博士生仅占全国总人口的0.002%。而在印度为0.01%,美国为0.02%。

当前,南非正实施一项宏观经济政策,目的是更好地融入全球知识经济。南非面临的一个主要挑战是如何增强创新能力,为此制定了许多战略来实现它。这些战略的一个必不可少的方面是提高培养博士生的数量。

解决培养的博士毕业生偏少的一个途径是给予博士生更多的资金使他们能全职学习。当前大约80%的南非博士生是在职学习,他们通常比欧洲或美国的博士生需要更长的时间来获得博士学位。南非的顶尖大学,例如斯坦林布什大学,正在致力于提供全日制的博士奖学金来吸引学生,在高等教育机构争夺优秀的博士学位申请者的竞争中处于优势。南非教育部也改变了高等教育补贴制度,允许大学在研究生教育方面使用“推拉战略”来促进更多的人攻读博士学位,包括鼓励大学所有的学术人员攻读博士学位等等。

第三,加强高等教育机构与企业的联合。这是由南非科学和技术部、贸易和工业部(Department of Trade and Industry)实施的大的行动,将大学和工业作为伙伴联系在一起,这将涉及以工业为研究对象的研究生,研究生在与大学建立伙伴关系的企业中实习、工作、科研,并能从中获得一些资助。高等教育机构与企业的联合对高等教育机构研究的多样化产生影响,也为硕士研究生和博士研究生提供更多的资源。高等教育机构与企业界的联合,“沃里克模式”(Warwick Model)就是其中的典范, 沃里克工程教育模式是由沃里克制造集团在南非德班·威斯特维尔大学(University of Durban Westville)创办的。

第四,继续致力于博士生教育的公平。由于历史的原因,南非的种族问题由来已久,南非政府、教育界和社会也持续关注高等教育中的种族问题,特别是1994年新南非的诞生,南非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消除高等教育中的种族问题和性别平等问题,力促南非高等教育向公平迈进。例如在1994 年发表的《重建与发展计划》白皮书,教育部于 1996 年组建了“性别平等工作组”(Gender Equity Task Team, GETT)推进“教育中的性别平等”项目( Gender Equality in Education),以及1998年颁布实施的《就业平等法》(Employment Equity Act)的一部分——“肯定性行动”(affirmative action)和院校三年滚动发展计划,等等。

注释:

①全工时评量法(Full Time Equivalent,FTE)是一种衡量人力需求的方法,特别用于预算及人力排班方面。运用此方法可先计算出客服人力需求,再进行全职人员及兼职人员的排班。

参考文献:

[1]侯隽.“新金砖”南非[J].中国经济周刊,2011(15).

[2][6][10]Stuart Powell and Howard Green.The doctorate worldwide[M].Society for Research into Higher education & Open University Press,2007:212, 210, 212.

[3]顾建新,牛长松,王琳璞.南非高等教育研究[M].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285.

[4]牛长松,顾建新.南非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框架、特色与挑战[J].比较教育研究,2007(12).

[5]毕家驹.南非高等教育质量委员会/高等教育委员会(HEQC)—2009[J].高教发展与评估,2009(4).

[7]Department of Basic Education.Education Statisticsin South Africa:2009[R].2010:33.

[8]Higher Education in South Africa[EB/OL].http://www.che.ac.za/heinsa/,2012-03-03.

[9]Sharon Del.SOUTH AFRICA: Decline in PhD numbers a major problem[EB/OL].http://www.universityworldnews.com/article.php?story=2010082015

0736361.2012-3-1.

[11] 牛长松.南非高等教育公平化改革及成效[J].西亚非洲,2010(3).

猜你喜欢

博士学位博士生资格
基于实践的教学模式:设计学专业博士学位的优势
2018—2019学年华东师范大学授予理学、工学博士学位人员名单
没资格的证人
中国博士生的苦与乐
博士不唯论文 只是前进一小步
为何导师成了压垮杨宝德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7-2018学年华东师范大学授予理学、工学博士学位人员名单
博士如厕
第二道 川菜资格人
川菜资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