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红色铁流

2009-11-02火花四射

坦克装甲车辆 2009年11期
关键词:轮式步兵苏军

火花四射

又是一年金秋,10月的首都又一次迎来了盛大的国庆阅兵式。这次阅兵地面装备展示方队数量再创新高,表明了我军机械化水平的稳步提升,而机械化是信息化的先决条件,这也昭示着我军完全有能力有信心向世界先进军事力量看齐。同时,此次大阅兵的受阅装备均是已经装备部队的现役装备,没有专为阅兵而采购的“形象工程”,说明我国的军事工业越来越成熟,曾经屡屡出现的不能严守时间节点,甚至为了阅兵需要只能生产出没有定型甚至大量装备缺装的“样子装备”的情况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改变;说明我国军事工业在设计、制造各环节都有了长足的进步,也说明在制定武器发展计划阶段,更加坚持科学发展观,更加注重科研规律,不搞面子工程和放卫星工程,而是脚踏实地根据现实科技力量发展合理足够的主战装备;说明我国的国防工业建设进入了良性上升通道。

飞速发展的十年

本次阅兵最先出场的陆军地面车辆方队依然是主战坦克,99式主战坦克的改进型首先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不过相对于1999年只有12辆99式坦克参加阅兵,并且需要和96式坦克混编组成第三方队不同,这次99式改进型坦克以现役整装面目出现,说明经过10年的完善,当年并未完全定型的99式坦克已经发展成熟,这标志着我国已经拥有完整的第三代坦克研制、生产技术和使用经验。同时根据不同渠道得到的消息,99式坦克的重大改进型号已经开始各项试验,定型、生产并批量装备部队不过是时间问题。回顾我国第二代坦克的坎坷研制历程以及第三代坦克研制早期的种种艰辛,我们深切地感受到中国坦克工业的进步。短短10年间的发展跨度堪比此前20年磨一剑的历程。

紧随99式改进型主战坦克的96A主战坦克是在96式坦克的基础上改进而来的。楔形附加装甲以及新型双反附加装甲的采用使得其外形更加威武,也使得本属于二代半的96式主战坦克在面对世界领先水平的主战坦克时多了一份自信。同时96A主战坦克以其相对低廉的价格和较小的尺寸占据了我军装甲兵新装备的半壁江山。作为效费比极高的普及型装备,极大地拉近了我军和先进国家间的差距,挑起了我军在新世纪头20年内的陆战主力重任。同时因为相对低廉的价格,96A主战坦克的普及速度相当快,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稳步推进了我军的机械化水平。从物质上奠定了我军减员增效、调整部队编制的基础。如果说99式坦克及其重大改进型号是我军的刀尖,是我军信息化的先锋,那么96及96A坦克就是我军的刀刃,以其稳定可靠的表现和充足的数量保证了我军突击钢刀的杀伤力。

在威武的主战坦克身后,是各种型号的步兵战斗车辆,包括ZBD04式履带式步兵战车、新型履带式两栖作战车辆家族、ZBD09式8×8轮式步兵战车和ZBD03式伞兵战车,这是本次阅兵中变化最大的部分。ZBD04式步兵战车是我国第一种自主设计制造的步兵战车,长期以来,我军没有装备专门的步兵战车,因此机械化步兵伴随装甲兵作战的能力非常薄弱。此后通过逆向仿制苏制BMP-1步兵战车,生产出了86式步兵战车,但是一方面因为BMP-1步兵战车的技术水平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已经显得陈旧,同时,我军当时整体装备水平也比较落后,因此很难发挥步兵战车的作用,所以86式步兵战车也没有大规模装备,仅仅作为摸索机械化作战模式经验的实验性装备少量装备部队。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我军装备技术水平的不断提高和信息化军事革命浪潮的不断浪涌,研制生产新一代步兵战车以提高我军机械化水平,并奠定信息化作战模式基础的需求已经非常迫切。加之由于苏联解体,我国兵器工业可以方便地接触到大量苏联军事技术,这也为我国自行研制步兵战车提供了重要的借鉴。因此新型履带式步兵战车采用拿来主义,使用苏联BMP-3步兵战车使用的炮塔模块,以加快开发的进度、降低研制风险就成为顺理成章的事情。虽然使用了苏联BMP-3步兵战车的炮塔模块,但是我国自行研制的履带式底盘仍然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我国04式履带式步兵战车采用发动机前置的布局,乘员舱的布局因此显得较为方便,当然同时也付出了车体高度略高的代价。虽然我国新型履带式步兵战车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并顺利进入我军服役,但仍有进一步改进和发展的余地,因此我国设计人员仍没有满足,继续进行着锲而不舍的创新。也许不需要再等待10年,我们就能够收获新的惊喜。

新型两栖作战车辆家族的出现可以说让人眼前一亮,从外形上看,该车族类似于美国AAAV新型两栖突击车。而至少截至目前,我国的两栖作战车辆家族的构成比美军更加丰富。由于我军在相当长一个历史时期都要准备国家统一的军事任务,因此我军甚至比需要全球投送的美军更迫切需要先进的两栖作战装备。但我海军的输送能力显然不能和美国海军相提并论,跟我军国家统一的军事行动的需求相比,更是差距明显。显然我军必须拥有性能先进、种类齐全、独立作战能力强、同时价格合理,能够大规模装备的两栖作战车辆家族。这次亮相的新型两栖作战车辆家族中有装备105毫米直瞄火炮的突击车,有装备30毫米机关炮和反坦克导弹的步兵战车,规划中还有122毫米自行榴弹炮,完全可以满足我军海军陆战队登陆后开辟登陆场的需要。再配合我国正在发展的大型气垫艇,将使得我军的两栖作战能力有质的提高。

ZBD09式8×8轮式装甲车同样是我国第一次自行研制生产的重型轮式作战车辆。92式轮式步兵战车虽然数量巨大,并仍然会在一个较长的历史时期内作为我军主要的轻型轮式车辆通用底盘,但不可否认的是,重型轮式车辆的承载能力和扩展性是轻型轮式车辆所不能比拟的。因此如果我军要建成快速反应的战略机动部队,必须拥有自己的重型轮式车辆。同时,大规模装备轮式作战车辆也能避免装备履带式装甲车辆所带来的后勤压力。因此,随着ZBD09式8×8轮式装甲作战车辆的装备及其车族化发展的推进,我军的机械化水平也能够提高到一个新的层次。

作为世界上仅有的几个装备专用伞兵战车的国家,我国空降兵在ZBD03伞兵战车服役后摆脱了以往“机动基本靠走”的轻步兵作战模式,拥有了极强的机动能力,不但真正成为了“飞行军”,也拥有一定的反装甲作战能力,极大地拓展了作战弹性。同时ZBD03伞兵战车所采用的一些新技术,比如液压悬挂系统,完全可以在适当的时候普及我军的装甲作战车辆。伞兵战车这种有极高技战术要求的车种的出现,说明我国在装甲车辆设计和制造领域已经具有国际先进水平。

装备换代带来的战术改变

从装备的改善中,我们也能感受到我军在装甲作战战术上的一些转变。长期以来,我军机械化程度低,一度甚至还有大量骡马化步兵

师。造成这种情况既是因为恪守国土防御的战略,更是因为陆军极差的机动作战能力,因此我军的进攻能力一度非常赢弱。从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实际作战情况看,可以认为我军在当时不具备机械化作战能力,甚至于还没有成型的诸兵种合成兵团,更没有诸兵种协同作战的能力,仅仅有步炮协同还算有些可圈可点之处。

当时,我军坦克部队在进攻中基本还是用于支援步兵,仅有几次的浅纵深穿插作战中,步坦协同并不流畅,也没有火炮分队伴随,而且战斗规模相当小。虽然此次作战有政治、地理上的诸多限制条件,但是仍然可以看出,坦克部队因为其他兵种的机动能力差距太大而无法发挥机械化作战的应有威力。

我军当时仅有的63式装甲输送车和基于其车体开发的70和70-1式自行火炮都集中装备于北方几个重点坦克师,希冀形成几个装甲拳头,应对头号假想敌——苏军对我国可能的入侵。但是就是这几个我军机械化水平最高的坦克师,其战术水平也远不能和代表当时世界最高机械化作战水平的苏军相比。苏军当年练就的绝招——行进间突击,我军当时还无法实现。一是因为在战略上,我军是国土防御,这决定了我军基本是在境内的预定地域抗击敌进攻,同时对于战略突然性也没有过高要求。战役层面上看,虽然需要突然性,但是我军可以以逸待劳地等待敌军进入预设战场,这就使我军没有迫切的需求演练这种突然性和攻击性极强的战术。

而这一差别在战术上也有所体现:苏军强调装甲机械化集群以极快的速度向敌后穿插以瓦解敌军的防御,并不与当面之敌过多地纠缠。因此其伴随坦克部队前进的摩托化步兵(苏军因为实现全军机械化,所以苏军的摩托化就是我军军语中的机械化)极其强调随车作战,只在必要时,比如遇到无法绕过的敌军坚固防线,才下车支援坦克部队攻占阵地。因此苏军步兵战车都极为强调正面90度范围内的火力密度。苏军步兵战车的射击孔大多朝前,BMD系列伞兵战车更是在车头两侧预留了机枪射孔。到了BMP-3时代,更是把这种正面火力至上论发挥到极致,不但在车头安装了2挺机枪,所有的乘员都面朝前方乘坐,射击孔也全部朝前,后向射击孔被取消,发动机后置,基本放弃了步兵下车作战的模式。

随着我军机械化水平的发展,我军也开始强调乘车作战的重要性,一个重要的标志就是放弃了此前装甲输送车载员两侧乘坐的方式,而改用了载员背靠背中央搭乘模式,以利于车内射击,但我军并没有因此放弃步兵下车作战的形式。不管是04式步兵战车还是ZBD09式轮式步兵战车以及履带式两栖战车家族,都保留了尾门,04式步兵战车还为此专门重新设计了车体,没有采用BMP-3步兵战车的发动机后置布局。

新的篇章

如果说履带式作战车辆所代表的重型机械化部队的发展是水到渠成的话,那么重型轮式步兵战车的出现就掀开了我军机械化部队发展的新篇章。我军现役的92式轮式步兵战车,采用6×6底盘,属于轻型装甲底盘,其造价低、后勤保障便利,但是越野性能和承载能力偏低,进而造成火力偏弱,也较难形成体系完整的车族,不利于组建独立作战部队,否则战斗力无法保障。同样以苏军为例,虽然在二战后也发展了一些使用汽车底盘或者类似于汽车底盘的轮式装甲车,但是苏军很快发现了其越野能力和承载能力的缺陷,转而开发8×8重型轮式输送车和步兵战车。但是,在苏军序列中,轮式输送车和步兵战车只是作为履带式作战车辆的补充,而对其潜力的发掘远来彻底。

进入21世纪,以美军发起的新技术军事革命为标志,轮式作战车辆的地位稳步提升,成为新世纪陆军装备发展最为迅速的部分。随着冷战的结束,大规模装甲机械化集群之间的钢铁对撞已经远离我们的视野和想象。各种非对称对抗和非传统安全领域问题成为各国首要应对的目标,轻便快速的轮式作战车辆脱颖而出,获得了各国的青睐。对于我军而言,昔日庞大的陆军在周边军事环境日益改善的后冷战时代,已经没有必要再保持庞大的常备军规模。但是我国幅员辽阔,在裁减编制后,要保证打赢高技术条件下的局部战争,就必须提高部队的战略机动能力。鉴于我军的战略空运能力较差,因此大规模兵力集结必须依赖铁路和公路网完成,履带式重装机械化集群显然无法满足要求,光是为此需要的后勤物资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因此我军也必然和世界其他国家一样,需要轻便灵活的轮式机械化部队作为消防队员,担任快速反应的重任,为重装机械化部队的集结和运输争取时间,甚至直接完成对于不太强大的对手的打击任务。

因此,8×8系列重型步兵战车车族的出现就是必然的选择,一些资料显示,ZBD09式8×8轮式步兵战车家族拥有的成员从步兵战车到重型轮式突击炮甚至122毫米轮式自行榴弹炮一应俱全。完全有能力涵盖全轮式机械化部队的所有需求。全轮式机械化部队的出现,将改变我军分兵把守的陆军防御战略,使得我军真正做到全地域全时抵达,为我军进一步裁减军队员额提供物质上的可靠保障。

由此可以看出,经过多年的发展,我军的机械化水平已经赶上世界先进水平,同时形成了符合自身特点的一套机械化作战理论,从近年来的历次演习可以看出,我军机械化兵团的作战理论不断完善,编制体制基本调整完毕,正面突破和侧翼迂回相结合的作战模式日益成熟。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必将看到一股更加强大的红色铁流!

(本文本次阅兵图片均由秦德禄摄影)

猜你喜欢

轮式步兵苏军
轮式突击炮
胜利日阅兵(历史老照片)
从专利角度浅析小型挖掘机技术的发展
车载/轮式自行榴弹炮
步兵班前进第二季
漫画轻兵器之十三
乌兹别克拆苏军纪念碑引俄不满
坦克挂拖斗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