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绛珠仙子和神瑛侍者的三世情缘

2009-09-24马瑞芳

知识窗 2009年11期
关键词:王夫人面貌贾宝玉

宝黛爱情为什么能感动不分时代、不分地域、不分民族、不分年龄的人?中国古代最优美的爱情故事的序幕如何拉开?

他人眼中的贾宝玉

贾宝玉是个出众的美男子。《红楼梦》多次写到其他人眼中的贾宝玉。一次是北静王观察到的贾宝玉:“面若春花,目如点漆。”北静王的评价是“名不虚传,果然如‘宝似‘玉”。另一次是秦钟观察到的贾宝玉“形容出众,举止不浮,更兼金冠绣服,骄婢侈童”。这是同龄贫寒男子眼中看到的贾宝玉。还有一次是父亲观察到的儿子。贾政本来讨厌贾宝玉,但是当贾宝玉跟神色委琐的贾环站到一起时,贾政感到宝玉“神采飘逸,秀色夺人”。贾宝玉的美把父亲的厌恶灭了。

林黛玉跟贾宝玉见面之前有两个人给她灌输贾宝玉是什么样的人。

一个是黛玉母亲:“二舅母生的有个表兄,乃衔而诞,顽劣异常,极恶读书,最喜在内帏厮混,外祖母又极溺爱,无人敢管。”贾敏的话虽然简单,却把贾宝玉的主要个性特点和形成背景交待得清清楚楚。这是比较客观的叙述。

另一个是王夫人。王夫人把贾宝玉叫“巷根祸胎”,叫“混世魔王”,说他“有天无日” “疯疯傻傻”。王夫人既从封建道德要求判断贾宝玉,又从溺爱角度来看宝贝儿子。王夫人嘱咐林黛玉不要理贾宝玉的话意味深长:贾宝玉此前内帏厮混的对象都是他的姐妹,现在来了位姑表妹妹,而姑表兄妹是可以成婚的。王夫人特地叮嘱林黛玉“不要睬他”,不要“沾惹”,“只休信他”。潜意识当中,王夫人认为宝玉黛玉的交往可能会有麻烦。这样一来,王夫人的叙述就带有浓厚的夸张色彩,既有母亲对儿子恨铁不成钢的溺爱成份,又带有预先给林黛玉打预防针、吓唬她、不让他们两个多接触的考虑。

有这样两个先入为主的介绍,当林黛玉听说贾宝玉来了时心中的想法是:贾宝玉可能是个吊儿郎当、邋里邋遢的愚物,是既不懂事又不驯服的顽童。“这个宝玉,不知是怎生个惫懒人物、懵懂顽劣之童?”林黛玉甚至不想见他了。

黛玉喜出望外观宝玉

但是出现在林黛玉眼前的贾宝玉却跟林黛玉先入为主的印象完全不同。林黛玉看到一个俊美少年公子,这位公子很快就引起了林黛玉的好感。除了细致地观察贾宝玉的服饰之外,林黛玉两次看到贾宝玉的面貌不完全相同。

林黛玉第一次看到的贾宝玉是:“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角像用刀裁出来一样;眉毛黑黑的弯弯的长长的,轮廓很美,像是画出来的。眼睛形状像是桃花的花瓣,晶光闪闪很有神采。”这是一幅俊美公子素描图,是贾宝玉还没带上对林黛玉的感情色彩时所呈现出来的面貌,也是林黛玉还没带上对贾宝玉好感时观察到的贾宝玉面貌,是个基本客观的贾宝玉,是个多少带点儿脂粉气的小帅哥。其实曹雪芹这段人物肖像的描写并没有跳出才子佳人小说的框框。曹雪芹接着写的,就跟才子佳人小说完全不一样了。

林黛玉对贾宝玉的好感跟一个奇怪现象有关,那就是林黛玉的内心独白:“好生奇怪!倒像在哪里见过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

他们在哪儿见过?天界仙境见过。绛珠仙草见过神瑛侍者,而且神瑛侍者对绛珠仙草有雨露滋养之恩;绛珠仙子见过神瑛侍者,而且绛珠仙子五内郁结着一种对神瑛侍者的缠绵不尽之意。

林黛玉第二次看到贾宝玉,对贾宝玉看得更仔细而且看出贾宝玉多情了。从外边急急忙忙跑回来的贾宝玉,早就发现家里多了个神仙似的姊妹,料定是林姑妈之女。贾宝玉带着看到林黛玉的惊喜第二次出现在林黛玉面前时,林黛玉也带着刚产生的好感观察贾宝玉。这时贾宝玉的面貌就是感情色彩更浓厚的面貌,或者叫“带情”的面貌:“面如敷粉,唇似施脂;转盼多情,语言常笑。天然一段风骚,全在眉梢,平生万种情思,悉堆眼角。”林黛玉观察到,贾宝玉的脸色滋润白皙,嘴唇丰满而鲜艳,似乎抹了口红,他看起人来带着柔美的感情,说起话来带着迷人的笑容。微微一抬眉,就显露出他的天然风骚,随意看你一眼,立即流露出他的万种情思。

在短时间内,林黛玉眼中出现了两个贾宝玉,两个贾宝玉都是小帅哥儿,而第二个贾宝玉比第一个贾宝玉更好看更可爱更可亲,这说明贾宝玉和林黛玉两人一见面就立即互相产生了惊喜和震撼,这是比传统的“一见钟情”更深刻的感情冲动。是天上人间重聚首的喜悦。

林黛玉对贾宝玉骤然“升温”。这是神瑛侍者和绛珠仙子在人间的初次聚首,也是林黛玉还泪之旅的开始。

宝玉喜从天降观黛玉

再看贾宝玉观察到的林黛玉。

林黛玉到底长什么模样?宝黛初见,宝玉印象最深的,是林黛玉的眉毛和眼睛:“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

这两句画出林黛玉独一无二的眉目。林黛玉的眉毛细长而弯,形色像挂在树梢上的轻烟。眉好像皱着,又好像没皱着,含着淡淡的哀愁。眼睛好像刚刚哭过,又好像含着晶莹的泪水,但眼泪还没掉下来,“含露”是眼睛里含着露珠,极细小的泪珠。林黛玉的两弯似蹙罥烟眉,只有跟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合在一起,跟她整个人的气度、神韵、文化修养合在一起时,才具有超凡脱俗的美。

在贾宝玉的眼中,林黛玉的神态就是:“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时,如娇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迎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

按照曹雪芹的构思,林黛玉比西施还要美。她的美是愁思美,是娇艳的美,是病弱的美,又是智慧的美。林黛玉的面容总是带着淡淡的哀悉,她的身体弱不禁风,走几步路就会因娇弱而气喘。当她静止的时候,像一朵娇花倒映在水中;当她行动的时候,像柔弱的细柳在摆动。林黛玉的美又是和“慧”联在一起。比干是传说中最聪明的人,林黛玉较比干的心还多一窍,比古代最聪明的人还聪明。因为心较比干心多一窍,蹙眉的林黛玉就比捧心的西施多一层智慧的美。林黛玉的美总是跟多思多愁联系到一起,大自然的花开花落,人世间的风霜雨晴,林黛玉敏感的心灵时时感受并呼应着;林黛玉的美还跟“泪”联系在一起,她眼里隐隐含着泪水,是绛珠仙子到人间还泪。

贾宝玉见到林黛玉时说的第一句话,是林黛玉心里想到却没有说出来的话:“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他还进一步说他跟林黛玉像是“远别重逢”。当然是神瑛侍者和绛珠仙子旧相识人世相逢。

绛珠首次还泪,爱从泪水发芽

宝玉黛玉初聚首的结果有一件事值得注意——贾宝玉因林黛玉而摔玉、林黛玉因贾宝玉而哭。贾宝玉问林黛玉可有玉没有?林黛玉的回答小心翼翼,跟她后来说话风格完全不同:“我没有那个,想到那玉亦是一件罕物,岂能人人有的。”贾宝玉立即发起疯病,摘下玉狠命摔去:“什么罕物,连人的高低不择,还说‘通灵不‘通灵。我也不要这劳什子了。”贾宝玉这番话的意思是:如果这玉是好东西,像林黛玉这样神仙似的妹妹就该有,既然神仙似的妹妹都没有,就说明这玉不是什么好东西。林黛玉晚上因为贾宝玉摔玉淌眼抹泪。林黛玉是贾宝玉的知己,她对宝玉全是一番体贴功夫。宝玉为了她居然不爱惜命根子一样的通灵宝玉,怎么能不令她感动?不让她心灵受到震撼?如果说贾宝玉摔玉是一点儿也不加掩饰地表露他对林黛玉的爱慕之心,那么林黛玉之哭就是朦胧的爱意在她心中扎根、发芽。

法国大作家雨果说过:人出生过两次。一次是在人开始生活的那一天,一次则是在爱情萌发的那一天。贾宝玉、林黛玉的又一次“出生”,就是绛珠仙子跟神瑛侍者诗情画意的初次会面。在封建社会,男女之间有各种各样的结合,门当户对的结合,父母之命的结合,依据权势和金钱的结合,鲜有真诚爱情的结合。宝黛爱情是真诚爱情的结合,是诗情画意的结合,是美好纯洁的心灵结合。

(本节内容据山东电视台“马瑞芳妙解《红楼梦》”节目整理)■

猜你喜欢

王夫人面貌贾宝玉
《红楼梦》中谁得过“玉”的好?
一切容忍都是为了和谐
试论薛宝钗、薛蟠、王夫人、王熙凤对薛姨妈形象的补充
试析《红楼梦》中王夫人的善与贤
图表
新·面貌
今非昔比
王语嫣之母为什么恨慕容家
未完的前尘烟雨
贵族小姐的精神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