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县委书记情毁“高档”情妇

2009-09-09

检察风云 2009年13期
关键词:赣榆丽莎县委书记

海 剑

2009年3月底,江苏省召开领导干部警示教育电视电话会议,全省各级领导干部观看了反映赣榆县原县委书记孙荣章等人,从领导干部蜕变为腐败分子过程的警示教育片。孙荣章腐败案通过一年的立案审查,终于大白于天下。

孙荣章的腐败堕落,与他的两个情妇有密切关系。一个情妇自称拥有法国国籍和双博士学位,另一个情妇则是京城某电视台知名记者。孙荣章为了讨好这两个“高档次”情妇,开高价给她们做工程,为她们购买贵重礼品,并大肆索贿受贿,分别为她们在上海、北京两地购置房产。经审查,孙荣章在担任赣榆县委书记期间,索贿受贿的钱财共计折合人民币360余万元,其中绝大多数都用在这两个情妇身上。

县委书记看上“法籍美女博士”

孙荣章1958年1月24日出生在江苏省建湖县一个农民家庭。他家非常贫寒,少年时的磨难让孙荣章发奋读书,立志改变人生。后来,他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在灌东盐场做了一名中学教师。两年后,颇有文采的孙荣章崭露头角,调任盐场党委秘书。

1986年4月,孙荣章任连云港市团委副书记,从此走上仕途。此后,他历任东海县副县长,连云港市经委副主任,市政府副秘书长。2001年7月,孙荣章担任赣榆县委书记,直至案发。翻阅孙荣章的档案,应该说他也做过一些有益的工作,在当上一把手之前,他曾做过近20年的副职工作。那些年孙荣章是比较注意自己行为的,娱乐场所基本上不涉足;在东海县任副县长期间,他分管过20多个部门,经他手中批出的物资达数亿元,没有出过什么大问题。

当上县委书记后,面对骤然降临的一把手大权,孙荣章一开始还能想到要把握好自己。当时,组织上刚找他谈过话,他就把自己的兄弟姊妹召集到一起,给他们开了个家庭会。他说:“我要到赣榆去做县委书记,你们中的任何人不能到那个地方打着我的旗号办私事!”接着,他在全县千人干部大会上拍着胸脯表态:“廉洁自律,向我看齐。全县人民可以监督我!”

可是一年以后,一个女人彻底改变了孙荣章的人生。那是2002年7月,孙荣章领队参加省里组织的一次招商大会。会议期间,经人介绍,孙荣章认识了一个名叫李丽莎的女人。这个李丽莎30岁左右年纪,不仅美丽妩媚,浑身还洋溢着成熟、高贵的气质。李丽莎告诉孙荣章,自己原是上海人,少年时就随父母定居国外,现已加入法国国籍,拥有法国名牌大学双博士学位。即使在法国,她也算得上是个光彩夺目的明星人物。要不是遇上一位她不喜欢的摩洛哥贵族追婚,她也不会回到中国内地发展。

孙荣章被李丽莎不俗的谈吐和气质迷住了。一个县委书记,也算见多识广,但他还不曾见过哪个女人对古今中外历史、国际形势等等,能够如此无所不晓。自己以往接触的几个情人,在当地也是出类拔萃的角色,但跟李丽莎一比。真是黯然失色。

一个是风度翩翩的县委书记,一个是外籍博士美女,两人相谈甚欢,相见恨晚。孙荣章当即向李丽莎发出邀请,让她到赣榆县指导工作。回来后,孙荣章和她继续热线联系。不久,李丽莎如约来到赣榆,孙荣章自然是盛情款待,还特意让李丽莎在全县科级以上干部会上演讲。美其名为“法籍双博士李丽莎小姐国际合作专题报告会”,并郑重颁发聘书,聘请李丽莎担任赣榆县欧盟事务首席顾问。

这次在赣榆的地盘上,李丽莎充分感受到了孙荣章的权力和威风。这对各有所需的男女,心照不宣地勾搭到了-一起。情人软硬兼施,书记有求必应

自从和孙荣章有了不正当的两性关系后,李丽莎开始向他提要求了。她对孙荣章说,自己自从被摩洛哥贵族追婚回国,与在国外相比,经济上损失很大,自己又不好意思向父母求助,孙荣章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安排个项目给他干干,让她挣点钱。

面对略有羞涩、欲言又止的情人,孙荣章爱怜有加。他想都没想,胸口一拍说:“这点事情小意思,我一个电话就解决问题。”于是,孙荣章一个电话打给县相关部门的头头,将县境内一条公路的施工权交到了李丽莎手里。李丽莎稍加运作,一转手便从中赚了几十万元。

牛刀小试,就有几十万元进账。两人其乐融融。但没过多久,麻烦事来了,李丽莎怀孕了。李丽莎说这孩子是她和孙荣章爱情的结晶和见证,她一定要留下这个孩子。她还要孙荣章跟老婆离婚,与她结婚。

孙荣章却不想要这个孩子,离婚更是不可能的事。他知道,孩子一旦出生后患无穷,会惹出不必要的麻烦。于是,他打着哈哈叫李丽莎去把孩子流掉。

谁知李丽莎态度非常强硬,她一改往日的淑女形象,向孙荣章摊牌说,孙荣章你看清楚了,我李丽莎可不是你们小县城的女人,你想怎么打发都行。我跟你说,我们每次发生关系的过程我都有录音和录像,我把它们保存在中国银行的保险箱里。你孙荣章要是跟我耍无赖,想把我一脚踢开,我就把这些录像拿到省纪委、中纪委去告你!你要么离婚跟我结婚,要么答应我一个条件。为我在上海买一套房子。我把小孩生下来。不要名分,自己带小孩在上海过。

在上海买套房子决非小事,李丽莎张口就要300万元。衬荣章吓了一跳说:“300万元不是小数目,我拿不出。”李丽莎嗔怪道:“我的大书记。你别害怕,这钱不需要你自个掏腰包,我只是要你先帮我把钱垫上。算我借的。你再随便弄个工程给我做,等我挣了钱就还上。”

孙荣章松了口气,还是人家博士的脑袋瓜聪明,安排个工程给她做做,钱不就大把大把地来了吗。于是。孙荣章立即找到本县一个颇有实力的老板赵永安,为李丽莎借了300万元。接着,孙荣章又在李丽莎的要求下,开始为她赚大钱“铺路搭桥”。

孙荣章决定在县开发区搞5万平方米的标准厂房建设,由李丽莎承包。对外宣称,这是与连云港市的出口加工区接轨,是招商引资的需要。项目还未经论证。更谈不上招标投标,孙荣章便迫不及待地指派一位县级领导与李丽莎谈价格。而李丽莎知道自己撑腰。谈价只不过是走过场,所以漫天要价,双方自然谈不到-起。为此,孙荣章不惜亲自出面,两次召开专门协调会。但是,这件事遭到县委、县政府绝大多数领导的质疑和反对,孙荣章只好同意让李丽莎先做第一期工程2万平方米。

工程要上马了,李丽莎却“空手套白狼”,连个启动资金都没有。孙荣章再次出面找赵永安借了300万元给她,还叫赵永安与她鼎力合作。做好这个项目。2003年8月。这个没有进行论证的工程就这样开工了。工程结算时,孙荣章又作出指示。给李丽莎每平方米追加造价。这样。李丽莎从这个项目中一共多得了近400万元。正如李丽莎事先设计的一样,孙荣章只需为她弄个项目,国家的钱就源源不断地流进了她李丽莎的腰包,她不仅轻轻松松地把买房子借的钱还了,腰包也迅速膨胀起来。

上海的房子买了,大把的钞票赚到手了,李丽莎和孙荣章皆大欢喜,和好如初。2004年4月,孙荣章和李丽莎的小孩出生

后,孙荣章为了安抚李丽莎-直接向赵永安要了100万元给李丽莎。接着,孙荣章明目张胆地在上海为这个小孩举办一场酒会,把孙家的部分亲朋好友召集到一起,宣布这个小孩认祖归宗。

李丽莎拿捏住了孙荣章的七寸。对他软硬兼施,孙荣章可谓有求必应。在后来的认罪材料中,孙荣章写道:“为了这个情人,我把党纪国法、家庭亲情、社会影响和自己的社会责任全部抛到了一边。”

其实,李丽莎根本就不是法国国籍,所谓双博士学位也是子虚乌有。赵永安与她交往后,开始怀疑她的身份,也担心自己借出的钱,所以暗中调查她的身份。发现李丽莎的身份有问题,他赶紧向孙荣章汇报。但孙荣章却浅浅一笑,未置可否。

以孙荣章的聪明。他对此早就心知肚明。但牛皮已经吹出去了,“欧盟事务首席顾问”的大红聘书早发给人家了,更主要的是两人已经“走道了一起”。自己的软肋握在人家手里,这个时候要他去戳穿李丽莎的身份,不等于自己抽自己的耳光吗!再说,李丽莎的身价越高档,越能显示他孙荣章的能耐。所以,不管在任何场合,只要提到李丽莎,他都要自欺欺人地吹嘘一番。而李丽莎因为有孙荣章撑腰,在赣榆县呼风唤雨,招摇过市,每到一处都有^奉若上宾,俨然一付“欧盟顾问”的派头。

征服电视名记,张狂书记翻船

孙荣章和李丽莎的桃色新闻在赣榆县传得沸沸扬扬,他的亲属很为他着急。担心他把前途毁了。他的妻子对他说,你不念我们夫妻情分,也要为这个家庭和儿子着想啊!妻子还经常收集一些报刊上登载的权色、权钱交易的案例材料,把它们放在床头让他盾,但孙荣章却置之不理。

孙荣章的一个舅舅70多岁了,听说了孙荣章的生活作风问题,多次从盐城老家坐公共汽车到赣榆找他,说你是家族里最有出息的人,外面对你有些反映不太好,你千万要洁身自好啊!连赵永安这样的开发商都曾劝告过孙荣章。说李丽莎这样的女人对你是有所求,才委身于你,要当心。

孙荣章却把这些劝告当耳旁风。根本没有吸取教训。2006年9月,京城某电视台一个美女记者到赣榆采访。再次把孙荣章迷得神魂颠倒。这位名叫庄雅平的京城美女记者33岁。毕业于武汉某大学研究生,是京城某电视台主力记者;刚到赣榆时,庄雅平仗着自己是无冕之王的特殊身份,显得傲气逼人。她平时的上层人物多得是。一个县委书记还真没太放在眼里。

庄雅平的傲慢态度,反而勾起了孙荣章强烈的征服欲。庄雅平采访期间,他破天荒地全程陪同,盛宴款待。一番接触过后,孙荣章的文采和魄力让庄雅平刮目相看,冷艳美女不时畅怀欢笑。而孙荣章觉得,庄雅平与李丽莎相比,这个高档次美女不仅货真价实,而且活动能力很强,利用价值很大,对他在仕途上的发展会有帮助。

孙荣章大献殷勤征服了美女记者的芳心,在庄雅平采访结束离开赣榆前的那个晚上,两人在宾馆里上了床。

然而,美女记者也不是省油的灯。不久。庄雅平到东海县采访,逛了著名的东海水晶城后,她看中了一块价值16万元的天然水晶石。便开口向孙荣章索要。这点小事对狲荣章来说,当然不在话下。他对庄雅平说,你放心,只管回北京,水晶石很快就送到你家里。随后,他拿起电话打给一个叫陆庆国的企业老板,说有位领导到东海看到一块水晶石工艺品,比较喜欢,你赶快把它买下来。陆庆国立即遵命,把那块水晶石买了下来,并请求孙荣章怎么处理。孙荣章把庄雅平的电话号码告诉陆庆国,要他立即安排人把水晶石送到北京,确保送达。

为了讨得庄雅平的欢心,孙荣章主动提出。为她在北京购房买单。为此,2007年上半年,孙荣章多次到北京。一边与庄雅平幽会,一边陪她在北京逛楼市,选择合适的爱巢。最后,两人一起敲定了一套270多平方米的豪华复式楼房。这套房子仅首付款就需200万元。这么高的价格,连一向傲气十足的庄雅平心里都不踏实。她吊着孙荣章的膀子摇了摇说:“孙哥,这套房子太中我的意了。只是房价太高。都要靠你努力了口”孙荣章笑道:“我的大记者,只有这样的房子才配得上你。作为男子汉,一个县委书记,为心上人做这点事,是我应该的。你放心。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听了孙荣章这番话,庄雅平忍不住给他一个香吻。她的心踏实下来,很快就到售楼处把房子的几万元定金交了。

孙荣章之所以敢在这里拍胸脯,是因为这个时候的他,早已不是刚当上县委书记时那样有所顾忌了。用他自己的话说:“在赣榆县,我就是老天,我就是法律,我就是共产党!”赣榆县的党政财文大权、重大工程的拍板权,全在他_人手中。尤其是人事权,他一个人说了算。他表一个态,就能让某商人赚几千万元;他打一个电话,就能让有关部门免掉某商人几百万元。所以,这些商人对孙荣章竭力奉承,有求必应。

孙荣章后来交代说:“我在运作权力,帮这些人得到优惠政策的时候,我脑子呈就在盘算,哪一天我有什么事情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肯定会回报我的。所以,等到有事时,我马上就会想到某一个商人可以为我办事。说的直接一点,就像一头猪,我把它养肥了,需要的时候我再去宰它。”前面提到的赵永安,就是这样的商人。孙荣章曾经对他很是关照,让他做了不少项目,赵永安从中赚了大把的钞票。所以孔荣章朝他要钱的时候,他岂有不给之理。

这一次为庄雅平买房子,首先被宰的是开发商汪亚斌。此人在赣榆县做渔港项目中,孙荣章帮了他不少忙,强迫县有关部门按照汪亚斌的意愿,把300多亩非滩涂开发用地变成商业用地,为汪亚斌减免了几百万元的河道工程占用费。但汪亚斌仍不满足,剩下的200多万元河道占用费,他也想不缴。孙荣章叫来县水利局局长,说你出个证明。把汪亚斌剩下的200多万元全部免掉。水利局长不同意,孙荣章淫威大发,说你不同意我就把你这个局长免掉!水利局长只好鼻子一捏,回去把200多万元全免掉了。

因为有这样的交情,汪亚斌对孙荣章自然是感恩戴德。孙荣章的刀磨得再快,他也乐意奉献。孙荣章来电话后,第二天汪亚斌就把100万元汇到了庄雅平的账户上。

200万元首付款还差100万,孙荣章又想到了另一个企业老板刘士贵。这个刘老板在赣榆办了_一个厂,孙荣章同意以每亩1万元的低价,让他得到了近500亩土地,并安排县政府所属的金玉投资公司为刘老板的贷款提供担保,还让县财政借了2000万元给刘士贵用于定购设备。因此,孙荣章这次自然想到这个刘老板已经养肥了,可以宰了。孙荣章张了口,刘士贵自然爽,快得很,10a万元又很快汇到了庄雅平的账上。

庄雅平非常高兴,让孙荣章立即专程来京,共享喜悦。两人一起到售楼处缴足了200万元首付,售楼处把豪宅的房门钥匙交给了庄雅平。随后,两人来到豪宅门口,庄雅平把房门钥匙放到孙荣章手中,撒娇道:“这个门应该由你来开。”孙荣章打开房门,矫揉造作地做了个手势:“哇,从此这就是你的家了!”庄雅平一头扑到他怀里说:“不,这是我们的家!”

多行不义必自毙。孙荣章的所作所为,在赣榆县干部群众中造成极坏影响。揭发他利用职权大搞权钱、权色交易的举报信,越来越多地汇集到各级纪检部门。2008年2月24日,一个春寒料峭的日子,孙荣章被江苏省纪委宣布立案审查。

经审查,2002年初至2008年2月,孙荣章在担任赣榆县委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在土地出让、项目开发、资金协调等方面谋取利益,向他人索要和收受他人送给的钱物折合人民币360余万元;他生活腐化,道德败坏,除了上述两个情人外,还和10多名女^有过不正当关系;孙荣章让其情人李丽莎高价建设县经济开发区标准厂房,使李丽莎多获取非法利益400万元,给国家造成重大经济损失……

鉴于孙荣章的行为已违反了党的纪律处分条例等党内法规的有关规定,2008年8月19日,江苏省纪委报请省委批准,给予孙荣章开除党籍处分,并决定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其刑事责任。等待孙荣章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猜你喜欢

赣榆丽莎县委书记
穿白裙子的女孩(中)
穿白裙子的女孩(下)
晒晒全国优秀县委书记拟推荐对象
穿白裙子的女孩(上)
赣榆与我
繁华尽落看古城
My Hometown
快递爱情
让“优秀县委书记”有位更有为
近期我省千部任免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