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陈三总”:从功臣到罪人

2009-09-09

检察风云 2009年13期
关键词:大化

晨 光

2009年5月25日,一位曾长期担任大型国企董事长、总经理、党委书记,因位高权重、独断专行、包揽一切而被职工背后唤作“陈三总”的64岁老头终于等到了法院对自己命运的判决。

当日,由河南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安阳市人民检察院侦查终结并提起公诉的被告人,原河南省中原大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兼党委书记陈留栓(享受厅级干部待遇),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

曾经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省首届十大科技新闻人物,同时享有多项荣誉和桂冠的大型国有企业领导人陈留栓拥有着怎样的两面人生?“陈三总”是怎样一步步走上犯罪道路的呢?

居功自傲敛财高手

中原大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前身为始建于上个世纪80年代中后期的河南省中原化肥厂。地处因发现中原油田而刚刚筹建不久的河南省濮阳市。企业正式投产后,曾两度跨入全国500强生产企业,改制为中原大化有限责任公司后,更是得到突飞猛进的发展。正是在这一阶段,陈留栓的内心世界发生了蜕变,用他的话说:“在逐渐取得的成绩面前,我没有保持冷静、谦虚、谨慎、戒骄、戒躁的态度,盲目骄傲起来,把取得的成绩当作放纵自己甚至为所欲为的资本。由于我思想防线的崩溃,逢年过节送钱送物也认为是朋友之间的正常交往,属于人之常情。”

陈留栓收下的第一笔钱发生在十多年前。

李兆屯(化名)是濮阳一家公司的老板,为了使产品牢牢占领大化集团市场,他挖空心思,想尽了各种力砝。刚开始李兆屯派手下人到办公室给陈留栓送钱送物硬是被退了回来;李兆屯亲自登门拜访,被假装清高、心存戒备的陈留栓毫不留情下达逐客令。

李兆屯不死心,有一段时间,他几乎每天夹个皮包在陈留栓眼前晃来晃去,鞍前马后、小心翼翼伺候着,不知情的还以为李兆屯是陈留栓的贴身秘书或保镖,搞得陈留栓哭笑不得,烦不胜烦。

机会说来就来,1998年深秋的一天。李兆屯又随着陈留栓到省城郑州出差,他从陈留栓的司机口中得知陈总不久就要出国,脑瓜活络的李兆屯马上通过陈留栓的一位密友把他拉到一个茶楼喝茶。临分手时,那位密友一边从皮夹里掏出五千美元交给陈留栓,一边笑脸盈盈地说:“听说陈总就要出国了,出门在外多有不便,这是小李孝敬您的……”

贪欲的闸门一经打开便一发不可收。此后,每年的春节、中秋前夕,或双方合作之余,李兆屯都要揣上大把的现金到陈府孝敬打点,陈留栓也是来者不拒,一一笑纳。截止到案发前,陈留栓从李兆屯的手中受贿共计美金5000元和人民币45万元。

1999年初春,濮阳一家以跑运输为业的车队老板王自民(化名),费尽周折托人找到了陈留栓,一门心思想把为大化集团拉送原材料的活计揽下来,一出手便拿出十万元现金“聊表心意”。结果被不摸底细的陈留栓坚辞拒绝。

碰了一鼻子灰的王自民脑瓜一转,改走夫人路线。他先是七转八拐跟陈留栓的夫人攀上了一门远房亲戚关系,然后隔三岔五打着走亲戚的名义送点鸡蛋、挂面之类的土特产,施以小恩小惠跟他的家人拉近感情。一到双休或节假日,王自民更是一刻不得消停,他亲自驾车带上陈留栓的夫人到商场超市购买高档化妆品,赴美容院作护肤理疗。功夫不负苦心人,大半年下来,王自民凭着煞费苦心和优秀的表现,最终讨得了陈留栓家人的认可与欢心,更重要的是赢取了陈留栓的信任和好感。

深秋的一天,王自民敲开了正在郑州开会的陈留栓下榻宾馆的房门,一番寒暄过后,王自民奉上2万元崭新的百元大钞,陈留栓稍加推辞后还是将钱塞入随身携带的公文包内。从此,陈留栓自然把王自民划入值得信赖的朋友名单。既然成了“朋友”就要有来有往,相互提携,彼此关照。案发后经查实,陈留栓先后七次收受王自民人民币68万元。

几番历练下来,陈留栓俨然成为一名地地道道、货真价实的“敛财高手”了。

2000年夏季的一天,陈留栓在北京出差时,接到北京一家颇具规模的公司董事长李顺亮(化名)的盛情宴请,推杯换盏之间。李顺亮感谢陈留栓同意大化集团财产保险让其承保,遂以奖金分红的名义,当场给了陈留栓10万元人民币现金。保险业务跟谁做不是做,自己大笔一挥,每次都有数万元收入私囊,既轻轻松松又神不知鬼不觉,何乐而不为呢?近十年来,仅李顺这一人就7次以做保险奖金分红的名义向陈留栓行贿共计52万元。

惊弓之鸟频发“怪牌”

2007年九、十月间,多名职工对近些年来热衷家长式管理、大搞一言堂作风且在业内霸道十足的陈留栓存在权钱交易、失职渎职以及任人唯亲等多项问题向上级纪检部门和检察机关进行举报。

也许是探听到了群众举报反映问题的风声,近些年来对内专横霸道、对外沉稳低调的陈留栓竟然一反常态,接连抛出了两张

“怪牌”:一方面,他大会小会谈纪律,三令五申公司的各项规章制度,强调对外一个声音、一个步调、一个权威;另一方面,陈留栓非同寻常地邀请到国内一家以经济报道闻名的知名媒体,接受对其进行独家专访。这些举动绝不是陈留栓惯常的风格,此前这位堂堂的大型国企老总、“中原大化”掌门人一向很少与媒体记者打交道。平日里他总是忙生产,抓管理,跑市场,事必躬亲,大到公司的远景规划、发展方向,小到热水房换台锅炉、车间门窗安装哪种品牌型号的玻璃,如果没有他的亲自拍板点头都是绝对办不成的。

陈留栓顾不了那么多了'面对记者他滔滔不绝、慷慨陈词,甚至不惜拿出以往的勋章、荣誉证书为自己表功,说到动情之处几乎潸然泪下,企图借助舆论的强大力量,千方百计向外界强化其在大化集团的地位。

然而事实真相究竟怎样?

案发前的陈留栓在大化集团确是“绝对权威”,几十年来无人能够撼动他高高在上的位置,更没人能对他构成威胁。一般职工胆子小点儿的见了陈留栓大气都不敢出,甚至连抬头看上一眼都不敢。对此,陈留栓丝毫也不讳言,他曾说过大意如下的话:大化的一草一木,没有哪一根哪一颗不经过我的亲手栽培;大化的一兵一卒,不是我的晚辈就是我的下属。大化人把我比作集团的红太阳,这一说法虽说有些过,但却反映了实情。

而眼下的陈留栓却如惊弓之鸟,时时刻刻都在算计着、忙碌着、活动着,没有一会儿闲工夫,他不但四处打探消息,而且暗中还采取了一系列的反侦查手段。他先是逐一找到向其送钱的人订下攻守同盟,接下来把自己多年聚敛的大部分赃款转移到亲戚、朋友那里。陈留栓在自己的办公室还进行了严格细致的检查,通过藏匿销毁,坚壁清野,决计不给侦查员留下蛛丝马迹。尤其滑稽可笑的是,他还用心良苦,特意在办公桌正前方摆放了一尊毛主席全身塑像,自己随身上衣的左上角也缀挂了一枚主席像章,妄想着得到神灵庇护。可陈留栓想错了,毛主席一生最为痛恨的莫过于贪官污吏,即便老人

家在天有灵,又怎肯保佑早已蜕化变质、贪婪无度的陈留栓涉险过关呢?

2008年5月14日陈留栓涉嫌受贿一案被移交至河南省人民检察院,5月19日安阳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侦查一处正式立案侦查。

两面人生自坠深渊

面对如此多面且狡猾的犯罪嫌疑人,办案的检察官注定碰上了对手,遇上了一块难啃的“硬骨头。

经侦查查明:从1998年至2007年,陈留栓利用担任中原大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兼党委书记的职务便利,先后收受7人贿赂共计285.5万元人民币,1.5万美元和1万欧元。

收下巨额贿赂的陈留栓事后描述:刚开始收了钱的确有些担惊受怕,发现平安无事以后逐渐疯狂起来,再往后竟然恶习成自然,变得麻木不仁了。

“陈留栓认罪服法并非轻而易举、一帆风顺,而是经历了一个曲折过程。”本案开庭当天,直接参与指挥陈留栓案件查办的安阳市反贪局侦查一处的检察官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说。

陈留栓刚到案时,自恃本人享受厅级干部待遇。又是省、市两级人大代表,更自以为有天衣无缝的反侦查伎俩作为救命稻草,抱着负隅顽抗、侥幸过关的念头,他对天发誓从来不贪不占,极力表白自己劳苦功高。对此,办案人员制定了严密的侦查方案。

首先,针对陈留栓患有较为严重糖尿病的情况,专案组专门请来经验丰富的医生日夜监护,给他选购有效药物进行治疗,对其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反复规劝陈留栓尽早悔悟,争取依法从宽处理。另外,对陈留栓家属提出的要求尽量满足,耐心解释,消除不必要的误会。案件审理期间,定期让陈留栓的家人给他送来换洗干净的衣服,同时利用这一时机不厌其烦对其进行家庭亲情召唤。一次,陈留栓家人为他捎来熟食欲解馋,办案人员讲明此举不允许,劝其带回享用。同时让陈留栓家人了解到其父的饮食起居生活水平远远超过了办案人员,通过这些琐碎细节,最大限度赢得陈留栓本人和其家人的理解和信任。同时办案组兵分多路,巧用侦查谋略,起获赃款,固定证据,扩大战果。追赃组历尽千辛万苦跑遍了濮阳当地的大街小巷,从陈留栓的亲戚、朋友那里追查出涉案款400余万元,找到了他犯罪的直接证据,为本案的成功告破奠定了坚实基础;取证组采取倒查法,认真梳理了十几年来大化集团的财务账目,从中又查找出陈留栓涉嫌犯罪的证据线索,使得案件有了进一步收获。在物证、人证等一系列确凿证据面前,陈留栓不得不如实交代自己涉嫌受贿的犯罪事实。

本案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之前,安阳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兼反贪局长王保再次到看守所提读陈留栓。这次会面后不久,陈留栓呈上了一份长达数千言的悔过书。在悔过书中,他剖析了自己心灵的扭曲过程,言辞恳切地表示对所有犯罪事实决不翻供,一定认罪服法,争取得到从宽处理。

猜你喜欢

大化
不动脑筋的故事
美丽的大化
不动脑筋的故事
Spiritual Humanism: Its Meaning and Expansion
广西农村电子商务发展对策探索
大化,大化
广西大化:崇山峻岭通富路
不动脑筋的故事
小大化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