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东亚峰会遭遇“泰式民主”

2009-06-10俞天颖

世界知识 2009年9期
关键词:红衫示威者曼谷

俞天颖

颜色,是泰国政治、社会生活中特殊的文化符号。从星期一到星期天,泰国人习惯用不同的颜色区分:星期一是黄色,星期二是粉红色,以下依次是绿色、橙色、淡蓝色、紫红色,一直排到星期天的红色。很多泰国人都有这样的习惯,自己出生在星期几,就把那一天的颜色确定为自己的幸运色。国王普密蓬出生在星期一,所以和他相关的主色调就是醒目的黄色。

这样一来,在特殊的场合,颜色也就成了区分政治阵营的一种手段。黄色是国王的颜色,所以自称忠于国王的“人民民主联盟”(现任总理阿披实所在阵营)的成员,就把黄色上衣作为自己的标志性服装,每当集会、游行、示威的时候都要披着黄衫上阵。作为“人民民主联盟”的政治对立谣,前总理他信的支持者选择红颜色代表自己的立场。于是在泰国的政治舞台上,黄衫军与红衫军轮番上阵,反复上演“红黄大战”的一幕幕大戏。

序曲:阳光总在风雨后?

4月10日,当地时间19点10分左右,泰国罗勇乌塔堡海军航空基地机场,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专机降落在跑道上。

温总理泰国之行的目的,是出席东亚领导人系列峰会,其中包括:第12次东盟与中国(10+1)领导人会议,第12次东盟与中日韩(10+3)领导人会议,第四届东亚峰会和中日韩领导人早餐会等四项会议。G20伦敦金融峰会刚刚闭幕,通力合作、提振信心仍是挽救经济的关键词。1997年,东盟为抵挡亚洲金融危机第一次引进10+3合作机制。12年过去,当一场规模更大的金融危机袭来的时候,包括10+3在内的东亚系列峰会,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会议重要,气氛更紧张。从3月底开始,泰国政局g弥漫着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紧张状态。连续两个星期,每天晚上都有大批示威者出现在总理府外,要求阿披实辞职,把政权交还给流亡海外的他信。在总理府外,一个红衫军成员面对电视记者的镜头直言不讳:“他信是最好不过的领袖。”在他背后,他信的形象不断出现在临时矗立起来的电视大屏幕上,呼吁支持者推翻政府。

曼谷的局势,让初来乍到的局外人摸不着头脑。在总理府外的人行道上,示威者席地而坐。饿了,有组织者(反独裁民主联盟,简称“反独联”)提供可口盒饭,渴了,有组织者提供瓶装饮用水。每隔几分钟,大喇叭里就会传出高昂的口号声,示威者挥舞手臂跟着呐喊几句,马上恢复到闲聊说笑的状态。说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示威现场搭起一排接一排的大棚,让红衫军们既不用担心刮风下雨,白天也免去日晒之苦时近初夏,曼谷的太阳还是很毒的。

与示威者一墙之隔的总理府内,几十个警察虽然全副武装,却鲜有如临大敌的紧张。政府给他们的命令,是威慑、监视而不是武力干涉,即使示威者企图冲击总理府,他们也不必真动手——这样的任务,既没有心理压力,大概也不会有性命之忧。至于外面的示威者,既然政府是这个态度,大家也就没有理由拒绝“反独联”递过来的免费餐饮甚至“些微的”酬劳。来自内部的人士说,在这里静坐24小时的价钱,过去是500泰铢(约合人民币100元),后来增加到800泰铢,到4月7日的傍晚,更是猛涨到1000泰铢。反对阿披实总理的头头脑脑们,显然希望通过良好的组织工作,聚拢更多的红衫军支持自己,向政府施压。在一个普遍信奉佛教的国家,游行示威这样的政治运动,暴戾之气仿佛也被化解得无影无踪,于是有人说,泰式民主温文尔雅。

从4月7日开始,“温文尔雅”的泰式民主变得难以捉摸。在帕塔亚(四天后东亚领导人系列会议将在这里举行)的一家酒店,阿披实总理召集内阁会议的消息不胫而走,红衫军迅速包围酒店,把内阁成员困在里面好几个小时。当阿披实的车队突围酒店的时候,愤怒的红衫军把塑料瓶砸向总理车队。第二天(8日),示威者包围了年近九旬的枢密院主席炳·廷素拉暖的住宅和前总理素拉育的住宅。在他信最近一次讲话里,这两人均被指认是2006年政变中驱逐自己的“幕后黑手”。在他信支持者的煽动下,示威者在炳·廷素拉暖的住宅前焚烧了他的画像,同时向政府“最后摊牌”,提出三点政治主张:阿披实辞职,炳·素拉育和其他两名枢密院大臣辞职,进行民主改革。

4月9日,距离东亚领导人系列会议召开还有48小时,泰国局势却突然重归平静。从曼谷到会场帕塔亚的公路上,几乎看不见警察的影子,仿佛什么也不会发生。从4月10日开始,载着各国领导人的专机陆续降落在罗勇乌塔堡海军航空基地机场。主旋律: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4月11日,按照计划,中国代表团的活动紧凑而重要。一大早,中日韩三国外长先要在中韩代表团下榻的Dusit Thani饭店进行早餐会。随后,温家宝总理应前往皇家克里夫饭店出席第12次东盟与中国(10+1)领导人会议。中午,温总理应出席东盟与中日韩领导人午餐会,随后出席下午举行的第12次东盟与中日韩(10+3)领导人会议。在10+i会议上,各方要签署促成“中国一东盟自由贸易区”的重要投资协议;在10+3的会议上,各方准备商讨建立一个外汇储备库,共同抵御金融风险。2008年,中国和东盟的贸易额达到可观的2300亿美元(占中国外贸总额的9%)。假如“中国一东盟自由贸易区”协议可以顺利签署,无疑为努力抵御经济危机的中国和东盟地区多加了一道保险。就是这天早晨,一切计划都被打乱了。正当各路记者在Dusit Thani饭店等待采访中日韩外长早餐会的时候,红衫军已经悄悄把饭店围得水泄不通。在一辆小卡车上,领头的示威者举起旗子,借助扩音器呼喊口号。在他们周围,数百名红衫军拼命敲打手里的塑料瓶和棍棒。防暴警察举起防盾在饭店大门筑起人墙。

日本外相的车队被红衫军拦在半路(虽然他下榻的饭店和早餐会地点仅一路之隔)。Dusit Thanl饭店暂时变成红衫军包围下的孤岛,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也出不去。整个上午,中国代表团的官员焦急而忙碌,反倒是泰国的警察显得颇为从容。他们一度提议说,有两种办法可以离开饭店:要么乘坐只能容纳三个人的直升飞机,要么选择可以容纳七个人的快艇走水路,分批次赶到峰会的主会场。出于安全考虑,中日韩三国代表团都没有同意。

按兵不动,是无奈也是明智的选择。因为主会场此时也被红衫军变成了孤岛。下午1点左右,从主会场那儿传来消息说,示威者冲进了新闻中心,混乱中有人受伤。包围Dusit Thani饭店的红衫军立刻赶往主会场支援同伴。在主会场,泰国外交部一名工作人员指着地上的斑斑血迹告诉记者,所谓冲突和流血,只是红衫军在敲打新闻中心窗户的时候玻璃突然破碎,前排人员因躲避不及而受伤。现在红衫军已经撤离,除去被木板挡住的破窗户,会场内外看不出异常——“温文尔雅”的泰式民主,

似乎仍然没有冲破暴力的底线。

倍受期待的东亚领导人会议因为“安全原因”而被主办方一再推迟。在Dusit Thani饭店,中国代表团见缝插针地为温总理安排了记者招待会,安排了中国与韩日领导人的会晤。中韩领导人会晤恰好赶在吃午饭的时候结束,韩国总统表情平静地从餐厅另一端走过,“没有留给大家任何可以猜想的空间”。

下午3点前后,温家宝总理和阿披实总理通了电话,东亚领导人系列会议被迫推迟举行。Dusit Thani饭店里的记者重新忙碌起来。新消息一个接着一个:阿披实总理宣布帕塔亚进入紧急状态,中国代表团通知随行记者立即启程回国。在饭店的客房里,随团的时政记者一边举着电话向总部报道最新消息,一边收拾行李。一个记者刚刚放下电话,“就听见好几架直升机从饭店头顶飞过”。小道消息称,一些距离主会场较近的别国代表团仍然被红衫军包围,只好用直升机空运。大概因为实施紧急状态的缘故,从Dusit Thani饭店通往机场的公路上,已见不到红衫军的人影了。

在罗勇乌塔堡海军航空基地机场,印着不同国家国旗的领导人专机早已整装待发。在停机坪旁边一个略显简陋的大厅里,阿披实总理和温家宝总理握手话别,温总理随后利用候机的宝贵时间,和同样准备回国的菲律宾总统阿罗约、缅甸总理登盛、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等东盟国家领导人做了简短的会谈。下午5点左右,中国代表团专机起飞回国。一个随团记者下意识地看了看手表,从前一天他们来到这里算起,温总理的泰国之行一共只有22小时。

能在帕塔亚经历22小时并和多国领导人短暂接触,其实还算“幸运”。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的专机,在距离帕塔亚还有两个小时的时候接到峰会取消的“快讯”,被迫改道回国。正在老挝访问、下一程准备赶往帕塔亚出席会议的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甚至没来得及出发。

高潮:你往何处去

从4月12日开始,泰国局势瞬息万变,令人目不暇接。

当天下午,阿披实总理发表电视讲话,宣布首都曼谷及周边地区实施紧急状态,禁止五人以上集会。这就意味着,总理可以授权军方动用一切手段,恢复社会秩序,政府也有权暂停公民平时享有的自由和权力。随后,反独联的一个领导人在曼谷被捕,被直升机押送到一个军营受审。

总理率先出招,“红衫军”闻风而动。在得到领导人被捕的消息后,他们兵分两路,一路包围了警察局和法院,另一路冲进内政部办公大院,差一点就把阿披实总理堵在内政部大楼里。泰国电视台后来证实,在“红衫军”冲进内政部大院前几分钟,阿披实匆匆脱离现场,没有被抓着。即使如此,总理车队还是受到棍棒、花盆和水瓶的袭击,多名政府官员受伤。

随着紧急状态令的发布,坦克和装甲车开上曼谷街头维持秩序,在政府部门、公交车站等50个重要地点加强部署。4月13日凌晨,阿披实总理再一次向全国发表电视讲话,呼吁泰国人民不要恐慌,和政府一道结束目前的混乱局势。

然而,阿披实的电视讲话对平息局势似乎毫无效果。这天,大约300名反政府示威者与200名士兵在曼谷市区东北部地区发生冲突,士兵鸣枪示警并用催泪弹驱散示威者,造成20多人受伤。与此同时,前总理他信不断发表电视讲话,为“红衫军”鼓劲加油,号召更多的人参与示威游行,甚至发动“革命”。

年轻的阿披实总理承受着空前的压力。他可以宣布实施紧急状态,但是不能要求军队做出更多。一方面是从道理上说不通,因为去年“黄衫军”就是通过反复运用示威手段把自己一路扶上总理宝座的。另一方面军警是否愿意也实在难说。去年,当“黄衫军”占领曼谷国际机场的时候,警察曾经奉命“清场”。后来“黄衫军”获胜,对那些曾在机场执行任务的警察进行秋后算账,现在也没有结束。

也许,他信是惟一的赢家。阿披实没能被扳倒,他可以照样躲在国外;假如胜了,他的760亿泰铢巨额资产就可以解冻,自己可能重新执政。一个小插曲是:帕塔亚事件之后,泰国外交部宣布吊销了他信的普通护照并通告世界各国,而这个刚刚失效的护照,是他信目前惟一的旅行证件。

4月16日,阿披实总理对外宣布,国会上下两院一个星期后举行联席会议,尝试迈出政治和解的第一步。同一天,前总理他信做出积极回应,表示假如政府愿意和解,他将鼓励“红衫军”参与其中。

4月17日清晨,6l岁的人民民主联盟领导人、黄衫军一派政治领袖颂提·林通恭在一个加油站突遭枪手袭击。同一天,泰国内阁决定继续在曼谷及其周边地区实施紧急状态。

连着两天的新变化,恰好构成泰国未来局势的两个方向:和解还是对抗?和平还是流血?“温文尔雅”的泰式民主,正在两股力量的推动下痛苦地挣扎。

猜你喜欢

红衫示威者曼谷
泰国·曼谷
泰国·曼谷
泰国·曼谷
2013年12月曼谷天然橡胶交易价
蓄势待发
埃及等来穆巴拉克下台周年
红衫军扬言再闹东盟峰会
泰国“红衫军”请求国王赦免他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