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驾机起义第一人

2000-06-14张大奎/文赵磊/图

民间故事选刊·上 2000年9期
关键词:金门机场飞机

●张大奎/文●赵磊/图

经过多日寻觅,记者终于叩开了叶刚老人家的家门。作为全国政协委员、民革中央候补委员、民革河南省委员会副主任,75岁高龄的叶老锐气依然不减当年,老人坐在窄小而简朴的客厅里,缓缓而风趣地道出了那尘封已久的惊险一幕——

1953年6月,机会终于来了,叶刚再一次检查了手枪弹夹里的7发子弹。

当时,台湾的空军要经常轮换金门岛的驻防。叶刚所在的台中第一飞行大队第九中队第一次接到了这样的通知:去金门岛驻防半个月,对大陆福建沿海进行侦察。叶刚得知消息后,主动请缨,得到了准许。出发前,叶刚暗暗做了许多准备,把大陆沿海机场的方位、信号等牢记在心中。又将二两黄金买回的那把能装7发子弹的加拿大造45式手枪擦了又擦。

6月12日,是启程去金门岛驻防的日子。因为蒋介石怕有人“叛逃”,规定飞行员一律不能带枪。叶刚把枪放在一个破旧的飞行包底部,上盖地图、草纸和其他一切随身用品,逃过检查,上了飞机。

去金门岛,并非直接从台中飞往金门,而是绕道台北机场,然后再飞往金门。在台北机场,叶刚吓了一跳,刚下飞机,迎面遇上了一个原在第八飞行中队干过的轰炸员。两人曾闹过矛盾,此人知道叶刚来台前在上海飞机场曾有过驾机起义的念头。叶刚怕他向运输队长告密,趁飞机在机场装货时,返上飞机,把装枪的旧飞行包压在了货物底下。

果然,半个小时后,当叶刚上了飞机刚坐稳,运输队长突然宣布:“按规定,任何人上了飞机都不准带武器,谁如果带了,请马上交出来,否则军法处置牎币陡罩道他们并没有抓到什么证据,装聋作哑,并随即脱掉外衣,只穿一件汗衫,表示身上没有带枪之处。运输队长见状,笑了笑下令飞机起飞。

飞机降落在金门机场时,已是中午12点。走下飞机,叶刚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急忙把手伸进提包里握紧枪,看着迎面跑来的12个宪兵,准备拼个死活。一般情况下,只有两三个宪兵例行检查摆摆形式,今天猛然增加这么多,叶刚心中有些发毛。好在宪兵只检查旅客,对军官们并没有多加盘问。宪兵走后,叶刚长长出了一口气。

在金门驻防的两个星期中,叶刚时刻都处在紧张的状态之中。或许是心中有事,每次上机执行任务,叶刚都觉得值班警卫好像格外注意他,有好几次上飞机前,值班警卫一边嘴上跟他开着玩笑:“喂,叶少校,你的包怎么带那么多东西煛币槐甙咽稚斓剿的包里去。叶刚知道这是在变相检查。但叶刚早有防备,一到金门,就把手枪塞进了床下的墙肚里,在没有充分把握时,他是不会带枪上飞机的。

几次检查之后,值班警卫渐渐放松了警惕。

6月25日,就在即将结束在金门驻防的前一天,叶刚和第四飞行中队少尉飞行员孙志强同时接到作战室的命令:明日上午飞行侦察北到崇武、南到虎头山一带福建沿海海面的船舶动态。

真乃天赐良机犓镏厩渴强站军官学校第三十期刚毕业不久的学生,飞行技术不太熟练。由于香港空军篮球队到台湾与台湾空军赛球,上级临时让孙志强来替换另一个飞行员回去参赛。

晚上,作战参谋叮嘱叶刚说:“孙志强情况不熟,明天你一定为他领好航。”

“放心吧,我一定把他领到正道上牎

想着不久就能回家乡见到双目失明的老母亲,叶刚兴奋得一夜未眠。26日拂晓,他偷偷取出手枪别进裤腰里,悄悄叫醒孙志强,一同乘汽车到飞行管理室拿到起飞证,来到飞机旁边。

当时,每架飞机都有一名值班警卫,无证不准上机,接近也不行。为防万一,叶刚先让孙志强上机检查,值班警卫说:“飞机刚检查过,没问题,你们上飞机吧牎币陡瘴叛,一个箭步跃上了飞机。

早晨的阳光很好,无风的大海映射着霞辉,白色的海鸥紧贴海面低缓飞翔。叶刚和孙志强驾驶着那架编号为“白鲨”AT-6型的侦察机,呼啸着从金门机场升到了海峡上空。孙志强在前座驾驶,叶刚在后座领航。AT-6型侦察机是由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斗机改装的,这种飞机前后都可以驾驶。

晴空无云,一望千里。侦察机顺着福建沿海飞行,当飞行到崇武上空回航时,叶刚看了一下表,上午9点整。是时候了,他抓笔写了张纸条递给正在驾机的孙志强,纸条上写:“按360°飞行牎

按360°飞行,那不是掉头飞向大陆吗熕镏厩坎唤馄湟,以为叶刚弄错了,向他摇了摇头。叶刚见孙不肯,掏出了手枪对准他的头说:“实话说了吧,今天我要回家,我想家乡,想妈妈,你回也得回,不回就打死你牎

采访时,叶刚说到此,突然两眼泪花,心有余悸地说:“幸亏孙志强听了我的话,不然我把他打死了,不但误伤了一位好同志,而且即使我驾机回到了大陆,也说不清究竟是谁要起义的牎

为确保万无一失,叶刚决定让孙停飞,他接着驾驶。就在这时,地面雷达突然传来金门作战指挥部的呼叫:“白鲨、白鲨,飞机出了什么事熐牖鼗啊牎币陡詹换鼗,示意孙志强也不要理睬。作战指挥部听不到回话,突然狠狠地命令道:“白鲨,立即掉转机头,否则一切后果自负牎币陡罩道“后果自负”的内涵,但他不怕犠鞒鲅≡裰前,他就想到了死。但死,他也要死在大陆。

叶刚不说话,以最快的速度向前飞行。十几分钟以后,3架战斗机追了上来,一边开炮,一边急呼叶刚停止“叛逃”。叶刚沉着地开着飞机,任凭炮弹在机后飞鸣。

快到大陆了,突然,前方升起两架我方战斗机拦在前面。叶刚一连急摆机翼以示“投降”,一边绕开截机,继续向前猛飞。

幸亏我方战斗机并未开炮,许是看到了飞机摆翼,他们放过叶刚的飞机,拦住了另3架飞机。

半个小时后,叶刚终于脱离了金门机场的控制区,飞回了祖国大陆上空。孙志强对叶刚说:“叶少校,还是让我开吧。我也想家啊。”

原来,孙志强的亲人全在大陆,父母解放前在上海搞地下工作,两个哥哥、一个妹妹、一个弟弟,全家6口人除他以外全是中共党员,是个革命家庭。

叶刚见孙志强说的真切,就把飞机交给他继续驾驶。

一架不明真相的飞机突然窜入大陆上空,惊动了我沿海某部空军指挥部,他们一边派机堵截追赶,一边通知沿途各雷达密切注视“敌机”的动向。

叶刚原计划在福建沿海某个机场降落,但见前有飞机堵截后有飞机追赶,怕万一交上了火引起误伤,只好向南京方面飞去,飞机飞行大约一个小时后,叶刚见仍摆脱不了我方飞机的追赶,就让孙改航315°,向杭州机场方向飞去。

当飞机进入浙江山区时,天突然下起了大雨。天空浓云弥漫,能见度很差,叶刚二人这才摆脱了我方追机,靠飞机上的方向仪表慢慢向前飞行。上午11点左右,飞机冲出雨雾区,飞到浙江省上虞县。

马上就要到杭州机场了,此时,机舱内的油量警告信号灯却亮了:飞机的航油快用完了。看来,已无法在杭州或其他机场降落,只得就地迫降了。

从飞机上往下望,块块稻田像棋盘,非常美丽。但是,就飞机迫降来说,这并不是有利地形,地面田埂交错,没有一块较大的平坦土地。

看到这种情况,叶刚怕孙志强的技术不过硬,对他说:“你停止驾驶,系好安全带,由我执航。”叶刚边说边在后面驾机进行迫降。减速、关闭油门、缓俯、降落……飞机着陆了,在一块较平坦的稻田中颠簸滑行,突然一道田埂横在前面,叶刚猛地将飞机向左边急转,飞机的右翼插进田埂里,终于停止不动了。

好险哪,迫降成功犚陡瞻踩晃揄,但机舱被挤扁,孙志强略挂小伤。

叶刚和孙志强爬出飞机,刚呼吸了一口祖国大陆的空气,就被当地群众和民众举着棍棒、步枪围得水泄不通。民兵把他俩带到当地部队后,当地部队简单地询问了二人的身份、来历和驾机起义的经过,认为事件重大,立即打电话上报到杭州军区司令部。此时,杭州军区司令部早接到沿海某部空军指挥部的通知。

当天下午,杭州军区政治部派一位军区参谋带人给叶刚二人送来了一些点心,表示欢迎:“能回来不容易,先休息休息再说。”

当夜,二人住在上虞县某部,第二天早晨乘军车到了上海。在上海住下后,华东军区首长看望了叶刚二人,对二人驾机起义的行动给予肯定,并表示热烈的欢迎。

兴奋的叶刚要求立即参加工作,华东军区领导却委婉地告诉他:“别急,先回家看看老人吧。”

原来,叶刚驾机起义的事早已震惊了海峡两岸的高层领导。

毕竟是第一次出现“叛逃者”,蒋介石恼羞成怒,亲临金门,破口大骂:“娘希匹,害群之马牎碧ㄍ蹇站司令部更是惊怒交加,一边追查处置有关“责任人”向老蒋示过,一边对外宣称叶刚二人“驾机叛逃途中已被追赶飞机歼击坠海而亡”。

北京中央军委有关领导得知叶刚二人驾机起义的消息后,上报到国务院,并当即指示华东军区:“盛情款待,尽快查清叶刚二人的身世。”

半个月后,叶刚从河南老家探亲回到上海,华东军区领导得知叶刚上无兄下无弟,两个姐妹已出嫁,奶奶也早已下世,家中只剩下年迈的双眼瞎老母和卧床不起的瘫父亲,决定让他回河南老家尽孝。

叶刚尽管遗憾不能重上蓝天,但还是服从了安排。

1954年1月,叶刚被当时的河南省教育厅分到郑州工农速成中学当了一名普通辅导员,一年后,被调到郑州五中做教师。

“文革”开始后,叶刚又调到郑州四十六中任总务主任。学校一些学生得知了叶刚的过去,想造他的反,就联系校外的造反派。说来有趣的是,当郑州造反派头目得知叶刚驾机起义从台湾飞回大陆的事后,认为叶刚敢造蒋介石的反,是一个大造反派,亲自找到叶刚,尊称他为“造反祖师爷”。哭笑不得的叶刚就以“造反祖师爷”的身份自居,倒也保护了学校不少“臭老九”们免遭冲击。

1956年春天,经人介绍,叶刚娶了个邻村小他10岁的姑娘吕玉兰。吕玉兰的确是个贤妻良母,她一直在老家伺候着瞎婆母瘫公爹,直到1962年公婆都去世后,她才随丈夫来到郑州。

吕玉兰由于不识字,一直没有工作。她一共给叶刚生了两女一儿。两个女儿大专毕业,一个在化工厂当技术员,一个在小学教书,儿子没有工作,和妻子及女儿一起住在父母那两室一厅里。

叶刚一生清贫不爱钱财。采访时,老人笑着告诉记者:“国家对台湾空军驾机起义人员实行奖励的两个《通知》是在1957年公布的,我回来的时候还没有这个规定,所以并没有得到优厚的奖金及晋升的待遇。后来,国家有关部门也曾找到我要给适当的奖励,我没要。要钱干嘛,我不是为了钱才驾机起义的牎

对于叶刚的功绩,人民是不会忘记的。

1990年退休后,他被选为政协郑州市第六至第八届委员会常委,政协河南省第五届、第六届委员会委员及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如今,75岁的叶刚仍然担任着全国政协第七届委员会委员、民革中央候补委员、民革河南省委员会副主任职务。

自叶刚二人驾机起义开通台湾至大陆这条绿色通道至今,台湾已有45驾次、107人驾机飞回了祖国大陆。

选自《老人世界》

猜你喜欢

金门机场飞机
福建加大供水 助金门“解渴”
“最大机场”
留宿机场
乘坐飞机
机场快线
神奇飞机变变变
飞机是怎么飞上天的?
阿帕奇反机场型导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