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黎东汉:与红色电波同行的开国将军

2020-11-20 04:20:44 百姓生活 2020年11期

梅兴无

在漫长的革命生涯中,黎东汉一直与红色电波同行,为解放军通信事业的发展和通信现代化建设,作出了杰出贡献。他数十年如一日,默默奉献,其骄人功绩鲜为人知。

贺龙:“一部电台比一个团还强”

黎东汉,1914年10月出生,湖南浏阳人,1930年参加湘鄂赣红军独立一师,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3年6月湘鄂赣独立一、二师合编为红十八师后,缴获了敌人一部电台,黎东汉被派往江西万载县红军通信技术学校学习无线电技术。8月,红十八师编入红六军团。黎东汉结业后,成为以阎知非为队长、江文为政委的红六军团无线电中队的一名报务员,开始了终身与红色电波打交道的革命生涯。

1934年8月,红六军团作为中央红军长征的先遣队,在军政委员会主席任弼时、军团长萧克、政委王震率领下,从湘赣苏区出发,冲破敌人的围追堵截,于10月24日,在黔东木黄一带与以贺龙为军长、关向应为政委的红三军会合。会师后红三军恢复红二军团番号,贺龙任军團长,任弼时任政委,关向应任副政委,统一指挥红二、红六军团。

电台队随总部一起行动,黎东汉可以经常见到贺龙。贺龙说:“电台和你们这些弄电台的人都是‘心肝宝贝,你们给我带来了‘眼睛和‘耳朵。”贺龙对电台队关怀备至,下令给电台队的每个报务员都配了骡马,一有战斗就专调一个警卫连保护电台。

1935年6月,为了策应中央红军长征,红二、红六军团主动向鄂敌发起进攻,以一部包围宣恩县城,大部隐蔽于宣恩县城以南的山地之中,准备打击来援之敌。贺龙、任弼时命令电台队一天24小时不间断地侦听敌军电台的联络情况,随时掌握敌军动态。

敌人果然中了贺龙的围城打援之计。国民党湘鄂川边“剿总”总司令徐源泉急电调纵队司令兼四十一师师长张振汉率部增援宣恩。张振汉给徐源泉回电说,为避宣恩城南红军主力之锋芒,他将兵分3路,12日迂回忠堡,从西向东驰援宣恩。

张振汉的电报被黎东汉他们的电台队破译了。贺龙拿到抄收的电报十分兴奋,立即下令部队连夜急行军120里,先敌一小时赶到忠堡设伏,掌握战场先机。经过3天3夜的激战,红军全歼敌左路支队,活捉了张振汉。

在忠堡战斗中,黎东汉发现敌方阵地构皮岭有敌人电台天线在摇曳,便向电台队政委江文作了汇报。江文巧用计策,完好无损地缴获了敌方两部l5瓦电台。经过开导说服,敌方彭洪志、刘法墉等无线电技术人员全部参加了红军,后来他们大多成了红军的通信工作骨干。

贺龙对电台队在忠堡战斗中的贡献给予高度评价:“一部电台比一个团还强!你们又完整地缴获了两部电台,等于又添了两个‘团嘛!”此时,电台队的电台由2部增至7部,升格为无线电通信大队,阎知非任大队长,江文任政委,下辖6个通信分队、1个侦察分队。

从6月23日起,红二、红六军团包围湘西龙山县城35天,制造新的围城打援战机,接连取得了小井、象鼻岭、胡家沟、板栗园、芭蕉坨几个战斗的胜利。特别是板栗园战斗,黎东汉他们的电台8月2日破译了敌八十五师师长谢彬给徐源泉的一份电报,称该师次日经板栗园增援龙山。红军立即赶至敌军必经的板栗园东南之地福田设伏,8月3日全歼该师师部和两个团,毙敌师长谢彬。贺龙称赞:“打破敌人的这次‘围剿,电台的功劳不小!”

王震:“电台是十八师的千里眼、顺风耳”

1935年11月,红二、红六军团撤离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开始长征。为了配合主力的突围行动,总部决定红六军团十八师留守根据地,迷惑和牵制敌人,掩护主力撤离。

红六军团政委王震代表总部到红十八师看望全体指战员,把一部5瓦电台调配给红十八师,在红十八师成立电台队,派黎东汉任电台队长,以保证总部和红十八师的通信畅通。王震特别嘱咐黎东汉:“电台是十八师的千里眼、顺风耳。一定要像保护自己的生命一样保护好电台。”时任红十八师师长兼政委的张正坤十分重视电台,专门派了警卫连的两个班负责电台的保卫和搬运。

红十八师下辖五十二、五十三两个团,全师3000多人。总部的命令、敌情的侦听都要靠电台,黎东汉深感自己肩上的责任重大。

11月10日开始,红十八师即向永顺、保靖方向发起佯攻。素有“游击专家”之称的张正坤,率红十八师在根据地腹地与敌周旋。12月14日深夜,黎东汉抄收到总部发来的电报:“主力已向贵州石阡、镇远、黄平地区转移,你部可相机突围与主力会合。”于是,红十八师指战员开始了杀出重围的浴血奋战。

12月26日,红十八师在行军中与敌四十一师一个团遭遇。电台队在撤退途中,丢失了电台。黎东汉惊呆了,没有电台,红十八师就成了聋子、瞎子,随时有被消灭的危险。他命令警卫班组织火力掩护,自己带着运输班长,冒着枪林弹雨原路返回,终于找回了电台,避免了一次重大损失。

红十八师到达咸丰黑洞后掉头南下,顺利到达朝阳寺罾沟渡口。1936年元旦这天,张正坤刚带领队伍涉过唐岩河爬上对岸长岭冈山头,就和敌人遭遇。一个敌兵险些抓住张正坤,两个警卫员抱住张正坤从山坡滚了下去。黎东汉冲电台队大喊:“同志们,滚!”大家抱着电台和器材也滚下山去,冲出了敌人的包围圈。

当晚,张正坤命令电台同红二、红六军团总部联络,可电台在长岭冈滑坡时摔坏了。张正坤非常着急,因为没有电台联络,不知道明天的行动。黎东汉拆开电台外壳,小心翼翼地将摔坏的零件修理好,然后立即给总部发了一份关于红十八师现状的紧急电报,并抄收了总部的回电。总部命令红十八师迅速南下与主力会合。

1936年1月11日,紅十八师与主力会合。会合后,归建红六军团建制,黎东汉回红六军团部,后任军团部电台队长,随部继续长征。抗战至解放战争时期,他先后任三五九旅电台队长和三科科长、中原军区司令部通信处处长,随王震南征北战,保证了通信联络的畅通。

周恩来:“中央委员加电台等于党中央”

1947年3月初,蒋介石命令胡宗南率20多万人马向延安发起重点进攻。3月18日,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机关撤离延安。时任军委三局通信总台副台长的黎东汉随中央机关转移。25日,毛泽东、周恩来等到达子长县王家坪和刘少奇、朱德、任弼时会合。

中央机关除了少部分精干人员留在毛泽东身边工作外,大部分东渡黄河,转移到晋绥解放区。29日,中央政治局在清涧县枣林沟召开会议,决定由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组成中央前委,留在陕北指挥全国的解放战争;由刘少奇、朱德、董必武等组成中央工委,到晋察冀开展中央委托之工作。4月初,中央又决定由叶剑英、杨尚昆等组成中央后委,在晋绥建立中央同各解放区联系的枢纽,统筹后方工作。这样,中央就形成了前委、工委、后委“一分为三”的战时体制。

这时,军委三局局长王诤给黎东汉交代一项特殊任务:“中央决定在中央前委成立一个通信联络大队,由你任大队长,带3部电台(后4部)负责保障统帅部对全国全军的指挥。”接着,王诤带他去向周恩来和任弼时报到。周恩来亲切地拍了拍黎东汉的肩膀说:“欢迎你,黎大队长。这次中央留在陕北,电台是毛主席指挥全国全军的唯一通信工具,一定要确保毛主席的指挥畅通无阻。”黎东汉非常激动地说:“请周副主席转告毛主席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枣林沟村会议后,任弼时召开干部会议,将留在陕北的中央机关人员按军事编制编成“昆仑纵队”,不久又改用“三支队”(后为“九支队”)的代号,下属3个电台大队:一大队负责通信联络,黎东汉任大队长;二大队负责无线电情报侦破,胡备文任大队长;四大队由新华社和广播电台组成,范长江任大队长。

周恩来对电台工作非常重视,他在干部会议上打比方说:“中央委员加电台等于党中央。”任弼时进一步解释:“我们4个中央委员(毛、周、任、陆)加上你们3个电台大队,不就是党中央吗?”周恩来还说:“我们这个司令部,一不发钱,二不发粮,只发电报!”

转战陕北十分艰苦,黎东汉感觉比长征时还苦。4月12日,毛泽东率中央机关转战到安塞王家湾,在这里停留56天。在紧张而辛苦的工作中,黎东汉患上了急性肠炎,上吐下泻,高烧不退,病情十分危险,非输液不行。毛泽东知道后,立即派人弄来一瓶生理盐水。可黎东汉在输液时又出现了不良反应,一度出现休克。毛泽东问医务室主任任玉洪,就没有别的药了吗?任玉洪吞吞吐吐地回答,还有两个外国人留下的一点磺胺,但这药不能用。毛泽东明白他的意思,当即下令:“当务之急是抢救黎东汉,他担负的工作很重要,黎东汉无论如何不能死!”黎东汉知道后激动得热泪盈眶。经过治疗,病情很快得到控制,他决心以加倍努力工作来报答领袖的关怀。

在王家湾期间,中央前委有114份文电通过电台的红色电波传到各地,指挥着全国的解放战争,其中包括《关于西北战场的作战方针》《蒋介石政府已处在全民包围之中》等重要文电。

正在这时,国民党军用新式无线电台“测向仪”测到王家湾一带有一个电台群,胡宗南电令二十九军军长刘戡率4个半旅,“快速偷袭王家湾,活捉毛泽东”。中央前委只有4个连的兵力保卫,形势十分险恶。考虑到毛泽东的安全,任弼时已令“三支队”向东转移,一大队打前站的黎东汉等已经出发。毛泽东坚持向西转移,说:“电台加毛泽东决不离开陕北。”周恩来从中调和,最后“三支队”向北转移。黎东汉他们接到折返的命令时,有的人已经过了黄河。根据周恩来的命令,黎东汉安排电台一律静默3天,只收不发。“三支队”连续夜间冒着大雨行军,与敌周旋,终于成功甩掉敌人,于6月17日到达靖边县小河村住了下来。

鉴于敌军已有“测向仪”这一新情况,为了缩小中央前委的目标,同时保障中央前委转战陕北并对全国各战场的指挥,中央实行了“前轻后重”的战时通信体制。晋绥地区的后委以大功率电台建立军委通信总台;中央前委一大队和各野战军都使用电波弱、不易辨别的移动小电台,以中间的大型固定台转发两头移动的小电台,保障了中央对各战场的指挥畅通,也保障了中央前委特别是毛泽东的安全。

黎东汉领导的一大队,圆满地完成了保障党中央和毛泽东转战陕北期间指挥系统畅通的重要任务。后来毛泽东说:“到哪个地方都有通信联络,在陕北,天下大事我都可以知道。”这是对黎东汉他们的通信保障工作的高度评价。

1950年,黎东汉被评为模范通信工作者并出席全国战斗英雄代表会议,这样的代表,军委直属单位只有5名,全国也只有350名。黎东汉历任军委通信兵部干部处副处长、业务处副处长、通信学院第一副院长、通信兵学院院长、军事电讯工程学院副院长、院长、军委通信兵部副主任、总参通信部副主任、总参通信部顾问等职。原总参第二通信总站副主任、多次担任毛泽东外出机动电台台长的李锦华,称“黎东汉是师职干部中少有的授少将军衔的顶尖人物”。

1982年8月,黎东汉离职休养(正兵团职)。2007年6月7日,黎东汉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