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新冠”正在书写电影史

2020-11-18 03:30:56 综艺报 2020年20期

韩小凌

电影制片人、发行人,曾任太合影业总经理,现任北京电影学院现代创意媒体学院客座教授。

这些习惯的改变,对未来电影制作和创作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故事精彩程度不逊于视频网站,视听奇观则是电影院观赏必备的竞争力

日前,路透社报道,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关闭了8个月的印度电影院,将在部分疫情较轻的地区逐步重新开放。不仅仅是印度,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电影产业带来巨大冲击。此前,马丁·斯科塞斯、詹姆斯·卡梅隆、克里斯托弗·诺兰、韦斯·安德森、李安等知名导演,联合美国导演工会、美国电影院业主协会、美国电影协会,致信美国国会,请求帮助新冠肺炎疫情下的电影院产业。信中提到,“这场疫情对电影院造成了毁灭性的财政打击,93%的电影院公司在2020年第二季度亏损超过75%。如果现状继续,69%的中小型院线公司将被迫申请破产或永久关闭,电影院行业将失去66%的工作岗位。”

自1895年电影首次在巴黎大咖啡馆(Grand Cafe)公开放映以来,具备社交属性的電影院集体观影方式,便成为电影的重要标志——甚至在某些语言中,电影院(cinema)一词,也是“电影”的一种写法。在追求电影艺术的同时,绝大部分新技术的尝试运用,都围绕着如何让观众在电影院获得更加奇幻、绚丽的视听体验而展开……可以说,近几十年以来,“基于人类社交属性”和“突破人类视觉局限”两大逻辑,推动着电影产业不断发展,比如3D、高帧、IMAX、SCREEN X、8K、全景声等技术,要求影院设备不断迭代更新,才能还原卡梅隆们制造的视觉奇观电影。

然而这一切,在2020年因为一场蔓延全世界的疫情而改变。随着秋冬季的来临,对于第二波疫情的防范,让多数国家再度绷紧神经。

之前数月,影院停业造成不少待映大片一再改档,甚至悄然放弃影院发行,转向线上平台首映,影院至线上播放的窗口期也不断缩短。

如果说这些是为了减少损失不得已而为之的做法,那么在有效疫苗完成研发和大规模投入使用之前,恐怕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基于安全考虑,人们会选择通过视频平台或者手机App来观看电影及其他视频。时间——正是改变他们欣赏习惯的最强大外力。由此可能从各个角度重新书写电影史:

小屏(包括投屏等方式)不仅是电影的一个发行渠道,还具有非线性排片的优势(允许各种时长、幕别的视频内容播放,而不像电影须遵循100分钟左右的标准),以及1∶2.35的常规画幅比。观众不会只拘泥于平台上播出的电影,而会去浏览平台上的剧集、真人秀、纪录片等内容,对于多数普通观众而言,“好看”是选择内容的第一理由。随着全世界串流OTT内容的发展,剧集、单本电影都在进行各种时长尝试,比如在Netflix、Amazon Original等平台,已经播出约25分钟一集的剧集;在Quibi等短视频平台,则出现8—12分钟的短剧集。

经过一两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观众在视频网站大量观看各类新兴内容之后,会因为更新鲜、更多样、更灵活(如Quibi上的横竖屏短剧)的内容体验,带来观赏习惯的改变;未来即便回归大银幕,也会产生能看到超出小屏内容题材、观感效果的观影期待。

这些习惯的改变,对未来电影制作和创作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故事精彩程度不逊于视频网站,视听奇观则是电影院观赏必备的竞争力。因此,适当的题材和故事、相匹配的技术和艺术形式,成为所有电影制作者必须思考的问题。换言之,一个完全可以在手机上观看的故事,很难再把观众吸引进影院。像卡梅隆的《阿凡达》续集这类奇观电影,毫无疑问是疫情后吸引观众重返影院的最佳类型。

倘若如此,就意味着对于电影制作的技术研发投资增加。矛盾的是,在全球电影院都面临着极大的经营压力的情况下,制片公司的投资压力显然加剧。借着疫情红利快速成长的Netflix、AppleTV、Disney+等平台,却能够加大投入,平台自制剧可以邀请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梅丽尔·斯特里普、珍妮佛·洛佩兹等一干明星阵容加盟,正所谓“几家欢乐几家愁”。

即便如此,我依然坚信传统意义上的电影不会就此消亡,如同电影出现之后,百老汇的舞台剧依然辉煌、欧洲的歌剧院依然存在,流媒体不能取代进电影院的仪式感。影院的倒闭和大银幕电影的营收压力,会促使产量和产值骤变。也许未来,能去影院里看一场电影,不再是“口红效应”下便宜的大众娱乐形式,真就变成了一种“身份的象征”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