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福尔摩斯小姐:失踪的侯爵》:披着女权外衣的青少年“爽片”

2020-11-18 03:30:56 综艺报 2020年20期

由西瓜视频和美国传奇影业联合出品的悬疑冒险电影《福尔摩斯小姐:失踪的侯爵》(以下简称《福尔摩斯小姐》),于国庆前夕在Netflix和西瓜视频全球同步播出。

作为大数据网络电影,《福尔摩斯小姐》的制作处处体现着Netflix的“聪明”之处。影片改编自美国热门小说《伊诺拉·福尔摩斯》。该小说可视为福尔摩斯系列的同人文(指利用原漫画、动画、小说、影视作品中的人物角色、故事情节或背景设定等元素进行的二次创作),作者将主角置换为夏洛克·福尔摩斯的妹妹。由此,影片既背靠受当下青少年欢迎的流行文学,又捆绑福尔摩斯IP,还主动迎合了女权主义电影与大女主模式;演员方面,有从《怪奇物语》系列走出的人气新星“小11”米莉·波比·布朗,以及与Netflix合作过《猎魔人》的“超人”亨利·卡维尔;导演为执导过高分话题英剧《伦敦生活》的哈利·布拉德比尔。

总之,观众喜欢的、被市场验证过的“正确元素”和“正确人选”,在《福尔摩斯小姐》里重新排列组合,试图精准地讨好屏幕前的每一个看客。

但真的奏效吗?

与迪士尼真人电影《花木兰》国内外两极分化的口碑走势相似,《福尔摩斯小姐》的烂番茄新鲜度高达90%,但豆瓣评分仅6.1。该片不仅在故事与主题上,与《花木兰》有很高重合度,连槽点也惊人相似。

首先是类型预期的落差。带着“福尔摩斯”二字的《福尔摩斯小姐》,并非一部探案推理片,而是一部翻版的迪士尼公主电影。从小被母亲严格管教训练的伊诺拉·福尔摩斯,在十六岁生日时突然成了“孤儿”,母亲神秘失踪,她只得求助于自己的两个多年未见的哥哥——麦考夫·福尔摩斯和大名鼎鼎的神探夏洛克·福尔摩斯。

然而兄妹重聚不久,伊诺拉发现哥哥对找寻母亲并不十分上心,反而是急迫地想把她送去女德学校进行淑女教育,生性独立的伊诺拉决定逃离兄长的束缚,前往伦敦。途中,她历经艰险,逐渐显露出不亚于哥哥的破案天赋。

从故事主线来看,旅途冒险、少女成长是重点,所以不会将大量的笔墨放在某个悬案的侦破上。伊諾拉犹如逃出城堡的公主,为了追寻自由在市井中冒险。尽管片中设置了两个悬念——母亲为何失踪、偶遇的年轻侯爵为何被追杀,但编剧无意于展现推理技巧,本片更像是一部动作喜剧风格的公路片,打打闹闹笑笑,最终回归大团圆。

其次,与《花木兰》过于直白地宣示女权、女性力量类似,《福尔摩斯小姐》的少女主角光环太过强烈,伊诺拉从一开始就紧握个人命运、带有强烈自我认同,成长轨迹毫无波折。

在性别关系上,女性主题先行的前提下,有刻意设置男女对立之嫌。母亲是强大的,父亲是缺席的,哥哥麦考夫是威严冰冷的封建大家长。伊诺兰继承母亲性格,她的名字“Enola”反过来写是“Alone”,意为孤独、独立。影片结尾,伊诺拉甚至直接对着镜头说出了“我的生活我做主”,显然用力过度,沦为口号。

《福尔摩斯小姐》这类电影,是当下披着女权外衣的青少年“爽片”,可以对比十年前的《暮光之城》系列。它们的表层意识十分正确,但内在的制作逻辑十分刻板。从大银幕到小荧屏再到流媒体,此类模式的故事有愈演愈烈之势。原本积极进步的女性主题,如果被拉入滥俗的商业模式之中,并渐渐为观众所厌烦,那就南辕北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