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田暖:我的心里养着一座花园

2020-09-16 06:38:20 齐鲁周刊 2020年18期

田暖,本名田晓琳,现居济宁。山东作协签约作家,曾参加《诗刊》社第29届青春诗会,著有诗集《如果暖》《这是世界的哪里》《儒地》等。

儒地

猛然被惊醒——

说不上是钟声,是时间,还是更神秘的

在兴隆塔下听心经

我感到自己像量子物理学上的零点能量

一个人总有磨灭不了的

向北,孔子曾指着我身边的泗河说

逝者如斯夫,泰岳以北

风雪如席,天下归仁

向南,是陋地

在矿区的塌方之后再筑楼台阁宇

火车一声长鸣

曲水流觞,向南鼓风而歌

天涯海角有牵肠挂肚的阿妹和大哥

一直向东,穿过群山便是大海

咆哮,狂野,包容,而又仁慈

一路向西,茫茫声响

惊慌而又慷慨

世间有太多可能安得我心

我在这里读圣贤书

一粒微尘有万千经卷

我有内忧也有外患,我有毒更有解药

一个人向四面八方张望时

万物映现我——无穷小,又无穷大

我将在这里终老

将梦一般返回花朵、树叶和每一阵风中

君子不器

太阳穴里,猛虎奔突

焦虑和忧愁,如秒针追击钟盘

想到自己也曾是一个歪歪斜斜的少年

绳索勒紧过小果枝的长臂

刀锋和荒草曾游移在青春的头顶和手腕

原以为中年是一具注水的欹器

中正而挺立

劳碌和虚空每天如攀缠太阳穴的蔷薇

除了注满绝望和悲伤的味道

但也使我学会了此刻

把一个人解释成一具活着的容器

装得下星空,大地,长夜,眼泪,和灰尘

也倒得出辛酸和价值,爱和光

子不语

多年来,我爱过的繁花都杂芜起来

我越珍惜的却越就弄碎了

真惭愧,我的心里养着一座花园

也养着一块玻璃

蜜蜂们喜欢嗡叫着在花丛劳动

我越来越喜欢,沉默,这最好的语言

真怕摧毁了那些花儿

就像狂风一开口就打碎了珍藏的水晶

百万毛孔放养的工蜂正涌向花朵

领受烈日暴雨的宝藏,我知道

汗水正默默地改判着不同的脸

时光将把面龐镀成一座新的博物馆

当人们把这叫做隐忍

我把这命名为爱,香气的酵母

诗集《儒地》,将个人经验融入地域文化,两者相得益彰,相互补充。诗人饱含深情地审视孔子曾生活的这片地域,又非简单描摹风物,而是以风物介入个人灵魂,体悟出生存与精神的双重价值。

“万物映现我——无穷小,又无穷大。”地理方位的儒地,是诗人精神世界的“首都”,这里能装得下一个歪歪斜斜的少年,也装得下大地和眼泪。那些花儿,那些蜜蜂,那些沉默,在此刻形成一道光环,笼罩在诗人的案头。

儒地最终成为一个概念,那些细密的诗句突破地域限制,迸发出无数人共有的一种精神价值——时光将面庞镀成新的博物馆。孔子评价《诗经》曰:“思无邪。”田暖的诗,有以柔克刚的韧性,又有洞彻人生的深邃认知,不时透露出生命哲学、自然美学的光芒,充满艺术的智慧。

——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