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昔日雇主今成保姆角色互换的33载“姐妹”情

2020-05-19 14:59:11 《职工法律天地·上半月》 2020年4期

正道

为逃婚进城当保姆雇主倾尽积蓄为其转户口

1986年春节后的一天,四川万源水泥厂工人刘兴碧家里走进一个16岁的乡下保姆,女孩叫牟昌琼,她眼睛大大的,脸蛋圆圆的,不仅手脚麻利,还称呼刘兴碧“姐姐”,嘴巴特别甜,很讨人喜欢。

刘兴碧姊妹三人,大哥早年瘫痪在床,刘兴碧和哥哥感情很好。结婚后,征得丈夫的同意,她把哥哥接到身边照顾,有了儿子后,这个家庭的开支越来越大,刘兴碧工作之余还做些小生意贴补家用。

夫妻俩既要上班,还要照顾瘫痪的哥哥和年幼的儿子,但因为经济条件所限,刘兴碧本来不打算找保姆的,可那天她和院里的几个邻居聊天,听说她们都请了保姆,也随口来了句:“我也要找个保姆!”也是凑巧,当时有个邻居的乡下侄女正好来城里找工作,就推荐给刘兴碧试一试。

刘兴碧本来一句玩笑话,却被邻居当了真,人家把侄女送到了家里,再推辞就不好意思了。就这样,16岁的牟昌琼走进了刘兴碧的家。

牟昌琼刚来时,虽然手脚勤快,却不怎么会做饭,都是刘兴碧手把手地教她,好在小丫头聪明,什么事情一学都会。刘兴碧当时工资只有60块钱,丈夫工资也不高,别人给保姆工资都是每月十几、二十块钱,刘兴碧觉得小姑娘不容易,就把月收入的一半给牟昌琼当工资。那个年代能挣30块钱,牟昌琼非常开心。

不过,刘兴碧发现,牟昌琼虽然爱说爱笑,却时常愁眉不展,有时还背着她偷偷哭过。刘兴碧就问她,有什么烦恼或心事就说出来,或许可以帮她想想办法。

刘兴碧的关心触动了牟昌琼的心事,她眼泪汪汪地说,家人为她看好了一门亲事,男方和她家是邻村,家庭条件也不错,可牟昌琼不想一辈子待在农村,便拒绝了。然而,在老家女孩子十六七岁已经张罗亲事了,即使不同意这一门亲事,父母也会给她找别的对象。于是,她就想到了“逃婚”,没给父母打招呼就跑到万源城里,投奔在水泥厂当工人的幺姑,希望能在城里立足,她十分感激刘兴碧能收留她,可每想到自己终究是个乡下人,将来还是要回去的,牟昌琼便很难过。

了解到牟昌琼的心事后,刘兴碧劝慰她:“琼儿,只要踏实肯干,将来姐姐帮你在城里找个男娃儿结婚,就不用回农村了。”牟昌琼用力地点点头,她觉得在这个小城,除了幺姑,这个大她十多岁的姐姐就是对她最好的人了。

为了改善家里的经济状况,刘兴碧上班之余,还做着小生意。起先,她从乡下贩些菜到城里来卖,等积累了做生意的经验后,就批发服装、水果,什么赚钱做什么。牟昌琼收拾完家务就过来帮她,姐妹俩配合得特别默契。赚到钱后,刘兴碧给牟昌琼买新衣服,给她做好吃的。牟昌琼觉得自己虽然是保姆,可姐姐对她就像自己的家人一样。

1988年,牟昌琼在刘兴碧家已做了两年的保姆,她对这个家产生了深深的依恋。一天,牟昌琼鼓足勇气对刘兴碧说:“姐姐,你可不可以把我的户口转过来?”刘兴碧答应可以试试。她托人打听了一下,当时转一个户口需要4000元钱,这在当时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刘兴碧让牟昌琼回家筹钱,她也会帮着想办法。

牟昌琼回老家了几天,求亲告友借了一大圈,仅筹了不到两百块钱,这点钱对于迁户口简直可以忽略不计。牟昌琼觉得转户口的事情几乎没了希望,情绪非常低落。

牟昌琼经常背着自己暗自垂泪,刘兴碧心里也不好受。那几天,她心事重重,似乎在做着什么决定。有一天,刘兴碧对牟昌琼说:“姐姐手里有钱了,咱们去派出所办手续吧!”牟昌琼欣喜不已,但她知道这笔钱在当时对姐姐家意味着什么,就问她这钱是不是借来的?刘兴碧笑着说:“钱哪来的,你就不用管了。”

就这样,牟昌琼以刘兴碧“表妹”的名义把户口迁到了城里,实现了成为一个城里人的愿望。迁完户口一年,牟昌琼才知道,刘兴碧瞒着丈夫把积攒了多年的积蓄都拿了出来,给她办了户口迁移手续。牟昌琼听后既感动又不安,她知道这笔钱是姐姐多年来辛辛苦苦攒下来的,姐姐养着瘫痪的哥哥,儿子将来结婚都需要钱,自己把钱都花了,人家怎么办?

为了报答刘兴碧对自己的帮助,此后,牟昌琼一门心思跟着姐姐早出晚归地做生意。刘兴碧给她发工资,牟昌琼坚决不要。刘兴碧说,那好,这些钱我替你存着,留做将来结婚成家用。

和她结婚得同意养姐姐新婚第二天接姐姐同住

转眼,牟昌琼到了婚嫁年龄,刘兴碧发动身边的亲友给这个特殊的妹妹介绍对象。牟昌琼文化不高,又没有固定工作,想找个满意的对象不容易。最让外人不解的是,牟昌琼对将来的对象还有一个特殊要求:必须同意结婚后带着姐姐一起生活。

牟昌琼本来对象都不好找,再加上婚后要带着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一起生活,这个条件让一些对她有意的小伙子退避三舍。就这样,牟昌琼到了30岁仍待字闺中,刘兴碧劝她,只要有合适的,就赶紧成个家,不能为她耽误了自己的婚姻。牟昌琼却说,如果男方不同意这条件,她就和姐姐一辈子在一起,不再嫁人。

31岁那年,牟昌琼经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丈夫林祥明。林祥明憨厚、朴实,听牟昌琼讲了她和刘兴碧的故事后,非常感动,当即表态,人要感恩,对于这样善良而又厚道的好姐姐,他愿意和牟昌琼养她的后半生。

林祥明踏实肯干,为了给牟昌琼营造一个爱巢,他贷款在市里买了房子,婚期定在2003年4月6日,林祥明在外面打工挣钱,牟昌琼负责装修婚房。

就在牟昌琼对未来生活充满憧憬的时候,刘兴碧家里却出现了重大变故。两年间,刘兴碧瘫痪18年的哥哥和常年生病的丈夫先后離开人世,儿子也在不良朋友的引诱下染上了毒瘾。

刘兴碧在接二连三的沉重打击下病倒了,牟昌琼衣不解带地照顾着姐姐,为了陪伴姐姐度过最艰难的日子,她决定推迟婚期。刘兴碧坚决不同意,说牟昌琼都30多岁的人了,再不结婚她就成了罪人,再说,民间有冲喜的说法,妹妹结婚也正好能冲淡亲人离世带来的悲伤,牟昌琼觉得姐姐的话有道理,婚期仍按原计划进行。

2003年4月6日,在刘兴碧里里外外的操持下,牟昌琼风风光光地出嫁了。新婚之夜,本该享受新婚喜悦的她却整夜没有合眼,她对丈夫说,这是她近20年来第一次和姐姐分开,想到姐姐一个人留在冷冷清清的家,她心里就很难过。这么多年,虽然她和刘兴碧以姐妹相称,但在她心里,刘兴碧就像妈妈一样,她实在不放心姐姐一个人在家里。善良的丈夫安慰她,既然这样,那咱们就把姐姐接过来一起住吧!丈夫这样通情达理,牟昌琼非常感动。

第二天下午,刘兴碧一个人在家百无聊赖的时候,突然门被打开了,牟昌琼和新婚丈夫齐刷刷地站到了面前。看着姐姐瘦削而落寞的面庞,牟昌琼俯在姐姐怀里哭了,哭过之后,她让姐姐收拾几件衣服,跟他们一起去住。刘兴碧不愿打扰妹妹的新婚生活,不想过去。牟昌琼动情地说:“姐姐,没有你在身边,我昨晚整夜都没有合眼,我不想和你分开,咱们一起生活吧!”牟昌琼说得情真意切,林祥明也在旁边劝说,就这样,刘兴碧搬到了牟昌琼的家里。婚后一个月,林祥明告别家人外出打工,刘兴碧和牟昌琼租了间门面,开起了小饭馆。

2004年,牟昌琼生下了女儿苗苗,有了孩子,家里增添了许多快乐,但也多了很多忙乱。刘兴碧里里外外打理着这个家,替牟昌琼照顾着女儿,事无巨细,都帮她操着心。

有一次,牟昌琼外出卖东西,刘兴碧在家里照顾苗苗,因为过度劳累,胰腺炎突然发作,她痛苦异常,只得给牟昌琼打了电话。听到姐姐在电话里的呻吟,牟昌琼吓坏了,急忙赶回家,将几个月大的女儿丢在家里,请邻居帮忙把姐姐送到附近的医院接受治疗。

住院期间,牟昌琼忙得脚不连地,把姐姐照顾得无微不至。同病房里的病友看到牟昌琼“姐姐”长“姐姐”短地叫个不停,真以为他们是亲姐妹。刘兴碧以前的邻居探望她时,说出了她和牟昌琼之间的感人故事,病友们很是惊讶,都说这样的姐妹世间少有。

牟昌琼婚后的5年,是她心情畅快的一段时光,她动情地说:“姐姐,你年纪大了,以后该我照顾你了,只要有我在,我就会让你拥有一个美好的晚年。”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正当牟昌琼想要照顾姐姐颐养天年的时候,可怕的病魔却悄悄向她扑来——

妹妹不幸罹患尿毒症六旬姐姐打三份工给妹妹治病

2008年春节后,牟昌琼总觉得浑身乏力,夜里睡不好觉,脸色也有些浮肿,刘兴碧就催着她到医院检查一下。

在刘兴碧的催促下,牟昌琼去了医院检查,结果被查出患了尿毒症,医生告诉她,这种病很难治疗,要不间断地进行血液透析,想治愈只能换肾,换肾费用不但昂贵,还不一定能等到合适的肾源。

医生的话犹如晴天霹雳,牟昌琼一个人坐在医院走廊发了半天呆,然后才回了家。刘兴碧看到牟昌琼脸色很差,意识到了什么。在她再三追问下,牟昌琼扑进姐姐怀里嚎啕大哭,刘兴碧安慰牟昌琼说:“别怕,天塌下来咱姐妹俩一块撑起!”

随后,牟昌琼开始了系统治疗,为了给妻子挣钱治病,林祥明在外地打工省吃俭用,刘兴碧在家里更是精打细算。2009年,牟昌琼开始血液透析,刘兴碧费尽心思给牟昌琼增加营养。

从2008年开始,牟昌琼大大小小做了好多次手术,再加上每周要做两三次透析,费用花了几十万。无奈,林祥明把房子卖掉筹钱治病。为了让一家人有地方住,刘兴碧向亲戚租了套三室一厅的房子。亲戚看到牟昌琼一家生活艰难,就免了他们的房租。

尿毒症患者最好的办法就是能找到合适的肾源,然后做肾移植手术,整个费用下来要30多万元,对于牟昌琼来说,又是一笔巨额费用。在刘兴碧的劝慰下,牟昌琼加入了等待肾源的行列。

自从牟昌琼患病后,刘兴碧花光了自己十几万元的积蓄。想到将来妹妹进行肾移植还要花费30万元,她又做起了小生意,每天挑着一百多斤荔枝,坐着绿皮火车到外地去卖。将近60岁的人了,为了她竟然这么拼,牟昌琼不由得泪水涟涟。

2016年春节后,牟昌琼肾源有望,手术费用的筹备也得加紧进行,为了多挣些钱,61岁的刘兴碧同时打着三份工:帮人熏腊肉、面馆里当钟点工、送牛奶……一切都是为了挣钱给妹妹治病。

2016年9月上旬,一个好消息传来,牟昌琼盼望的肾源等到了,因为万源市内的医院不能做换肾手术,牟昌琼要到重庆的大医院完成手术,林祥明专程回来陪妻子,刘兴碧在家里照顾着上学的苗苗,等待着牟昌琼手术成功的好消息。

可刚到重庆,牟昌琼却要放弃这次来之不易的换肾手术,说怕手术失败,30万块钱就白花了。牟昌琼还说,姐姐已经60多岁了,她把钱都花了,将来拿什么给姐姐养老,林祥明怎么也做不通妻子的工作,就让姐姐去劝一下她。

挂了电话,刘兴碧既生气又着急,第二天,她一个人坐车来到了重庆,见到不听话的妹妹,先是苦口婆心地劝她,后来以不认她这个妹妹相威胁,然而,牟昌琼铁了心,最终还是放弃了换肾手术。

又是三年过去了,刘兴碧和牟昌琼这对异姓姐妹之间延续33年的动人故事,感动了许许多多的人。刘兴碧也先后获得了“四川好人”“感动四川年度人物”“感动万源十大年度人物”等荣誉,并入选了中国好人榜。

让刘兴碧欣慰的是,当地街道、民政局、医保等部门向牟昌琼伸出了援手,有了政府和社会好心人士的帮助,牟昌瓊又燃起了等肾源做手术的希望。为防万一,牟昌琼早已安排好了身后事,她要丈夫向她承诺,既使她不幸离世,他也要照顾好姐姐的晚年生活。对于牟昌琼,刘兴碧仍是那句话:“我要让琼儿一直治疗下去,妹妹活一天,我就照顾她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