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面对疫情之时

2020-03-25 08:14:07 《闽南风》 2020年3期

张伟忠

在确诊病例逼近70000例的时候,也正是总体疫情防控形势好转的阶段。天天宅在家里,总是心系国事,心系全国及本地的疫情。

住宅小区内的氛围显得有些空旷寂寞,尽管每家每户偶尔传出的炒菜锅铲刮过铁锅的声音,特能传达人间烟火的气息。有的人影偶尔走出来,倒垃圾、临时外出、拿快递,犹如高清监控视频中的人影,清晰可数。

小区树下小空地,常是停满了车辆,这些天也都是自觉地腾出空位,或因是很多老家在县城、农村的,都回去“避疫”了。由于空位的扩大,原本狭小的空间,现今汽车居然可以轻松调个头,直接开出去。

有户人家在我家后面,因住在一楼,又属偏僻角落,便对其门前的空地改造起来,重新装修,居然形成了猶如别墅般的环境。春节前,热热闹闹办了个入宅仪式。在入宅前,就已经有许多亲朋好友前来恭贺,天天晚宴搞得好不热闹,没有消停过。原来看到其热闹哄哄的,也替他们家高兴,但到后来也演变成一种环境污染了。好景不长,疫情的防控命令一下,他们家马上冷寂下来。起先是未严控,还有个别晚上仍把酒言欢。到了真正严控的时候,也告知了本城区已达到较多的确诊病例数后,才少有人到这户人家里串门。

街面上的小型餐馆也在严令“歇业”后,消失了热闹的气氛。到后来,有开业的,也一律打包外带。原有一些偶尔聚聚的朋友,也因倡议及至严禁集体聚集,也没了频繁联络的由头。没有隔三差五的聚餐也挺好,有了更多独居、闲暇的时间,可以多和家人唠唠嗑,专心读读书、看看当下热门的电视连续剧和过期的电影大片。

其实,这段日子都在紧张的氛围里度过。这种紧张是逐渐加温的。

最先是听说,要是春节想闭门谢客时,道声“我刚从武汉回来”。刚开始,还感觉,武汉这个大城市怎成了调侃的对象,后来随着形势的变化,有些懵懵懂懂。外甥女从南方的大学放假回来,也说了句,“那阵子,只要能买到飞出武汉城的机票,不管是啥地方,一律十分热销,甚至售磬。高铁、动车票也一样。”我有些惊讶,“不管是啥地方”,心底里还是有些震动。后来随着每日全国对疫情的通报,严峻形势形成的防控压力不断加码,真的感觉到“山雨欲来风满楼”。

春节假期刚开始时,一道道防控通知开始由低频向高频下发,先有文件精神,再有具体实施细则,因其中有各地区各单位的具体差异。因为撰写文件和报送情况信息,还是要下一定的功夫,让人感觉到假期过得比平常还有点紧张,并带有一定的压力,有调侃说,这个假期有点“假”。

文件的下发和落实,有点像雪花片一样,那几天是在看着手表、数着小时过日子。单位里有关疫情的信息上报也抓紧了,催!催!催!后来有自己的3篇编报信息刊用在省级以上的信息刊物。

县城里的状况也并不乐观,随着通报的频繁发布,已经有好几个县陆续发现疑似病例和确诊病例。从微信分享来的视频可以看到,各种宣传和防范手段集中上阵。也有比较接地气的,用当地的方言制作的宣传广播稿,中气十足、硬核强调,虽不在家乡,也能充分体味家乡的味道。

板蓝根冲剂、清开灵冲剂、三九感冒冲剂,有意无意的多买了些。慑于额温枪的频繁测试,弄得对自己的体温有点缺乏自信,或有鼻子有点小堵塞、脑袋有点不太舒爽,便与这几样冲剂打上交道。到后来,才有点自我缓和。过后分析原因,也许是过度紧张,心理郁结所致。

小区里的保安也开始忙碌起来,手持额温枪,对着一个个进入小区的人员逐个测额温。有的小区还规定只准许本小区的人员进入。有的菜市场也暂时封住多余的出入口,派专人对每个进入菜市场的人员,逐个测起额温,并立牌标示必须佩戴口罩才能进入。居委会、单位也开始摸底调查有无与武汉相关人员的接触史,逐人落实,从不漏过。

越来越多的路口、巷口、大门口,组织专人拦截测体温,进入者每人必测,也有人调侃,出了趟门,额头要被“打”了好几枪。进单位门口一枪,进超市一枪、进菜市场一枪、进药店门一枪、回小区又必须一枪。搞得在出门前,会拿起额温枪,先“给自己一枪”,要是安全了,临时出门才会信心满满。

窗外的大树上,偶有小鸟停歇,清脆的叫声为清冽的环境带来一些优雅。春节前因为修剪枝桠,窗前其他易折的观赏树部分砍成只留着半截树杆,保留在围墙边缘的那棵高大挺拔的凤凰树,显得十分醒目。原本这棵大树就是小鸟们歇脚的天堂,树长在围墙边上,少有人去打扰,自然而然地,小鸟们都将这棵树冠当成自家的会客厅。平常因为人影的流动,会把大树上的小鸟扰动,小鸟们常是一飞而去,而如今,没有了人影,自然可十分悠闲自在地享受这片天地。或有两只小鸟于枝上相邻而立,默契相伴,静默地呆视着这片空旷的角落。

由于树枝长得高,站在窗前,我正好可以观赏那些形单影只的小鸟的杂技动作。春天里,大树的枝桠已经伸展出来,还捎带长出嫩绿的枝条,弯曲的细枝正好是小鸟们攀跳游戏的美妙天地,有时还会表演出“倒挂金钟”的高难度动作。小鸟们的身影十分灵动,甚至敏捷如闪电,以至于自己想用单反相机捕捉它们的踪影,都显得有些困难。因为枝条纵横,混乱的枝条常常挡住视线,相机的自动对焦系统难以灵敏运行,只好多数时间里用手动对焦,捧着笨重的镜头随时追着小鸟的影子跑。

老听说“睡睡平安”,意思是整个欢度新春佳节的大部分时光都在家里的床上度过的。按公共防控要求,必须“宅”在家里,减少交叉感染。起先是宅几天还可接受,到后面,心里总是蠢蠢欲动。于是即景出现了许多家庭游戏玩家和培训出许多临时的家庭厨师,在微信这个朋友圈天地里,许多创意叠出,十分搞笑,为孤寂的宅家氛围增添一些难得的欢乐。

从微信朋友圈看到有些朋友,将宅在家的功夫,转移在自我学习和提高上。比如练练钢琴、温习书墨、提升画艺、广泛阅读、网络听课,都颇有成效。有位同学展示了她女儿的书法习作,还题注“心静,字自然就美了”,真是有了“宅”家的静谧时光,宅外的一切喧嚣早已烟消云散,自然有了安静的独立思考空间。

宅在家里,我也付费下载了一项英语单词记忆。要是平常,类似这些枯燥无味的知识训练,是很难沉下心来。可不,第一部分6讲的课程500多分钟,用了近1.5倍的时间,坚持听了下来,收获不少。因为其中讲授的一些词汇构造原理,还是挺有用的,搞得自己也会主动去猜猜那些遇见的陌生单词的大意。

因此我也联想到上述我那同学的女儿练习书法,展示了9张练习照,可以发现个别的几张习作在功夫上有些怠慢,但大多数已书写到很好的程度了。练习有一个从陌生到熟悉的过程,大概这就是熟能生巧的原理了。

也有看到一位朋友的小孩在家实行“打卡”制度,反复练习呼拉圈、跆拳道、街舞动作,从视频上看,还是练习得挺到位的。

楼下邻居的小孩,也在认真练习着钢琴,《小夜曲》《天鹅湖》,熟练的节奏感,悦耳的琴声,甚是享受。但也有其他小孩在练习最基本的琴键弹法,显得有些笨拙。

有时得出去,这时口罩是必不可少的。

“口罩!店里有口罩吗?”只要在药店门口多逗留一会儿,就会容易听到类似的询问语句。之前,是问“有N95的口罩吗?”后来,改口为“有N90的口罩吗?”再后来,又改口为“有口罩吗?”有人调侃,以前过年送的红包,今年送的是口罩。我自己也想买,但就连一个平常关系挺熟的药店店员,疫情过后十几天了,仍没法卖给我一个口罩。后来经过多方设法,终于买了4包。被旁人羡慕了半天,“您居然能買得到的呢?”

也从微信上看到别人转来的视频,有一条街的公寓楼着火,可能个别住户用酒精消毒过度,跟火源接触过近引起火灾。这些天也经常看到办公场所十分注重消毒,偶尔会漫过来一阵浓浓的酒精味,从不适应到习以为常了。因为业务的缘故,薄款的医用橡胶手套用得比较多。酒精也经常喷洒,经常洗手,这在以往也是没有的。

一些工厂开始逐渐、有序地复工了。街上的行人也开始多了起来。但也有一些担忧,怎样有效地防范控制成为备受关注的一些饭后谈资。工厂老板们紧张地组织口罩和消毒用品,为复工做着紧张的准备。但也面临着难以回避的困境,人多了,若遇到潜伏期的工人,怎么办?于是对策来了,租一处房子,让大批的工人隔离一段时间。

也有的轮岗上班,也有的倡议多从楼梯走,少乘电梯。若乘电梯,有的提议将写字用的水笔芯卸下,保留写字笔的外壳,放在口袋里,随时用来摁电梯。

在食堂就餐时,实行打包制,每人一份,拿回自家吃。也有在微信上看到,食堂里的每个人独自就餐,像古时参加科举考试一样,每人围着个帘子,不交头接耳,专心致志,真的好形象。也有规定开会时,必须相互保持一米以上的距离。也有在用“企业微信+叮叮”,参加公司组织的远程会议,实时视频。

听说部分公园将择期恢复开放,心里颇为宽慰,感叹这即将到来的长久福音。长时间被闷闭的视野,狭小的想象空间也将在自由的观赏中得到缓解和扩大。迫切等待阴霾散去,拥享春暖花开之时,将自己放飞到广袤的原野里,亲近绿色、生态的大自然。忽然觉得,和谐美丽舒适自由的家园多么重要,奢望微微,期盼小小,只想要在心底里享有那片温情舒馨的蔚蓝春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