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底线决定高度

2020-02-26 08:47:09 《党员文摘》 2020年2期

清风慕竹

北宋将军曹彬是个十分仁慈的人。有一年冬天,家中子弟因为曹彬居住的堂室年久失修,想重新整修,可把这想法跟他一说,他却连连摇手说:“现在正值严冬,有很多虫子躲在墙壁瓦石之间冬眠,不可因整修而伤害了它们。”真可谓“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其悲天悯人的情怀,应当不在唐僧之下。在这样的心念下,曹彬行为处事总是顾及他人,柔软得让人心生温暖。

乾德七年,曹彬以主帅的身份统领大军,征伐南唐。北宋军队势如破竹,很快将金陵城团团包围。总攻在即,身为最高总指挥的曹彬却突然病了,诸将都覺得奇怪,纷纷前来探病。曹彬躺在床榻上说:“我的病不是药石能治好的,只要诸公诚心立誓,克城之日,不妄杀一人,就会自动痊愈。”诸将恍然大悟,立刻焚香立誓,绝不滥杀无辜,曹彬的病不治而愈。第二天金陵城被攻陷,南唐国主李煜前来投降,仪式结束,曹彬催促李煜回宫,对他说:“你回到汴梁后,朝廷会按规定发给你生活费用,但毕竟有限。你现在可以回宫去多准备一些行李装备。一旦你宫中财物被有关部门查收登记,你就什么东西都拿不走了!”这就是曹彬,即使对一个亡国之君,想得也十分周到。

仁爱如此,曹彬做个风花雪月的文人最是适合,可他却怎么阴差阳错地穿上了征袍,成为立马沙场的将军了呢?事实上,曹彬仁心宽厚不假,但更重要的,他又是一个极其自律的人,在原则面前,从来没有退缩的余地。

后周时,曹彬为周世宗掌管茶酒。有一天,大将军赵匡胤突然造访皇家酒坊,对曹彬说:“天太热了,给我打点酒喝。”那时赵匡胤执掌禁军,位高权重,这正是一个讨好他的好机会,不料曹彬却断然拒绝说:“此官酒,不敢相与。”这是公家的酒,我可不敢私下赠予您。赵匡胤一愣,因为他想要点什么东西,还从来没有人说不。正在尴尬之时,只见曹彬从怀里掏出一块银两,对身边的属下说:“给我打一壶酒来。”那个下属很快把酒打来了,曹彬把酒倒进杯里,亲自端给赵匡胤:“这是属下的酒,与公家无关,敬献给大将军。”赵匡胤见了,不住地点头,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后来赵匡胤即位当了皇帝,对群臣感慨地说:“世宗时期的官员不欺君的,只有曹彬一人而已!”

乾德二年,曹彬以都监的身份随同主帅王全斌等将领一起攻伐后蜀,出征前,宋太祖赵匡胤特别嘱咐说:“你们所到之处,切勿焚烧民舍,驱赶百姓,挖人坟墓,伐人树木,违反此令者以军法从事。”战事打得十分艰苦,峡中郡县都被攻下,诸将都放纵士兵屠城以发泄情绪,曹彬苦劝不听。每攻下一地,王全斌等人四处掠夺妇女玉帛,而曹彬只收集一些书籍、衣物而已。班师后,闻听消息的宋太祖很生气,下令将王全斌等人下狱治罪,唯独给曹彬升了官,任命他为宣徽南院使、义成军节度使。不想曹彬不仅没有谢恩,反而谢绝说:“征西将士都被治罪,我单独受到赏赐,恐怕不能以示劝勉。”宋太祖说:“你立有大功,又不自我夸耀功劳,即使有点小错,哪里值得提呢?劝勉大臣效忠社稷是国家的常典,不必辞让。”曹彬说:“我身为监军,有监管之责,如果将士们有过错,理当有我的一份。”大是大非面前,如此功过分明,宋太祖大为感动。

宽仁是可以的,但前提是底线不能突破。有一件小事,更能体现曹彬的处事之道。曹彬曾任节度使兼徐州知州,有一次,手下一个年轻的官吏犯了罪,经审理后结案,按律应该执行杖刑,可曹彬却无动于衷,没有要行刑的样子。大家都觉得很奇怪,因为他向来执法严明,对下属要求极其严格,这次怎么会心慈手软呢?一年以后的一天,曹彬忽然下令将那个下属抓起来,打了他几十大板。面对众人的不解,曹彬说:“一年前,他的罪刚查实的时候,我了解到他才娶了媳妇,如果那时处罚他,打他板子,他的父母一定会认为新媳妇克夫,那就会对新媳妇早骂晚打,新媳妇也会觉得自己命不好,无脸见人,也许会发生什么意外之事也说不准。所以,我迟缓处罚,而且也没有枉法。”那个受罚的小吏听说了,虽然身上的皮肉还隐隐作痛,心里却涌起阵阵感激的暖意。

在北宋历史上,曹彬被称为“天下第一良将”。一个“良”字,是对他最好的赞誉。事实上,相比于一个人能做什么,更重要的是他不做什么。作家马德说:“有些底线是必须坚守的。在原则那里,你失守得越多,人生就沦陷得越多。”正是一个人对于底线的坚守,才奠定了他人生高度的根基。

(周继红荐自七一网七一客户端/《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