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俱乐部模式下的干预对癌症患者并发抑郁症状的影响

2020-02-24 07:11:33 《上海医药》 2020年2期

曹文芳 董思源

摘 要 目的:探索俱乐部模式下干预对癌症患者并发抑郁症状的影响。方法:从2017年6月—2018年6月社区新增的247例癌症患者中筛选80例符合纳入标准的患者,其中男性28例,女性52例。依托癌症俱乐部平台,采取不同方式进行干预。评价干预前后的自我管理的相关知识,生活自理能力和抑郁症状。结果:干预后,80例患者对自我给管理的知识知晓率明显提高(30%比100%,P<0.05);抑郁症状有明显改善(P<0.05),干预前后生活自理能力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通过整合各类资源的癌症俱乐部平台,对癌症并发抑郁人群进行集体干预,有效降低了抑郁程度和延缓抑郁进程。

关键词 癌症患者;抑郁;癌症俱乐部;干预;效果

中图分类号:R73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6-1533(2020)02-0052-04

Impact of intervention in club mode on depressive symptoms complicated in cancer patients

CAO Wenfang, DONG Siyuan

(Nursing Department of Zhangyan Community Health Service Center of Jinshan District, Shanghai 201514,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effect of intervention in club mode on the depressive symptoms complicated in cancer patients. Methods: From June 2017 to June 2018, 80 patients meeting the inclusion criteria were selected from 247 new cancer patients in the community, including 28 males and 52 females. Depending on the platform of cancer club, the intervention was carried out in different ways. Self-management knowledge, self-care ability and depressive symptoms before and after intervention were evaluated. Results: After the intervention, the awareness rate of self-administration knowledge was significantly improved in 80 patients (30% vs. 100%, P<0.05); depressive symptoms were significantly improved(P<0.05), and there was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self-care ability before and after intervention(P>0.05). Conclusion: Through the integration of various resources of cancer club platform, the group intervention of cancer population complicated with depression can effectively reduce the degree of depression and delay the process of depression.

KEY WORDS cancer patient; depression; cancer club; intervention; effect

癌癥是危险人类健康的主要慢性非传染性疾病之一。目前全世界每年新发生的癌症患者约1000万,死于癌症的人数约600万~700万[1];我国的肿瘤发病率则以每年3%~5%的速度提升[2]。流行病学资料显示我国每年新发癌症312万人,平均每分钟有6人被诊断为恶性肿瘤[3]。癌症会同时出现多种身体和心理症状,抑郁则是癌症患者最常见的心理问题之一,可明显降低患者的生活质量。探索癌症并发抑郁的干预方式对降低癌症患者抑郁发生率,缓解抑郁症状十分重要。有研究显示,癌症俱乐部模式下社区多元群体癌症康复管理能显著改善癌症患者焦虑、抑郁情绪,增强其免疫力,提高生活质量[4-5]。本文旨在探讨癌症俱乐部模式下的干预对癌症患者并发抑郁症状的影响,为社区的肿瘤患者康复提供参考依据。

1 材料与方法

1.1 对象

从上海金山区张堰镇社区2017年6月—2018年6月新增的247例癌症患者中根据纳入标准筛选80位患者作为研究对象,其中男性28例,女性52例。通过分层随机抽样方式分成4个小组,每组20人。各组的人口学特征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纳入标准:(1)经临床表现和辅助检查确诊为癌症,已建立社区慢病健康管理档案并加入上海张堰镇癌症俱乐部;(2)年龄45~65岁;(3)患者神志清晰,有一定的理解能力和表达能力;(4)自愿参与研究。排除标准:(1)伴有严重精神障碍史及认知障碍,无法清除表达自己内心感受;(2)疾病严重危及生命或存在语言沟通障碍。

1.2 干预方法

通过癌症俱乐部的形式进行集体干预,集体干预原则上每月两次,结合实际情况调整[6]。癌症俱乐部是一个镇级社团组织,政府提供办公和活动场所,主要活动地点是在社区学校,日常运行经费主要依靠辖区内企业捐助;是医护人员、患者、家属、志愿者共同参与的社区多元群体抗癌团队。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肿瘤条线医生和家庭医生负责整体方案的设计、指导,承担部分心理疏导和康复知识讲座以及日常康复咨询。俱乐部负责文体娱乐活动的组织落实。社会志愿者协助活动的开展,各类社会资源给予各种支持。家属鼓励和支持患者全程主动参与俱乐部各项活动。每个小组设组长1名,负责活动的召集、组织、协调和落实,确保活动出席率。集体干预包括集体心理干预、教育性干预、康复娱乐活动和参与体现自身价值的志愿者活动。干预时间为1年,干预对象干预前在癌症俱乐部正常参加活动,在干预期间,干预对象不但正常参加癌症俱乐部日常活动,而且也参加集体干预的活动。通过前后对比探索干预效果。具体干预内容:

1.2.1 个体干预

根据生活自理能力和抑郁情况有针对性地对个体提供个性化的干预。鼓励癌症患者通过破冰游戏增加彼此熟悉度,建立會员之间家人式的相互联系。邀请专业心理咨询师或精神科医生一对一疏导或治疗,严重抑郁者及时做好转介。全方位了解需要个别干预对象抑郁的成因,借助政府职能部门、企事业单位等各类社会资源,稀释癌症给干预对象带来的各种压力。

1.2.2 康复指导

由肿瘤条线医生负责统筹和安排专业指导计划,邀请心理、肿瘤、中医领域的医护人员提供精准服务。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结合慢性病人群健康管理项目,根据癌症原发器官的不同,每年有针对性地为俱乐部成员免费提供一次特异性指标的复查,提高管理依从性;教会患者自行完成八段锦、太极拳、站桩等舒缓的中医特色运动项目;在饮食营养、起居环境、生活习惯等方面都给予专业指导。

1.2.3 提高自我效能感

鼓励患者在身体状况允许的情况下,发动组建志愿者服务队伍,参与温情陪伴、垃圾分类、交通文明执勤等各种社会志愿者活动。由志愿者服务基地搭建平台,协调志愿者参与到舒缓病区住院患者的心理疏导、生活照料、点亮微心愿等活动中,互爱互助,相互扶持。同时,通过服务社会也给患者带来自我满足感,意识到自己的社会价值,有助于疾病的治疗。

1.2.4 特殊作业

给每位患者发放一本《大笑决定健康》书籍,要求在集体干预时分享心得体会。每个人都讲出个人认为最好笑的某件事或某个画面与小组成员一起分享,增加大笑的机会。通过使用“笑疗”的方式,无论是闭嘴微笑还是张口大笑,都可以使全身肌肉放松,消除紧张和抑郁等不良情绪。此外定时安排一定的集体游戏,锻炼团体合作能力,在欢声笑语中调节情绪缓解压力。每次俱乐部活动结束,布置“笑疗”回家作业,下次聚会时互相分享体会和感受,使“笑疗”课程发挥最大效能。

1.2.5 家庭支持

亲人的关怀和支持对癌症患者非常重要,患者若得不到家人情感等方面支持,其发生抑郁症状的几率会显著上升。对此,做好患者家属的宣教工作,引导其积极安慰和鼓励患者,可以增强患者对治疗的信心。

1.2.6 社会支持

借助社区学校为主要活动地点的便利,参与社区学校组织的各类专题班(书法绘画、摄影采风、盘扣制作、智能手机应用等)和画展、旗袍秀等文化展示。社区志愿者每年都会为癌症俱乐部的会员过1次集体生日;还积极动员患者家属、朋友、及服务型机构向患者提供更多的社会心理支持,近距离感受到社会的关爱和亲情的温暖,让患者获得被尊重、被理解、被接纳的情感体验。

1.3 评定方法和标准

在基线和干预后9个月后分别采用问卷收集数据。问卷内容包括生活自理能力分级及评定量表和PHQ-9抑郁症筛查量表。其中生活自理能力分级及评定量表包括日常生活吃饭、上下楼梯、走路、如厕等自理内容的评定,总分0~40分属于重度依赖,总分为41~99分属于中轻度依赖,总分为100分属于无依赖。用PHQ-9抑郁症筛查量表调查近一个月的抑郁情况;评分为0~4分为没有抑郁,5~9分可能有轻微抑郁症,10~19分为可能有中度抑郁症,20~27分可能有重度抑郁症。用自行设计的《癌症患者康复自我管理相关知识知晓情况表》调查患者对常见肿瘤的预防、早发现、早治疗、后期健康管理等相关知识的知晓情况,评分60分以上为知晓。

1.4 统计学处理

数据经复核检查后用Epidata 3.1软件建立数据库,采用SPSS 20.0软件进行统计学分析。计数资料用构成比描述,比较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干预前后患者的健康自我管理知识知晓率

干预前患者健康自我管理知晓率为30%,干预后达100%,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2.2 干预前后患者的抑郁情况

干预后患者抑郁症状有明显改善(P<0.05,表1)。

2.3 干预前后患者的生活自理能力情况

干预前后患者的生活自理能力的差异没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2)。

3 讨论

本研究结果显示,癌症俱乐部的集体干预可提升癌症患者健康自我管理的知晓率。有调查结果显示,康复期癌症患者依然渴求健康教育,且对健康教育的需求是具体的、迫切的[7]。即使是患者的家属也需要针对性的健康教育,而患者及其家人渴望学习的是能解决实际健康问题的健康教育内容。自我效能是个体对自己执行某一特定行为的能力大小的主观判断,即个体对自己执行某一特定行为并达到预期结果的能力的自信心[8]。自我效能感可影响主体行动的选择、目标的设置、行动的持久性及自身的努力程度,以及主体在面临压力事件时的应激状态和焦虑抑郁程度[9]。因此,癌症俱乐部平台有助于患者得到更专业和更精准的康复指导。癌症患者康复期间会遇到各种心理、生理、社会问题,对专业指导的愿望强烈。医护人员定期提供的个体和集体干预,使患者负性心理得到改善。通过专业的健康教育和健康促进,以及同伴间的康复经验分享,增强了患者康复自信,提高了患者康复知识水平和健康自我管理能力。而中医养生操的训练,可以扶正御邪,增强体质,提高对疾病的综合应对力,促进身心健康[10]。

干预后,癌症患者在抑郁情况比干预前有好转,验证了癌症俱乐部模式下集体干预可充分体现对癌症患者的人文关怀和健康教育指导、对生命的尊重以及生命过程的完美追求。新发癌症患者的社会功能较低,参与社会活动的意愿也低。癌症俱乐部为患者搭建起了逐步回归社会的桥梁,使他们拥有更多交流和活动的机会。相互倾诉,互相支持,相同的患病经历更能产生共鸣,彼此更具同理心,抱团取暖的效果会更好。通过康复经验分享以及体现自身价值的志愿服务和文化展示,使患者参与活动的意愿逐渐增强,正向表现明显,社会功能和角色功能增强。在活动中设身处地与患者进行沟通交流,以有效的服务传递社会的正能量[11]。

综上所述,以癌症俱乐部为平台,能使患者自我管理意识明显提升,心理狀态明显改善,很好地实现了从个体融入群体,从家庭走向社会的良性转变。

参考文献

[1] 苏露, 胡金诺, 周静. 我国居民死因分析研究现状[J]. 现代医药卫生, 2018, 34(19): 73-76.

[2] Shoemaker LK, Estfan B. Symptom management: an important part of cancer care[J]. Cleve Clin J Med, 2011, 78(1): 25-34.

[3] 唐认桥, 郑苇, 李泓澜. 生活方式因素健康分值与男性癌症发病的公共卫生学评价[J]. 中华流行病学杂志, 2013, 34(2): 109-113.

[4] Arrieta O, Angulo LP, Nú?ez-Valencia C, et al. Association of depression and anxiety on quality of life, treatment adherence, and prognosis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J]. Ann Surg Oncol, 2013, 20(6): 1941-1948.

[5] 陈彩霞, 郝睿楠, 郭欣. 群体抗癌对癌症患者心理生命质量和免疫功能的影响[J]. 临床心身疾病杂志, 2017, 23(2): 70-74.

[6] 罗小红. 综合干预对肺癌化疗患者心理状况胃肠道反应及生活质量的影响[J]. 山西医药杂志, 2017, 46(5): 600-603.

[7] 陆静, 陈晓苑, 贺晓华. 康复期癌症患者应用社区多元群体抗癌模式对患者生活质量及心理的影响分析[J]. 哈尔滨医药, 2019, 39(1): 68-69.

[8] 孙燕. 抗癌日记对改善乳腺癌患者术后自我效能的影响[J]. 上海护理, 2011, 11(1): 43-47.

[9] 何燕, 李勇兰. 自我效能感在癌症护理中的研究进展[J].实用临床护理学杂志, 2019, 4(3): 194-195.

[10] 王林凤, 周小红, 金淑芳. 社区多元群体抗癌模式对康复期癌症患者心理及生活质量的影响[J]. 解放军护理杂志, 2018, 376(10): 47-50.

[11] 陈洁. 民间志愿服务组织管理情况探析-以上海市癌症康复俱乐部为例[J]. 社会福利(理论版), 2013, 45(10): 5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