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2020年省域发展各具特色

2020-02-20 08:46:24 《小康》 2020年5期

胡妍

2020年1月起,地方省级两会陆续召开,除了各省的发展情况与经济指标,中央最新精神、几大发展战略在各省的落地情况外,地方独具特色的发展情况引发人们关注,如广东成为首个GDP破10万亿的省份、山西的高质量转型、黑龙江的对俄边贸等。

黑龙江:扛起中俄边贸大旗

黑龙江省是中国拥有中俄边境线最长的省份,随着两国商贸往来频繁,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对两国合作发展越来越重要。2019年3月20日,中俄同江铁路大桥最后一块钢梁合龙,标志着大桥全线贯通,大桥建成后,近期年过货能力为2100万吨,将成为推动中国东北振兴规划与俄罗斯远东地区发展规划对接合作的重要新兴口岸通道。

在今年的黑龙江省两会上,省长王文涛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强调了与俄罗斯的合作往来:对俄开放合作高地建设加快;中国(黑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获批运行;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投产输气;同江铁路大桥、黑河公路大桥即将通车,黑河跨江索道开工建设;哈尔滨、绥芬河综合保税区功能进一步完善,对俄经贸合作区达到16个,黑河、绥芬河、东宁3个跨境经济合作试验区片区挂牌;积极参与举办中俄建交70周年和中俄地方合作交流年系列活动等等。在2019年,对俄全方位合作优势得到进一步巩固。

当代中俄区域经济研究院长宋魁对中俄边贸有着多年研究。他认为,中俄关系达到历史最好时期,在这种情况下,中俄之间经贸合作,政治关系、文化合作等各个方面,谱写了非常好的发展势头,现在中国对俄贸易发展是非常好的时机。“黑龙江省对俄边境贸易非常多,也是全国对俄贸易最主要的省份。以前的贸易额一直占全国的1/4左右。可以说,对俄贸易是黑龙江的一大特色。现在中俄已经进入了新时代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而黑龙江省刚召开两会,全省凝心聚力,改善投资环境, 特别是2019年提出的中国(黑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可以说是以对俄为主的自由贸易区。这将进一步密切双方的贸易合作。”

中俄首座跨黑龙江铁路桥同江大桥桥面。图/ 谢锐佳

“现在中俄贸易形式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从原来的边境口岸(贸易)转变成以边境贸易和大中城市相互支持贸易的形式。与此同时,中俄之间的贸易结构也发生了变化。以前基本上中国向俄罗斯出口原材料,轻工产品等等,现在已经开始转为出口电子产品、电站设备、机电设备等。此外,中俄贸易从一般的小额贸易转向了合作为主,产业、项目合作,比如能源合作、农业和食品工业合作、农牧业产业合作、矿产资源合作等,现在已经进入全面合作阶段。中俄之间的贸易额也在逐渐增大。特别是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比如去年同江铁路大桥建成贯通,黑河公路大桥贯通,两跨江跨界大桥已经正式建立,再加上自贸区获批运行,以及国家的政策上的倾斜,黑龙江对俄开放合作已经显现了新的趋势。”

宋魁称,两国之间从单一的贸易变成了投资和贸易相结合的合作新阶段。以中俄能源合作为例,过去就是进口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现在已经发展到全产业的合作,从石油勘探到加工、运输,甚至于终端的加油站,已经进入了全产业合作的新阶段。因此不止是黑龙江省,还会对中俄两国的建设合作更加深入的发展起到重要作用。

“我刚刚参加了黑龙江跨境经济总规划研究工作,研究中俄之间长跨境产业合作。中俄在能源、旅游业、文化产业、工业合作等方面,都出现了非常好的势头。“宋魁相信,黑龙江省一定会借着两会的东风,重整旗鼓,令中俄两国贸易更加健康、高质量的发展,并将采取内外互动,通过外向化带动产业结构调整升级,这也是黑龙江省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支撑点。

广东:开放程度越来越大

省级两会期间,引发外界最普遍关注的,莫过于广东省2019年的经济增长数据。

1月18日,广东省统计局提供的数据显示:根据国家统计局统一核算,2019年,广东全年实现GDP总量107671.07亿元,比上年增长6.2%。这意味着,广东不仅连续31年经济总量居全国首位,也是首次突破10万亿元大关。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GDP总量99.09万亿元,广东贡献了11%。

近年来,广东经济稳步增长,发展的关键是什么?本次广东省两会上透露了几个关键信息。

2019 年6 月20 日,贵州省黔西南州委、州政府宣布,全州提前全面完成易地扶贫搬迁入住任务,338506 名山区群众成为“新市民”。图为黔西南州贞丰县龙场镇宽舍社区易地扶贫搬迁安置区。

2019年,中央先后印发《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和《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广东被赋予新的历史使命,迎来新的发展机遇。回顾2019年的工作成果,马兴瑞称,广东在2019年充分发挥利好叠加的“双区驱动效应”,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取得积极进展,深圳先行示范区建设扎实推进;出台了贯彻落实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的实施意见和三年行动计划。

广东省政府工作报告指出,由粤港澳大湾区与深圳先行示范区带来的“双区驱动效应”,为广东发展带来重要貢献。其中的三大重点工作包括:落实境外高端紧缺个人所得税优惠政策、深港科技创新合作区获批实施、首次实现省财政科研资金跨境港澳使用。

此次广东省两会上,广东省财政厅厅长戴运龙对媒体记者的回答中,指出了减税降费政策为广东2019年的经济增长带来了重大影响。戴运龙指出,减税降费不仅降低企业生产成本,充分激发企业改革创新能力和生产经营活力,也稳定了市场预期、激发了市场主体活力,对促进经济增长产生了积极作用。同时,个税改革提振了消费信心,1至11月减税701.2亿元,激发了居民消费意愿潜力。据了解,2019年1至11月,广东累计实现减税降费2939.4亿元,其中企业减税2457.6亿元,同时减轻企业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收费251亿元,降低社保费率减轻企业缴费230.8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广东省省长马兴瑞透露,广东将放开除广州、深圳之外的城市落户限制。这意味着包含佛山、珠海、中山在内,多个广东城市的落户都不再受限制。

对于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放开放宽落户限制,不少人大代表点赞,认为广东此举体现了作为改革开放前沿阵地包容开放的态度,有利于推动一系列体制机制改革,带动城市更大发展。“我所在的企业,有98%的员工都从省外招聘。”广东省人大代表、东莞立德电子有限公司管理课课长余道江说,改革开放以来,大批外来务工者为广东经济社会发展作出巨大贡献,放开放宽落户限制,能让他们共享城市发展成果。

对于广东能够连续31年经济领跑,广东省产业发展研究院科研部部长钟卫国接受《小康》记者采访时表示:“广东和其它省份特别是长三角地区相比,开放程度不一样,且开放度越来越大。广东近几年的对外发展,如广州、深圳,与其产业结构、产业规模有很大关系。以电子信息技术为例,华为等企业在深圳的电子通讯等产业跟我们新一代的信息技术完全是无缝对接的。现在的人工智能、互联网都离不开电子信息的制造,而通讯方面的核心技术也要有相当不错的环境。深圳科技转化的能力比较强,成果一旦出来很快形成产业化,而有些地方可能没形成产业化就已经淘汰了。得不到产业化,发展技术实际的意义也就不大了。”

山西:高质量转型稳步推进

煤炭产业是山西省经济转型升级的“主角”。今年山西省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山西传统产业改造步伐加快,退出钢铁产能175万吨,关停淘汰焦炭产能1192万吨。这背后,是山西认真履行转型综改试验区建设重大使命、着力推动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和增长动能转换的决心和信心。

2019年12月18日,晋能集团清洁能源科技公司内,年产2GW异质结高效单晶电池及组件生产线上,一台台机械手快速运转,一块块电池片串联成组,沿着生产线进入层叠区,经层压、测试,包装出厂。从传统煤炭生产运销迈向高精尖、高附加值产业的晋能,正是一年来山西经济高质量转型的一个缩影。

山西把转型综改作为山西经济工作的纲,摆在经济工作的核心地位,聚焦产业、企业、企业家,推动产业结构优化和转型升级,构建现代产业体系。山西省委明确要求,从2018年起,用5年时间,推动制造业替代煤炭工业成为山西工业第一大产业,实现山西工业历史性“结构反转”。今年的山西省政府工作报告指出,战略性新兴产业、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速快于规上工业,非煤工业、制造业增速快于煤炭工业,工业结构反转呈现良好态势。

据了解,2019年,山西持续推进能源革命。10月,太原能源低碳发展论坛为争当全国能源革命排头兵的山西再一次打响了知名度,提供了转型发展的动力。山西能源革命在科技领域有所突破,全省现有的5个国家级重点实验室和1个国家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在煤炭转化、煤与煤层气共采等方面已初步形成一定研发优势。

“2019年是我省在‘两转基础上拓展新局面的攻坚之年。党中央赋予我省开展能源革命综合改革试点重大使命,习近平总书记亲自向太原能源低碳发展论坛致贺信,为我省发展注入了强大动力。”山西时任代省长林武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能源革命综合改革试点开局良好,推动15项重大举措和85项工作任务。退出煤炭产能2745万吨,煤炭先进产能占比达68%。“三气”综合开发试点稳步推进,稳妥布局氢能产业。光伏发电领跑者基地规模居全国第一,全年外送电量991.3亿千瓦时。

林武强调,发展新产业,培育新动能,是山西高质量转型发展的希望和出路所在。“我们要横下一条心,培育一大批千亿产业,努力实现从‘一煤独大到‘八柱擎天!”

贵州:脱贫攻坚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收官之年。在过去的一年里,贵州通过易地扶贫搬迁、推动民企扶贫、东西部协作扶贫等工作,打造了深度扶贫的“贵州模式”。

扶贫工作理所当然的成为贵州省两会重点。贵州省长谌贻琴表示,2019年,贵州全面完成了188万人易地扶贫搬迁任务,从根本上改变了居住在“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地方贫困群众的命运。一年来,贵州减少农村贫困人口124万人,贫困发生率下降到0.85%。

人搬出来了,稳定入住是彻底拔穷根的前提。贵州省政协委员陈丽在调研中发现,有部分搬迁户,尤其是少数民族里的中老年移民不善交往,较难融入新环境。因此,陈丽提交提案,建议抓实易地扶贫搬迁点少数民族文化保护传承工作,促进搬迁群众情感认同,稳定入住。“在少数民族搬迁中的就业工作中,需要精准施策,可联系刺绣、藤编、制作民族工艺品等手工活实现居家就业,既解决了就业,又传承了文化。”

统计数据显示,目前贵州民营经济占全省GDP总量的55%,民营经济主体占市场主体总量比例达97.37%,民营经济从业人员占全省城镇从业人员的比重突破80%。作为全国脱贫攻坚的主战场、主阵地,贵州广泛动员社会力量参与脱贫攻坚战。贵州民营企业响应号召,在脱贫攻坚、结对帮扶、吸纳就业、改善民生方面贡献力量。目前本地参与帮扶企业数达5064家;帮扶村6072个,帮扶贫困人口总数达132.1万人;投入资金220.7亿元。

贵州省织金县以那镇五星村蔬菜大棚,绿意浓浓,生机无限。蔬菜大棚基地里,504栋蔬菜大棚在阳光下银光闪烁格外显眼。进入大棚内,村民们正在采摘、装框各色蔬菜。“这些蔬菜直供粤港澳大湾区,大部分将走上香港、廣州、上海等地餐桌。”基地负责人李朝晖说。

东西部协作扶贫是贵州扶贫工作的另一主战场。2016年10月,中央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东西部扶贫协作工作的指导意见》,明确由东部上海、广州、杭州、宁波、苏州、青岛、大连等7个发达城市对口帮扶贵州省遵义、六盘水、安顺、毕节、铜仁、黔东南、黔南、黔西南等8个市州。自此,贵州脱贫攻坚的各个战场上迎来了东西部扶贫协作的强大“战团”,崇山峻岭的贵州和沿海发达城市紧密相连。

2019年,东西部协作再上新台阶。贵州与对口帮扶城市持续专班化、项目化深化协作,强基础、扶产业、促旅游、支教育、助医疗、育人才、接劳务,以东部之优补贵州之短,以先发优势促后发效应,形成了多层次、多形式、全方位的东西部扶贫协作新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