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新的一年,用青春的力量编织新的日子

2020-02-12 09:08:32 《世纪人物》 2020年2期

有这样一部小说,经历时间的延宕,从写作到出版间隔了整整26年;也是这部小说,最终战胜了时间,平均每3年就重印一次,到如今已发行上百万册,成为名副其实的“长销书”。有这样一部电影,经历艰难的波折,从改编到投拍一度坎坷重重;也是这部电影,最终战胜了艰难,上映后好评如潮,并走出国门获得世界级奖项,受到国际瞩目。

这部小说就是作家王蒙的处女作《青春万岁》,这部电影就是据此改编的、由黄蜀芹执导、上海电影制片厂拍摄的同名剧情电影。

1983年,随着电影《青春万岁》上映,片中年轻人为投身国家建设的激情、火一样热烈的生活和对青春岁月的讴歌让无数人为之动容!在本期《故事里的中国》节目现场,影片中的经典片段被再一次以舞台剧的形式重新演绎,带领观众再一次回味那段壮志满怀、青春飞扬的灿烂年华。

用文字编织对青春中国的礼赞

伴随着新中国的气象万千,中国的青年们走入了一个充满希望、朝气和信念的时代。这些生于旧时代、迈入新纪元的年轻人在革命的凯歌行进中迎来对全新而光明的生活的向往。蓬勃向上的生命力,與青春中国激昂前行的足音交织在一起,留给那一代青年人难以忘怀的亮丽回忆。而这些年轻人中的一位,就是王蒙。

1953年,新中国4岁了。那一年,时年19岁的王蒙已是北京东四区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区委副书记。对中学生如何迎接新中国的解放、如何感悟革命的如火如荼,从事学生工作的王蒙再熟悉不过。风云际会的大时代、翻天覆地的大变革,对青年人而言,这样的际遇何其难得!王蒙觉得,自己责任把这段历史时期和身处其间的青年心声记录下来,用文学把这些珍贵的日子编织起来。于是,1953年秋天,王蒙买了5个16开大的笔记本,用着最便宜的蘸水笔,在团区委的办公室里悄悄开始了创作。这一写就是一年。在这部以东直门中学的前身——北京第二女子中学第一届“保尔班”为原型之一的小说里,王蒙塑造了“一半是诗,一半是火”的杨蔷云、“少年布尔什维克”郑波、聪敏傲气的李春、憨厚爽直的吴长福、多愁善感的苏宁等个性鲜明的女中学生形象。凭借着王蒙少年参与革命的经历和对青年学生的了解,对现实生活的记忆和经验与饱含爱和赞美的激情交织在小说的字里行间,让青春的情感与妙处同宏大的时代鸣响和谐共奏。

然而,王蒙可能从未想过,用一年时间写完的小说,却时隔26年才最终得以发表。1979,《青春万岁》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正式出版,首印17万册。甫一出版,便收获如潮好评。1982年,在《语文报》组织的10万名中学生投票评选“我最爱读的十本书”活动中,《青春万岁》名列第二。不仅当时的中学生喜欢这本小说,那些从上世纪50年代成长起来的中年人也同样被文字深深打动。一位中年读者在来信中写道:“《青春万岁》唤醒了我珍藏在心灵深处的记忆,回想使我的心情难以平静,使我留恋,也使我向往。人为了前进,总免不了要回忆过去。你的书在我心中引起的回忆,不是彷徨和悔恨,而是奋发和自豪。我相信,这只经过风雨的吹打而倍加鲜艳的花朵,会使我们这一代人壮志满怀、青春焕发;也会帮助我们的孩子们懂得怎样度过他们青春的年华。”

就如同“酒香不怕巷子深”,优秀的文学作品自有其穿越时空的力量。自出版以来,《青春万岁》平均每3年就重印一次,到如今已经发行了上百万册,至今仍摆放在书店的青春文学栏目中,成为一代又一代人永不褪色的青春记忆。

朴实真诚地反映“纯美的心灵,火红的青春”

就在《青春万岁》筹备出版的同时,将小说改编为电影的计划也在进行。1981年,由《青春万岁》改编的电影剧本《初春》,发表在当年第5期的《电影新作》上。

剧本发表后,《电影新作》杂志社收到了上百封来自全国各地的读者来信,纷纷表示对20世纪50年代中学生活充满羡慕,并期待着电影的上映。几经周折,最终,导演黄蜀芹接下了拍摄《青春万岁》的任务。1979年,小说刚出版时,黄蜀芹便在谢晋的推荐下读完了这本书。成长于50年代的黄蜀芹爱上了小说中人身上的时代感和青春感,爱上了那份朝气蓬勃中透露出的真情。她想从历史中筛选出美好真挚的东西,呈现给时代和社会。怀着这样的念头,黄蜀芹既做导演,又主动肩负起了拍摄工作。她为剧组定下了一个原则:“不要技巧,只呈现真挚的感情,并要朴实、真诚地去表现它。”为了让年轻演员们寻找到20世纪50年代的生活状态,黄蜀芹将大家聚在一起。在上海电影制片厂的宿舍里,年轻的女孩子们同吃同住,早上6点练习集体舞、在平时就穿着50年代的衣服、过起如同中学宿舍一般的集体生活。

“浩大的世界,样样叫我们好惊奇,从来都兴高采烈,从来不淡漠,眼泪,欢笑,深思,全是第一次。”这是《青春万岁》中的诗句,也是那一代人青春的写照。而对于这群同样处在青春年华中的演员们而言,整整一年的拍摄时间里,走过春夏秋冬,他们也体验着这样的青春。

在《故事里的中国》节目中,当曾在电影《青春万岁》中饰演赵尘的蔡国庆和饰演呼玛丽的施天音再次聚首,回忆起1982年只有十几岁的他们拍摄电影时的故事,仿佛又将人们带回了那个充满浪漫理想、热血信念、无穷活力的青春岁月。

燃烧、跃动、追求、无悔,这是青春的底色,而青春本身也同样是一种独具魅力的精神。在这种强大力量的感召下,1983年,电影《青春万岁》一经上映便大获成功。有年轻观众看完电影后不禁感慨:“那种大家庭般的集体温暖,同学间的亲密友谊和优美的学习环境,是多么令人向往!我羡慕当年那种火一样热烈的生活。”1984年,《青春万歲》荣获苏联塔什干亚非拉电影节纪念奖,成为当时为数不多的走出了国门并受到国际社会瞩目的电影之一。

每一代青年人,都将青春投入伟大的时代

曾有人这样评价创作于大半个世纪之前的《青春万岁》:“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失去它的魅力,因为它在书写“青春”,这个“青春”不仅仅是青年和青年故事,同时也包含着新的历史和与之相伴的不断探索的精神。”青春的容易易逝,青春的心灵不老;总有人走过青春,也总有人正值青春。在这样的过程中,热情、理想、尝试和奋斗的光芒从不会消逝,“青春万岁”是一种呼喊和召唤,也是一种对突破局限和超越自我的不断追寻。

那一代人的青春何其炽热,今天也同样有许许多多的青年人,将自己的青春投入这个伟大的时代。他是特级飞行员刘锐。当所在团被确定为全军首家装备轰-6K的部队后,他作为“先行者”和“探路人”,既当“改装员”又当“试飞员”,仅用3个月就完成了改装。随后,他又创造性提出“课题牵引训练”新思路,形成一批战法、数十套突击方案,填补了轰-6K作战使用的多项空白。在为强军兴军突破前行的道路上,刘锐始终不断超越、不断突破。

她是90后大学生村官程桔。当家乡面临老村支书退休、无人竞选的困境时,毕业于华东交通大学的她,舍弃广州阿里巴巴国际站的高薪工作、优厚待遇,毅然回到家乡竞选村支书,成为全市最年轻的村支书和村主任。两年多时间,村中贫困户全部脱贫摘帽,成为全市首批精准扶贫出列村……她向乡亲们交出了一份漂亮的答卷。程桔将自己的梦想根植乡村,把自己的满腔热血抛洒在家乡的山水间,无怨无悔、一片赤诚。

他是野生动物保护志愿者黄泓翔。作为毕业于复旦大学和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高材生,他放弃世界最顶尖咨询公司工作机会,投身野生动物保护的志愿者行列。他以身涉险、卧底调查象牙走私案。他的经历被拍进纪录片《象牙游戏》,而为了让世界能够看到中国人为保护大象、反对盗猎做出的努力,他成为整部影片中唯一一个公开露面的中国卧底调查员。黄泓翔用一次次舍生忘死的行动,为野生动物保护全情付出,矢志不渝,步履坚定。

拼搏、投入、奉献、热爱,这是属于他们的青春模样,亦是不曾改变的青春色彩。20世纪50年代,小说《青春万岁》书写了那一代年轻人从黑暗进入光明、从束缚进入自由、从卑微进入尊严的成长蜕变,赞美着那段激情澎湃的岁月,定格成一曲永不落幕的青春赞歌。如今,在一个更加丰饶的新时代,青年人的青春岁月也迎来一次次更加美好的灵魂丰盈、筋骨成长。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青春,让最美的年华发光发热,便是对“青春万岁”的最好致敬。

作者:曹雪盟

来源:故事里的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