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产业端博弈早已白热化

2020-01-16 08:04:46 《新潮电子》 2020年1期

在中国5G商用牌照于今年6月6日发放后,业内将5G比喻成“数字经济的聚宝盆”,对于5G投资拉动效应信心满满。但如此美妙的5G“钱景”,本是政府提前发放5G商用牌照的初衷之一,可对于身为5G投资主体的通信运营商和参与5G获利点的产业链而言,美好的远景却意味着当下沉重的投入负担。這其中的博弈,更是早已白热化,更涉及到产业的方方面面。

共建网络的理性与感性

9月9日中国联通率先发布《关于与中国电信进行5G网络共建共享合作的公告》,最终确定中国联通将与中国电信在全国范围内合作共建一张5G接入网络。这件“共建5G网络”的事,在业内成为了非常热门的话题。要知道,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都认为通过共建共享有助于高效建设5G网络和快速实现5G覆盖,但既是业界首创,其面临的技术挑战亦不容忽视。

两家运营商将政府分配的不同5G频率拿出来共享建设一张接入网,中国联通的公告认为“有助于降低5G网络建设和运维成本,高效实现5G网络覆盖”,中国电信的公告相信“有助于高效建设5G网络,降低网络建设和运维成本,提升网络效益和资产运营效率”。

可以预见,两家运营商合作共建共享的主要诉求就是为了降低5G建网和运营投入。显然,在业绩阵痛期通过共建共享来节约投资成本,对于要考核资产回报率的上市公司而言无可厚非,但对于被赋予拉动经济增长、赋能数字经济发展重任的通信龙头企业而言则未免有负重托。不过,新建一个用于共享的5G基站比较简单,

但因为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目前选择的都是基于NSA非独立组网架构的建网模式,共享的5G基站还需要与双方各自的4G基站进行锚定,因此在频率资源的分配和调度上更为复杂。此外,如果牵涉到新建5G基站厂家与双方原有4G基站厂家的异同情况,还需要对原有4G网络进行调整,工程难度可想而知。

核心网各自建设,基于目前的NSA架构,共享的5G基站同时接入双方现有的4G核心网,但双方的目标均是在2020年大规模商用SA,因此在网络演进过程中必然还要各自新建一套5G核心网,由此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共享的5G基站要同时接入四套核心网,无论从产品支撑能力还是工程施工和后期维护的角度来看,复杂程度均大幅增加。

在5G频率划分上,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在5G主流的3.5G频段上各拿到100M带宽,中国移动拿到的是2.6G频段上的160M带宽。虽然中国移动的2.6G频段产业链支撑不及3.5G成熟,但以中国移动的技术和资金实力有望在短时间内缩短这一差距。那么联通和电信各自的100M带宽和移动的160M带宽相比就处于弱势,因此从竞争角度出发双方以200M载波共享的形式进行5G网络共建当是最佳选择。特别是在5G共享基站规划和建设的过程中,在当前NSA架构下,5G共享基站与双方各自的4G基站和4G核心网都涉及到锚定、改造等工程实施问题,在5G独自承建区域双方存在不对等主导地位的前提下,如何协调双方资源保证5G共享基站建设不对现网4G用户的服务质量造成影响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另外,联通和电信共建共享公告之后,市场普遍预测两家运营商的5G基站建设规模将大幅缩水,由此包括华为、中兴等在内的主设备厂商以及中国铁塔等配套设施供应方的业绩必然受到影响。比如,对于在海外5G市场遭受美国政府封堵的华为而言,国内5G市场的大本营又因联通和电信的共建共享而压缩需求,不啻于屋漏又逢连阴雨。在8月20日接受美联社记者采访时,任正非直言因为受到美国政府禁令影响进行零部件替代,华为在8月份和9月份的5G基站产能骤降到5000个,但仍有信心在2019年全年提升到年产60万基站,2020年恢复到年产150万基站。但在国内的5G网络建设由三张网缩水到两张网之后,华为恢复过来的产能以及其背后的研发、生产及零部件采购等涵盖数百家公司在内的产业链无疑将遭受严峻的需求考验。

合理规划的思与行

5G对于中国经济的拉动作用,不单单体现在网络建设投资上,更重要的在于与垂直行业相结合,通过赋能其他产业发展,共创数字经济价值。因此,面对5G网络沉重的投资压力,三大运营商也同样需要回归初心,围绕着5G产业应用的牛鼻子按需规划和建设5G网络,而不是为了彼此之间的市场竞争需要炒作5G概念,不能为了追求网络覆盖率的比较优势而被迫采取共建共享等看似捷径但实则弯路的取巧手段。

很明显,在当前的4G网络上还存在着边远地区覆盖不足、热点地区容量不够的情况,包括为解决4G用户语音需求的VoLTE等业务开通比例也不理想,因此三大运营商首先还是要围绕广大用户对于4G网络和功能需求,以继续提升广大4G用户体验为目标,发展和维护好4G网络,因为相当长一段时间内,4G才是社会最广泛的需求。

针对5G的网络建设,正如工信部的权威观点认为,5G真正的应用场景,80%应该是用在物与物的通信,如工业互联网、车联网、远程医疗等领域。所以5G的网络布局必须要改变以追求网络覆盖率为目标的军备竞赛,而应当围绕着行业客户和产业用户的需求出发,集中资金和资源优势,重点解决行业客户所在区域和产业布局周边的覆盖需求。

因为频段和功率的提升,5G基站要比4G基站贵很多,因此对于每一个5G基站的规划和部署都应当从长期的产业回报率的角度进行考量和评估。三大运营商对于5G投资压力大的抱怨,其实根源在于其没有认清政府对于5G产业的定位和使命要求,仍然按照规划2G、4G网络的思路对于5G的网络覆盖搞大水漫灌,将5G网络定位为借助新增带宽缓释4G网络的数据流量冲击,从而把5G网络搞成了4G的补充,大大降低了5G的产业价值。按照这样陈旧的思路规划5G网络建设,就必然要求在4G站点的同等覆盖范围内增加数倍的5G站点,从而导致5G的投资要数倍于4G。

5G芯片的绞杀战

之前在iPhone11系列上亮相的A13 Bionic,非常强大,但短板也很明显。有观点认为,苹果在5G大潮涌来之际,A13芯片使用的却依然是4G基带,令苹果在5G商用初期备感无奈与尴尬。现实情况是,各大手机厂商纷纷布局5G市场,5G芯片也成头部手机厂商、芯片供应商的战略要地。在9月的时候,三星、华为、高通一周内先后发布5G芯片,而这些新芯片最大的共同点是集成了5G调制解调器,能够接入5G通信网络,令原本就竞争激烈的芯片市场正式上演绞杀战。5G手机芯片市场暗流涌动,甚至有观点认为“华为三星领跑,高通四面楚歌”,实则群雄逐鹿5G芯片,谁占上风,尚难下定论。一是巨头纷纷布局,或撬动现有市场格局。要知道,目前全球约有6家公司发布了5G基带芯片,最受关注的则是历经3年准备2年研发,华为推出的多项指标世界领先的麒麟990 5G一体化芯片,话题点很多。而被高通寄予厚望的5G集成芯片骁龙865则要到明年初才能量产。随着芯片竞争的加剧,不少观点认为“华为抢跑,削弱高通话语权”,虽然后市谁将最终脱颖而出尚难预料,但可以预见的是,“一哥”高通必将面临更多更大挑战。华为通过麒麟990系列芯片的发布,甚至倒逼竞争对手加快市场布局,如高通、三星、联发科在内的主要竞争对手都被“带了节奏”。同时,由于整个5G产业链刚起步,规模效应尚未显现,当前市场上的5G设备普遍存在一个问题:价格贵。目前,从各厂家发布的5G机型来看,价格普遍在4000元以上甚至更高。虽然联发科和紫光发布的5G芯片,普遍应用于中低端手机中,但高通、华为、三星等重量级企业如何布局中低端市场,则不可忽视。高通作为众多手机品牌的主要芯片供货商,在其全系芯片的5G升级规划中,就释放出高中低端市场布局的信号。而5G芯片暂时领先的华为,在率先布局了高端市场后,有业内人士分析在麒麟9905G之后,也将逐步发力中低端市场。可以预见,未来哪个厂商能够率先推出低成本、能搭载中低价位手机的普惠型5G芯片,将在这个关键市场上站稳脚跟。中低端市场或成5G手机芯片战的更大战场。

产业聚合加力资本市场

在产业链里,当前最热的话题是5G技术商用的推进让通信行业与各垂直行业间的跨行业协同创新持续展开,由此催生出医疗、教育、交通、工业等领域的新应用、新业态、新模式,这将驱动各行各业加速数字化转型。同时,我们也看到了5G变革除智能手机之外其他行业的巨大潜力,借助5G,交通运输、AR与VR、工业制造以及其他更多行业都将迎来巨大的变革。

按之前的业内分析,如2020年5G大规模商用开始,预计当年能带动约4800亿元直接产出,到2030年将带动约6.3万亿元产出。其实,在资本市场这个趋势能够感觉更明显。从2019年的年初以来,5G概念板块涨幅超50%,远远超出沪深三大股指。5G概念板块内的个股更是全面爆发。

随着5G建设大规模展开,将会催生新的服务产品、商业模式和收益机会,同时带动基础设施建设、运营商服务、终端及行业应用的产业聚合发展。虽然5G建设初期,该业务在产业链公司营收中占比较小,但板块内的一些上市公司业绩已经开始释放。这在今年的半年报中得到验证。其中,沪电股份2019年上半年增长143.4%;新易盛在中兴风波后2019年上半年增长632%。

尽管当前5G正处在巨大的风口上,未来会催生无数投资机会。但每个人都很清楚,5G的部署和商用不會一蹴而就,现阶段5G建设过程中依然面临较高的网络部署成本、应用生态培育和扩展等诸多挑战。

CDN市场格局变化大

随着中国互联网的迅猛发展,CDN作为缓解互联网网络拥塞、提高互联网业务响应速度的重要手段,在过去几年一直在互联网行业占据着重要地位。自2015年国家政策推动后,CDN行业进入高速发展阶段。而在公有云服务厂商纷纷进军并发力之后,中国内容分发网络服务市场得到了蓬勃发展。在IDC最新发布的《中国内容分发网络服务市场份额,2018》指出,中国CDN服务市场呈现出五大特点。在整体市场方面,市场依然处于快速增长期。而竞争格局方面,公有云服务厂商与专业CDN服务提供商抢滩,行业竞争格局逐渐成型。传统的专业CDN服务提供商份额不断被蚕食,公有云服务厂商的优势明显,中小服务厂商市场提升空间小,行业格局两级分化显著。

另外,从经济层面面看,“单一服务”正变成“多维深度服务”,资本也逐渐回归冷静。在市场格局逐渐成型之后,资本逐渐回归对市场的冷静思考,多家公有云服务厂商开始调整战略布局,5G布局降低CDN服务在其整体战略体系中的重要性,进行多元化部署。

所以,我们可以理解中国CDN服务市场在政策、资本和云计算产业等多重利好因素的驱动下实现了迅猛增长。早期进场的传统专业CDN服务提供商积极创新技术,深耕行业场景,布局合作生态;后期5G产业成熟之后,强势介入的公有云服务厂商将CDN业务与其公有云业务结合,形成更大的服务优势。

写在最后

每一代网络革新都带来新的产业变革和机会。当前,通信行业迎来5G技术变革浪潮。5G技术对推动经济结构创新、促进经济增长等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随着5G牌照发放,其在物联网、自动驾驶、远程医疗等领域的应用也越来越广泛。所以,如何客观看待这种白热化的5G产业链竞争格局,是未来两三年里业内都需要持续思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