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昂贵的后悔药

2019-12-06 06:59:15 《杂文选刊》 2019年12期

梁亦鑫

九五后的陈伟健从职校毕业后,来到常州市打工。他不愿吃苦,不断换工作,以求找到待遇高又舒适的工作。然而,事与愿违。

2015年年初,转换几个工作均不满意的陈伟健,索性躲在出租房内玩手机游戏。他在玩游戏过程中认识了周成友、李远哲。三个人均无业,一时臭味相投,整日游手好闲。可是三个人都没有固定收入,很快就囊中羞涩了。于是,三个人便合计去外面捞点快钱。

一天,周成友突然提出去碰瓷捞钱,并设计了一个详细的碰瓷方案:“一人负责开车从后方别受害人的车,使其不得不靠近碰瓷人所骑的自行车,碰瓷人則顺势倒地,要求赔偿。最后一个人负责跟受害人谈判赔偿金额。”方案非常完美,李远哲却觉得不妥,毕竟是违法犯罪的事。但被一分钱难倒的陈伟健却附议说:“没事,不会被发现的。”

于是,三个人做了明确分工,周成友负责开车,李远哲负责谈判,具体的碰瓷任务就落到了陈伟健的身上。为了让碰瓷更具真实性,碰瓷的人需要先砸断手指,这样才能在医院检查后以受伤为由索取赔偿金。为了碰瓷,陈伟健对自己真狠,他用毛巾裹住右手中指,挥起榔头硬生生把自己的手指砸断了。

这天,三个人按照事先制定的方案实施碰瓷。周成友负责开车寻找目标,陈伟健忍着剧痛,骑着自行车跟在他后面。不久,机会终于出现了,周成友发现一辆外地牌照的豪华轿车,便上前别车,果然驾驶员一时慌乱打了一把方向,靠近陈伟健所骑的自行车,陈伟健顺势倒地。随后,李远哲上前与车主谈判,提出私了,并和车主一起将陈伟健送到附近医院检查。看到医院检查报告后,经过协商,车主最终支付了一万四千元赔偿金。随后,三个人立即将骗来的赔偿金分了。在整个诈骗过程中,陈伟健全程忍着剧痛,最终分得赃款四千八百元。

事后,车主越想越不对,感觉是被碰瓷了,于是报了案。当地警方调取沿线监控,循线追踪,最终发现了陈伟健、周成友和李远哲三名嫌疑人的住处,并成功将周成友和李远哲抓获归案。后经审理,周成友和李远哲因犯诈骗罪被法院判处刑罚,而陈伟健却一直潜逃在外。可是,他在断指潜逃的一个月中,东躲西藏,不敢去医院,因此错过了治疗的最佳时间,不得不将手指切开装入钉子,让手指重新长好,治疗费花了一万多元,最终手指还落下了残疾,再也伸不直了。

2019年年初,在外潜逃四年的陈伟健,最终被警方抓获归案。潜逃期间,陈伟健每天都在提心吊胆中度过,吃不好饭,睡不好觉,半夜经常被噩梦惊醒。平日里,他无法使用身份证,支付宝等,也无法乘坐动车、地铁出行,更不敢抛头露面以真面目示人,甚至连父亲病重都无法回老家探望。被警方抓获时,他反而松了一口气,毕竟逃亡的日子不好过,他也知道这一天迟早要到来。3月28日,常州市武进区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之后判决,陈伟健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

庭审中,陈伟健悔恨不已,哭着表示自己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但有钱难买后悔药,即便有也十分昂贵。

【原载《做人与处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