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分床睡更幸福?

2019-11-15 03:44:48 《海外文摘》 2019年11期

艾薇·曼纳斯

大多數夫妻选择同床共枕,以此来表示两人关系亲密、感情和睦。然而,研究发现分床睡也有好处。就像20世纪50年代的电视剧《我爱露西》里演的那样,在每个卧室场景中,主演露西尔·鲍尔与她现实生活中的丈夫戴西·阿纳兹分床而眠。或许这种做法才是正确的:各睡各的床。

| 同床难安睡,关系易破碎 |

同床共枕的夫妻夜间更容易受到对方的干扰,比如呼噜声太大、卫生习惯差、翻身太频繁、作息不一致。这种干扰很有可能引发健康问题,导致性功能障碍,引发夫妻矛盾。

德国帕拉塞尔苏斯私立医科大学2016年的研究结果显示,睡眠问题常常与两性问题同时发生。早在2013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就有研究发现,如果两性关系中的一方因对方的干扰而失眠的话,那么第二天他们很有可能会产生冲突。专攻两性关系和亲密关系的心理治疗师玛丽·乔·拉皮尼表示:“同床共枕确实有好处,但是一方惹人厌的睡眠习惯会影响另一方,增加皮质醇的分泌,引发各种因压力而产生的生理反应,进而给两性关系带来问题。”

专家们指出,休息好后精力充沛的感觉能帮助人们在应对各项生活事务时,拥有更高的专注度和控制力。如此一来,人们便能从两性关系中收获更多的满足感和幸福感。“如果双方整晚都能睡个好觉,第二天他们将在身体、精神、情绪上感到更加舒适。不存在埋怨对方害自己彻夜难眠或因干扰对方而心生愧疚的情况。睡个好觉是建立和发展良好两性关系的基础。”《各安好梦》的作者简妮弗·亚当斯说。

| 分床不分家,关系更融洽 |

优质睡眠委员会2012年的调查显示,有1/4的夫妻会为了更好的睡眠而选择分床睡。去年,市场调研公司OnePoll受床上用品零售商“安睡云”的委托对2000名美国人作了调查。其中,46%的人希望自己能与伴侣分床睡。

“分床睡之后,有些伴侣明显感到彼此的关系更牢固了。”在纽约工作的心理治疗师肯·佩奇说。他还是《深层次恋爱》的作者,以及同名播客节目的主持人。很多伴侣告诉他,分床睡意味着不用担心睡觉时受干扰,感觉轻松了不少,过去失眠的所有怨恨全都烟消云散了。

52岁的职业家庭收纳师吉尔·戈贝尔表示:“与其说分床睡几晚是出于喜好的选择,倒不如说它是个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丈夫的呼噜声越来越大,我也越来越难以入睡。”吉尔的丈夫布雷特·戈贝尔是位科学家。两人最终达成一致,继续共享一间卧室,但是吉尔每周会去客房睡几晚。

性别也是影响因素。《睡眠与生物节律》期刊于2007年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女性更易受到同床男性的干扰,反之则不然。“通常都是妻子或者女友赞成分床睡,”拉皮尼说,“女性对同床伴侣的睡眠习惯更为敏感,而且怀孕或者激素变化也会让她们想自己睡。”

一位与丈夫结婚18年并育有两个孩子的女士透露:“怀头胎时,我经常翻来覆去睡不着,于是偶尔会去客房睡;怀二胎时,分床睡已经成为我们之间不成文的规定了。每当我累得不行时,我丈夫要是打呼噜、扯被子,我就特别生气。有时候我会弄醒他,让他消停点,他当然不高兴,过了好几年我们才习以为常。”

| 关键是协商 |

要想分床睡达到最佳效果,关键在于伴侣成熟的沟通技巧。

45岁的蒂娜·库珀是名社工,她与交往了10年的男友唐纳德·史密斯住在位于马里兰州巴尔的摩的家里。然而,她更愿意拥有自己的房间。“我很看重隐私,需要个人空间。”蒂娜说,“每个和我交往过的人都知道,要是结婚了,我想拥有自己的卧室。如果对方想让我改变主意,那么他就不适合我。”

和许多其他想要分睡两屋的伴侣一样,库珀和史密斯的睡眠习惯也截然不同。“我是夜猫子,他是早起鸟;我需要听着舒缓的声音入睡,而他喜欢安静;我的床垫很软,而他偏爱睡硬床,”库珀说,“我不喜欢清晨的阳光,唐纳德就把背阴的主卧让给我。他睡次卧,那样就能看到日出了。”

分床睡的同时如何保持亲密关系?首先,得把自己想单独睡的原因开诚布公地告诉对方;其次,要有一套日常惯例,定好双方每天的沟通时间,比如每天一起吃早餐,或者晚上睡前一起喝两杯。库珀和史密斯即是如此。他们常常一起待在厨房里,还把第三间卧室当成共用的办公室,不过各有各的书桌。

分床睡的伴侣与同床共枕的伴侣一样幸福。他们既能尊重彼此的私人空间,也能拥有亲密关系和美好的性生活。在纽约工作的保奈特·谢尔曼是名心理学家,著有《由内而外地恋爱》一书。她说:“分床睡会让两人对性生活感到更加兴奋与渴望。”上文那位育有两个孩子的女士透露:“我和丈夫非常期待分床睡的夜晚,我们的性生活很健康。”

对尚未准备好分床睡的伴侣来说,想顺利解决睡眠问题,倒也有个折衷的好办法。搜一搜满足双方睡眠需求的可调式床垫,或者把两张床垫拼在一起,这样既能平息冲突,又能保持两人的亲密关系。

“当你觉得心情舒畅,能顺畅沟通时,可以谈谈分床睡的话题,”佩奇先生补充道,“千万别在大半夜对方的呼噜声把你逼疯的时候谈。”

[译自美国《纽约时报》]

编辑:要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