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被倾倒的牛奶:有人惆怅有人笑

2019-11-15 03:11:48 海外文摘 2019年11期

□米克尔·贝鲁奇

由于含有钙、蛋白质、维生素A、D及B12、锌、镁和钾等多种营养物质,奶制品在“超级食品”——即营养丰富、热量低,具有抗氧化作用的天然食品中鹤立鸡群,然而它的消费却节节败退。近五年来,仅仅在意大利,奶制品的消费额下滑就超过30%,这一空白由植物饮品迅速填补——这些饮料被错误地称作“奶”,呈爆发性增长态势。在超市的货架上,不仅有“传统的”豆奶,还有数百种杏仁、大米、燕麦、籽类、可可、核桃、杂粮甚至豌豆口味的饮料。全球著名市场监测和数据分析公司尼尔森的统计指出,植物类饮品的销量每年以4.4%的速度增长,牛奶则年均下降5%。就渗透率而言,将近1/3的家庭在2017年至少买过一次植物饮料,总量达700万户,比上一年多出44万户,增幅达6.6%。总体而言,约1200万意大利人对“非牛奶”饮品青睐有加,其中以25至54岁的人群为主,女性居多达58%,中高收入和北方人较为常见。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意大利乳制品行业的一场风暴。“这股风潮是十多年前从美国兴起的,后来吹到了欧洲,到了意大利。”乳制品协会主任马西莫·福利诺回顾道。该协会共有企业220家,营业额占意大利乳制品行业的90%。“出生率下降、早餐结构调整、素食主义盛行、主观预设自己对食物不耐受,以及一系列牛奶与肿瘤有关的未经证实的假新闻,都影响了人们对牛奶的选择。要知道,牛奶每日的建议摄入量为250至300毫升,如果能每周再吃两到三份奶酪,对于处于老龄化社会的人来说应该是健康的。”福利诺道。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牛奶的替代品也如潮涌至,势如破竹。荷兰合作银行的数据显示,世界植物饮品的消费额已超过180亿美元,是乳制品全球总量近6000亿美元的3%,预计2024年将达到340亿美元。大豆是其中第一大主要成分,但由于杏仁等更讨巧的口味崛起,大豆的前进步伐趋缓,在美国、英国等地没以前那么受欢迎。

并非素食主义者才会买这样的产品。恰恰相反。根据益普索的一项调查,48%的美国成年人既购买植物饮料也购买动物源性奶;超过一半人认为,较传统奶制品而言,“绿色”饮品的蛋白质含量有过之而无不及。对于这项结果,许多营养学家深感意外:他们很难相信,“无奶不欢”的美国人会轻而易举地抛弃旧有的饮食习惯。而在澳大利亚,奶制品行业者抗议联合利华推出的梦龙“素食冰激凌”。因为生产商宣称其“不需要牛奶也可以做到超级滑腻”,但人们认为“它都算不上雪糕”。

和所有的新风潮一样,千禧一代是首批开拓者。他们质疑牛奶健康食品的地位,甚至指控其含有抗生素,是过敏和食物不耐受的源头。年轻人指责乳制品的集约型农业经营一心只想利用奶牛,直至它们生命衰竭,对生产活动造成的环境影响也极为不满。牛津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牛奶生产所释放的温室气体——二氧化碳,比植物饮品释放的高三倍,显然后者在生态层面上更具可持续性。生产一杯牛奶需要650平方米土地,是生产一杯燕麦饮品的十倍以上。一年内每天喝一杯牛奶所造成的污染和开车941公里一样多。生产一杯牛奶需要125升水,但与此相对,一杯杏仁饮料需74升,大米饮料则只要54升。

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在最新的一份报告《集约型农业的公共资金》中特别提到了土壤消耗,指出欧盟70%的农业用地用于动物饲料生产。除去牧场,还有超过63%可耕地的生产用途指向动物饲料而非人类食物,这意味着共同农业政策(即欧洲经济共同体的农业一体化政策)中280~320亿欧元的资金流向养殖业,占据欧盟财政总预算的18~20%。“如此一来,共同农业政策针对环保生态农业的刺激补贴会被压缩,甚至有滑向危险境地的可能。”“绿色和平”农业农村及特殊项目负责人费德里卡·菲拉里奥说,“另外,小的农业企业正以惊人的速度消失,而公帑救助大型农企,使得它们的成长越来越快。这是个恶性循环,必须出手制止。”

牧民的收入也受到负面影响。撒丁島的羊奶农首先感知到危机并提出抗议:如今收购价仅为每升60欧分,与六个月前相比下跌30%。牛奶业者的日子也不好过。2018年第四季度,意大利拉柯塔利斯集团(意大利第一家民族乳品企业,收购了法国帕尔马拉特公司)旗下的乳业公司在伦巴第大区的牛奶收购价为每公升38欧分,成为全意参考价。“直到2008年,价格的震荡幅度还很小,一般在几欧分上下,现在却能达到10欧分,对整个产业链都造成了困扰,”乳制品协会主任福利诺说道。他进一步强调,眼下乳制品行业还撑得住,那是因为过去十年间奶酪出口量从22%增至40%。所以,许多企业都寻求创新,以期不被吞并。此前,达能和可口可乐就并购了植物饮料生产商阿波罗和亚德滋。还有,“意大利奶场”公司近两年向中国出口牛奶,仅在全球最大的线上购物节——阿里巴巴“双十一”促销一天就卖出10万箱奶。

[译自意大利《全景》]

编辑:刘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