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王飞跃和他的“中国式”美术馆

2014-02-20 07:23:30 《艺术品鉴》 2014年1期

名称:悦·美术馆

掌门人:王飞跃

出生日期:2011年7月

出生地: 北京798艺术区核心位置797路B06

体量:总面积2500平方米,是798艺术区内最大的艺术空间之一

功能:可举办大、中、小型美术展览;定期、不定期举办各种艺术学术论坛及主题性大型聚会;专题讨论;音乐会;服装秀;演出;拍卖会;新车、时尚、奢侈品、新品发布会;开幕酒会等商业活动。艺术品商店展示和销售艺术家原作、限量版艺术品、艺术衍生品、国际优秀设计师设计的高端产品。内容涵盖油画、版画、影像、艺术陶瓷、服装服饰、家私等方面。

号外:第二间悦·美术馆正在筹备中,预计在2014年开馆。

个人命运与时代发展是无法割裂的。比如坐落在北京798艺术区的悦·美术馆,她的馆长就是一位曾经为艺术痴狂、中途下海、最终还是回到艺术身边的“标签”式人物。

见到王飞跃时,他正在797路B06号的办公室里筹划在南方开办美术分馆的事。从一楼的展馆走到他位于三楼的办公室,边际模糊的白墙白地让人分不清方向,很像雕塑家“钟情”的石膏。

“有关民营美术馆,我也是个外行,想听听你的看法。”面对刚刚落座的《艺术品鉴》记者,王飞跃这样说。

但翻开悦·美术馆档案可知,这间民营美术馆从投资创建到经营管理,王飞跃都是核心人物。他,会是个外行吗?

一个时代,以及一个人的“轮回”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王飞跃毕业于艺术院校雕塑专业,按他的话说,在学校的那段时间,每天与艺术为伍,在画室呆多久都不会觉得厌烦。这样科班毕业、同时爱他的专业的人,对艺术和美术馆有着特殊的情结。

“那个时候,国内的美术刊物特别少,想在那上面登自己的作品难上加难。”不过,有一天王飞跃翻看一本艺术类杂志,竟无意中看到自己参加展览的作品被登到了杂志上,“那时觉得特别高兴,特别兴奋”。

毕业后,王飞跃去了一家机关,过了段朝九晚五的生活。后来,中国很多机关干部掀起了下海潮,他也尝试着去“游泳”。此后数年,他在市场经济中学会了生存和经营。

再后来,用他的话说:“王飞跃决定回归了”。2010年,他在北京798艺术区筹备成立悦·美术馆。那时正值国内当代艺术品市场低谷,而民营美术馆却处于一个新的发展时期。

这两年,悦·美术馆展览不断,翻看美术馆过往的展讯,可以看到一场场特色鲜明的展览为普罗大众带来了艺术与文化的补给;艺术衍生品的经营也初具规模,悦·美术馆已经和100余位秉持原创精神的画家签订了版画销售协议,价位从二三百元,到几万元的都有,而且题材丰富。

显然,在民营美术馆的经营管理上,王飞跃是个实干派。

一种疑惑,牵出生存与发展的课题

但让王飞跃疑惑的,是很多人对于民营美术馆现阶段的理解,总是拿西方成的熟美术馆来比较。

“世界当代艺术史和中国当代艺术史是有区别的,因此公立也好,民营也好,我们只能称之为‘中国式美术馆。”王飞跃说,现在,很多人讨论民营美术馆的发展话题,前不久,在上海,一场围绕民营美术馆发展展开的讨论,甚至让不少“圈里人”对民营美术馆的经营发展产生了较大的悲观情绪。但在他看来,中国式的民营美术馆到现在,该谈的不仅是发展,更要谈如何生存下来。

“他们认为沉重的话题,我反而觉得很轻松。这缘于每个人心态定位。” 王飞跃说。

“还有人走另一种极端,认为民营美术馆不能去盈利,既然享受了国家的税收减免政策,就应该赔钱经营。但在我看来,展览本身的确不赚钱,同时还需要具备服务公众文化需求的功能性,但在以美术馆为关键一环的整个艺术商业链条上,会有很多可以盈利的点,比如在艺术衍生品的开发销售等,当然,美术馆的盈利要用在美术馆的发展上。”王飞跃这样说。

一个面包,或者一张美术馆门票

“中国需要多少美术馆?又需要怎样的美术馆?”王飞跃反问记者。

有一次,王飞跃听一位上海的同行说,上海有多少万人口,按照国外的计算方法,每多少人就应配有一家美术馆,这样上海地区就应该有几十家大型美术馆。“照搬这种计算方法,是否考虑过我国实际国情?的确,如果一个人手中的卢布只够买一个面包或者买一张美术馆门票,曾经多数的俄罗斯人选择饿着肚子去排队看一场好的展览,但在中国,很多人的选择并非如此,民营美术馆的发展如果不考虑时代背景、经济形势、歷史机遇,而一味去照搬一些理论,显然是不对的。”

当下,我国人民对于精神文化的需求是强烈的,为了弥补来自精神层面的短板,很多人选择消费文化快餐。王飞跃说,民营美术馆不是真空,也会迎合需求来提供文化快餐。

一场盛宴,一个馆长与市场的十年约定

对于未来,王飞跃有着乐观的期许:“民营美术馆的数量会越来越多,品质也会逐渐提高,我说的这个品质,指的是大家逐渐规避同质化,找准自己的位置,比如我在798开的美术馆,和要在南方建立的美术馆也会有所区别,突出地域特色。”

对于艺术衍生品,王飞跃将它设定在“工艺品之上,艺术品之下”的位置。虽然目前这一市场的发展已经很迅速了,但他相信,随着人们生活品质的不断提高,未来艺术衍生品的市场需求还将是巨大的。

2014年,他的第二间悦·美术馆即将启动,其风格与南方的环境有关,与798里的这间会有很大区别。王飞跃说,虽然资金还是由他来投,但那里会有一个新的经营管理团队,继续去摸索和学习适合民营美术馆的运作模式。

展望未来,王飞跃认为,10年后,现在的民营美术馆能存留下来的,就是好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