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山中开满野蝉花

2024-05-14卢树盈

民间文学 2024年5期
关键词:刘春山人白薇

卢树盈

夹金山上,有一个叫野猪岭的村庄,村里人世世代代都在赶山。

所谓赶山就是进山挖天麻、野蝉花、竹笋等山货。村民靠山吃山,山上的野菜、草药,就是他们的钱袋子。刘春来出生在野猪岭,爸爸早逝,妈妈一个人扛起了家里的重担。说起妈妈,那是村里最能干的女人,长得很壮实,性格很要强,就是穷死、饿死,也不找人借钱。

八岁那年,刘春来和妈妈一起去赶山,两个人走了很远的山路,进入了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妈妈在一片竹林里找到了很多野蝉花。野蝉花又叫金蝉花,是青霉菌丝寄生在地下幼蝉的身上,从蝉的脑袋上开出黄色的花朵,药用价值很高,也叫“大虫草”。野蝉花一般长在竹林里,和竹叶混在一起,如果不是经验丰富的赶山人,很难看到和牙签一样细的黄色花朵。

采摘野蝉花的季节,一般是六到八月,看海拔高低而定。这个季节潮湿闷热,毒蛇很是活跃。特别是在竹林里,有一种叫“竹叶青”的毒蛇,颜色碧绿,和竹子的颜色融为一体,稍不留意就会被咬上一口,如果没有及时就医,就会丢了性命。

妈妈是经验丰富的赶山人,只要进山,她腰上就拴着绳子,插着弯刀,手里拿着竹竿,走路先要打草惊蛇。竹竿除了防身,还是采摘野蝉花的工具。如果看到黄色的花朵,用竹竿削尖的那头轻轻一撬,野蝉花就从泥土里钻出来,再蹲下去小心采摘。只有保证野蝉花的完整,才能卖出好价钱。

那天的野蝉花真多,漫山遍野都是,到黄昏了,刘春来舍不得离去。但妈妈说,天黑以后,森林里十分危险,有猛兽和毒蛇,必须赶在天黑前,走出这片深山老林才行。

那是刘春来第一次赚钱,他们采摘的野蝉花卖了六百多元钱。但是劉春来在回家的路上,不小心扭伤了脚。妈妈心疼儿子,掉着眼泪说:“赶山人太辛苦了,挣的都是血汗钱,你要多读书才能走出大山,过上好日子。”

刘春来不喜欢赶山,他被毒蛇咬过,马蜂蜇过,还摔断过腿。因此,他拼命读书,终于考上了大学,成了妈妈的骄傲。

进入大学校园以后,刘春来才见识到大都市的繁华,他那点可怜的生活费,还不够同学的一顿饭钱。

但刘春来从不攀比,他知道要改变贫穷,只有更加努力地读书,才能找到好的工作。因此,他的时间都花在学习上,每天除了上课,就是在图书馆看书。

在图书馆,刘春来每天都会遇到一个女生。她坐在窗边看书,穿着白色连衣裙,阳光洒在她的脸上,美得如一幅画。刘春来偷偷打听过,女生叫白薇,是大一新生,也是校花。追她的男生,能从学校门口一直排到女生宿舍。但白薇谁也不喜欢,就喜欢每天来图书馆看书。

刘春来清楚地知道自己是个穷小子,不敢奢望爱情,但爱情这东西,就是在刘春来心里疯长。他经常在书架的空隙里,偷看他暗恋的姑娘。

有一天,一个富家子弟开着豪车,挡住白薇的去路,拿出九百九十九朵红玫瑰向白薇求爱。白薇抱着书本,很有礼貌地拒绝了他,说:“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了。”

当时,刘春来就在现场,他既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白薇不是拜金女,难过的是,白薇这么优秀的姑娘,肯定看不上他。

但是,在一个阳光的午后,白薇俏皮地对刘春来招招手,说:“我们一起去喝咖啡,好吗?”

幸福来得很突然,刘春来马上挺直了腰板。虽然他很穷,但成绩好,长着一张帅气的脸,很讨女生们喜欢,追他的姑娘也不少。但他是穷小子,根本谈不起恋爱,全部拒绝了。

那天,刘春来和白薇一起喝咖啡、看电影、吃晚餐。然后,他一个月的生活费就这样没了。就在刘春来为吃饭发愁的时候,妈妈打来电话,笑声里满是喜悦:“春来,我找到一个天麻窝,挖了十多斤天麻,卖了三千多元呢。如果你没钱的话,直接给妈说……”

刘春来开口要了一千元,说要买学习资料,妈妈马上转账给他,这样就解决了吃饭的问题。但谈恋爱总是要花钱的,虽然白薇不是拜金女,吃饭选的路边摊,看电影也买打折票,有一半还是她买单。但这些开销,还是让刘春来不堪重负,他一个月只有一千多元的生活费,只能靠吃食堂填饱肚子。但他好不容易遇到心爱的姑娘,总想和她单独在一起,享受爱情的甜蜜。因此,刘春来就开始对妈妈撒谎,变着法地要钱,比如买学习资料,买平板电脑,还要交考试费等。

时间一晃而过,马上就是白薇的生日了,她的室友和闺蜜策划好了,大家一起去吃饭,然后K歌,为白薇庆祝生日。刘春来算了一下,最少要花三千元,他作为男朋友应该买单。刘春来给妈妈打电话,装成很沮丧的样子,说不小心撞坏了同学的电脑,要赔三千元。

妈妈苍老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什么?要三千元,这么多……”妈妈在电话里哭了,说最近她得了重感冒,很久没有赶山,家里真的没钱了,说完就挂了电话。

刘春来心生愧疚,爸爸早逝,妈妈把自己养大,供自己读书的确不容易,他不该骗妈妈。可白薇对自己这么好,他不能让她失望。

为了心爱的姑娘,刘春来绞尽脑汁,终于想到一个办法。他用眼线笔画了一个黑眼圈,找了点猪血,抹在脸上和衣服上,又把头发弄乱,给妈妈打了视频电话。妈妈没有出现在视频画面里,但她的声音在打战:“儿呀!你怎么了?”

刘春来开始演戏,做出很痛苦的样子,低

猜你喜欢

刘春山人白薇
陈洁白
Photoexcited carrier dynamics in a GaAs photoconductive switch under nJ excitation
论谢榛诗歌的山人书写
人在朝堂,心不由己
最后的守山人
垫肩传情
纠缠一世的情劫
钓者
大半生
我与刘春二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