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时光里的老照片

2024-05-09甘淑媛

初中生之友·中旬刊 2024年7期
关键词:小钢炮按动全家福

甘淑媛

在那个没有数码相机的年代,拍照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是奢侈,于我,却有些厌烦。

记得某年夏日,风扇呼呼地吹着热浪,一层层扑打在身上。我埋着头好梦正酣,恍惚中却被父亲摇醒,我微微睁开眼睛又赶紧闭上,拉起枕头捂住脸。父亲摇动着手中的棒棒糖说:“阿媛!看看这是什么!”我终抵不过诱惑,噘着嘴起了床。热辣的园子里菜花正旺,我的怒气仿佛有了出口,抱着一棵就往外拽,却怎么也拽不出来。我猛地一用劲,菜花破土而出。父亲赶忙拿出相机,拍了下来。父亲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还不忘拍拍我身上的泥土。我疼得龇牙咧嘴,捂着屁股哀号却又忍不住哈哈大笑。随着父亲按动快门,那带着泥点哭泣的脸、既委屈又好笑的脸、抱着菜花咧着大嘴的脸……都被他一一记录了下来。

随着我年龄的增长,青春期的我本能地回避父亲的镜头,相册中的留影越来越少了。但认真读书的我、书桌前酣睡的我、伤心哭泣的我、开怀大笑的我还是被父亲小心翼翼地记录了下来。

每年正月初一,父亲总要拉上全家人,摆上板凳,在院子里拍一张全家福。记得七八岁的那一年,我与表姐置气,哭着不愿拍照。父亲呵呵笑着,用粗糙的大手擦擦我的眼泪,一把把我抱起来:“这可是全家福呢!缺了你怎么行呢?”我在父亲怀里感受着拂过耳边的清风,立刻不哭了,天空仿佛也跟着明媚起来。于是,便留下了这张我坐在父亲腿上,咧着嘴大笑的全家福。年深日久,老树伸长枝干清扫着屋顶的瓦砾。孩子们各奔东西,可无论我们走得多远,父亲总要在那个特殊的日子喊我们回家,坚持将记忆篆刻在那一张张全家福中。

时代的洪流卷过,拍照进入了电子时代,父亲的老花镜片也越来越厚了,可他却从未停下记录的脚步。聚会、郊游、旅行,父亲总要扛上他的“小钢炮”,对着喜笑颜开的我们猛拍。某次旅行,山路蜿蜒而上,我看着父亲手里的“小钢炮”,不免有些担忧。父亲倔强地拒绝了我不带相机的提议,并禁止我干涉他的一切行為。不一会儿,汗水已顺着他的脸颊滑落,父亲气息微喘,仍不时端起相机,停下脚步按动快门。终于登上山顶,父亲因高原反应脸色煞白,扶着栏杆喘气休息。我笑着调侃:“叫你别带吧,多重啊!”父亲瞥了我一眼:“多重都得带,要不这一趟就白来了!”我不以为然,旅游不拍照又能怎样呢?可当我看到那一张张照片时才明白,父亲不愿错过的不过是与我们在一起的记忆。那一刻,我沉醉于山色,倚栏微笑,而父亲眼中的风景不过是我们。

年复一年,柜子早被相册填满。每当翻开相册,看到曾经痴傻的、快乐的、哭泣的自己,总能想起年少的瞬间。这是藏在时光里的爱,在长大的每一个瞬间,浸润一生。

(插图:冯 楠)

猜你喜欢

小钢炮按动全家福
北欧纯电小钢炮 沃尔沃C40
创意“全家福”诞生记
相望
客厅影院小钢炮 Procella Audio P1同轴音箱
全家福
打造前所未有的“小钢炮” Octave销售与市场经理Thomas Brieger
王友仁点穴开合按动法针对踝关节扭伤推拿经验浅析
全家福
全世界最节能的灯泡
小钢炮的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