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夹山村抗洪记

2024-05-09李兴泉

初中生之友·中旬刊 2024年7期
关键词:闸口老伴儿木头

李兴泉

遇上下雨天,夹山村人就高兴,因为雨水在夹山村金贵得很。但是,下雨并不是越多越好,如果遇上连天的暴雨,就免不了发洪水。

这场雨已经下了五天了,不仅没见停的意思,反而越来越大。耿爷爷看着窗外,眉头紧锁。

“不能小觑。”按耿爷爷估计,今年不同寻常。因为这次竟然一下就是五天,还不停。于是他开始吆喝人,想要冒雨开展防洪行动。

“胡闹,简直是胡闹!”有人笑耿爷爷,说他这是在说梦话。

直到雨在第七天还没有停的时候,大家才猛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儿。

没想到,雨竟然一連下了十天,还没有停。

“再这样下去,我们的坝有可能要倒。”耿爷爷发愁,双眉皱成了两个疙瘩。这时,人们才觉出耿爷爷心中装着天。

“怎么办?”

“下游必须做好渠口倒坝的准备!”耿爷爷分派了人下去,按雨下到十五天的计划做准备。闸口时时在动,渠岸时时在晃,人们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木头,木头!”这天下午,渠里冲来了木头。“啊!”耿爷爷惊呼,从他的经验来看,这次洪水不仅大,而且冲毁了上游的房屋,那油黑的木头分明带着烟火的味儿。“顺!”耿爷爷果断命令,扑上前去,和几十个壮汉子,拿了长棍子,去顺那些木头。一根根木头在人们的指引下,扎进闸口,摇头摆尾过去了。可有一根木头在冲过闸口的时候,却将身子一扭、一横,轰一声响,挡在了闸口。所有的人吃惊了,顿时头皮紧绷。

“危险,危险!”木头纹丝不动了,水随着雷声,涨了起来。如果任其涨下去,不到一刻钟,水准会翻过闸口!“快,退!” 耿爷爷喊着让大伙退,自己却扑了上去。木头堵住了闸口,水越积越高。若是漫过闸口,顷刻,大坝就会被大水完全冲倒。岸上的人,不知所措。

耿爷爷脱掉了外套扔给老伴儿,“扑通”一声跳进了闸口,钻到了闸底。不一会儿,人们看见了那横着的木头,一点点动了。“动了,动了!” 人们纷纷惊喜道,把身子尽量地前倾着,担心着耿爷爷的安危。“老伴儿,小心啊!” 这次吼的是耿奶奶,攥着外套的手心里全是汗。

“出来了,出来了!”耿爷爷再一次从水里露了头,抹去了头上的水,仔细地看了木头一番后,又一次沉下去。可这次,那木头像是焊在了闸上,耿爷爷硬抬,也没有动一丝丝。“扔绳子!”一会儿,耿爷爷又一次浮上来,向岸上的人下了命令。于是大家将手头长长短短的绳子全接起来,扔了下去。

“我用力,大家一起用力!”说完,耿爷爷像只水鸟,又一次钻进了水底。随着一声吼,果真,那木头被大家硬扯了起来,水立时蹿过闸洞,向下而去。“啊!”闸口终于转危为安,人们终于算是松了一口气。

“村子、庄稼都保住了!”岸上难得一时宁静。人们手握着手,站成队,盯着水, 泪水一片。

这天,大家要做庆功饭吃。饭熟了,大家才发现:少了耿爷爷和耿奶奶。

“耿爷爷和耿奶奶呢?”

“找啊!”渠口的人,村里找。村里人,渠口找。人们的喊声布满了天空,充满了村子的每一个角落。长长的渠岸上,全是人,喊声此起彼伏。

后来,大家找到了耿奶奶,她手里拿着耿爷爷跳进闸口前扔给她的外套……

那个夏天,新建的拦水坝成了耿奶奶的“家”。

(选自《参花》2023年4期,有删改)

猜你喜欢

闸口老伴儿木头
港口——向海,向未来
砍根木头去打仗
一二三,变木头
自动化集装箱码头智能闸口控制系统应用
自动化集装箱码头闸口布置的设计要点
搬来搬去的木头
小孙和小于
如此“老伴儿”
老伴儿学艺
一辈子的幸福在于找了个好老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