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李龙剑:小小说二题

2024-05-08李龙剑

飞天 2024年5期
关键词:总编室台长老刘

李龙剑

迷 惑

办公室主任,这活就不是人干的!

这几天,办公室主任胡晓明一副风风火火的样子,楼上楼下,忙得几乎脚不沾地,走路都像是在小跑。

有啥法,新来的台长要熟悉单位的情况,你办公室主任不跑快点,那叫谁来跑?有事情不找你胡晓明才怪,堂堂办公室主任,说起话来,那可是顶半个台长的,一个唾沫一颗钉呀。同事们常常这样夸他。

顶个屁!一个跑腿的,瞎忙乎。胡晓明对大家的抬举丝毫不在意,满脸一副不屑一顾的模样。办公室主任,其实真他妈的就不是什么好差事。遇到老刘这样的缠访户,你还真是有苦说不出。

這不,胡晓明从台长办公室刚刚走出来,前脚都还没有踏进办公室的门,老刘就像跟屁虫似的钻了进去。

胡晓明望着老刘,心里确实烦透了,眉毛胡子简直皱成了一堆堆。好你个老刘呀,你就不能消停点吗?这几天新台长刚上任,想要熟悉的工作还多着哩,本来我是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你还过来添什么堵?我不是已经给你承诺过,台里正在想办法的呀,已给组织部门报告了好几次。

老刘这个上访户,看起来很特殊,三天两头就往单位的办公室跑,他才不管你忙不忙,屁股往沙发上一坐,话不给你多说,就那一句,“我等。”老刘还有两个月退休,就因为任职时间还差那么点点,二调落了空。这不,半年来,一到台里就要来找他这个办公室主任讨说法。有啥招,老刘是单位的老员工、老领导。对付这种人,他胡晓明没招,只有赔着笑脸,一个字“忍”,双手捧上茶水一杯,能拖则拖嘛。胡晓明还真想不明白,一个从副台长岗位退下来的老干部,思想境界咋就这么低,啥格局哟?

“您请坐。”胡晓明客客气气地端来一把椅子,脸上挤满了微笑。惹不起,我还是装装孙子吧。他想。

“嬉皮笑脸,啥事不管。坐能解决问题?”老刘一脸的怨气,“看来我只有越级了,找台长去,等你这个大主任落实下来,黄花菜还真的就凉了。”老刘一边说一边埋怨,气势汹汹地走出了办公室。

胡晓明一惊,立即跟了过去,双手拦住了老刘。心里想,现在的台长,才上任两天呀。“改天吧,台长今天有事。”胡晓明说。

“天大的事也没得我的事重要。”老刘才不管你三七二十一,一把推开胡哓明,轻车熟路,旋风似的来到了台长办公室。

瞬间,四目相对,老刘瞪大了眼睛。气氛几乎凝固了。

“这是新来的台长。”胡晓明赶忙介绍道,“这是我们台里退二线的副台长……”

“晓得、晓得。”胡晓明的话还没说完,新任台长和老刘同时说道。

胡晓明脸上一惊,感到十分迷惑,一下子搞得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此时的台长办公室,气氛似乎显得有些紧张,老刘也没有刚才那种趾高气扬的阵势了。

胡晓明清楚地看见,老刘的左手指在瑟瑟颤抖着,张着的嘴久久地不能闭合下来,脸上也露出异常尴尬的神色。

这是怎么啦?胡晓明正在疑惑不解之时,突然,老刘气也不吭,双手一背,急忙转身离去。

“调到台里任职还保密哈。”老刘一边走嘴里还不停地嘀咕道:“真是出丑呀,自己在家里还经常教育儿孙,做事要讲原则,做人要拿得起,放得下……唉,我这真是丢人现眼呀!”

“别走呀!”新台长追出办公室的门,大声地叫道。

“老刘,你……”胡晓明看到老刘的举动,一下子也懵了。

老刘连气都没吭一声,低垂着脑袋走了。

后来,老刘到退休时也没有再来找过胡晓明。对这事,胡晓明一直还感到很纳闷!

只是有一天,胡晓明在老刘填的退休登记表上,看到了新台长的名字,这下子才恍然大悟……

游 戏

吴雪涛作为电视台总编室主任,拿大家的话说,业务上的领军人物。但就是这个位置,这次还被台里定为中层干部竞选的岗位,这让吴雪涛很难理解,他心里感到很纳闷,干吗非要拿总编室开刀,自己虽说是当了十年的总编室主任,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嘛。可这个新来的台长,搞什么干部年轻化、梯次培养,不知葫芦里又是装的啥子药。

吴雪涛感到心里有些烦躁,而且烦躁得眉头皱成了一大堆。在上楼的时候,他看到台长办公室的门虚掩着,想抬腿进去,向新台长汇报一下思想,但迟疑了一下,又迅速离开了。

办公室刚才通知,叫他准备五分钟的竞选发言。有啥子准备的,反正都是台领导一句话,吴雪涛似乎有怨气,他很清楚,新来的台长,前天还找他谈话,说什么,这次搞竞选,是组织部门的要求,要正确认识和对待,虽然年龄大一点,但搞宣传的经验很丰富,点子多,我还是希望你能继续担任。从台长那双似懂非懂、让人难以捉摸的眼神里可以看出,不就是要我给年轻人让路吗?

这次台总编室主任岗位竞选,两个候选人。吴雪涛当然得报名,因为他相信自己的能力,不然,他今后还怎么在台里混。还有一个就是总编室副主任杨小飞,28岁,科班出身,学的是传媒专业,当初还是他吴雪涛要到总编室的,他对杨小飞的工作也是十分赞赏的,人年轻,干劲大,思路新,小脑瓜子灵活,当总编室主任还是能胜任,毕竟是自己带出来的兵。

吴雪涛坐在那里,正想着曹操,这曹操就到了。主任,这是我策划的乡村振兴宣传方案。杨小飞说,手里拿着一份材料,毕恭毕敬地放在吴雪涛的办公桌上。一对眼珠子不停地打转转,那光点都没聚焦在吴雪涛的脸上,目光中仿佛隐藏着一丝不安的神情,要是平时,吴雪涛绝对笑呵呵地说,好好好,小飞呀,我马上看。可今天,吴雪涛不一样了,他似乎清楚得很,台长已越过他吴雪涛,直接把工作安排给杨小飞,我吴雪涛反而像桌子上的花瓶,纯粹成摆设了。此时的吴雪涛心里很是不舒服,越想越生气,越想越难受。当然,这次竞选总编室主任,如果不是台长几次找他杨小飞说,年轻人,要敢于担当,勇于展示自己,不要一碗好肉埋在锅底里,他才不来趟这浑水。

整个上午,吴雪涛很无聊也想了很多,他也想申请退选,去当个记者或编辑,这样轻轻松松地过日子,但细一琢磨,他还是下定决心面对现实去搏击,他相信自己的实力。

吴雪涛清楚地记得,他第一次参加总编室主任竞选,他的发言,精妙绝伦,口若悬河,连那个候选人都主动放弃把票投给了吴雪涛。

当时,吴雪涛走马上任才三天,一份电视台发展方案就放在了老台长的办公桌上。由吴雪涛亲自策划的多条市委重点工作的宣传报道,上了省台和中央台,硬生生地把电视台的目标考核在市直部门排位中往前拔了十几位。

职工们说,绝了,连老台长也夸他是个宝贝疙瘩儿。呵呵,时代变了,宝贝儿也变成一堆废铜烂铁了。搞得风生水起的总编室,也被确定为中层干部竞选部门,这不是明显地给吴雪涛难堪吗。

下午,选举会在四楼演播大厅举行。主席台上有纪检、宣传、组织部门的领导,他们正襟危坐,一副严肃、神圣的模样;主席台下的职工们,有人交头接耳,一副漠不关心的态度。

吴雪涛坐在第一排候选人席位上,仿佛感觉背后有无数双眼睛直直地盯着自己,他庆幸自己抽签安排到最后一个,今天共有五个人演讲,其中三个竞选综合部主任。吴雪涛不在乎他们演讲时说什么,岗位职责都不一样。吴雪涛想到这里,脸上不禁浅浅地露出了一丝儿微笑。

演播厅里掌声、赞美声此起彼伏。正在这时,吴雪涛收到了一条短信,是台办公室主任发来的。放心吧,领导招呼了,主任还是非你莫属。那是当然,吴雪涛心想。突然,他又猛然一惊,似乎感到有些莫名其妙,脑袋里仿佛成了一团浆糊糊,这是咋的?既然定了,可干嘛又整个大阵仗,非要搞得轰轰烈烈的,不仅自己被人当猴儿来耍,连台上坐着的一帮领导还要跟倒来陪杀场。他百思不得其解,内心仿佛又掀起了一阵阵波涛。

当吴雪涛还在低头沉思的时候,已听见主持人正大声叫着他的名字。

吴雪涛立即从座位上站起身,正了正衣襟,面帶微笑。他感到胸有成竹,在走向演讲台的一刹那间,一下子心胸仿佛豁然开朗,只见他在掌声的簇拥下,步履轻盈地向演讲台走去。

红花虽然好看,但还是需要绿叶扶持。我愿意做那片绿叶……

转眼之间,整个会场一下子懵了。台上愕然、台下愕然,会场上鸦雀无声,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惊讶、茫然……

责任编辑 赵剑云

猜你喜欢

总编室台长老刘
为防震减灾事业实干创新——记江苏省徐州地震台台长居海华
意想不到
探析总编室人员应注重修炼的意识与能力
总编室视觉艺术部 介是一个魔性的团队
关于新时期出版社总编室服务职能的思考
老刘和老秦
总编室工作的“五项修炼”
老刘
这回累不着
这回累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