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石头剪刀布”虚构史(短篇小说)

2024-05-07广奈

作品 2024年4期
关键词:文森特杰克剪刀

广奈

源流

人们将石头剪刀布称作猜拳,可这两者最初的形式并不相同。明代陆容在《菽园杂记》中记载了猜拳的由来:“今人以猜拳为藏阄,殷仲堪与桓玄共藏钩,顾恺之取钩,桓遂胜。或言钩弋夫人手拳曲,时人效之,因为此戏。”猜拳即猜测对方手中所藏之物,与石头剪刀布的玩法相异。

石头剪刀布是一项更为神秘的游戏,它出自游戏发明家范克新(Fiction)。对大部分人而言,范克新的名字比较陌生,但他的哥哥范史(False)却是一个闻名世界的游戏收集者。保存于莱萨图书馆的《游戏盒子》详细记载了范史的成就,不妨引用一下“王牌”卡片的叙述:“范史先生一生收集了两万五千种游戏,至今仍珍藏于莱萨游戏博物馆中。他不仅是世界上第一位游戏收集者,也是一位杰出的游戏理论家。他提出了‘游戏渐变论‘游戏连接论等概念,尤其是他的‘平面游戏与‘空间游戏假说,对现代虚拟游戏的产生、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与哥哥相比,范克新在游戏收集和游戏理论方面的贡献寥寥无几,他与范史有着不同的游戏观念。范史认为游戏是人类孤独的产物,通往游戏的道路、等待游戏的结果都是孤独的体验,只能独自承受,人们在游戏时发出的短暂欢笑、热切追踪与凝视,正是其孤独的照影,因而在游戏结束后的漫长寂静里,人们渴望复归,无限轮回。范克新则对这套理论嗤之以鼻,他没有给出具体的理由,只是说,游戏是除了孤獨以外所有情感的集合。就这样,范克新与范史彻底决裂,范克新离开了莱萨。

哥哥范史终生都在创作孤独的游戏,每项游戏都只能一人参与,独自完成。弟弟范克新则发明了这项不能独立完成的游戏——石头剪刀布。它的规则很简单,必须由两人及以上的人员共同参与。选择左手或者右手,这一点很重要,只能用手,不能用脚。出石头时,必须将五指紧握,大拇指既可以放置掌心也可以放在食指外部;出剪刀时,只须露出两根手指,一般情况下是食指和中指,但也可以用其他两根手指搭配,比如拇指与小指组成的牛角剪,食指与无名指组成的莲花剪,中指与拇指组成的鄙视剪,以及拇指与食指组成的直角剪……虽然搭配不一,但都可以视作剪刀;出布时,正面朝上叫作白布,背面朝上叫作黑布,在石头剪刀布的游戏中,人们一般出白布。出拳之前,人们首先大声念一遍咒语“石头剪刀布”,然后各自摆出所想的手势,石头胜过剪刀,剪刀胜过布,布胜过石头。两人游戏时,相同的手势为平局;三人以上时,如果出现了三种手势则重新来过。

石头剪刀布是一项公平的游戏,如今它已遍布世界的每个角落。不管是在下雨天还是晴天,不管是灯光暗淡的夜晚酒吧,还是恋人亲吻的桥下、云朵飘过的房间,幼稚小孩与垂暮老者,总有一些人正在玩着石头剪刀布,用笑声掩盖暂时的无聊,尽管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游戏发明者范克新。男人们会在喝酒时玩起石头剪刀布,谁输了就自罚一杯,小孩子通过石头剪刀布决定谁先弹动树下的弹珠,乌拉圭的一位歌女甚至将咒语编成了民谣,外地游客走在古城破落的小巷里,时常会听到陌生的窗口流溢出的歌词——“我们一起来玩石头剪刀布吧,亲爱的朋友请不要害羞,你的眼睛与我对视,你的手势召唤出奇迹……”

如今范史先生设计的孤独游戏早已成为莱萨游戏博物馆中的标本,范克新先生的游戏却走向了世界。历史往往充满错乱与惊奇,人们记住了范史先生的游戏理论,记住了他收集的两万五千种游戏,却没有任何人还在进行他的孤独游戏;而范克新,一生只发明了石头剪刀布,虽然他的名字被大部分人遗忘,可他的游戏却跨越了时间与空间,融入不同民族的血脉里,成为每个人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比赛

欧洲人普遍认为石头剪刀布起源于日本,20世纪初日本与欧洲交流频繁,将这项游戏带到了西方,便造成了这种文化误解。法语中的石头剪刀布叫作jeu Japonais,就是日本游戏的意思。

新千年以来,日本每年都会在7月19日举办一场隐秘的石头剪刀布比赛,至于为什么选择7月19日,没有明确的说法,比赛举办的地点也令人迷惑。历届参加比赛的选手只有64名能入围决赛——全国各地逐城竞赛,最终选定64名选手。他们会被蒙上眼睛,带到千里之外的一座陌生城市的边缘——某个荫蔽的山林,两两对阵,经过五轮淘汰只剩两名决赛者,在他们之中选出冠军。这项比赛的过程从未对外公开,他们只公布最终结果。所以石头剪刀布比赛的公平性也遭到了大众的质疑,每年除了参赛的64位选手,没有人知道在比赛过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据说有些参赛选手会提前准备毒蘑菇给对手食用,或者使用忍术将对方杀死,从而晋级。这些猜测流传于坊间,为获胜者的身份附加了一层神秘色彩——除去深通石头剪刀布的技术,他是否还拥有其他未知的力量?

近年连续两届卫冕的水上树下横空出世,加剧了人们的怀疑。许多人曾登门拜访,与水上树下单挑,切磋技艺。不过,每个扬言要打败水上树下的人都铩羽而归。前九届的冠军都败在了水上树下之手。吉尼斯记录明确记载:水上树下在双人比赛中获胜19623次,失败0次,三人及以上的比赛中获胜2501次,失败0次。不管是普通的常规比赛还是神秘的“7·19”赛事,水上树下自出道以来,从未输过。

“也许水上树下会读心术。”被击败的第八届冠军龙平村木这样评价道,“只有神才可以做到永远胜利,水上树下不可能是神。他一定使用了心法忍术。”受水上树下的舆论影响,学习读心术成为一种新浪潮。《水上树下教你读懂别人的心》《解读水上树下》《带你进入水上树下的心灵世界》《感知召唤》等一批著作成为新近人们必备的心灵书——除了水上树下。

2015年春,水上树下开始挑战百人大赛,一百人集聚鸭川,同时念咒语比赛石头剪刀布。这项竞赛既考验人们的合作能力又考验人的耐心。一百个人共同出拳,只有出现两种手势的情况才能分出胜负,进入下一轮,若想第一次出拳就能淘汰一批对手,其概率为,数字过于复杂,可知这次的挑战相当激烈。百人比赛持续了三年,终于2018年底,水上树下战胜了最后八名对手。八位人员皆出剪刀,而水上树下出了石头。从此,水上树下被推上了神坛,获得“石王”“剪皇”“布圣”三大冠冕。

每年隐秘的“7·19”比赛仍在进行,水上树下却不再参加了,他已不需要这些名誉证明自己的实力。民间与他有关的流言依然没有减少,只不过换了一套说辞。部分人猜测,他可能害怕失败,一失足成千古恨,所以只要保留现有的记录,人们就会把他当作不败之王。公有三吉郎的报道《水上树下害怕了吗?》在网上掀起了高潮。作为回应,水上树下公布了新计划:每月只接受一名挑战者,具体时间不定。想让水上树下失败的人不胜其数,排队的人可以绕赤道两圈,可不论他们登门挑战多少次,都会被水上树下打败。一位17岁的韩国天才少年甚至在失败后跳入了日本海。

2019年7月,水上树下再次对外宣称,将不再接受任何人的挑战,退出石头剪刀布的江湖,归隐闹市。这一消息引来了许多挑战者的不满——如果水上树下不再接受挑战,那他们终日训练又是为了什么呢?如果不能战胜水上树下,学习石头剪刀布又有什么意义?2020年初,一个棒球少年在神奈川附近发现了水上树下的尸体,没有人知道他死于自杀还是他杀。警方判断他可能被一位挑战者推入水中。也有人认为他是自杀,因为一生都没有找到对手,所以选择了离去。“水上树下能够看清所有人的心,却无法看清自己。”人们常常这样说。

复制

1971年,寺山修司拍摄了一部短片《猜拳战争》,两个上身着军装、下身穿内裤的青年在一间破旧的库房里玩猜拳游戏,输了便会受到对方的惩罚。胜者成为将军将对方推倒于地,令其舔脚,上吊,在对方的内裤中塞满石块……结果越演越烈。寺山修司似乎想要通过猜拳这一行为暗示战争的荒谬。

1972年,泰国导演左左泥也拍摄了一部同名短片《猜拳战争》,不过影片中的两位青年并没有通过猜拳引发矛盾事件,因为他们一直出着相同的手势。在这部16分钟的短片中,两人出了几百回合,每次的结果都一样,最终他们放弃了猜拳游戏。影片结束后,左左泥在一次报道中表示,他想要探讨人与人之间是否能够心灵相通,在矛盾中走向统一,而非寺山修司那样,通过简单的形式把战争简单化。他更愿意相信一种永恒与无解的情感存于人心,那是战争无法摧毁的。

巧合的是,历史上的确出现过两个出相同手势的人。他们出生于19世纪中期的英国,一个名叫杰克,另一个叫文森特,杰克比文森特大一岁。他们在同一所学校读书。杰克喜欢绘画,他的每一幅画作都由断续的弧线构成。文森特则喜欢玩游戏,当他得知石头剪刀布这项“日本游戏”后,便到处找人与他猜拳,几乎學校里的每一个人都与文森特玩过石头剪刀布。文森特输过许多次,他享受着有人陪伴的快乐,而不仅仅是取得游戏胜利。文森特总爱出剪刀,十次游戏中有七次会出剪刀,其他人了解他的习惯后,就会出石头,文森特输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后来,与他玩过的伙伴经常抱怨——文森特实在太无聊了。学校里与他一起玩游戏的人也逐渐变少了。

有一天,文森特在绘画室遇见了杰克,杰克是学校里唯一一个没有跟他玩过游戏的人。文森特对杰克说,我们一起来玩石头剪刀布吧。杰克放下画笔说,我从来没有玩过这项游戏。我可以教你,文森特说。他们站在窗前,文森特把规则告诉了杰克,他们便开始了第一次石头剪刀布,彼此的友谊也在此刻萌芽了——两人都出了布。是平局,文森特说。第二次,两人都出了剪刀,又是平局。第三次,两人仍旧出了剪刀,平局。第四次,两人出了石头,平局。第五次,两人出了布,平局……他们已不记得那天下午到底玩了多少次,每次都是平局。

文森特说,我从来没有遇到跟我出一样手势的人,你就像是另一个我一样,你是我的化身。从那以后,文森特每天都会与杰克一起玩石头剪刀布,他们成了形影不离的伙伴。出拳之前,文森特偶尔会“欺骗”一下杰克,“接下来,我要出石头。”文森特这样说,结果他出了剪刀,杰克也出了剪刀。不管文森特如何捉弄,最终他们都会出相同的手势。文森特说,我好像看见了一个复制的我——我存在,因为你存在。

他们一同上学,一起吃饭,结伴回家,就这样度过了少年时光。毕业以后,两人见面的时间变少了,每次遇见对方,他们仍会玩几次石头剪刀布,以此怀念逝去的时光,和以前一样,永远是平局。有一次,游戏结束后,杰克哭着离开了文森特的家。

文森特不知道杰克发生了什么,那时杰克已是英国小有名气的画家了,而文森特仍在乡间默默生活,不同的经历在他们之间划下了一道沟壑。文森特不知道如何安慰杰克——似乎除了石头剪刀布,他对杰克的所有生活经历都无法了解。杰克是不是也这样想呢?几天后,他收到了杰克的来信:亲爱的文森特,你使我感到虚无。

杰克不知道自己的虚无情绪究竟从什么时候产生,他的画作变得越来越压抑。他怀疑自己根本不存在,只是一个复制品——文森特的镜面,世界上从来没有杰克这个人。为了摆脱文森特在他脑中的印象,他与文森特断绝了关系,不再玩石头剪刀布。

杰克心想,他必须成为一个真实的自己,一个放弃过去,探索无尽未来的人。他必须摆脱这空旷而巨大的虚无感。在他三十岁生日的晚上,他用剪刀杀死了自己的邻居玛莎·塔布连小姐,并剖开了她的肚子,用血液在她的尸体旁画了一把剪刀。二十多天后,他又在夜晚杀死了一名女子玛丽·安·尼古拉斯,依然剖开了她的肚子,在她的身旁画下了一把剪刀。接连数月,杰克杀死了五名女子。每一次,看见陌生女人死去,杰克就会体验到一种生命的力量,感觉自己是在真实地活着、真实地呼吸。作案后,杰克抚摸着自己的脸颊,感受鲜血的味道,令他兴奋痴迷。他一次又一次地杀死陌生人,因为她们死去,他才觉得自身如此完整。

谋杀事件陆续刊登在《新泰晤士报》上,警方根据现场的剪刀符号锁定了杰克,新闻记者将他称作“开膛手杰克”,可杰克始终不承认自己是谋杀犯。受审期间,伦敦又出现了五起少女被杀事件,每个死者的身边也画着一把剪刀,跟杰克留下的剪刀符号一模一样,杰克拥有完全的不在场证明。嫌疑人的名字从“开膛手杰克”变成了“剪刀手X”。后来,警方没有掌握杰克的作案动机与时间,无奈只能将他释放。

杰克在家里用了两年时间,完成了最后一幅画作《复制》——用断续的弧线画下了两个一模一样的人。一个月后,杰克回到乡间,看见了文森特。他们已经许多年没有见面了。文森特对杰克说,来玩一场游戏吧。他们念起了咒语——“石头剪刀布”,两人都出了剪刀,是平局。

变异

历史上关于石头剪刀布的故事如繁星密布,散落于时间的洪流中。它穿梭于爱情与友谊之间,连接着生命与死亡,它是悲伤也是喜悦,在短暂的瞬间照见了永恒。咒語似乎掩藏着巫术的力量,攫取了逝者的记忆,蔓延到无数未来。它正在改变自身原有的形态,从局部开始,发生了变异。

石头剪刀布的早期规则,已随着时间的变化,进入了现代领域。一些外交官预测,石头剪刀布很可能在第四次世界大战中发挥决定性作用,通过猜拳的方式解决国与国之间的斗争,武器将被人丢弃。正如爱因斯坦所说,我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战人们使用什么武器,但第四次世界大战一定是用木棍和石头。

用木棍和石头解决问题仍然太过血腥,石头剪刀布才是和平的方式,不过它的规则可能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今石头剪刀布也已经衍生出了其他的异体,比如萨姆·卡斯发明的“石头剪刀布蜥蜴史波克”:剪刀剪布,布包石头,石头砸死蜥蜴,蜥蜴毒死史波克,史波克踩碎剪刀,剪刀斩首蜥蜴,蜥蜴吃掉布(paper),论文(paper)证明史波克不存在,史波克使石头蒸发,石头砸坏剪刀。它们如同一个五行图,只不过相生变成了相克。按照这种逻辑发展下去,石头剪刀布可以无限地扩大,例如,挂在莱萨宫墙上的那幅太阳圣秘图,它由25种手势组成,每一种手势都有12种相克的对应关系,它的形状就像一朵向日葵,又像一个闪烁着光芒的太阳。太阳圣秘图只是莱萨人画出的简单变体之一,莱萨学院的画师月如正在尝试画出101项变体图,每项有50种克制手势。只要规定的总项数为奇数,相克数为总数减一再除以二,就能环环相克。每增加两项,就像添上了两颗星,发出微弱的光线,不断延长,投射远方。

单纯的数量增多,仅仅是石头剪刀布变异的一种类型。石头剪刀布还演化出了反向变异和双重变异。反向变异改变了原有的规则——石头被剪刀剪碎,剪刀被布包裹,布被石头磨烂,它走向了意义的对立面,催生一套新的规则。双重变异指的是用两只手来玩石头剪刀布,左手对战左手,右手对战右手,或者交叉对战,这是范克新先生未曾料想的结果。

除了以上的形式,日本的一位忍者奈奈还将石头剪刀布与忍术相结合,在基于石头剪刀布原有的规则上,如果参赛者出剪刀时在空中画了一圈,就变成了螺旋剪,可以躲避对方的石头,因此剪刀获胜。普通的石头无法战胜螺旋剪,需要在对方出手势时,一把抓住对方的手掌,令其无法出招,便可胜出。这两套规则并不成熟,因为一旦成立,所有人都会选择在对方出招时抓住对方的手掌。对此,奈奈将更多的忍术运用到石头剪刀布中,每种忍术都可与石头、剪布、布三者结合,制作了一套完整的体系。比如:

分身术+剪刀=无影剪,出招时,需要将剪刀手左右各摆动三遍,它的技能为:1.躲避普通石头的攻击。2.被其他石头攻击时,只会输掉一根手指。

分身术+布=缠绕,出招时,将五指张开,它的技能为:1.既可以包裹普通石头也可以包裹除碎石之外的其他石头。2.当对方为普通布时,缠绕胜利。

分身术+石头=碎石,出招时,需要将手放置地面,它的技能为:1.攻击缠绕。2.使普通剪刀受到三倍伤害。

替身术+剪刀=无,出招时,先出剪刀再将手缩回,它不受到任何攻击,同时也无法给对方造成伤害。

替身术+布=剪刀,出招时,先出布再缩回三根手指变成剪刀,它的技能为:1.引诱对方出剪刀,达成平局。2.对普通石头能够造成百分之十的伤害。

替身术+石头=死布,出招时,先用左手出石头再缩回,然后用右手出布。它的技能为:1.躲避普通布的攻击。2.普通剪刀对死布无效。

幻术+剪刀=移剪,出招时,先出一根手指,再出另一根手指。移剪可以剪刀死布,并击中碎石的三分之一。

…………

奈奈设计出了三百多种招式,自从她的忍法石头剪刀布发明后,每年神秘的“7·19”比赛也沿用了这套新规则,这刚好是水上树下退出江湖的那一年,水上树下站在了早期石头剪刀布竞赛的巅峰。他的离去既标志着旧时代的结束,也预示着一个新的时代正在来临,至于未来有谁会开创神迹,答案交给时间。人们已经知道,奈奈的忍法石头剪刀布与范克新的石头剪刀布不可同日而语,现代语境中,逻辑、元素、异能、神话,所有无关的破碎个体开始走向联合,就像被上帝破坏的巴别塔之石自动拼凑于城墙上,极力向高处攀行。

奈奈的尝试启发了一位中国玩家李向先,他设计出了一套游戏卡牌,结合不同时段中石头剪刀布的形态,整理出了十种剪刀的类型——螺旋剪、樱桃剪、木兰剪、梅花剪、飞天剪、鹿角剪、牛角剪、冰剪、长剪、无剪,十种石头的类型,碎石、白石、黑石、人石、月石、星石、穿越石、水波石、蛇石、云石,十种布的类型,匹夫布、神布、酒布、天布、阿吉伦布、可布、回布、隐身布、金布、死布。将它们组合成互相攻击的卡片,每一张卡片都有不同的神话故事——来自女娲补天的石头、精卫所衔的碎石、夸父逐日时穿的衣服、盘古开天时出现的天布……这套游戏卡只在桌游圈内小众流行,叫作《三维杀》,石头、剪刀、布与中国传统故事相结合,却有了后现代般的寓意。它已经超越了石头剪刀布原有的逻辑,创造出一种崭新的游戏范式。

这些个体正在世界的角落发生改变,如今的石头剪刀布早已不再是原始时代的面貌。它们在丰富了人们日常生活的同时,也引发了一个终极之问:石头剪刀布到底要将人们引入何方?

回归

抵达未来最好的方式就是审视历史。

人们有必要回溯范克新创立石头剪刀布的那个时代,回到那座被世界孤立的莱萨城,从中发掘线索。

最早研究石头剪刀布的理论家是吴路先生,他首先抛出了一个疑问——为什么人们在玩石头剪刀布时需要念一遍咒语,“石头剪刀布”这句话是否隐藏了什么秘密?尽管这套游戏规则早已深入到世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却仍隐藏着大量未解的谜团。为什么不说“开始吧”或者“我出了”之类,而要复述石头剪刀布呢?

他的学生认为思考此类问题毫无意义,就像人们在喝酒之前相碰酒杯一样,不过是潜移默化的影响罢了。念出一段“石頭剪刀布”就是表明游戏开始,根本没有其他深意。

2018年,语言学家张文尝试从词源学上探讨这个问题。他认为,最初游戏的咒语不是石头剪刀布,而应该是与这段话相近的另一个词汇,也许来自方言,在莱萨的方言中,石头剪刀布的发音应该是:xi o da da lu,也就是“自己”的意思。张文无法更进一步解释“自己”与游戏的关系,但他启发了密码学家夏鹰。2019年,夏鹰提取了石头剪刀布的首字母STJDB,按照莱萨的文字与26个英文的对应关系,画出了这份关系图: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STJDB在莱萨写作╳□∧∵∶,结果出乎意料,这个词语的意思正是孤独。这与范克新先生创立游戏的宗旨完全相悖。夏鹰查阅了莱萨游戏博物馆中所有与范史、范克新有关的记载,再次肯定了自己的判断——范克新认为游戏是孤独外部所有情感的集合,他不可能遵循哥哥的理论,设计出一个需要念出“孤独”咒语的多人游戏。几个月后,夏鹰回到上海,准备在密码研究所寻找新的破译线索,但是,不论他通过什么方法,都无法解开“石头剪刀布”的秘密。焦虑一直持续到2020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扰乱了夏鹰的所有研究,被封锁在家的两个月期间,他偶然读到了一则报道《过去的真相与未来的真相》,作者是个无名小卒。这篇文章讲述了真实、欺骗与时间的关系。正是这篇报道,使夏鹰重新开始了研究,他提出了三种假设。

其一,如果莱萨游戏博物馆中的所有记载都是谎言,之前的结论是否能够成立?也许范克新认为哥哥范史的理论是正确的,或许他们并没有真正决裂。史书上关于范克新的记载少之又少,就连他离开哥哥后去了什么地方,人们也无法得知。他如何发明石头剪刀布?第一个与他玩石头剪刀布的人是谁?他又是通过怎样的方式传播了这个游戏呢?石头剪刀布最初的意义是什么?历史上为何有那么多人因为这个游戏走向虚无?这些简单的问题,莱萨城都无法给出解答。

其二,如果范克新终生都在反对哥哥的游戏理论,那么,他的行为是否又进入了哥哥的圈套里呢?哥哥的游戏理论认为:游戏是孤独的映射,人们的短暂欢愉正是孤独的照影。范克新在设计石头剪刀布的时候,越想逃离哥哥的理论束缚,便发现被绑得越深——石头剪刀布可以有无数个参与者,当所有人都投入到游戏中时,它的意义似乎失效了。闹热与欢愉永远只是片刻,越多的人同时参与其中,其结果往往是空虚的黑洞。当世界上所有人同时玩石头剪刀布时,游戏将不会给人答案,只有一团混乱。哥哥说得很对,他必须面对╳□∧∵∶,于是,在出拳之前,他喊出了咒语,就像酒杯相碰时,清脆的安慰。

其三,夏鹰认为,根本不存在范克新这个人。石头剪刀布从始至终都不是一个多人游戏,它的发明者是范史。历史上只有范史,没有范克新。石头剪刀布是一项孤独的游戏,只能一个人独自完成,左手与右手,如此反复,没有终点。

想到这里,夏鹰伸出了他的双手,如果石头剪刀布是单人游戏,那么秘密一定隐藏在自己与自己的搏斗中。他想,那就来一场自我决斗吧,如果右手赢了就代表他猜想得正确——石头剪刀布就是范史发明的孤独游戏,如果左手赢了,那就砍掉右手,从此不再研究任何密码。

于是他伸出双手,念咒语:石头剪刀布。

责编:郑小琼

猜你喜欢

文森特杰克剪刀
差点失去的善款
漫画来拯救
杰克和吉尔
钝剪刀
风有一把剪刀
变成什么好
On Cultivation of Learners’ Pragmatic Competence in ELT
小小金剪刀
被冤枉的小杰克
父亲的求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