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沙鲸在沙漠里游行

2024-04-15水茸茸

少年文艺 2024年3期
关键词:鲸鱼沙漠火车

水茸茸

沙鲸在沙漠里游行。

虽然他有着机械的身体部件,岁月带来的斑驳锈迹也开始凸显,但这并不能否定,他是世界上唯一一条在沙漠里生活的鲸鱼这一事实。

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只是像波浪一样,在连绵的沙丘里隐没又出现。完全没有目的地与沙玩耍着,仅仅是游动就非常满足。

沙鲸还经常会在傍晚看日落。夕阳仿佛罩了一块海盐柠檬色的布,随着颜色慢慢变深,沙鲸的影子被拉得老长。夕阳仿佛要在这里,和这个苍穹下小小的身影待到天荒地老。

没有骆驼,没有响尾蛇,也没有沙漠狐。只有沙鲸偶尔浮出流沙表面时,带出几株仙人掌,这也是在金黄沙漠中,除了沙鲸的蓝灰色,唯一让人感觉凉爽的颜色。

沙鲸再一次浮出,伴随着一阵风鸣,“呜——”除了风沙的声音,远处隐约传来火车的鸣笛。

一辆小火车,头上冒着灰白的烟,身后拖着四五节木车厢,由远到近,最后稳稳当当地在他的身边停下来,主动打起招呼:“喂,你好。你的帽子真好看。”

沙鲸头上顶着几株仙人掌,还在发愣。

“喂,鲸鱼,你好!”小火车大声呜呜了两下。

“喔,喔!你好你好,你的灰烟帽子也很好看!”沙鲸有些呆呆的。过了两三秒,他又问:“你是谁?你从哪里来?要去哪里呀?”

“你是哲学家吗?哈哈。我是小火车,从下面来,到‘這里去。”

“‘这里是这里吗?”

“当然啦!不然会是哪里。而且我来这儿就是为了找你呀。”

“那你已经认识我了?还有,下面是什么?”

“下面嘛,是人类的世界。不过那都是过去时了,他们现在都住月球上。”

“人类?月球?听起来挺新鲜的。”沙鲸两眼向上,若有所思,他好像第一次听到这两个名词,不太能理解,“不过,欢迎你,小火车。你愿意陪我玩吗?我一直都是独自在沙里玩,如果你愿意做我的朋友,我想我们可以一起赛跑。”

“当然可以!我一定会跑得比你快。”

小火车头顶的烟囱里冒出灰烟,他先是很缓慢地转起车轮,然后速度越来越快,越跑越远,最后变成一个小黑点。

沙鲸侧过身子,一个下沉,又“哗”地冒出头来,划出一个圆弧,追赶着小火车。这是他的第一个朋友,也是和朋友的第一次游戏,他兴奋得吱吱叫。

“停下!停下!这这这……头怎么这么晕啊?”一个彩色的影子以极快的速度从车头里飞出来。

小火车一惊,好像忘了什么天大的事情一样,“呼”地蹦起来:“哎呀,只顾着玩,把钢豆给忘了!”

“天哪,这是什么!”沙鲸被飞出来的影子吓了一跳,瞪圆了眼睛。

沙漠里出现了一只鹦鹉!在满是黄沙的世界里,从来没有过这样色彩鲜艳的生物。头和肩膀是大红色,翅膀黄绿蓝相间,尾巴还点缀着橘紫色,脸上一抹白,嵌着黑黑的小眼珠。

“啊,抱歉,本来到了鸣笛的时候就该叫醒你。不过你也太能睡了吧,我这都跑了好一会儿了,晃也该晃醒了!”

鹦鹉在半空展开翅膀飞了几圈,然后停在沙鲸的头上,好像还是晕晕的样子。

沙鲸小心地问道:“你就是小火车所说的‘人类吗?”

“人类?呵呵,虽然我也会讲人类的语言,认识人类的文字,但我可不是笨笨的人类,我是世界上最漂亮的鹦鹉!看见我的身姿了吗?这——就是证据!”鹦鹉故意拉长音调,一脸骄傲。

“哦!你是鹦鹉,叫钢豆。他是小火车。你们都是从下面的人类世界来的,是吗?”

“是的,你终于弄明白了。你就是沙鲸吧?这么大的个头,叫你大鲸鱼比较顺口呢!”和沙鲸对比起来,小火车和鹦鹉钢豆就好像是饼干上的芝麻。

“不,我不喜欢这个名字。请叫我沙鲸。”

“好的,大鲸鱼!”钢豆喜欢开沙鲸的玩笑,因为他看起来有点傻得可爱,“你一直都住在这片沙漠,看来你还不知道,这地方叫霾沙空岛吧?”

钢豆看见沙鲸瞪大眼睛,一副呆呆的样子,嫌弃地叹了口气。

“霾沙空岛下面呢,是人类的世界,但是他们因为无知搞脏了地球,先是森林,然后陆地、海洋统统遭了殃,所以他们现在搬到月球上去住了,你每天抬头望到的月亮,就是这群家伙的家。也有小部分人留了下来,他们在世界上的某个地方守护着地球,做着净化活动,期待地球能恢复到往日的清洁。不过——”

“不过?”

“不过我最后一次看到他们,是几十年前的事了,最近他们一点痕迹也没有。海洋的污染倒是好多了,不论他们是抛弃了这里,还是真心为了环境离开这儿,总之,他们不在地球上,真是帮了大忙!”

看来,钢豆对人类的不满很深。

小火车盯着沙鲸身体上的锈斑,缓缓地说:“大鲸鱼,你知道你身体里装的是什么吗?我和钢豆是为了告诉你这个秘密,才来到这里的。”

“我从来没想过。”沙鲸好像已经接受了“大鲸鱼”这个称呼。

钢豆很急地说:“我来告诉你吧!你的肚子里装着世界上所有的鲸鱼!”

“我的肚子里?所有的鲸鱼?别开玩笑了,我从来都没有同伴。我是世界上唯一的一条鲸鱼。”

“不,不。你是唯一一条生活在沙漠里的鲸鱼。以前,下面的鲸鱼都是生活在海水里的。”

“就算你们说的是真的,我也不觉得生活在这里有什么不好。”沙鲸说。

钢豆说:“得了!这里除了漫天的黄沙还有什么?真怀念以前在红树林的日子,水下缠绕的枝干就像绝妙的宫殿。那时候,我还经常和海鸥们坐在葱郁的树上看夕阳。清爽惬意的日子啊!”

小火车说:“我也曾欣赏过那样的美景。以前送货会经过沿海轨道,海风拂乱头顶的烟雾帽子,当时没什么感觉,现在回想起来,那样的地球才是真正的故乡啊。可现在……”

沙鲸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悦:“你们总是在自说自话,什么树林啦,大海啦,可是这里,这片沙漠,才是我的故乡啊。”

沙鲸突然扬起鳍状的双肢,侧过身体,头向沙层深处潜了下去,只留下中间下陷的流沙。在消失了几秒之后,沙漠表面振出沙鲸那分叉的大尾巴,漫天的扬沙洒满了小火车的车厢。

沙鲸在沙里绕弯又浮出,拱出好几个新的沙丘之后,停了下來。他声音带着些怒气,一字一句地说道:“怎么样?我,的,大,海。”

“有些遗憾……对我来说不过是沙漠……”钢豆心里想着。

而小火车看见眼前起伏的波浪,仿佛真的回到以前那段驰骋在海岸线、远眺蓝色大海的日子,不禁有些恍惚。

此时空气沉默,大家都在想自己的心事,只有未落的扬沙轻微作响。

沙鲸为自己的生气感到惊讶,因为他一直都是安安静静的,年复一年,没有波澜地生活着。也许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扰乱了自己的心绪。

“时间不早了,我想今天我们该回去了。”小火车觉得这样的氛围,继续说下去可能会让沙鲸更难受,便向钢豆使了个眼色。

“啊,嗯……”沙鲸对自己刚才的行为也有些不好意思,“今天很高兴认识你们。”

落日余晖缓缓落在天际。目送着小火车和钢豆远离的背影,沙鲸心里很后悔没能邀请他们看日落。

很快,夜晚来临,天上无星,只有微微发黄的月亮。

沙鲸第一次认识到,在生活的这片沙漠以外,还有更广阔的世界存在。

仰望着夜空中的月亮,他想,这上面真的住着抛弃了地球的人类吗?那自己是怎么样一种存在呢?

思考着,思考着,他的身体里开始冒出一股莫名的冲动。沙鲸发出一阵悠长的叫声,好似厚重的历史铁门被推开那样响遍霾岛上空,绵延地与月色交融……

过了几天,沙鲸和往常一样正伏在沙包上休息,一阵熟悉的鸣笛声传到耳边:“呜——”伴随而来的还有另一种奇怪的声音:“呜嘎——呜——嘎!”

沙鲸远远地望去,是他的两个朋友来了。原来,钢豆除了会人类的语言,还会学火车鸣笛的声音呀,虽然有些难听。沙鲸想到这里,心里偷偷笑了一下。

和上次一样,小火车稳稳当当地停到了沙鲸身旁,头顶冒着烟雾。

“你好,我们—”小火车刚要开口,就被钢豆打断了。钢豆激动地扑棱着翅膀飞到沙鲸的头上:“嘿,大鲸鱼,不,沙鲸。对我来说只是空无一物的沙漠,可能对你并非如此。我想了很久,觉得还是得看我们用什么样的心态面对这样荒芜的地球了。人类抛弃了故乡,但至少我们还得努力,我们得一起加油!”

“喂喂喂,钢豆,你一来就和机关枪似的说一通,谁听得懂啊。”小火车说。

沙鲸说:“故乡……其实,我也想看看真正的大海,你们嘴里所说的,那个蓝色的大海。”

小火车说:“这也是我们来找你的原因,上次就想说这个的。”

“那请说吧。我想我们作为朋友已经和好了,对吗?”沙鲸有些不好意思了。

“当然,我们是朋友。”小火车盯着沙鲸身体上的铁锈,铁锈已经侵蚀了周围的一片深蓝色,“前段时间,钢豆在下面的一处建筑残骸里发现了一些东西,我们才知道了你的存在。”

“我的存在?”

钢豆说:“是这样,那天我和往常一样,正在漫无目的地飞,看见下面的一堆破墙碎砖里有个刻了字的牌子,好奇地飞近一看,上面写着‘碧海蓝天恢复研究中心。多新奇!不过碎砖中间有小洞进不去,我就用嘴巴搬开一些石头……”

“就用嘴巴?”

“对啊,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叫‘钢豆,像钢铁一样的黄豆!还因为我喜欢吃黄豆,哈哈……”

小火车说:“其实是你以前的人类主人给你取的名字,你为了怀念他而已嘛!”

“谁会怀念那家伙啊!嗯,我讲到哪里了?哦,对,我飞进去发现一堆七零八落的资料!只有保护得比较好的还能看清。看来还是有人类认真做了研究,愿意帮助地球恢复的。就是这个。”

钢豆从火车头里衔出一个小皮箱,里面散落着一沓已经卷边泛黄的纸页,上面的一些文字也模糊不清了。

“我来翻译给你听啊。海洋乃生命起源,加速清洁剂净化……巨型沙鲸芯片研制成功,剩余鲸鱼胚胎置于体内……保守估计100年,有机防护材质开始脱落时,启动人类回归计划……”钢豆断断续续地读着,十分吃力。

小火车瞅了瞅沙鲸,沙鲸又像刚认识的时候一样,两只眼睛呆呆地朝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下面的内容是—海水柜置于B25区,雷电存于胶囊,遇水引爆。机械鲸鱼自动唤醒启动芯片,发送信号到月球,正式开启人类回归……”钢豆还没念完,就被沙鲸打断了。

“这些,这些我好像在哪里听过。文末还有‘人类自愧‘极秘保护协会项目等词,是吧?”像是开启了什么记忆的密码,沙鲸很自然地说出口。

“你回想起来了?”小火车问。

“我也不确定是不是以前的记忆,也许我在这片沙漠里太久了。”

“虽然能看懂文字,但是这些莫名其妙的词,我和小火车讨论了很久都弄不明白……”钢豆有些心虚,偷瞄着沙鲸,怕他回忆起什么不愉快的内容。

沙鲸没有回应,只是眨了眨眼睛,看看小火车,又看看钢豆。小火车和钢豆不知道沙鲸为什么不讲话,也面面相觑。

在这样微妙的沉默中,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小火车忍不住咳嗽了两声,钢豆皱起眉头就要扑棱翅膀。

沙鲸终于开口了,他很平静:“我记起来了。我……我是那些鲸鱼的家。我是一只,假的鲸鱼。”

身体上的那些锈斑,正是防护材质脱落的迹象。一百年的时光已经过去了啊,沙鲸在无尽的时空里等啊等,早就忘记了被赋予的使命,只当自己本来就是出生在这里的生命。沙漠成了这个遗忘者的短暂故乡。

地球的碧海蓝天已经恢复了吧?看似珍贵却又不重要的鲸鱼物种交由自己保存,被遗留在这片黄沙的他,究竟算什么呢?

无忧无虑的日子太长久,却那么空虚。他想到身体里的胚胎已经长大,那些和他一样外形的真鲸鱼,比自己重要得多啊。

记起自己的使命,沙鲸知道离开这片沙漠的日子已经到了。

“嗯,得去B25区,在这片沙漠的某处。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去。”沙鲸说,“不过在那之前,我们三个可以一起看一次日落吗?你们愿意吗,和一只人类造出来的机械鲸鱼?”

“说什么呢!小火车不也是人类造出来的吗?”钢豆松了口气,看来沙鲸已经清醒了,接受了自己的身份,“说实话,我也确实喜欢那个人类取的名字哇。”

沙鲸被钢豆逗笑了:“嘻嘻。比起赛跑,我觉得自己可能更喜欢和朋友一起散步!今天,感觉可以去很远的地方……”

傍晚来临,今天的柠檬色带着点红,但又很快被风晕染成熟悉的橘紫。

沙鲸在前面领路,小火车踩着他斜斜的长影子跟在一旁。当然,还有钢豆,这只彩色大鹦鹉替代了沙鲸的仙人掌,变成他最漂亮的帽子。就这样,沙鲸和朋友一起看了日落,还散了步,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不知不觉,深蓝已填满天空,他们走累了。沙鲸翻着肚皮仰躺着,连绵的沙丘贴在背部,好像在给他按摩,平日最神气活现的钢豆,此时已经在沙鲸的头上睡着了。

“寻你流浪方向,行尽荒芜。只求无事常相念,碧海蓝天,最好相见。”一旁的小火车缓缓地吐着白烟,和沙鲸一起看天上的月亮。

“小火车,你还会作诗?”沙鲸听了,觉得心里很温暖。

“嘘,这是我的一个秘密。没有了人类,我可能是现在世界上最好的诗人了——不,是‘诗车,嘿嘿。”

“那我除了是世界上唯一的一条鲸鱼以外,还是世界上最喜欢听诗的人了。”

“是听诗的鲸鱼!”小火车和沙鲸异口同声,下一秒都笑了。

“我会想念你和钢豆的。明天以后,我们会在一个更美好的未来相见。”沙鲸的眼睛流转出一霎光芒,像两颗久违的明星。

第二天,他们到达了目的地B25区。

沙鲸先停了下来:“就是这里了。”

“大鲸鱼,你确定是这里吗?”小火车看四周仍是一望无际的黄沙,有些疑惑。

钢豆拍起翅膀,飞到高处俯视观察。他在空中转了个大圈,突然好像发现了什么,大喊:“喂,看你们的身下是什么!”

沙鲸用尾巴扬起一阵沙尘,身下的秘密露了出来:一个又长又宽的透明扁柜,旁边还躺着一个小小的胶囊罐,上面有闪电的纹样。

“这柜子里面装的液体恐怕就是海水。海水居然是透明的,你不是说海水是蓝色的吗?”沙鲸问。

小火车说:“只有映在蓝天下面才是蓝色的哦。如果你愿意,它也能映出你的颜色。”

沙鲸靠近装着海水的柜子,大大的身体笼罩在上面,蓝灰色映在透明的海水中,海水果然变成了沙鲸的颜色。

“小火车,钢豆。”沙鲸顿了顿,“我想你们已经读懂了那些资料,只是一直在顾虑我……是吗?”

小火车和钢豆相互望了一眼。他们知道,现在时机成熟,沙鲸得去完成自己的使命。沙鲸心里比谁都明白。

“大鲸鱼,你知道的,我们是朋友。啊——在这样破破烂烂的沙漠里面,也是能交到好朋友的呢!”钢豆听起来像是要哭。

“亲爱的沙鲸,只是不愿受到离别的伤害,我们的心儿永远向着未来!”小火车有些激动。

“嘿,钢豆,你知道吗?我们的小火车是一位优秀的诗人呢——朋友们,待会儿见啦!”

沙鲸的大尾巴一甩,击碎了透明的柜子。溅出的海水落到胶囊罐上的一瞬间,胶囊罐突然爆裂开了。

轰!一束闪光穿越小火车的烟雾,大朵大朵的乌云刻着金色的闪电,赫然出现在沙漠上空。

乌云滴下了第一颗水珠,落在沙鲸的头顶。

“呀!”沙鲸打了个激灵,尾巴一拍,掀起扬沙。

第二颗水珠落了下来,紧接着是第三滴、第四滴……雨水冲刷下来,流过每一颗沙子,浸润着沙鲸身上的每一寸皮肤。沙鲸身体上的锈斑迅速延展开来,深蓝色的屏障消失了,银色的金属光泽在雨幕中闪耀。

身体内的芯片启动了。

“喔!喔!我知道的。我就是他们的家……我知道的。”沙鲸呆呆地回应着什么。

乌云堆积到一起,雨越下越大,都往沙漠中央汇去,越来越重,越来越重。

“哗啦——”沙漠中央破了一个洞,雨水混卷着四周的沙,打着旋儿往下面倾漏。

“我知道的……我一直待在这个地方,是为了等待。”沙鲸还在喃喃自语,随着旋涡也一起落了下去。

在空中,闭上眼睛的沙鲸,感到四周的光线从红色到蓝色,从紫色到绿色,再从黑色到白色。他仿佛在做一个七彩的梦。

混着雨水的流沙紧紧包裹着沙鲸,轻轻地将他放在海面。

“呜——呜——”银色的闪光化作泡沫,鲸从空中降落。

无数的小鲸鱼从沙鲸融化的身体里奔涌而出,跳跃着,竞相划出一道道白浪,仿佛在比赛跑步。

“快下沙桥,要塌了!”钢豆从眼前的震撼和伤感中回过神来,对小火车喊道。

小火车一惊,载着钢豆,用最快的速度一路狂奔在下行的沙桥上,头顶的烟雾被拽成奶油般的長龙,好像此时海面上缠绕推进着的白色浪花。

白浪一波一波地堆叠,变成银色的厚网罩在海面,又散开,露出嵌在网中的蓝宝石。

也许,这就是人类回归家园的开始。

沙漠里的鲸鱼,历史上曾有过这样的存在,你我都会记得。

发稿/朱云昊

猜你喜欢

鲸鱼沙漠火车
小鲸鱼
迷途鲸鱼
沙漠之旅
走进沙漠
鲸鱼
走进沙漠
鲸鱼岛——拖延症
火车
登上火车看书去
穿越沙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