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进化史侧影(外二首)

2024-03-28扬臣

阳光 2024年3期
关键词:笔架山古柏虚度

扬臣

他走过一千年——

跳进河,那条河就泛滥起来。

坐进一块山石,就顺势滚动、碎裂。

小河与石头厌恶往日的宁静,

它们引发的不安,却让他蒙羞。

他爬上人的舌尖,一段动人心弦的话语

被后世牢记,并口口相传

谁听到,就种下一颗会发光的种子;

想着它,就从体内伸出一枝,别样的人格。

不知何时,这个世界变得更加拥挤

繁杂而隐秘。他被文字记作羌尊,

族群在人海中稀释。

他又走过一千年。战争和瘟疫

吞噬梦想家谱里的长波色系

逼他深入人心。人类反复

重建规则,他给人心竖起一道墙,

仍旧怀揣不甘,寻找知音,

用尽心思排除异己。他用最后一百年

把自己变成几句名言:谁若读到,

大脑就逆时针加速旋转,引发更多谬误。

春秋古柏的腹语

南郭寺的仲夏,不见一片泛黄的落叶。

这不是我第一次回乡探访。

我歪头,仰望,记忆向儿时倾斜;

多年后再来,错觉的重量

是否像眼下一样,

还会压在同一根支撑柱?

我站在杜甫的脚印里,你是石碑上

春秋凿出的败笔,有一句唐诗

在乱世中失去风韵。古柏不招风,

竹林无罗雀。一句沉寂千年的腹语

崩裂,从木质纤维收紧的躯壳,

让你目睹,无数朝代更迭

让我虚度半日,虚度半生

在睁眼,和闭眼之间。

不,梦篡改不了正史

树痕对时代发出的邀请。

在杜甫故里笔架山前

一个杜甫走出巩义,另一个接着诞生。

我心里的这一个,刚才还躺在经典的摇篮,

现在已经跨出书房,在树荫里现身。

他仍在疯长,创造力惊人——

在空旷的庭院,他用诗篇命名过

所有荷花,石榴和刺枣,词语包裹的籽粒

现在更加饱满,在云影下惊动飞鸟。

我在风口仰望笔架山,不同朝代

不同年龄的他疾声,或者苦吟,

看不清各自的愁容。他顺风走来,

不等躲开,便穿过我的身体

随风而去。我一转身,又一個杜甫

诞生:哭声惊动后世朝野,感时花溅泪。

扬 臣:本名杨亚军,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见于《诗刊》《星星》《诗潮》《诗歌月刊》《诗选刊》《飞天》等,出版诗集《我的口音,我的刀锋》。

猜你喜欢

笔架山古柏虚度
笔架山探幽
马形笔架山
生命中的每一天,都不应虚度
生命中的每一天,都不应虚度
不虚度任何一场危机
柴达木映画
为虚度的时光(组诗)
书案雅物笔架山
古柏
基于动力条件改变的笔架山连岛坝侵蚀原因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