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预见未来,让更多中国学生圆梦世界名校

2024-03-06李嘉祺

留学 2024年5期
关键词:中阳名校学子

李嘉祺

北京因为一场大雪的降临而变得异常萧瑟冰冷,但笔者的感官却仿若被麻痹了一般,显得对冷意的反应后知后觉,我想这大概与在之前的两个小时里,我听到的一个充满温度的故事有关。

现在我想把它分享给你—— 一个有关留学教育的,有热忱、有情怀、更有希望的故事。

“留学三人行”的匠心故事

成功从来不是唾手可得,到达梦想的彼岸也往往难以一帆风顺——Special A特优生创始人黄中阳的故事亦是如此。回首过去,一路辗转摸索、海外求学的黄中阳也曾陷入迷茫的低谷,但一次偶然让他发现了自己人生的新可能。

那是一场剑桥大学教授的讲座,内容有关新兴互联网与传媒经济。教授鞭辟入里的讲解,令他感到醍醐灌顶,并促使他作出了投身于计算机专业,开始研究互联网与传媒的双向结合的决定。

凭借专业知识,他在毕业时收到了包括东芝、奔驰、花旗银行、德国银行、富士通等10多个知名企业在内的48份offer。俗话讲,淋过雨的人更懂得为别人撑伞,体会过“知识改变命运”的黄中阳,也希望靠自己的力量反哺更多年轻的学生们,让更多的中国孩子能感受到把认知提升到更高维度的快感。“创立特优生的初心,就是希望把知识的力量传递给更多的中国孩子,为他们打开那扇通往世界的大门。”

而立足当今这个高速发展的世界,要想提升效率,就要做到很重要的一点——让专业的人去干专业的事。

满腔热忱的“开拓者”。

黄中阳很喜欢把申请季比作一场爬珠峰的探险:如果你不知道山体和路径的变化,可能会在路上遭遇泥石流、坍塌等风险;而如果有当地人指路,你就能少走些弯路。他所做的事情,就是为每一位学子量身制定攀登路线,然后再把那些“当地人”(美国名校的教授与科研人员)请到学生的面前。

但让美国教授与中国学子产生联系,可远比在珠峰当地找一位登山向导要难得多。面对可以预见的困难与充满未知的结果,黄中阳带着一腔孤勇踏上了飞往美国的航班。为了认识纽约城市大学亨特学院的一位教授,他在寒风中苦等了4个小时;为拜访耶鲁大学的Patricia Mainardi教授,他前后7次登门,亲身演绎了“三顾茅庐”的典故。

从2012年开始,黄中阳先后与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哥伦比亚大学、达特茅斯学院、纽约大学等学校的百余名教授建立了长期深度的合作关系。

黄中阳的这一行为,不仅让近千位中国孩子受益,还为特优生打下了“聚合全球优质资源,深度适配中国学生”的坚实烙印。亦是依靠着这份对国际教育的赤子之心,他与另外两位伙伴Brett Gamboa与Russell Glenn Magid相识相知,并一同搭建出了特优生学院(Special College)及特优生教研院STRI(Special Teaching & Research Institute)。

让中国孩子真正“触摸”到博雅教育。

哈佛的官网上这样描述博雅教育:比起为职业做准备,博雅教育更多是培养学生的思维基础。对于国内的学生来说,很少有机会真正体验到地道的美式博雅教育,这就会导致他们的发展遇到瓶颈——在进行考试或比赛时,迟迟无法取得更多提升的原因并不是“我不会”,而是在底层逻辑的编织思考方面有所欠缺。

作为黄中阳创业合作伙伴的Brett Gamboa教授,是特优生学院为国内学子拨开博雅教育“迷雾”的最合适人选。哈佛大学毕业,达特茅斯学院前英语文学教授,布朗大学终身教授,剑桥大学客座教授,曾参与莎士比亚剧本编写指导及美国诸多影视剧剧本创作……一连串头衔的加持下,Brett教授在特优生做起了“珠峰当地人”的工作。

效果可谓显著。Lydia是一位令黄中阳印象很深刻的学子,他在刚去美高的时候,整个的课程进度,尤其是文学的学习进度与同学的差距非常大。这种文化与思考模式的断层感,就好比一个中国的小学生,突然跃至了高中课堂,中间所缺失的内容很难在短时间内弥补。

但已经服务“大藤学校”超27年的Brett教授,很了解如何帮助中国学子“打通任督二脉”,完成对博雅教育的触达。在Brett教授深入浅出的指导下,仅仅一个学期,Lydia的文学成绩就从60分左右提升至87分,同时,他在表达时也变得更加自信。

此外,特优生学院还开设了140多门专属课程和研究项目,内容遍布美国最前沿专业。所谓“过程是风景,结果是明信片”,特优生的特色课程和博雅教育就是在帮助中国孩子充实着“过程”,让他们在通往名校的路上汲取到足够的养分。

为留学申请抓住信息差。

公元207年,郭嘉临终前的一句“兵贵神速”帮助曹操一举平定乌桓,而在1800多年后的今天,在竞争愈发激烈的留学赛道上,更快速的信息获取亦可以为学生的申请规划打造出“信息差”的优势,从而实现将起跑线前移。

举个例子——对于2023年而言,留学圈最“热”的专业名词,除了多次登上国内外热搜引起广泛讨论的“AI”以外,还有飞速席卷全球的“ESG”(一个专业经济术语,即从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三个维度,评估企业经营的可持续性与对社会价值观念的影响)。

2023年年初,各大银行的主要投资方向都开始倾向于ESG;年末,一個名为“联合国ESG证书”的词条火爆小红书。但实际上,ESG在2023年的逐渐盛行,事先早有预兆。

无论是哈佛大学成立Salata气候与可持续发展研究院,还是斯坦福大学创建了70年来第一所新的学院——Doerr可持续发展学院,这些名校早已做出前瞻性的行动。由此可见,精准快速的信息,可以给中国学子带来多大的机遇与便利。而这,是曾任斯坦福大学学术主任、管理哈佛大学招生工作7年的Glenn教授的主场。

在斯坦福大学工作期间,Russell Glenn Magid教授负责为学生在法律、医疗、商业、教育、科学、人文等领域提供有效建议,这不仅使得他对各个领域的所学所得了如指掌,更让他拥有了获取更多前沿消息的渠道。从各名校的新专业、新政策、新录取,到美国即时的就业市场动态,再到一些大学很微小的调整(如学院合并、项目转院、师资构成),Glenn院长都可以以最快的速度作出反馈,从而进一步调整课程、组织科研、策划活动。

因此,从人工智能到生物工程,从环境保护到绿色金融……在特优生学习的中国孩子,总是能及时感知到世界的变化。

录取名校不是留学申请的第一要义

“能够拿到名校入场券,却没有在名校生存下去的能力”是当下中国留学生所面临的最大困境之一。于是,这就引发了一个很经典的问题——对于中国留学生而言,“名校”与“能力”到底哪个更重要?

黄中阳是“能力>名校”观点的支持者。在他看来,名校对中国孩子来说绝不是最重要的,能力才是。

威廉·德雷谢维奇所著的《优秀的绵羊》一书,曾经给了黄中阳很大的启发。“这本书大致描述了常春藤名校学生所处的一种状态:他们或许懂得很多理论知识,但是实践能力却很差,处于焦虑和迷茫中,缺乏人生的目标。我更希望让学生到达彼岸,同时具备到达彼岸的能力。”

在黄中阳看来,当你的能力足够强时,你既可以选择名校,也可以选择适合自己的学校,展现在你面前的天地会更加辽阔。

黄中阳认为,不仅“滑铁卢式”的掉档是申请失败的烙印,利用“假把式”包装后的强行逆袭与为了名校title就读自己并不热爱的专业,也都不算真正的申请“成功”。让学生真正具备在名校读书的能力,并可以自由选择更喜欢或更适合的offer,才算他心中的完美录取。

在“养人”的环境中,点亮思维、收获成长

因为花费几百万打造了特优生教研院,且每年都将投入的重心放在“请世界名校教授上课”“联系各领域牛人大神带学生做项目”而非品牌宣传上,黄中阳经常被问到这样一个问题——“把这么多钱砸在这些(对赚钱盈利不出彩)地方,到底值不值得”?

在采访中,黄中阳并没有对此问题给出直接的回应,而是与笔者分享了两位学生的案例故事。

逆转:从不被看好,到畅游美本高难课程。

Mike就读于我国中部城市的一所高中。黄中阳第一次了解学生信息时就发现,无论学校老师还是一些同行评估的反馈,都指向对Mike的信心不足。但黄中阳看到了Mike眼中的“求生欲”,那是一种对于目标非常笃定的动力感。于是,黄中阳为Mike规划了一段Awesome Math的数学夏校,并在此过程中将其引荐给了一位美国数学教授,而这名教授恰恰与Mike的偶像教授关系匪浅。

一瞬间,Mike感觉自己与曾遥不可及的业内大神之间的距离拉近了,这极大鼓舞了他的学术积极性。通过与教授一个暑期的学习与沟通,Mike不仅收获了知识与实践,还得到了一份对自我发展路径的肯定。他第一次深切意识到了自己热爱的应用数学领域方向在未来能起到多大的作用,能够为这个社会创造怎样的价值。

后来,故事水到渠成,Mike带着更大的热忱参加更多的竞赛,并逐渐找到了自己更感兴趣的细化方向,同时具备了在文书上完善个人特质的能力。

而当他成功走进JHU(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数学课堂,发现自己在特优生学院学到的课程,以及在科研实践中获取的知识,能够帮助他轻而易举地攻克那些所谓的高难课程时,他难掩激动地给黄中阳拨去了电话:“老师,您当初让我学的那些东西现在全部都被应用上了,我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在美国大学的课堂上表现得如此如鱼得水。”

追踪:从特优生走出的她,正在华尔街施展魄力。

前不久,黄中阳在纽约与学生Lucia一起吃了顿晚餐。

在某知名对冲基金工作的Lucia,不经意间与老师发起牢骚:“我们公司现在按月裁人,业绩不好随时可能被清退,最近压力真的挺大的。”

但当黄中阳提到要不要换个地儿发展的时候,却立刻遭到了Lucia的反对:“我还是要继续努力拼一下,虽然有压力但我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还不错,而且我在公司的表现非常好。说起这种拼劲,还是特优生为我带来的呢!”

恍然间,时间回溯。在特优生进行学习和申请的过程中,Lucia给黄中阳留下的最深刻印象,便是从自我怀疑到自信勇敢的成长蜕变。

在整个申请过程当中,特优生始终以陪伴的方式与Lucia一同成长。从课程学习,到接触业内的牛人资源,再到收获大神教授的肯定,这种不断鼓励、正向反馈的一路同行,可以把一个人的努力充分地调动起来。Lucia的心理状态随之从最开始的“我能行吗”渐渐转变为“我可以试试”。

在申请落幕之时,因为信任,Lucia非常坚决地执行了黄中阳给出的建议:你在BU的本科专业虽然是数学,但你一定要把计算机和经济课程加入选修,因为从对未来的发展预测来看,这两个领域的课程会为你在未来(研究生)学习金融工程和金融数学奠定很好的基础。

从结果来看,正是这一建议将Lucia向华尔街的对冲基金完成了一次就业助推。

“养人”:让学生与美的事物在一起。

由黄中阳引领的特优生团队,是在用国际教育做着“养人”的工作。他们通过学习、活动、引荐、科研等一系列定制安排,让每一位学子都能够更清晰地解构自我,更积极地探索世间万物的价值,更水到渠成地跨过门槛——通过优秀的人认识更多优秀的人,通过有价值的实践发现更多有价值的事物,从而看见未来、发现美,具备与“美的事物”在一起的眼界与能力。

此外,通过和行业内最顶尖的教授沟通,学子们还会更容易得到对梦想的“触摸感”,且提前适应大学期间可能遇到的问题与困境,并更加乐观积极地面对挑战。

有位名为Jeanne(圆梦斯坦福)的00后女孩,曾在黄中阳的指导下做过一个与人工智能相关、持续了整整18个月的实验项目。这对于一名高中生来说,无疑是困难重重。

Jeanne在遭遇幾次挫折后经历了心态的崩溃,这时黄中阳的提醒发挥了作用:“作为学生,做这个实验并不是非要取得什么研究成果,而是为了从中收获成长。要记住,真正成就你的不只是实验结果,还有你不断努力、反思、拼搏的过程。”摆正了心态的Jeanne最终取得了实验的成功,研究成果被刊登在了人工智能领域的知名刊物上。

也许,教育的目的本就不是培养准备好工作的年轻人,而是培养准备好人生的年轻人。当你拥有足够能力时,你可以自由地决定想成为怎样的人。所以,将中国孩子托举进名校在黄中阳的心中不是最重要的事,是否为每位学子勾勒出了能真切“看得见”的美好未来,才真正牵引着黄中阳以及特优生团队里每一位老师的心。

在采访的最后,笔者追问了黄中阳一个很私人的问题:投身教育12年,如果说学子们的成就已经让你感到每次付出都很值得,那么你现在还有什么愿望没有实现?他几乎没有片刻犹豫就给出了那个可能已潜藏心底许久的答案:“我希望从特优生走出的学生里,能诞生一位‘中国的埃隆·马斯克’。”

猜你喜欢

中阳名校学子
种活一棵树
浙江维管植物分布新记录
Multiple induced transparency in a hybrid driven cavity optomechanical device with a two-level system∗
名校介绍
Reversible waveform conversion between microwave and optical fields in a hybrid opto-electromechanical system∗
杏林组曲·学子赋
今朝学子喜登攀
悠悠学子心,浓浓附中情
名校简介
如雷鼾声惊醒“名校梦”,15岁少年不堪重负卧轨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