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马格南初体验

2024-01-16潘超群

摄影世界 2024年1期
关键词:图片社档案室巴黎

潘超群

马格南图片社,巴黎,法国,2023。

从2023年9月起,我在马格南图片社(MagnumPhoto)参加为期一年的创意纪录片与新闻摄影课程(CreativeDocumentaryandPhotojournalismwithMagnumPhotosandSpéos)。这个项目是由马格南图片社与巴黎摄影学院(Spéos)合作举办的,每年一届,全球范围内招收10-12名学生。马格南图片社负责在视觉叙事传统下提供有關个人摄影项目的指导,课程中由三位马格南摄影师担任长期导师,并每周邀请不同的马格南摄影师进行讲座、研讨等,而巴黎摄影学院负责技术部分的授课。

“顾名思义”,我当时选择申请这个课程的唯一原因就是“马格南图片社”。毕竟在摄影史上,马格南是座绕不过去的“丰碑”,是很多摄影爱好者心目中的“圣殿”。有什么比与那些名字出现在摄影史书上的人面对面交流更让人激动呢?有什么比面对面向当代最优秀的摄影师学习收获更大呢?当我在马格南图片社见到约瑟夫·寇德卡(JosefKoudelka)、雷蒙·德巴东(RaymondDepardon),在教室里听帕特里克·扎克曼(PatrickZachmann)和斯图尔特·富兰克林(StuartFranklin)聊起他们的创作经历和摄影哲学时,我就知道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马格南图片社,巴黎,法国,2023。

感谢《摄影世界》的邀约,能够在2024年开设“我在马格南学摄影”这个栏目,我也期待与大家分享这一年我在马格南图片社学习的经历、体验与收获。

马格南图片社创立于1947年,由四位堪称传奇的摄影师奠基——亨利·卡地亚-布列松(HenriCartier-Bresson)、罗伯特·卡帕(RobertCapa)、乔治·罗杰(GeorgeRodger)和大卫·西蒙(DavidSeymour)。他们将各自独特的风格结合在一起,创立了这个有史以来最重要的艺术家合作社。其实初创团队还包括3位图片编辑,但因为种种原因,如今即使在马格南内部也很少提起他们的名字了。

“马格南(Magnum)”这个名字来源于法国的一种大号香槟(每瓶1.5L,是普通香槟的2倍),这是当时摄影师们从战场上顺利返回后最喜欢用于庆祝的酒水,所以几位有战争摄影背景的创始人便将它作为了图片社的名字。

马格南图片社成立的初衷,其实是保护摄影师的版权,并为摄影师争取独立报道新闻的权利和地位。自成立起,马格南记录了世界上大多数重大事件和人物,涵盖工业、社会和人物、名胜地点、政治和新闻事件、灾难和冲突。当你想到一个标志性的图像,却想不起是谁拍的或在哪里可以找到时,它很可能就来自马格南。

马格南图片社内的海报,巴黎,法国,2023。

马格南图片社,巴黎,法国,2023。图书馆书架,可以对外出售的部分书籍。

如今的马格南,依然代表着全世界最优秀的那一批摄影师,并随着世界的变化,在保持着其创始理念“纪实与新闻”的同时,越来越多地与艺术摄影等其他摄影语言互相融合。正如马格南摄影师自己所说:“马格南是一个思想共同体,具有共通的人类品质、对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始终充满尊重与好奇心、并始终保持着以视觉方式记录它们的愿望。”

虽然一直心心念念,但初见时,却很难将这个不起眼的地方与大名鼎鼎的马格南联系在一起。

马格南图片社的巴黎办公室位于巴黎11区一个很“平常”的街区,这也是2年多前才从18区的旧址搬迁而来。在这里,马格南甚至没有临街的门面或招牌,需要推开路边一栋仿佛民宅建筑的大门,走过一个小小的院子,才能看到黑色大门上白色的“MAGNUM”字样。

进门之后,地方也不算大,一楼是画廊、图书馆和档案室,二楼是办公室和我们平时上课的地方,总的来说就是非常非常朴素。

马格南的画廊占据着一楼最大的区域,这里会不定期举办一些马格南摄影师的作品展,形式也非常多样,联展、个展、摄影书展都有,之后我们项目的毕业展也会在这个画廊进行。紧挨着画廊的图书馆,在高高的书架中储存着马格南摄影师出版的各种摄影书,既有刚刚上市的新书,也有早已绝版的孤本,其中部分有库存的图书也可以销售。这两个区域,在非布展时间,都对外开放。

而不对外开放的档案室,是一楼最有趣的地方。这里收藏着无数马格南摄影师的“存档”(包括胶片底片和数码底片)。在这里能看到卡帕兄弟数以万计的底片,包括著名的《诺曼底登陆》底稿、布鲁诺·巴贝(BrunoBarbey)作品底稿等。在2020年底,巴贝去世后,他的遗孀也将作品底稿挪到了这里,以方便她和马格南的工作人员一起整理巴贝的遗作并交付出版。

值得一提的是,档案室胶片底片的储存,至今为止依然采用创立初期设计的模式——全部以独有的逻辑手写编号后再分类储存。虽然是手工编号,但是档案室的负责人说他可以在5分钟内找到任何摄影师的任何作品。我们现场测试,确实百发百中。

马格南图片社档案馆,巴黎,法国,2023。摄影师的签名印章,会盖在出售的印刷品上。

其实马格南档案室实际上并不止这一个,而是由多个散落在巴黎各处的档案室组成。为防止出现被“一锅端”的情况,无论是胶片底片还是数码印盘,从成立初期,马格南就有着分散或多处备份的好习惯。

在二楼的开放空间里,除了常常可以看到拿着印刷作品和摄影书正在讨论的马格南摄影师们,还挤着教育(Education)/档案(Archives)/合作(Partnership)/授权(Licensing)/文化(Cultural)五个部门的工作人员,以独属于马格南的方式运营着这个独特的艺术家合作社。

马格南全球三个办公室(巴黎、纽约、伦敦)当前总计注册有50名正式会员(Member)、3名准会员(Associates)和2位提名会员(Nominees),还有11位“贡献级”合作摄影师(Contributors),哈利·格鲁亚特(HarryGruyeart)和史蒂夫·麦凯瑞(SteveMcCurry)都在此列。

而一直被传为马格南会员的中国摄影大师吕楠,实际身份则是“通讯员”(Coorrespondents),但是这个称号已经在十几年前就不再授予任何人,所以当前持有这个身份的摄影师只有吕楠和以色列摄影师米查·巴-安(MichaBar-Am)。

而以上所有分类,对外都可以被称为马格南摄影师。

成为马格南摄影师,至今依然是全世界摄影师们心目中最高的荣耀之一。但加入马格南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们有着极其严苛的筛选过程:每年提交到马格南各个办公室的会员申请大约有800-1000份,而获得“提名”的人数往往只有1-2人(最多一年也仅有7人),遇到“不好的年份”,比如2022年至今,更是无一人获得提名。摄影师获得“提名”后,会经历大约4-5年的考察期,才能逐步“晋升”至准会员,最终成为正式会员,而每个阶段的跨越,都必须经过超过三分之二的正式会员投票通过。就连马格南图片社前任主席、摄影大师马丁·帕尔(MartinParr),在正式入会投票时,也仅仅以超过三分之二多数1票的微弱优势通过。

通过观察马格南新会员的提名和入会情况,也能看到摄影在每个时代的发展趋势,以及马格南主动或被动做出的变化和调整。如今的马格南,依然像诞生之初一样,推动着世界摄影史的发展,也在不断被新的潮流推动着。

我参与的课程有三位马格南摄影师作为固定导师,西班牙摄影师卢尔·里贝拉(LúaRibeira)、英国摄影师斯图尔特·富兰克林(StuartFranklin)和法国摄影师安托万·D·阿格塔(AntoineD'Agata)。三位摄影师有着截然不同的风格,卢尔·里贝拉擅长将个人纪实融入社会事件,强调“使用摄影媒介来创造关联,并质疑人与人之间的结构性分隔”,常常深度参与拍摄主题。斯图尔特·富兰克林是摄影记者出身,曾任马格南主席,具有非常传统的马格南叙事风格,同时也非常关注摄影中文字与图像的关系。安托万·D·阿格塔师从拉里·克拉克(LarryClark)和南·戈尔丁(NanGoldin),他经常以自己的生活经历为素材,极为感性,拍摄题材也不乏禁忌话题,可以视作“私摄影”的脉络延续。除此之外,每周都会有不同的马格南摄影师来做分享,包括前边提到的哈利·格鲁亚特、帕特里克·扎克曼,等等。

初到马格南,总是耐不住好奇心要去打听一些“趣闻”或“秘闻”。

比如罗伯特·卡帕《诺曼底登陆》的照片,是不是真的如传闻一样,大部分因为冲洗失败而损毁,所以只留下了寥寥十几张?而答案是无人知晓,即使资历最老的马格南员工,也只是和我们一样听过这个传说。但真相如何,早已经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但是大家都愿意相信这个传说,因为它本身,已经成为了卡帕那张传奇照片的一部分。

又比如约瑟夫·寇德卡至今为止也不接受任何商业任务。因为极低的物欲,他也将自己的生活过成了最简单的样子。在马格南还未搬家之前,他常常带着睡袋就住在马格南的办公室里,那时候办公室还特地装了淋浴间供他使用。搬家之后,考虑到寇德卡越来越大的年纪,睡在办公室地上总是不太安全,所以新办公室就没有再设计淋浴间了。

再比如大家都会很好奇,在一些商业合作中,马格南摄影师是怎么与甲方沟通的?会不会遇到甲方对摄影师最终作品完全不认同或者不满意的情况呢?相关负责人表示,合作(Partnership)部门的任务之一就是居中协调摄影师与甲方客户的沟通,确保项目顺利完成。但是马格南根本上还是以尊重摄影师创作为基本原则,所以这个任务更多的还是要说服甲方理解和接受摄影师的作品。当然,甲方不满意,甚至一气之下按合同结清费用,然后转身另请高明的案例也不是没有。看来即使成为了马格南摄影师,甲乙双方的矛盾依然是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当然在马格南的学习也不仅仅是“听故事”。有关于摄影艺术的辩论、几乎不间断的摄影拍摄任務和作业、大量的阅读、学习图片的编辑与排版、尝试用图片讲故事,这些才是马格南课程的精髓。总之非常开心可以面对面向马格南摄影师们学习,也期待未来在栏目里继续与大家分享我的学习体验。

猜你喜欢

图片社档案室巴黎
勘测设计单位数字档案室建设探讨
巴黎之爱
《巴黎私厨》
数字档案馆建设思考
高校档案室建设与管理的现状及对策分析
谁缔造了如今的巴黎
盖蒂还有麻烦事,一家图片社也起诉了它
摄影师把照片捐赠给图书馆 却发现盖蒂在卖它
玛格南:决定性瞬间
巴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