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散落的足迹

2023-08-30小雅

上海文学 2023年9期
关键词:行道树猫头鹰桑树

小雅

小夜曲

这是一条长长的寂静的街道

——奥克塔维奥·帕斯

1

呵,又是华丽落幕的一年,

隆冬之夜张开嘴,吐出纠缠不清的日子!

当它把日子一股脑倾吐到街道上,对岸大厦

便附身识别这十几年来熟悉的河流的气味,

——时常将水汽铺于行者的双足

又接纳了水鸟和浮萍、月光这固体露水的天使,

宁静却令它失眠,它的皮肤过于潮湿,

它一直在等待可以晾干它身体的某段舞曲。

2

突然遇见一个伽罗瓦——或者

某种类似的天才,咳嗽得像朵水母,

在彩色礁石间扑腾着倒退。

天才,我们都在期盼,头脑中猛地长出智慧,

就像戴了顶帽子,有着柔软的白色帽檐。

就这么简单,没有风,偶尔有人

晃动轻飘飘的身体,举着路灯小跑,

犹如牢牢系住地球的飘带,仿佛分不开的恋人。

3

风,老朋友,提醒你隔着玻璃能看见的

朦胧景物,也许都是真实的,

快樂,一如既往,这条小路尽头,

行道树在彩色面具后闪烁,到底发生了什么?

它们最清楚,用枝条替代祝福的手足,

一年一度的节日——治安那么好,

喝酒或者切蛋糕,你捂嘴吃下甜甜的一块,

我们终究能自主地享受:刀锋的冷峻味道。

4

这儿是南方,下雪的日子已经过去,

那么雪下在何处?与泛白的波涛有何关联?

坐在炉前回忆我们曾与美德共处一室,

内心不寒冷,裹着羽绒外套的身体亦不寒冷。

他们在过生日,庆祝数十年前消灭的苍蝇,

值得欢呼的年龄,在温暖祥和的节日里来临,

戴眼镜的人,知识分子们,地图上

乳白色的蝇卵——皆是可控的变量。

5

理智因读书太多而滑到?而美德

通过胞衣来传承!我们谈到一位死去多年的

老人,他用诗歌怀念更多的死者,

后来他果真脱下了那张黑瘦的红色皮囊,

这风中旋着笔尖的老头儿,

不给疾病充当模特,他将皮毛风干,

晾晒在两个美洲之间,鼓起的风中大鸟

穿越一片微光,却拒绝用右手写出病毒的名字。

6

有人在大笑,说着削足适履的故事,

然后说乌鸦和猫头鹰,哪种鸟类的内心更黑?

羽毛更沉重?而荒诞没有法则,

我们和世界隔着玻璃,这就挺荒诞,

更荒诞的是窗外行道树又将在春风里

吐出熟悉的味蕾,而我们所失去的歌声,

它是否真是永恒的遗失,湿漉漉的水边,

我们生命的晾衣绳上,结起白霜似的冰片?

乌程张氏宗谱·家族墓地

年月日。一掌可握的小镇上,

一个人的死亡过程仿佛带电球体滚滚驰过

深蓝色夜空,落在桑树与流水之间,

撞击地面形成椭圆形的坑,是死的安居之所。

这蚁穴般不断壮大的家族,正在失去

皮肤上的水分,被泥土推动的白色卵异常耀眼。

此地泥土接纳了一个世代显赫的家族,

他们以沉默为语言,种植松柏和万年青,

桑树手指天空桑叶簌簌鸣响是彗星陨落时刻,

同样沉默不语的是石头,是渐增的青绿色

纹理,

沿着石碑进入地底寻找连成一体的树根,

遇到石头便打成结,彼此的触手已无法区分。

记住和遗忘,哪一个是耗时的胜者?

一代代落叶覆盖的小径被一代代的脚印替换。

夜枭,猫头鹰……更多鸟雀在月下飞过,

远处稻草人扎着表示善意的领结分享祭品,

流水日夜不息从河岸带走散落的泥土,

灯笼果爆裂的果浆和泪水一样对抗着时间。

猜你喜欢

行道树猫头鹰桑树
行道树是景也是民生
猫头鹰
马桑树儿搭灯台
行道树
桑树变身增收“摇钱树”
猫头鹰
猫头鹰
奶奶家的桑树
行道树对人行道的破坏
猫头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