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春韭飘香试春盘

2023-03-13陆漪

美食 2023年3期
关键词:炒鸡蛋韭菜生长

文/陆漪

“一畦春韭绿,十里稻花香。

“一畦春韭绿,十里稻花香。”孟春三月,天气渐暖,在泥土里猫藏了一冬的韭芽,终于经不住这温暖的诱惑和驱使,顶着露珠悄悄地破土而出,狭长的嫩叶精神抖擞地舒展开来,伴着阳光的洗礼,郁郁葱葱地生长着,远远望去颇似茁壮成长的麦苗。

在农村,韭菜是一种普普通通的蔬菜,它的适应性很强,不择土壤、不选地形,田边地角只要有巴掌大的一块地,都能看到蓬勃生长的韭菜,撒下种子个把月后就上了人们的餐桌。它的生命力很强大,不管割下的根茎是长是短,总会越割越旺,越长越粗。有经验的农户采割时把韭菜排列成了阶梯式,一层是刚割完的茬口,一层是生长了二三指的嫩绿,还有一层是葱葱郁郁的青绿,这样合理安排家里就不会“缺菜”。

“正月葱,二月韭。”春韭,叶子飘飘洒洒好像其柔美的秀发,颜色青青绿绿则是她青春的本色,生长在田野里是美丽的风景,走到餐桌上则是可口的美食。“春初早韭,秋末晚菘”,春韭曾被古人赞美为味道最好的蔬菜。韭菜在厨房中属于“百搭”菜,相容性强,无论是肉菜、素菜还是海鲜,它都能和搭档默契配合;不管是凉拌、热炒,还是做成馅,它也能顺其自然,发挥自身优势,增加菜肴的美味,诱惑着无数人的舌尖。

记得小时候,母亲用她一双巧手,做出了许多花样的韭菜美食,如韭菜炒鸡蛋、韭菜炒豆腐、韭菜盒子、韭菜饺子等。但我最喜欢的还是韭菜炒鸡蛋,在烧热的油锅中倒入打碎调匀的鸡蛋汁,只听得一连几声“嗤嗤嗤”,那沉在锅底的蛋汁就像蘑菇云一样升腾起来,待其全部凝固,再用铁铲划成蛋块,倒入鲜嫩的春韭,加适量的盐上下翻炒几下便可出锅。金灿灿的鸡蛋与新鲜的韭菜翠绿相间,那股鲜香味儿弥漫开来,大快朵颐的食欲油然而生。难怪文坛老饕汪曾祺在呼伦贝尔草原体验生活时,看到黄色的小花铺满草原,绿草几乎尽数被盖在黄色的花海之下,他一时兴起,做了一首打油诗:“草原的花真好看,好像韭菜炒鸡蛋。”听得不禁捧腹,可见此菜是多么的诱人。

韭菜有着很多对人身体有益的营养物质,矿物质含量丰富,同时又有着十分广泛的药用价值。中医认为:韭菜有补虚、调和腑脏、解毒化瘀、补肝气、暖腰膝等多种疗效。国人食韭的历史也很悠久,在我国最古的史书《尚书》中“正月囿有韭”的记述,说明韭菜栽培在我国至少有三千年的历史。韭菜,因只种一次即可剪而复生,生生不息,故又名长生草、懒人菜。《说文解字》释曰:“韭,菜名,一种而久者,故谓之韭。”古人很早就有用春韭祭祀的习俗,《诗经》有“四之日其蚤,献羔祭韭”之说,《礼记》也称“庶人春荐韭”,都是说用二月初的春韭或羊羔祭祖,最为尊贵。

春韭,那份嫩绿、那种鲜味,不但寻常百姓十分喜欢,历代文人墨客也是青睐有加,纷纷赋诗赞美。漂泊不定、颠沛流离的诗人杜甫见到久别重逢的故友,写出了“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的诗句,家常饭菜体现出老友间不拘形迹的淳朴友情。能把平淡生活过成诗的大文豪苏轼曾在诗词中写道:“蓼茸蒿笋试春盘” “青蒿黄韭试春盘”,他饶有兴致地吃着青蒿、春韭、蓼芽等做的春盘,这何尝不是人生之乐,于是发出了“人间有味是清欢”的感叹。清代书画家、文学家郑燮在《四时苦乐歌》中写道:“春韭满园随意剪,腊醅半瓮邀人酌。”他最贪恋的,莫过于剪取满园春韭做成美肴,邀酌刚开坛的半瓮腊酒,这种甘于平淡、悠然自得的生活是多么令人向往。韭菜入诗,亦能入画,潘天寿的指墨画《好友相晤图》,春雨芭蕉之下,两好友相对而坐,“剪韭共加餐”,其意蕴充满无限的情味。

春韭,是大自然的馈赠;春韭的鲜,是时令的安排,它把默默忍受严寒洗礼中蓄积的能量全部奉献给了明媚的春天,成了我们盘中的清素美味,而其中也蕴含着诸多的人生况味,真是最喜春来韭菜香!

猜你喜欢

炒鸡蛋韭菜生长
故宫与“番茄炒鸡蛋”的配色
碗莲生长记
生长在哪里的启示
生长
一盘西红柿炒鸡蛋中的教育哲理
风云变幻——赫章韭菜坪
莴苣和韭菜
《生长在春天》
夜雨剪春韭
吃鸡屎炒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