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追踪外星人

2022-07-08若金之波

青少年科技博览(中学版) 2022年5期
关键词:陀螺外星人猴子

若金之波

据可靠情报,一伙不明来历的外星人潜入地球,藏于西南大山,从其行踪来看,很可能不怀好意!为了地球的安全,特别行动队马上出发,展开搜捕。

1

我们的小分队一行8人,也秘密进入山区核心地带。

随队的警犬艾布是我们小分队的特别“主力”。它带着我们在分管的一片山区跑上跑下,连人带狗都累得气喘吁吁。所有可疑的气味,最终都被证明来自普通的动物。

分队长觉得这样满山跑不是一个法儿。晚上,我们扎营休息,在帐篷前烧了一堆篝火,围在火堆旁一边喝热水一边开讨论会。讨论了半宿,结论是:除了跟艾布满山疯跑,没有更好的办法。

这时,总部传来了消息:卫星捕捉到了外星人最新向太空发射的信号,发射位置就在西南山区的某一座山顶上,正好处在我们的搜索范围内。

听到消息,队员们都按捺不住,恨不得即刻出发,就连艾布也等不及了,吐着长舌头,一对眼睛炯炯有神,雷达般四下扫视,似乎闻到了什么,又不好确定,焦躁地张着嘴,呼呼地喷着气。

“汪汪!汪汪!”艾布忽然朝帐篷狂叫起来,大家扭头望去,帐篷的门帘鼓了一下,从里面钻出一团黑影,飞身爬上一棵大树。

“有情况!”分队长喊了一声,跟着急不可耐的艾布追了上去,其他队员纷纷抓起枪,紧随其后,电筒也一齐照射过去。

“吱吱,吱吱。”光影中,一只猴子正吊在高大的木棉树上。

看见它爪子里握着的罐头盒,大家这才恍然大悟。

“讨厌的猴子,又来偷东西!”有人禁不住嘟囔句粗话,“小心我一枪打死你。”

“别开枪,猴子可是受保护动物。”分队长喝道,“现在回帐篷,明早再找。”

听见命令,大伙沮丧地回到帐篷里歇息。

2

第二天一早,我们小分队赶往外星人发射信号的地点。

最先冲过去的是艾布,它显然已闻到了不一样的气味,兴奋地带着分队长往前奔。可是,目标区域依然一无所获。

这是一座低矮的山尖,周围被群山和密林环抱,十分隐蔽。山尖不大,也覆盖着半人多高的杂草和矮树,隐藏在里面很难被发现。不过,分队长发现杂草丛中有一块被压过的痕迹,还有些经过掩饰的踩踏痕迹。

艾布在杂草里来回嗅着,很快,它就朝山下跑去,钻入狭窄的山谷,停在一条小溪边闻了闻,然后跑回山顶。它就在这段距离内来回跑。

分队长带着队员分头拍照、录像、采集样本和提取物证。

午休的时候,大家一边吃东西一边议论开了。

“外星人显然是在这里过夜,但发回电波后就离开了。”

“他们跑到小河边去干什么?”

“关键是,艾布为什么没有捕捉到更远一些的气味呢?”

“发回的电波会是什么内容?”

讨论的内容虽然很多,提了一串问题却找不到答案。

分队长是天文物理方面的专家,曾参与多起寻找外星人的行动,经验颇丰。在大家询问的目光下,他给出了答案:一是根据地面上留下的印痕判断,外星人应该有三个;二是他们乘坐着一种微型圆形飞行器,所以只在逗留处和沿途留下了气味;三是下到河边,可能是为了获取这里的水资源数据。他们之所以选择这里落脚,也可能是因为这个山尖是发射电波的极佳地点,隐蔽且不易被卫星和侦察机发现……

“他们为什么要离开,难道已经完成了任务?”一个队员提问。

分队长摇摇头:“不会的。好容易来到地球,任务不会少。地球环境和资源这么复杂,短时间内可能也不会结束。我想,如果发现地球利用价值很高,他们还有可能采取入侵或盗窃行动。”

“可是……”

“你们看,被压过的草地上露水还没有干透,这说明,他们大概是半夜或凌晨离开。之所以匆匆离开,我判断,他们可能发现自己的行踪暴露了。”

“这就奇怪了,他们是怎么发现的呢?”

分队长一笑:“两个可能,一是他们知道我们有捕捉信号的能力,所以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二是有人给他们通风报信。”

“第二条怎么可能呢?”大家显然都不接受这个说法。

“但愿是第一种可能吧。可是,就算是第一种可能,他们也没必要匆匆离开呀。”分队长也有解不开的疙瘩。

“分队长,那你说下一步怎么办?”

“艾布已经捕捉到了外星人的气味,这是本次行动最重要的收获。我决定,大家就地休息,包括艾布,都好好养养神,今天晚上再展开行动。”

3

皎月当空,黝黑的山峦也披上了一层薄薄的若隐若现的银纱。

分队长一声“出发”,我们个个全副武装,跟着艾布走向密林。

树林里,我们都闭紧了嘴巴,脚下小心,耳边只听到树枝扫在身上发出的沙沙声。艾布四处嗅探,跑的速度并不快。不过时间一长,大家就开始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了。

就在大家疲惫不堪时,分队长收到总部的信息:外星人又一次发射电波,位置在距离第一个落脚点大约20千米外的某个开阔谷地上。

有了目标,这就好办了。分队长打开手机定位系统,搜索到目标位置。

大家开始转移,直奔谷地。

在穿过一片浓密的山林时,艾布忽然停了下来,冲着树梢狂吠起来。它的叫声就是警报,我们迅速进入临战状态。可是,当灯光一起投过去后,我们發现藏在树叶间的居然又是那只猴子,爪子里仍拿着那只罐头盒。我们有点纳闷,这猴子一直跟着我们吗?

分队长大概是觉得时间紧迫,不想纠缠,就按了一下艾布的脑袋,示意它转身继续前进。没想到,艾布没听指挥,继续狂叫着扑向树干,大有爬上树去抓住那猴子的架势。

我们望着分队长,等候他的指示。

“那就让艾布留下,全体成员跟着我继续隐蔽推进。”说完,分队长带头走了。

把艾布留在这儿,对付这只猴子?犯得着吗?大家一头雾水。

分队长有令,又是在执行紧急任务,我们只得把质疑抛在一边。

在离目标不远时,分队长命令停止前进,让我们分散藏在半山腰的密林中。

这时的月亮已爬到了当头,没有云彩遮挡,周围山峦的轮廓便清晰地呈现出来。卫星定位的谷地就在我们的视线里。那是一块不大的平滩,原是山洪暴发时冲积形成的,上面满是碎石块,碎石间长着稀稀落落的杂草。

分队长举起高倍红外夜视望远镜观察。他慢慢移动着望远镜,最后定格不动,并悄悄拍照和录像。接下来,他把望远镜递给身边的人,低声指示大家都了解一下目标的地况。透过望远镜,我们一阵惊叹,原来一个状如陀螺、蘑菇大小的微型飞行器停泊在滩上,两个看不清模样的小型生物正在一台微型机器旁忙碌。在大家都传看了一遍之后,分队长命令大家以半月形分散包抄过去,小心谨慎,不要发出任何声响。

包围圈在一步步缩小,我们滑下山脚,蹲在地上,等候进攻的命令。就在这时,那两个生物的头盔忽然闪了一下,于是他们迅速抬起微型机器,向“陀螺”飘去。分队长的麻醉枪同时扣动了,早已作好战斗准备的队员也扣动了扳机。子弹针头咚咚地打在两个生物身上,却又弹了开来,他们瞬间钻进了“陀螺”里,打开的舱门关上了。

“冲!”分队长带头冲了上去。

队员们一边射击一边冲锋。

大“陀螺”忽地腾空而起,垂直向上冲去,很快就变成了一个圆点,进而在空中消失了,没有发出一点点声响。

唉,让他们跑了!

训练有素的我们随即进入戒备状态:两个人持枪警戒天空,四个人分别警戒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剩下的两个人打开电筒仔细搜索地面,不放过外星人留下的任何证据和痕迹。但是,除了外星人遗留下来的土壤和矿石样本,连他们的一根头发也没有找到。

分队长不得不宣布搜索暂停。

“外星人是铁打的吗,麻醉针怎么一发都没打进去?”有人问。

“这两个应该是机器人。”分队长笑起来,“外星人不傻,没有亲自出面,派机器人打头阵。看样子,他们是在这里钻探矿藏。我猜想,地下一定蕴藏着我们没有发现的宝贝!”

听到这个消息,大家也笑起来。

“那你说,他们是跑回老家了,还是又换了一个地方?”一个队员问。

这时,总部发来了报告。

“总部已经证实‘陀螺’飞车已经回太空,正冲向一个遥远的太空基地。”分队长亮亮手机说,“天亮,总部会派专家来仔细考察,后续工作由他们接管。”

“艾布呢?”有人忽然想起了警犬,“难道它还在跟那只猴子纠缠不休?”

分队长又看了看定位系统:“艾布应该离这里不远。可是,我已经给它挂在脖子上的电子铃发去了召唤信号,却没见它有移动的迹象。”

“莫非它出了意外?”

“留下四个人等候总部来人,其余的跟我去找艾布。”分队长拔腿就往来时的路跑去。

4

依靠定位系统,分队长一行四人很快就找到了艾布的位置。

这是一道狭窄的天然坑道,谁也不清楚它怎么会掉进这里。当四道灯光一齐照射过去时,眼前的景象着实让大家吃了一惊:艾布正死死地咬住那只猴子的脖子,而那只猴子不停地挣扎。

“艾布怎么连一只猴子都对付不了?不应该呀!”有人说道。

“这只猴子也够厉害,脖子快断了,居然还在那手刨足蹬。”

“去看看。”一个队员抬腿就要跳下去。

“慢。”分队长拉住了他。

“艾布,松开猴子吧,它跑不了。”分队长站在坑道上方大声喊。

艾布这才松开口,猛然跳出坑道,又转头冲着底下的猴子狂叫。

猴子也爬起来,缓了缓气,猛然跳出来。趁我们一闪身的工夫,它不顾一切地朝对面的山林里逃去。

分队长和队员们一齐开枪,但麻醉针头打在它的身上又掉了下来。

“追!”

分队长的话声刚落,就见火光一闪,伴随着轰的一声闷响,那只猴子就被掀上了天,被炸得七零八落,又化成了一团团蓝色的火焰。

“分队长,去看看。”

“没用了,除了炸烂的猴子皮,不会有别的东西,那里面的零件应該都被销毁了!”分队长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现在你们该明白艾布为什么要死死纠缠着它了吧?”

“不可思议,他们居然想到做一只假猴子监视我们,通风报信。”

“可惜啊,这家伙最后也牺牲了,一点线索也不给我们留下来。”

队员们恍然大悟。

“走,去和专家们会合!”

分队长一声令下,大家踏上了归途。

猜你喜欢

陀螺外星人猴子
男猴子和女猴子
淘气的猴子
外星人可怕吗
A Monkey in Empty Talk说空话的猴子
外星人来了,谁当翻译?
NO.6陀螺
猴子分桃
陀螺画
打陀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