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读南怀瑾就该被鄙视?

2022-06-11邝海炎

中国新闻周刊 2022年19期
关键词:硬伤赤子书友

邝海炎

上周日,我在某读书网站“想读”栏选了几本南怀瑾的书,被一位书友鄙视了:“你居然读南怀瑾,你真的好恶心。”另一位书友则回击:“竟然还有这种干涉人家读什么书的……这种行为就不恶心了?”

我感谢后一位书友帮我挡箭,但对前一位书友也并不生气,反倒自嘲“报应来了”。

三年前,我和朋友在一位女书友家喝茶,某男书友见了书架上有套《南怀瑾选集》便奚落:“海炎,我们可以鄙视一下某某了,她居然读南怀瑾。”我当时呵呵呵笑了几声,算是默认了这种鄙视。之前鄙视别人读南怀瑾,现在自己读南怀瑾被鄙视。岂非报应?!

也有书友礼貌询问:“为什么突然对南怀瑾感兴趣了?”这里,确实要解释一下。我之前鄙夷南怀瑾,主要是他的著作里被人挑出累累“硬伤”,尤其张中行那篇《让人哭笑不得的南怀瑾》,简直让“南怀瑾大师”人设崩塌。但前年我用了一年时间读《孟子》以及相关研究,发现南怀瑾研读孟子的几本书还不错,便改变了看法。

姑且举两个例子。一是,“尊贤使能,俊杰在位,则天下之士皆悦而愿立于其朝矣。”这句,很多人把“尊贤”“使能”看作并列关系,南怀瑾却目光如炬,从汉宣帝的“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谈起,具体分析了清代翰林院的“尊贤”功能——尊荣却闲职,以及地方官员的“使能”考量——实权干事,以史解经,足撄人心也。

二是,南怀瑾把“赤子之心”称为佛家的“根本智”,有了“根本智”并非一通百通,还需要学习具体知识的“差别智”才行。比如,孔子“根本智”发达,穿越到今天也需要学习具体的计算机、股票知识才能给“根本智”加油。这既保留了道家“赤子”重视的“人性原初的完足状态”的原动力,也尊重了儒家“赤子”强调的“后天觉解力”,思想融贯性好,堪称“以佛解儒”的一个经典案例。

南的孟子研读也有不少“硬伤”,他将“良知”解作“善良的知”,明显望文生义。但我不得不承认,南怀瑾用日常经验打通儒道佛三教,确有过人之处,他虽够不上“国学大师”,但作为一个“有个性的思想者”,读读又何妨?

各行各业都有“鄙视链”,读书圈的鄙视链也层出不穷:读外文原版的,看不起读中文翻译版的;读繁体字的,看不起读简体字的;读汪曾祺的,看不起读余秋雨的;读学术书的,又看不起读大众畅销鸡汤文的。比如,感觉看《如何手机贴膜》就很low,换个貌似学术性的书名,读《论智能高端数字通讯设备表面高分子化合物线性处理技术》就不明觉厉……

网络的读书群确实放大了读书人的虚荣,怪不得图书编辑袁小茶愤而退出了一些读书群,“成年人每天‘鸡娃’‘鸡绩效’‘鸡人生’已经够累了,回家想读读书,还得在群里继续打起精神、沐浴焚香穿上盔甲‘鸡读书’。累不累啊。”

我一直认为,阴谋论、“地图炮”、鄙视链是中国当代三大“思维之癌”,它们的本质是,将复杂世界简化为自己便于操作的模式且强化自己未经反思的价值或审美偏好。当群体的裹挟和高阶身位的快感湮没个体省思,读书人的头脑就愈发独断、极化,心肠也就愈发僵硬。

学术圈往往将没有经过学术训练的研究称为“野狐禅”,我却赞同林清玄的话:“野狐禅,最缺乏的就是柔软心,有柔软心的禅者不会起差别,不会贬抑净土,或密宗,或一切宗派,乃至一切众生。”“学习”的英文“study”源自拉丁文“Studium”,意谓着“爱意,友善,为了他人的好处而投入;有选择地同情;愿望,倾向;对某事的乐趣或兴趣。”因此,一个本色的读书人,要克服傲慢与虚荣,要走出舒适区去接受差异性,更要有一颗柔软的心,像蚌肉包容沙子一樣去开放、涵融,才能孕育出精神珍珠。

猜你喜欢

硬伤赤子书友
航天赤子——孙家栋
刘家祎 打破少年禁锢 诠释赤子灵动
“海外赤子”指的是谁
意少书友圈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海外赤子”指的是谁
我的书斋
歧视女性,日本国际形象的“硬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