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IPEF落地:拜登推动的又一场竞争

2022-06-11曹然

中国新闻周刊 2022年19期
关键词:印太亚太经贸

曹然

5月24日,美国总统拜登、印度总理莫迪、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和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内塞在日本东京会面。图/澎湃影像

5月20日至24日,美国总统拜登到访韩国和日本,完成任内的“亚太首访”。受新冠疫情及国际局势的影响,这也是自里根以来美国历任总统最晚的“亚太首访”。这次访问创下了很多“第一次”,不仅是本世纪以来美国总统“亚太首访”第一次选择韩国作为首站,也是美国历任总统首访韩国时第一次选择不去朝韩边境“非军事区”,而是前往被视为韩军“战略司令部”的航天航空作战本部。

种种“第一次”背后,反映着拜登政府正在落实已审议完成的全新印太战略。与韩国合作,恢复建设“综合运用外交、军事、经历手段应对朝鲜核威慑”的韩美威慑战略咨询小组(EDSCG),是试点美国国防部长奥斯丁去年提出的“综合威慑”新构想;访日时针对中国台湾地区的“防卫承诺”再次出现“口误”,则是试探调整涉台“战略模糊”政策的最新尝试。而最重要的新成果,则是在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印度总理莫迪等印太地区的国家领导人的簇拥下正式启动“印太经济框架”(IPEF)。

白宫称,IPEF 将加强美国与印太地区的联系,数字经济规则、供应链合作、清洁能源合作和推动“经贸公平”是首要的四个合作模块。美国舆论则注意到,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和进步协议(CPTP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等既有经贸合作协议不同,IPEF并不涉及共同关税和市场准入等影响美国本土市场、且需立法机关批准的内容。换言之,拜登的新框架避开了美国社会对自由贸易“损害美国”的不满情绪,且绕开了他可能在中期选举失利后面临的国会掣肘。

5月23日,12个国家和美国一起官宣成为IPEF创始成员。事实上,拜登政府直到2021年10月才正式确认IPEF构想。创始成员是一个广泛而非传统的美国“朋友圈”,占全球GDP总量的40%,涉及奉行独立自主政策的东盟部分成员,对美国经贸政策长期持质疑态度的印度,希望在中美之间保持经贸平衡的韩国,以及对美全面合作起步不足十年的越南。这些国家此前均被报道对IPEF持谨慎甚至怀疑立场。

透过拜登政府在推出IPEF过程中付出的努力,不难看出华盛顿印太战略的新思路:在一切可能的局部领域形成和中国“有效竞争”的阵营。相比传统的经贸协议,IPEF给予成员更大的自由度:可以选择只参与部分模块的合作。这一创新回避了印度政府对美国隐私权规则有顾虑等具体情况,被分析人士视为“为多元印太量身定制”,最终目的则是“在四大经贸核心领域联合与中国竞争”。拜登也毫不讳言地表示,IPEF“应该推动一场竞争”。

与协调欧洲盟友相比,协调“非常规”的亚洲伙伴意味着更复杂的实际让利,何况IPEF本身缺乏“降低關税”等激励措施。不过,对偏“中立”伙伴的让步,似乎也包括降低IPEF指向中国的“针对性”:在供应链问题上不再点名“孤立中国”,并将台湾地区排除在IPEF的创始成员之外。

然而,IPEF推动的远不只是白宫口中的“竞争”,更是新的分裂:包括中、日、韩在内的亚太主要经济体加入或正申请加入CPTTP和RECP等传统贸易协议,而继承“美国第一”原则的拜登政府拒绝参与;另一边,IPEF则排除中国参与。中美两大经济体难以深化经贸合作,不仅损害印太各国的经济复苏,也不利于美国自身。毕竟,与印太地区的贸易为美国提供了超过 300 万个就业机会,且是美国近 9000 亿美元的外国直接投资的来源。

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5月22日表示,美国的“印太战略”正在引发国际上尤其是亚太各国越来越多的警惕和担忧。因为这个所谓“战略”的马脚已经露出来了,不仅想抹去“亚太”的名称,抹去亚太地区行之有效的区域合作架构,还想抹去几十年来地区各国共同努力创造的和平发展成果和势头。王毅还指出,早已过时的冷战剧本绝不能在亚洲重演。

猜你喜欢

印太亚太经贸
拜登政府“印太战略”解析
拜登政府“印太战略”解析
亚太区域合作的话语消退与重新激活
Поезд Харбин-Россия стимулирует рост китайско-российской торговли в провинции Хэйлунцзян哈俄班列拉动黑龙江中俄贸易增量
An Analysis of A Clash of Cultures at Alabama Factory
山西省2018年专升本选拔考试 大学数学(经贸类)
印太战略:深化与勾连
警惕印太战略“实心化”
中国股市领跌亚太
[编读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