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痴人读书

2022-05-20许登彦

新青年 2022年4期
关键词:父母亲新华书店旧书

许登彦

人到中年,为生计奔忙,白天的我处在一种迷茫的状态,只有到了夜晚,我才能与身体里的影子重合,找到内心的宁静和归属。这个影子就是书籍,它陪伴我走过尘世间的风风雨雨。

我曾一度痴想,要是出生在富贵人家,衣食无忧,读一辈子的书多好。我从小就痴迷书籍,三四岁时,每当我哭闹不止,手忙脚乱的父母亲就胡乱地塞给我一本书,立刻就能让我静下来。上小学时,家里经济拮据,实在拿不出给我买课外书的零用钱。我就自己想办法,寒暑假和周末跑到市区的各个垃圾池去捡废品,然后背到收购站换成钱,去新华书店买《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和各种各样的小人书。那时候我坚定地认为,在这些书里都住着一个个长着翅膀的小精灵,会把我带到一个无忧无虑、到处鸟语花香的童话世界。

上了高中,学校的图书室便成了我经常光顾的地方,我常常把书借回家看。父母亲都是农民,种有田地,我排行老大,夏秋每逢周末,我肩上扛着工具去地里干活,随身都携带着一两本文学书籍。在路上我一边走一边看,由于太过专注,有时会不慎一脚踏空跌进水渠里,爬起来像落汤鸡一样狼狈不堪,但我乐在其中。是书籍让我插上了一双隐形的翅膀,在浩瀚的书海中自由地飞翔。

参加工作后,我常常去新华书店,看得最多的还是文学书籍。由于囊中羞涩,有一些畅销书我都是匆匆打开如饥似渴地看上几篇。碰到爱不释手的书,我会咬咬牙狠心买下来,回家慢慢研读。旧书摊也是我常去的地方,因为是别人看过的旧书,价格相对便宜,所以我常常买一大摞书满载而归。通过淘旧书,我广泛阅读了《唐吉诃德》《巴黎圣母院》《复活》《老人与海》《猎人笔记》《十日谈》《红与黑》《包法利夫人》《瓦尔登湖》及莎士比亚全集等国外名著,让我汲取了丰富的文学养料,拓宽了文学视野。

我读书有两种方式:泛读和精读。对于一般性的文学杂志和书籍,我大部分都是泛读,注重训练自己的语感。而相对于专业鉴赏性比较强的文学书籍,我都是精读,一本书常常研读达半年之久,并做读书笔记,注重学习和掌握语言叙述风格、情节取舍等方面的技巧方法。

书籍,是我形影不离的良师益友,读书是一种内心的修行。我愿读书从“痴”始,而“痴”终。只当是我的痴人痴语,此生无憾矣!

(編辑·李军)

猜你喜欢

父母亲新华书店旧书
回不去的书店
旧书报为什么会发黄
旧书
偶尔
清明祭
旧书
父母亲的新朋友———《意林》
做父母不当家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