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鸟鸣嘹亮

2022-05-20向墅平

新青年 2022年4期
关键词:细语筑巢天籁

向墅平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清晨,从梦里醒来,最先叩响耳膜的,往往就是窗外的几声鸟鸣。

鸟鸣,开启的是一场生命的感动之旅。

鸟儿们各自亮开他们的歌喉,尽情发挥,像在开一场盛大的歌咏会。虽然众声热闹,还是能清晰地听出各种特点来:有音量高亢的,有音量低回的;有尾音绵长的,有叫声短促的;有音质清脆的,有音质沙哑的……这些大自然里活跃着的歌手,每天都乐此不疲。

最怀念两种鸟鸣:麻雀的叽叽喳喳和燕子的唧唧细语。儿时,见得最多的,就是那随时在田野、山坡、屋前、院坝边飞来飞去的麻雀了。自然,耳朵里听得最多的,也是它们那叽叽喳喳的叫声了。它们是彼时最活跃的鸟儿,有时数十只一起停歇在电线杆上,组成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好动的麻雀,也会像顽童一样调皮,它们会不时飞到田地里,去啄食那一粒粒快成熟的麦子或稻谷。我常常拿着长杆去撵,或者用小石子投掷,可机灵的麻雀一会儿就叽叽喳喳地飞走了,隔一会儿,又会叽叽喳喳地飞回来。无奈,大人只好用稻草人站岗,勉强吓唬着它们。我们一帮院子里的孩子,也时常像鲁迅笔下所写的那样,设下机关,捕捉麻雀。有时,我还真用竹筛子,盖住了麻雀。当我把那调皮的麻雀捉在手里时,轻抚它绒绒的羽毛;它那滴溜溜的小眼珠里,透射出抑制不住的惊恐。我试着喂养一只被逮住的麻雀,可它却不像在外面飞着时那样欢叫了,也基本拒绝进食,最后一命呜呼。小小麻雀,一旦失去自由,宁死不恋生。那以后,我再不囚禁一只麻雀。

和我们相处最和谐的,要算燕子了。郑振铎用他的妙笔,把燕子的可爱写得淋漓尽致:“一身乌黑的羽毛,一双剪刀似的尾巴,一对轻快有力的翅膀,凑成了那样活泼可爱的小燕子……小燕子带了它那双剪刀似的尾巴,在阳光满地时,斜飞于旷亮无比的天空,叽的一声,已由这边的稻田上,飞到了那边的高柳下了……”记得我家堂屋正中,总会为燕子留着一个空位筑巢。或者,至少在屋檐下,留有位置。每到春来时,总有几只可爱的燕子,翩翩飞来,筑巢安家。我也能日日看见它们飞进飞出,日日听见它们唧唧细语,觉着它们就是我家的成员。它们的呢喃轻声,仿佛是在说着悄悄话,也像是在和我们说着真心感谢的话。那时,家有燕巢,是一种幸福;人们相信,燕子会给人带来吉祥如意。

我一次一次地短暂逃离城市压抑闭塞的时空,回返故乡大地,去重新聆听那些动人的鸟鸣。让这天籁之声,洗去一身的凡尘,荡涤心底的积垢。有时,我会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树林里,欣赏一场胜似仙乐的天籁交响,鸟鸣如飞溅的玉泉一般,落于我的头上、肩上,再慢慢流进心底。

更多的时候,我会无比惬意地漫步于辽阔的田野上,追逐着那些空中游动的鸟鸣。

总有鸟鸣在大地上响起。即使雾锁大地,嘹亮的鸟鸣,依然像智慧的光芒,帮助我们穿越眼前的迷茫,望见明媚的未来。即使风雨如晦,嘹亮的鸟鸣,依然像勇者的呐喊,鼓舞我們,坦然面对残酷现实的考验,迎接希望的明天。即使严冬漫漫,嘹亮的鸟鸣,依然像伟大的预言家,提醒我们,春天已经在赶来与我们相会的路上。

(编辑·李军)

猜你喜欢

细语筑巢天籁
鸟儿筑巢
候鸟
鸟儿筑巢
白鹭筑巢
自勉
中级车舒适标杆天籁究竟强在哪儿?
英声细语
笃笃盖房子
幸福地聆听天籁之音
我听见了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