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千岛垛田菜花黄

2022-05-20孙丽丽

新青年 2022年4期
关键词:水乡油菜花

孙丽丽

“河有万湾多碧水,田无一垛不黄花”。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 三五知己相约去看油菜花,有人说春天看油菜花,要到兴化垛田去。垛田是一个特别的地方,那一方方漂浮在水面上的土地,四面环水,像一个个钢琴键,弹奏着春天美妙的乐章。

春雨中的油菜花       新华社记者 陈振海 摄

我们从陆路逶迤而来,一入水乡兴化,天是那样蓝,高天上流云,车窗里一一掠过的,是川流不息油菜花的海洋,那黄是明媚纯净的黄,与湛蓝的天空构成一幅澄澈明净的画面。

不知为什么,我一见到水乡,就升起一缕乡愁。我喜欢在江南山水间行走,兴化虽不是江南,但她有着江南水乡的风韵。

兴化古时属楚国东境,地理位置处于长江中下游冲积平原,为里下河地区,地势为“锅底洼”,曾经是楚国大将军昭阳将军的食邑,昭阳将军在此开拓堰阜,筑堤造田,围海水制盐。兴化亦称楚水、昭阳,现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水乡兴化,人杰地灵,历史名人名家数不胜数:有“扬州八怪”之一、诗书画三绝的郑板桥,有四大名著《水浒传》的作者施耐庵,有中原才子宗臣,状元宰相李春芳,国学大师刘熙载和李审言等。兴化城里的四牌楼,有宋至民国时期的历代帝王御赐的牌匾,共四十九块。

一入缸顧镇,无边的油菜花,潮水般一波一波涌来,那种气势若千军万马,但静是它的韵律,一种古筝独奏般淡雅的静。

缸顾,多么奇特的名字,“江上无舟楫,上游浮缸瓮”,宋德佑二年,顾六三夫妇为躲元兵追杀,乘缸瓮顺水漂流至此,是缸救了他们的命,故缸在前、顾在后,名之缸顾。而今,这里民风、民情、风景独好。

一个油菜花铺满的春天,该有多么美,如诗如画,如梦如幻。油菜花,一朵连着一朵,微微颤抖着,奋力张开的花瓣展露出细嫩无比的花蕊,温润如玉,花姿袅袅婷婷,飘浮着月光一样的清香。由于楚水的滋养,这儿土地深褐肥厚,所以油菜花才这样壮实、挺拔,与别处的油菜花有着天壤之别。

千岛油菜花——我以为那地方叫千岛,所以叫“千岛油菜花”,后来才知道,水乡泽国缺土,为求生存,先民们无奈要水下取土,一方一方用汗水堆积成垛,形成棋盘似的垛田,其间的辛酸,只有千年的风雨印证。水水经纬的垛田,宛若一个一个玲珑岛屿,故名千岛,其实何止千岛。我们走在木板铺的栈道上,油菜花开得正灿烂,在油菜花深处有一个观望塔,从塔上俯瞰,整个千岛油菜花的美景尽收眼底,是一片金黄色的海洋。

别处油菜花仅是油菜花,而此处的油菜花却独有自己的品牌,如同一个才华横溢的文人,面对司空见惯的风景,却能写出一种陌生来;熟视无睹的事情,却能写出一种别致来。如兴化了不起的作家毕飞宇,平凡的玉米在他笔下却是广阔的,体内长风浩荡、旌旗猎猎。

千岛油菜花,演绎得如此浑朴大气,先是迷惑我的眼,继而迷惑我的心。掩映在花丛中,极目远望,油菜花远远与天相接,那种浩瀚与壮阔,极大地震撼着我的心,一天一地被铺排得大大方方、明明净净,让我感受到一种最高形式的美。

贾平凹曾乘小船徜徉于迷宫般的垛田,感慨道:“难怪施耐庵能写出神神秘秘的水泊梁山,能写出浪里白条这样栩栩如生的水上人物。”兴化垛田和元阳梯田一样,都是劳动人民的智慧结晶,兴化油菜花也确是一种独特的文化景观。

舞龙队伍行进在油菜花中间                      新华社记者 顾俊 摄

水上的乌篷船,宛若一叶水草,载我们缓缓进入花丛深处。身穿蓝印花布的船娘,微笑着,安然地摇着橹,搅起一片水声,像听一首温暖老歌。

油菜花香刘建平 摄

水乡女孩,皮肤白得像恍惚的月光。水乡民风柔婉,让游人飘荡都市的惆怅,不由消散在水乡的清雅间。

河水慢慢地流,船橹慢慢地摇,一切的一切,飘散在落花流水之间了。

猜你喜欢

水乡油菜花
菜花谣
油菜花
梦里水乡
水乡情
油菜花开
蜜蜂和油菜花
如梦的万亩油菜花开
新水乡歌
水乡谣
水乡安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