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河南三门峡后川村M351 发掘简报

2022-04-26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门峡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安阳师范学院考古与文博系

黄河·黄土·黄种人(华夏文明) 2022年12期
关键词:器形墓主底径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三门峡市文物考古研究所 安阳师范学院考古与文博系

2019 年9—12 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三门峡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安阳师范学院考古与文博系,对三门峡市后川村棚改拆迁项目黄河嘉园工地二期进行了配合性考古发掘,该工地位于三门峡市湖滨区向川路东约100 米,南邻舒馨苑小区,北距黄河约600 米。(图1)在工地西端发现汉墓M351,现将该墓发掘情况简报如下。

图1 M351 位置示意图

一、墓葬形制

M351 坐东朝西,方向272°,由墓道和墓室两部分组成。(图2)由于黄河嘉园工地二期棚改拆迁平整土地,取走距现地表深约2 米的土层,墓葬原始开口层位已不可知。

图2 M351 平剖面图

墓道 位于墓室西端,为长方形竖井式,由于墓道西部为现代水泥路基,故没有发掘。从现发掘墓道东端部分看,推测墓口呈长方形,口部略大于底部,现口南北长3.8 米、东西宽1.88 米,底南北长3.62 米、东西宽1.34~1.68 米,底由东向西倾斜,深1.98~2.08 米。道壁加工规整,道内填五花土,质地疏松。

墓门 设在墓道东壁底部中央,顶部坍塌。现高1.22 米,宽1.18 米。

墓室 位于墓道东端,为平顶土洞单室。墓底平面呈近长方形,长3.32 米,宽1.24~1.32 米,室后壁高0.92 米。室底高出墓道0.12 米。墓主葬于墓室中部偏后,室壁加工规整,室内充满淤土。(图3)

图3 M351 墓室发掘现场

二、葬式及葬具

人骨一具,保存状况一般,头骨和部分上肢骨、肋骨已腐朽不存,根据残留人骨推测为仰身直肢葬,骨架下残留有1~2 厘米厚的草木灰,骨架高出墓底约10 厘米,推测为棺木受地下水影响上浮所致。经鉴定,推测墓主为中年男性。在墓主骨架朽痕外发现棺木痕迹,长2.0 米,宽0.52~0.56 米。

三、随葬器物

共出土随葬器物18 件(套),铜鼎、陶缶、陶釜、陶罐、陶甑等放置在墓室南、北壁下,研磨器、铁器、铜环、铜珠、泥球等放置在墓主腿骨处,残留的铜附件 (可能附于木卮类器物上)放置在棺木前方。依质地随葬器物分为陶、铜、铁、石、泥5类,现分类叙述如下:

1.陶器。6 件。均为泥质灰陶,器形为缶、罐、釜和甑。

缶 3 件。形制相同,大小、口部、纹饰略有不同。均为口微侈,方唇,束颈,溜肩,平底。标本M351:2,平沿,肩、腹部竖向饰细绳纹,后在其上又横向饰十数周凹弦纹,口径13.2 厘米、底径14.6 厘米、高28.6 厘米。(图4-1,图5-1)标本M351:3,方唇,肩、腹部竖向饰细绳纹,后在其上又横向饰十数周凹弦纹,口径12.6 厘米、底径17厘米、高32.2 厘米。(图4-2)标本M351:10,平沿,腹下部竖向饰细绳纹,后在其上又横向饰数周凹弦纹,口径12.8 厘米、底径13.2 厘米、高29.4 厘米。(图4-3,图5-2)

罐 1 件。标本M351:5,直口,方唇,鼓肩,平底,肩、腹部竖向饰细绳纹,后在其上又横向饰数周凹弦纹,弦纹由上至下逐渐变宽。口径19 厘米、底径16.2 厘米、高21.6 厘米。(图4-4,图5-3)

釜 1 件。标本M351:11,口微侈,尖唇,短束颈,半球形腹,圜底,腹部竖向饰细绳纹,后在其上又横向饰数周凹弦纹,底部饰粗绳纹。口径16厘米、高19 厘米。(图4-5,图5-4)

甑 1 件。标本M351:12,平沿略下垂,折腹,平底,素面,腹底有20 余个圆形箅孔,箅孔周围陶胎卷起。口径31.6 厘米、底径13.8 厘米、高13.4 厘米。(图4-6,图5-5)

图4 M351 出土陶器

2.铜器。8 件。器形为鼎、附件(口沿、铺首)、附件(三足底、鋬、纽)、矛、勺、环和珠。

鼎 1 件(套)。标本M351:1,带盖。器身为子口,微内敛,鼓腹,圜底,底均匀附三蹄形足,腹上对称饰双耳,耳外撇,方角,耳中间为方孔,素面。子口承盖,盖呈弧形顶,盖顶上均匀分布三个桥形纽。盖口径18 厘米,器身口径15.6 厘米,带盖通高18.4 厘米。(图6-1,图7-1)

附件(口沿、铺首)1 件(套)。标本M351:4,仅剩口沿和两个铺首,推测为木壶类器物上的铜附件。口沿呈圆环形,子母口外撇,上口径12.6厘米、下口径11.4 厘米。铺首一对,造型一致,均为兽面下衔一环,兽面双目圆睁,卷耳上翘,鼻呈环状,鼻下接一环(环为实心),环可转动,宽4.9厘米、高4.2 厘米、环径4.8 厘米。(图6-2,图7-2)

附件(三足底、鋬、纽)2件(套)。标本M351:8,由三足底、鋬、纽组成,推测为木卮类器物上的铜附件。三足底呈圆环状,下附三蹄形足,口径12 厘米、高4.7 厘米。鋬呈环形,鋬柄尾部略向外翘出,长4.4 厘米、环径2.4 厘米。纽呈“S”状,上有圆孔,高3.4 厘米。(图6-3,图7-3)标本M351:9,由三足底、鋬组成,器形、大小与标本M351:8 基本一致。

矛 1 件。标本M351:6,矛身中线起脊,两侧开刃,銎部横截面略呈椭圆形,素面,銎内残留一段朽木。长22.6 厘米、銎长9.3 厘米。(图6-4,图7-4)

勺 1 件。标本M351:7,柄部残断,椭圆形口,斜弧壁,圜底,细长柄斜出,柄首有銎,銎内残留一段朽木,素面。口径8.6 厘米、柄长16.4 厘米。(图6-7,图7-5)

环 1 件。标本M351:14,环状,实心,外径2.5 厘米、内径0.9 厘米。(图6-5)

珠 1 件。标本M351:17,一对,器形、大小基本一致。圆形,内有长方形孔。外径2.3厘米、孔长1.2 厘米、宽0.6 厘米。(图6-6,图7-6)

图7 M351 出土铜器

3.铁器。1 件。标本M351:15,锈蚀严重,残断为4 截,推测为刀,现残长33 厘米。(图6-8)

图6 M351 出土物

4.石器。2 件。器形为研磨器和长方体石器。

研磨器 1 件 (套),标本M351:13,为一大一小2 件。大者呈黄褐色,略呈八边形,上下面磨光,面上有研磨朱砂残留的痕迹,长9.8 厘米、宽9.7 厘米、高3.6 厘米。小者呈棕褐色,略呈六边形,上下面磨光,长8.5 厘米、宽8.2 厘米、高1.9厘米。(图6-9)

长方体石器 1 件,类似镇席。标本M351:16,一端残断,另一端略有磨损,其余四面磨光,长18.6 厘米、宽2.5 厘米、高3 厘米。(图6-10)

5.泥球。1 件(套)。标本M351:18,共发现10颗,球状,泥质。直径1.6 厘米。(图6-11)

四、结语

M351 虽未完全发掘,但该墓墓室完整,根据墓葬形制和出土器物,可推断年代及墓主身份。

1.墓葬年代。在墓葬形制上,M351 为顺向土洞室墓,道宽大于室宽,与三门峡市司法局、刚玉砂厂洞室墓C 型[1],三门峡市三里桥秦人洞室墓A 型Ⅱ式[2],三门峡市后川村西汉围沟墓[3]形制类似,这些墓葬年代集中在秦末至西汉初期。

在出土器物方面,陶器为釜、甑、缶、罐的组合,年代跨度在秦末至西汉初期。在具体器形上,铜鼎(M351:1)与三门峡市火电厂秦人墓[4]铜鼎(CM08179:9)相同,年代为秦末汉初。陶缶与三门峡市大岭粮库围墓沟墓[5]陶缶Ⅰ式、Ⅱ式类似,年代为西汉初期。

综合墓葬形制和出土器物的年代,我们推测M351 的年代应在西汉初期偏早阶段。

2.墓主身份。该墓出土规格较高的铜鼎、铜矛和仅剩铜附件的木器,表明墓主生前具有一定社会地位。并且该墓出土带有朱砂的研磨器,推测墓主生前可能从事文职类工作。另外,后川村黄河嘉园项目自2017 年开始发掘至今,共发现汉代墓葬近300 座,这些墓葬排列有序,相互之间很少有打破现象,推测该墓群为当时陕州城外的一处公共墓地[6]。

结合以上信息,推测M351 墓主生前可能是西汉初期陕州城内从事文职类工作的一位官吏。

本次简报的M351,是后川村众多汉墓之一,它比较典型,出土了铜鼎、铜矛和研磨石器等文物,推断墓主可能是西汉初期的一位文官,为研究当时官吏的墓葬制度和埋葬习俗提供了新的考古学材料。

猜你喜欢

器形墓主底径
辽宁法库叶茂台七号辽墓的年代及墓主身份
江苏省无锡市城南遗址瓮棺墓葬发掘简报
大型卷筒绳槽底径测量方法浅析
一种能准确高效检测齿毂槽底径的检具
临颍县固厢墓地M15发掘简报
“梳妆楼”墓主考浅析
左右江石器时代水冲石器常见器形介绍
与赵琦先生商榷
岳麓秦简《廿七年质日》所附官吏履历与三卷《质日》拥有者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