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有赞过冬

2022-03-24李惠琳

21世纪商业评论 2022年3期
关键词:淘宝商家电商

李惠琳

又一家互联网公司裁员过冬。

据新浪科技报道,今年1月,有赞启动了第一轮裁员,主要为产品和技术研发岗,预计超过1500人。2022年,已将“人员优化”写进了OKR(绩效考核)中。

此外,一名副总裁已于去年10月离职。

《21CBR》记者向有赞方面求证,对方暂未予以回复。

截至2021年9月30日,有赞员工人数共有4358名,较年初增加了755名。这轮裁员若属实,相当于要砍掉三分之一。

一位前员工向《21CBR》记者透露,有赞的员工流动性较大,这次“北京的技术部门好像是全部裁了,听说是组织架构调整”。

有赞创始人白鸦此前多次公开表示,重视研发、技术岗。

“全世界没有任何一家软件公司像我们一样囤积人才、重视产品和技术。现在和以后,有赞都会坚持技术超过50%,而别人都会坚持销售超过60%。”白鸦表示。

财报披露,有赞的研发及产品人员占比在36%左右。首先向技术开发岗位开刀,有赞也得勒紧裤腰带了。

有赞的核心业务为SaaS服务,为微信、快手、抖音等平台的中小商家提供开店等工具,针对不同垂直行业,包括有赞微商城、有赞零售、有赞连锁、有赞美业等解决方案。

收入主要包括三个部分:SaaS服务订阅费、商家解决方案的交易服务费以及其他等三部分。

成立近10年,有赞一直头顶亏损的难题。

白鸦在接受采访时表示,SaaS的特点就是要熬,要一点点积累续费的客户。“通常熬五年,第八年、第九年开始赚钱,第十年真正盈利是很普遍的。”

他的信心来自Shopify,这家全球最大电商SaaS公司成立于2004年,2020年才盈利, GMV规模已超越 eBay、Walmart 等老牌电商头部公司,成为美国第二大零售电商平台,仅次于亚马逊。

白鸦一度在内部邮件中提到:要深度对标 Shopify,在产品技术、GMV、收入全面超过 Shopify。

但是,有赞仍未见曙光。除了2017年Q3昙花一现式的盈利外,至今未在一个完整财务年度里盈利。

2020年疫情影响,线上交易和直播带货大热,微盟、有赞等SaaS服务商深受资本追捧。

这年,有赞营收达18.21亿元,净亏损缩窄至2.95亿元,为上市以来最低。

2021年2月,有赞股价一度冲高至4.52港元/股,市值突破770亿港元,成百亿美金级公司,比2020年初增长近7倍。

而后形势迅速逆转,一路下跌,当前跌幅较高点超过90%。

2021年前三季度,有赞营收为11.76亿元,同比降低9.96%;净亏损3.56亿元,同比大增99.35%,多了近一倍。

業绩萎缩,关键在快手。

2018年,有赞和快手达成合作,就在第二年,快手为其贡献了近40%的GMV,成为最大的客户来源地。后来,快手开始自己为平台商家搭建服务体系。

有赞CFO俞韬表示,2021年上半年,快手占整体GMV比例下滑至20%,预计全年占比会降到10%-15%。

从2018年上市至2021年9月,有赞累计亏损达48.13亿元,现金流压力极大。

截至2021年6月末,有赞的货币资金余额为10亿元,半年间的经营现金流为-3.55亿元,而第三季度净亏损又是3亿元,按此速度消耗,现金流捉襟见肘。

裁员成为无奈之举。

有被裁员工告诉《21CBR》记者,公司在辞退一些人员时,理由有点牵强,“找什么不胜任工作、迟到早退之类的理由”。

有赞始终难以迈过盈利门槛,与商业模式有关。

SaaS服务企业的主要收入是订阅费,盈利重点在于客户的持续性续费。有赞的用户主体,多为没有自主开店能力的中小商家,其收入极为依赖商家的订阅付费。

2021年前三季度,来自SaaS服务订阅费的收入占比达63%。

在有赞开店的商家徐峰告诉《21CBR》记者,针对中小商家,有赞订阅服务费用分为基础版、专业版、旗舰版,每年收费为6800-26800元。

相比基础版,专业版和旗舰版能提供更多营销获客与数据工具。徐峰认为,对于中小商家来说,有赞的收费“已经很贵了”。

徐峰主要通过有赞做商品分销。他开店最早选择微店,其特点是完全免费,背后没有供应链,对没有货源的企业来说比较头疼;有赞背后有一条完善的供应链,分销商可以很好地丰富产品线。

“有赞开发的营销功能,比如优惠券、限时折扣拼团比较好用,只要选的商品刚好符合粉丝的需求,店铺销量还是可以的。”他表示。

但是,有赞的短板在于不提供公域流量,商家要培育自己的私域流量,缺乏流量来源的商家不太有优势。

徐峰店铺的流量来源于微信公众号,下过单的会再引流到社群,沉淀私域,有赞在关键的客源上不太能帮上忙。

从数据上看,有赞的付费客户在加速流失。

2018年至2020年,有赞存量付费商家呈持续增长态势,2021年首次下滑。截至2021年9月底,存量付费商家为90282个,9个月新增了32744个,流失了39620个,流失率达30%。

其中的关键就在于,微信、抖音、快手官方电商生态日渐完善。

2020年7月,微信官方上线微信小店,相当于一个免费版有赞。对于商家来说,免费和收费如何选择,不言自明。

第二天,有赞股价就下跌7.53%。

“有赞只提供了一个技术服务,微信、抖音、快手上线自己的电商体系后,这种技术优势就变得很弱。” 零售电商行业专家、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向《21CBR》记者分析,有赞对商家缺乏提流量支持,服务形式和盈利模式过于单一,在行业竞争加剧情况下,客户流失会比较严重。

老客户留不住,就得想办法拓展新客户。为此,有赞不得不耗费巨额销售费用。

2021年前三季度,有赞的销售开支合计6.87亿元,同比增长27.5%,主要是销售人员和渠道佣金增加。

为获得一名新增付费客户,有赞平均花掉2.1万元销售费用,却又留不住,这导致恶性循环。

有赞服务的对象多为中小商家,对价格敏感,普遍生命周期短,续费很容易上不来,加上SaaS市场不够成熟,中小企业用户付费意愿也低。

“中国商户按订阅制付费,使用SaaS软件的习惯一直没有培养起来。”庄帅向《21CBR》记者表示。

有赞的发力重点,正转向客单价更高的大型零售服务商。

2021年6月,有赞发布K100战略合作计划,针对 KA 大客户,提供全渠道数字化系统方案、私域运营咨询服务等,帮助零售商打通线上线下。

2020年,有赞发布国际版AllValue,尝试进入日本、加拿大市场,海外市场尚未成长为第二增长曲线。

比客户流失、持续亏损更严峻的挑战是,各大平台互联互通后,有赞的生存空间很可能遭受挤压。

有赞的生意主要依赖于相对封闭的微信生态,之前淘宝和抖音无法进入,竞争相对小,有赞也就有更大生存空间。

一旦各平台互联互通,商家无需通过第三方工具去搭建小程序或微信店铺,就可直接打开抖音淘宝实现营销,竞争格局将会大变。

徐峰认为,互联互通后,会对有赞造成什么影响,首先取决于微信开放的深度。如果只是浏览,不能下单,影响有限;其次看淘宝店跟微信用户人群的重叠程度,如果重叠,且能下单和交易,肯定会有很大影响。

“一些公众号本身有做淘宝商城,理论上,淘宝的服务体系可以嵌入到公众号,去当一个商城使用。”徐峰表示。

“毕竟对用户来讲,在哪里下单不都是下单?只要你的产品足够吸引他,有一个完善的售后服务,对于用户来讲是无所谓的。”徐峰说。

庄帅表示,从技术、流量、营销、运营、履约服务等维度,抖音和淘宝的服务生态都比有赞更完整,能让商家销售、品牌建立獲得很大受益,趋势上,有赞会承担更大的经营压力。

危机弥漫,有赞高层已出现动摇迹象。

2021年12月22日,有赞董事会宣布,筹备4个多月的中国有赞退市和有赞科技重新上市计划搁浅,所有相应的安排一并取消。

两天后,有赞董事会的4位董事和董秘,集体宣布辞任。

过去,白鸦总在想办法帮别的商家寻求破局路径,现在轮到自己了。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徐峰为化名)

猜你喜欢

淘宝商家电商
新年促销上淘宝搜轻兵器企业店
上淘宝咯
社交电商,春天来了?
茶道
淘宝试衣间
商家告示不能打人脸
大型电商十大热卖玩具排行榜
大型电商十大热卖玩具排行榜
VC和电商的互相绑架
淘宝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