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琵琶语

2022-03-17盘晓昱

故事作文·高年级 2022年3期
关键词:白狐雨雾爹爹

盘晓昱

清晨,细雨绵延,薄雾笼罩着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镇。小镇上的石板路湿漉漉的,映着行人的影子。人们有的打着油纸伞,有的戴着斗笠披着蓑衣,有的直接将簸箕顶在头上,快步走过玲月桥旁的补锅铺。

“师傅,早啊!”

“师傅,我的铁锅补好了没?”

路过的行人不时跟我爹爹打着招呼。

店铺门前瓦楞上的水珠落在芭蕉树叶上,晶莹剔透的水珠晃动着,好像在绿色的舞台上跳舞。烟雨朦胧,一只小燕子“唧——”一声,飞过小巷,穿过雨雾,躲进了店铺的屋檐下。

我抬头抹了一把鼻子上的汗,看了看落在梁柱上的燕子,又继续拉风箱。“呼啦——呼啦,呼啦——呼啦”,风箱在我手里有节奏地响着,像一首单调的乐曲。

就是这样的乐曲,我每天弹奏,整整弹了六年。

爹爹用右手拿特制的小调羹舀了一勺铁水,倒在左手一块厚厚的“尿布衲(nà)”上。布上有一撮草木灰,倒上去的铁水变成一粒粒红色的弹子。然后,他迅速将“红弹子”放在锅底的漏洞处,右手再用湿布在“弹子”上一揉、一按,霎时,那“红弹子”变成了“黑烧饼”,牢牢地粘在锅底的缝隙中……

这样的程序,爹爹每天都在重复,他好像对此乐此不疲。

“师傅,劳烦您补一下汤锅。”一声甜美的招呼声在我耳边响起。

我下意识地抬头,只见一位穿着白裘的夫人打着小巧的油纸伞走了进来。她白皙的脸上氤氲着淡淡的忧伤,眉间还有一颗美丽的朱砂痣。

爹爹接过汤锅,举起来对着天空瞄了瞄,说:“嗯,有个小洞,稍等,很快就能补好。”

夫人便坐在门口藤椅上等着。她用修长的手指托着腮,望着门外迷蒙的雨雾。“唉——”她轻声叹息,门外,仙湖湖面上漾开一圈圈涟漪。此时,她的眼里多了一层水雾一样的东西。

我拉着风箱,时不时瞟一眼夫人。

“妞妞可真乖,来,我给你梳头发。”不知什么时候,夫人走到我身后,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红木梳,给我梳起头发来。

刚开始我扭捏了一下,但一会儿就安静了。我乱糟糟的头发在夫人那轻柔的手指中,一下子变得柔顺起来。扎好马尾辫后,她给我别上了一个漂亮的蝴蝶发卡。

爹爹朝我看了看,嘴角微翘,又继续埋头补锅。

“好了。”爹爹用汤锅装了一些水,试了一下说。

“劳您费心了。”夫人接过锅,双手作揖表示感谢,然后轻盈踱出门外。

夫人撑着油纸伞踱入雨雾中,我的眼睛也跟着飘远了。

晚饭后,爹爹躺在藤椅上,悠闲地抽着水烟。

一阵“咕噜咕噜”的响声过后,烟雾便从竹筒口冒出来,在爹爹的脸上缭绕。

我无趣地扒着炉火里的柴火,火光映红了爹爹的脸。

“我娘到底长什么样?白皙的瓜子脸?水帘一样的眼睛,也像夫人那样漂亮?”我问爹爹。

“咳咳咳——”爹爹猛烈地咳嗽起来,拿着烟筒的手在颤抖。

我赶紧给爹爹捶背。

爹爹平息了咳喘,又继续抽烟,那烟雾将他的眼睛淹没了。

见爹爹不回答,我便独自去睡了。其实,像今天这样的问题,我已经问过他好多遍了,虽然我知道爹爹是不会告诉我的。

那位夫人隔了半個月后又来了,这次她是来补一个煎锅。

一样的江南雨天,一样的湿漉漉,还是穿着那件白裘,还是打着那把红色的油纸伞。不过,夫人今天还拿了一把琵琶。

她稍歇息一下,又给我梳头发、扎马尾辫。

爹爹埋头给夫人补锅,始终没看我们一眼。

她的手指在我头发上停顿了一下,“唉——”轻声的叹息在我发丝间游走。

一滴冰凉的泪,滴落在我的后颈上。

“呼啦——呼啦,呼啦——呼啦”,风箱依旧有节奏地响着。

夫人给我扎完头发,拿起了她的琵琶。

琴声袅袅而起,像轻风拂过细柳,絮絮低语。

我下意识地转身瞥了一眼夫人,她轻柔优雅的手指像在琴弦上跳舞。

让我大吃一惊的是,此时,夫人身后凭空长出了一条长长的像拂尘一样的东西。

我借故捡柴火,又看了一眼夫人。

是的,确实有一条尾巴从她长长的披肩下伸了出来。

她依旧忘我地弹着琴,那琴声变得幽咽、低沉。

她的眼睛里有晶莹的东西在闪动。

“好了,夫人,您看看。”爹爹的声音响起。

琴声顿时消失,夫人装好琵琶,接过煎锅,对爹爹轻声说:“多谢了。”

她背上琵琶,撑着油纸伞,没入雨雾中。

这一夜,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不能入睡。

爹爹靠在床头,抽着水烟,黑暗中,火星明明灭灭。

“爹爹,那夫人竟长有尾巴。”

“嗯。”

“爹爹也看见了?”

“嗯。”

“她该不会是妖女?”

“睡——”爹爹用水烟筒重重地敲了一下床沿。

我假寐,但好像耳边的琴声余音未了。

这个月来,我每天在拉风箱的时候,都会有意无意地瞅向门外,希望能看见夫人再次款款而来。

“呼啦——呼啦,呼啦——呼啦”,枯燥乏味的声音响着。

时间也在这沉闷声中悄然滑过。

“师傅——”

一天,就在我打盹的时候,一声细语响起,是那般熟悉而亲切。

我急忙起身,慌乱中险些被柴火绊倒。

夫人又来了。这次,她没打伞,也没拿锅来补,只背了一把琵琶。那熟悉的白裘的毛上有晶莹的水珠,她额前的刘海上也挂着水珠。

“请进!夫人有何贵干?”爹爹想用毛巾擦手,但手抖了一下,毛巾掉落在地。

夫人擦掉额前的水珠,欲言又止。

“请问,心……可以补吗?”夫人脸上飘着雨雾一样的忧伤。

爹爹沉思了一下,摇摇头。

“谢谢,告辞了。”夫人起身,摸了一下我的头,黯然走进雨中。

“等等——”我赶忙拿出一把雨伞追出门外,可是,夫人已隐入行人中。

夫人的琴忘记拿了,它孤零零地躺在藤椅上。

我望着长长的小巷,雨丝飘过来,又斜过去。我转身狠狠地看了一眼爹爹,他一如既往地在埋头补锅。

“哎呀——”爹爹的手被火红的铁水烫了一下。

我赶紧跑去拿药膏给爹爹抹上。

夫人好像就此消失了,消失得没有痕迹。

一天,小镇的猎人来补锅的时候说,几天前,他们在白岭山上抓到了一只白色的狐狸。神奇的是,那只小狐狸好像能听懂人话。

“哦——”爹爹应了一声,呆呆地望着墻上挂的那把琵琶。

爹爹拿出了他所有补锅的积蓄买下了猎人手中的那只小白狐。

小白狐的眼睛我好像在哪儿见过,它在我怀里,大多时候很温顺,可当它看到墙上的琴时,总是变得骚动不安。

也是一个雨天,那种雨飘不完,落不尽。

爹爹带着我抱着小白狐走上白岭山。来到一片半阴坡的丛林中,爹爹放下小白狐。小白狐亲亲我的手心,然后转身一溜烟不见了。

长长的雨季终于结束了,这一天,天空放晴了,阳光明媚。

我走出门外,玲月桥上,有人在放风筝,阳光追着风筝起舞。

一位夫人从石桥上款款而下,还是穿着那件白裘。她身后,跟着一个扎着马尾辫、别着蝴蝶发卡的小女孩。

夫人走进铺子,瓦楞上的阳光斜靠在柱子上,映在水缸里。她拿起琵琶,五指轻抚琴弦,琴声如阳光漫过石板路,飘向小镇的上空。

此后,小镇的人们发现,补锅铺里多了一位美丽的穿着白裘的夫人在帮忙。门前,有两个女孩在踢毽子、跳橡皮筋,她们的头发上,有两只蝴蝶在自由地飞舞……

1848501705289

猜你喜欢

白狐雨雾爹爹
老爹爹和酒
爱的反省
老爹日记
这才是真正的PS高手
白狐
雨雾中登天柱山
夏天来了
江苏不同强度降雨对能见度影响分析
陌上的风
一纸财产协议化解“黄昏恋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