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今夜我只想你(一)

2021-11-25尼古拉斯糖葫芦

花火A 2021年9期
关键词:高三同桌

尼古拉斯糖葫芦

谢辰青——附中神颜学霸,给同桌林昭讲题。

“我这张脸能让你考满分?”

“你脖子上架了个球,仅供欣赏?”

“讲过的题还错,跳海找你的同类去吧!”

毒舌学霸VS呆萌学渣

初秋,从A城开往C市的列车上。

林昭一觉醒来,手机未读消息已经99+,皆是来自发小邹瑜。邹瑜:“昭昭,坐上火车了吗?”

邹瑜:“几点能到?我去接你!”

林昭莞尔:“晚上到,我自己回家就好啦,明天见!”

林昭的父亲是武警部队的官兵,部队驻扎在A城。小学以后,妈妈决定随军,她跟着转学到A城借读。如今高三,她必须回老家C市读高中最后一年。

对面的邹瑜秒回,大概是嫌弃打字费劲,这次她直接发过来大段大段的语音:“给你介绍一下你的新学校,C市附中。”

“附中有三宝,空调、食堂和校草,前两样你来自己了解,校草我着重介绍一下。”

“数竞国家队,IMO金牌,马上就要保送。”

“这是个什么概念呢?比如高考数学试卷吧,你选择题还没有写完,人家最后一道大题最后一小问就已经写得差不多,还几乎满分。”

林昭把这段话仔仔细细读了两遍,她一个小小学渣,做梦都不敢这样幻想。

“书香门第,爷爷奶奶辈就是高知,放在古代那就是个世家公子哥、全城名门闺秀觊觎那种。”

“不对,长成他那样,公主也得上赶着嫁,他不从的话,说不定会被绑到宫里当驸马!”

“家世和头脑都是顶配的一男神,偏偏还长了那么一张祸害众生的脸。”

林昭笑得眼睛弯弯,猜测邹瑜是小说看太多,吹“彩虹屁”都格外生动。

紧接着,邹瑜发来私藏校草照片一堆,照片上的小圆圈齐刷刷晃晃悠悠,加载到百分之九十九之后宣告失败。

手机信号从满格变成一格,林昭到底是没能一睹校草神颜。

几百公里外的老家C市,林昭的奶奶蒋念慈买了满满当当一提菜,尽是自家小孙女喜欢吃的。从早市回来的路上,她遇到不少老熟人,聚在一起热络地聊起天来。

“昭昭要转学回来啦?”

“我记得小时候长得可好看了,还有一对小兔牙,对不对?”

“一逗就咯咯笑,当时就想,这要是我家姑娘多好!”

“说好了啊,以后要留着给我当儿媳妇儿的。”

蒋念慈还没说话,路过的谢老太太先接话茬:“昭昭早就和我们家谢辰青订娃娃亲了,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办过家家酒的!”

蒋念慈笑:“辰青最后保送哪所大学啦?”

谢老太太摇摇头:“这小子主意大得很,我这个当奶奶的也不知道。”

前段时间,这一年的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刚刚落幕。

对于一般高中生来说,能通过初赛、省赛进入国家队已经难比登天,毕竟进了国家集训队、顶尖高校的保送协议就已经递到手边。而能参加国际奥赛的,是国家队里最顶尖的那批人。

附中高三七班謝辰青,是这一年的满分金牌获得者,到他这个级别,已经不是“学神”能概括。

闭幕式在国外举行,时差一时之间倒不过来,谢老太太到家时,谢辰青才刚起床。

少年清绝,皮肤冷白而眉眼干净,身上是没有图案的白T和黑色运动裤:“奶奶早。”

谢老太太应了:“老邻居家的小孙女要回来啦!算一算,已经好多年没见了!”

厮杀在国际竞赛场耗费他太多精力,他的时差倒得乱七八糟,此时此刻头脑并不清醒。

奶奶说的话,他根本没听进去几个字,冷着一张困倦的少爷脸,不带任何情绪。

“那小姑娘小时候一逗就笑,特别可爱,还好我当年下手快,预定她当我孙媳妇。”

莫名其妙被定了终身大事的谢辰青,头都没抬,就连左眼眼尾的泪痣都透着漫不经心:“您开心就好。”

谢老太太叹气,这孩子长这么好看有什么用呢?性子冷成这样,也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娶到媳妇。

“虽然你保送以后不用去上高三,但起码先去一个周,带人家小姑娘熟悉熟悉环境。”

谢辰青剑眉微蹙,还没开口,就听奶奶继续说:“你也知道林家的情况,这次昭昭转学回来,你多照顾着点。”

他终于抬头,神情微变,似乎刚从睡梦中清醒过来:“您说谁?”

“昭昭啊,老林家小孙女,林昭。”

翌日,高三开学。

林昭起了个大早,随手在脑袋上绑了个丸子头,没有校服,便穿自己的衣服。

半高领的娃娃裙,裙摆盖过膝盖,随着走路轻轻浮动,像一朵绽放的洋桔梗。

七点,林昭背上书包:“奶奶,我去上学啦!”

蒋念慈把切好的水果放进她书包:“路上慢点,注意安全。”

公交车车窗外,湛湛青空,风景如画,街景在眼前飞快闪过。车窗内,正是上班早高峰,林昭被下车上车的乘客挤来挤去,时不时跟着人流东倒西歪。

坐在她身边双人座的女生,身上穿着附中校服,正在眉飞色舞地聊天。

“听说没?校草是今年的国际奥赛满分金牌!”

“怎么可能没听说!颁奖仪式的照片都被我当壁纸了,隔三岔五拜拜学神,保佑我数学及格。”

“这要是保送的话,以后就不会来学校了吧?”

“来学校又怎样,听他们班同学说,平时没有敢给他送情书的,更没有敢跟他表白的,因为实在是太高冷了。”

“真是白白浪费了那张脸啊!”

公交车在某站短暂停留,车上穿校服的女生们明显躁动。她们伸长脖子追随刚上车的人影,几个胆子大的已经拿出手机准备偷拍。

林昭昏昏欲睡,个子矮又瘦小,攥着上排的扶手很吃力。

干净清冽的洗衣粉味道拂过她的鼻尖,她的手边多了一只骨节分明的男生的手。冷白皮肤下,淡青色血管明显,修长又漂亮。

公交车缓缓发动,道路中央冷不丁冲出一只流浪狗,司机狠踩油门。

全车人因为惯性东倒西歪,林昭被左侧阿姨一撞不受控制地向前,她猛地一个趔趄,下意识就想要抓住点什么,不抱希望地以为自己会摔出去,可竟然就神奇地定住了。

林昭睁开眼,入目的夏季校服上衣一尘不染。

冷淡又懒散的少年音色,比泉水更凉更清澈,带一点鼻音,从脑袋上方落下来:“松手。”

穿附中校服的女生们听见这道声音,视线齐齐落在她身上。

“现在的小女孩真会玩,投怀送抱都用上了。”

“我也想抱校草的腰,那么细,有二尺吗?”

“我第一次见女生这么猛。”

林昭赶紧收手站定,绯红颜色从脸颊蔓延到耳朵,懊恼得要打地洞:“不好意思。”

少年清瘦且白,个子很高,有一张清冷出尘只应见画的脸。冷淡半垂的睫毛浓密,雙眼皮自眼角至眼尾开阔,一点淡褐色泪痣隐没在下睫毛处。

干干净净,像冬天新下的初雪。

林昭眼睛不可思议睁大,几乎一秒认出他是谁:“谢……”

后两个字她还没说出口,人行道上一辆电动车招摇过市,这趟多灾多难的公交车又来了个紧急刹车。

林昭被惯性带着向前的瞬间,少年清隽侧脸在眼前清晰,下一秒她的脑袋直直磕向他的锁骨。

谢辰青无可奈何,修长白皙的手轻轻扶住她的肩膀,清淡好闻的味道松散环绕下来。

直到她站稳后,他的手才收回去,塞进裤兜。

林昭的脸红得要滴血,全身血液倒流,让她耷拉着脑袋不敢看人。

半车的附中学生暗搓搓等着看好戏。

附中谢辰青,自高一入校开始就是校草,在C市的高中里帅出圈。

追求者众却无一近得了其身,平日里连个敢送情书、敢表白的都没有,就因为这哥们的嘴毒程度和美貌程度完全成正比。

所以,这天这个看起来软软萌萌直接投怀送抱、还抱了两次的小姑娘,当真是路子野,不知道会不会被校草直接拎着后衣领扔出车窗。

林昭小心翼翼揪了一下他的校服下摆:“你没事吧?”

谢辰青垂眸,熹微晨光里,女孩耳朵通红,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像个做错事等待批评的小学生。

他的嘴角轻轻翘起。

下一秒,全校女生心尖白月光、行走的制冷机器谢辰青,顶着一张祸害人间的绝色脸,宛如被碰瓷专业户魂穿。

“有事,”他看着女孩,长睫低垂,语气认真无辜,“很疼。”

林昭刚学会走路、能去邻居家串门的时候,就认识谢辰青了。

奶奶家和谢辰青奶奶家曾经是对门,当过几十年的老邻居,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大概属于青梅竹马的范畴。

林昭在C市读到小学一年级,后来跟着妈妈随军。

离开前,她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口口声声不让人家忘记自己。

本来两人一直有联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十岁那年所有联系中断,她再也联系不到他。

就这样,林昭在父亲的部队驻地一直待到高二下学期,直到现在回来。

如今,小竹马已经从高冷儿童长成清俊美少年。一双眼睛淡漠疏离,已经可以轻易把女孩子看得脸红。

车厢嘈杂,人群混乱。

林昭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嘴角小幅度弯起:“好久不见,谢辰青。”

谢辰青不带情绪地“嗯”了声。

公交车一路向前,看到什么,林昭喊住他:“谢辰青,你看我们的小学,竟然还没有拆!”

谢辰青垂眼,大概是因为刚刚回来,所以她现在看什么都新鲜。

清晨的阳光落在她的脸颊,细小绒毛清晰可见,侧面看过去,稚气的婴儿肥还没有消,睫毛弯起的弧度无辜天真。

是十七岁的林昭。

林昭就在这时回过头来,眼角眉梢都弯弯的:“谢辰青,你记不记得小学旁边有个小商店,卖一种特别好吃的糖,现在没有了吗?”

小时候的谢辰青,压岁钱都用来给她买糖吃,哄她开心。

林昭没等到回应,仰起脸去看身边少年。

少年淡声开口:“你转学之后,我就再没有去过。”

对上那双漂亮眼睛,林昭抿了抿嘴什么都没说出来,只觉得自己像个负心汉。

到校后,林昭去办公室找班主任报道,七班班主任姓杨,叫杨东,四十多岁。

林昭礼貌问好:“杨老师好,我是林昭。”

班主任目光仔仔细细扫过她的成绩单:“语文英语不错,数理化不太行。”

林昭想到自己不及格的数学成绩,手背蹭蹭滚烫的脸颊。

班主任笑笑:“没关系,你的新同桌数学成绩还行,有不会的题你可以多问问他。”

此时此刻的高三七班闹闹嚷嚷。

“谢辰青最后保送哪所大学了啊?”

“我猜是A大,数学系最强,而且他爷爷就是那所学校的教授。”

“不用参加高考了,高三可以打游戏看漫画过了,好羡慕啊!”

门口一阵小小躁动,有男生喊:“哎,巨佬怎么回来上课了啊?”

少年神色困倦,身高起码一八五往上,蓝白夏季校服穿在他身上利落又出挑。

发小韩杨整个凑上去:“都不用参加高考了,你怎么还来学校?去哪儿定了吗?”

“没定。”谢辰青拿消毒纸巾把座椅来回擦了三遍。

让韩杨更加奇怪的是,谢辰青不光擦了自己的桌子,还连旁边那张桌子一起擦得干干净净。

他不解:“你又没有同桌,干吗多擦一张桌子?”

谢辰青冷冷地抬眼,双眼皮褶皱清晰漂亮:“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同桌。”

“同桌”这两个字音被他咬得轻且清晰,还是那冷冰冰的声音,只是因为微微压低带了韩杨从没见过的温柔。

韩杨默默打了个哆嗦,把“温柔”二字和谢辰青联系在一起,一定是他疯了。

上课铃声响起之前,班主任杨东进教室。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他身后还跟着个白皙精致的妹子。

“林昭,教室西北角还有个空位,你先坐在那儿,月考以后会根据成绩重新排。”

林昭乖顺地点头,走路的时候规规矩矩,裙摆随着她步幅轻轻浮动。

这时,班主任的声音又在身后响起:“谢辰青,新同学的数理化,你给带带?”

全班同学抬起头来,好像听到什么笑话。谢辰青怎么可能管新同学的学习。

“好。”

等看清同桌是谁,林昭眼睛已经笑成弯弯的月牙。

她在谢辰青旁边位子站定,弯着眼睛明知故问:“同学,请问你旁边有人吗?”

少年微抿了唇,但还是轻声开口配合她:“没有,坐。”

韩杨惊得下巴都要掉了,戳戳自己同桌邹瑜:“坐你后边那个,几班的啊,认识吗?”

邹瑜脸上已经绽放大大的笑容:“终于回来了,我的昭昭!”

林昭下巴抵在竖起的课本上,歪着脑袋看她:“你留长头发啦,真好看!”

发小见面亲亲热热手拉手,开始叙旧。

韩杨借着看面前老友重逢的戏码,多看了斜后方的女生两眼。

小姑娘鹅蛋脸,笑起来眼睛月牙似的,不笑眼睛也下垂,还有一对小兔牙,可爱得毫无攻击性。

所以,谢辰青喜欢这样的?

俗话说,吃饭不积极,脑子有问题。

中午饭学铃声一响,即使是高三的学生也不会多稳重,飞快冲向食堂。

邹瑜挎着林昭胳膊往食堂走,一边走一边给她介绍学校环境,像个尽职尽责的小导游。

看着自己发小那张白皙精致的小脸,邹瑜那文盲大脑只有四个字来回滚动:明眸皓齿。

没有谁比林昭更能完美诠释这个成语,少女眼睛弯弯的亮亮的,还有一对小兔牙,甜度满分。

午饭时间,食堂到处都是人,两人买完饭,坐在靠食堂门口的位子。

邹瑜:“你同桌就是我说的校草,怎么样,把你帅晕了吧?”

林昭真挚道:“嗯,他是挺好看的。”

“只是挺好看的吗?”邹瑜夸张地瞪大了眼睛,“之前他奥赛的采访因为带了本人照片,在网上转评过万,那段时间他都不来学校,因为每次走到校门口都被围观……”

林昭笑眯眯地听她说话,也不插嘴,只觉现在的她像个小迷妹,有点可爱。

“从高一入学就是校草,都快被学校那群女生给钉在表白墙上,每次运动会、篮球赛,一群女生疯狂偷拍他,但是没有女生敢到他面前晃,也没有人敢表白送情书。”

林昭蒙蒙地问了句:“是因为什么呀?”

“实在是太高冷了,嘴也太毒了,那少爷脾气简直了,他的真爱大概只有竞赛题和《海贼王》。”

“好看是真的好看,但是冷着脸的时候,吓人也是真的吓人。”

说完,邹瑜还装模作样打了个哆嗦。

林昭笑笑,低头吃饭不再说话。

娃娃菜、香菇油菜、一个鸡蛋、一份米饭。

旁边那桌的女生就在这个时候看过来。

“柳星若,看你左手边,我今早上跟你说在公交车上对谢辰青投怀送抱的,就是这个女生。”

柳星若看过来,有一瞬惊讶:“这是我们班新来的转校生啊。”

“看长相真看不出来心机那么重,投怀送抱这种事一般小女孩能做得出来吗?”

柳星若冷笑:“她还和谢辰青同桌,全教室就只剩谢辰青旁边有位子。”

“那谢辰青可真是可怜,心理阴影得多大。”

韩杨跟谢辰青来得晚,打完饭满食堂黑压压的人头,连个空座都没有。

他环顾四周,胳膊肘戳戳谢辰青:“哎,邹瑜旁边还有位子,走!”

头顶落下浅浅的阴影,林昭抬头,两颊鼓鼓的,小仓鼠一般,眼睛一亮就笑了。

众人就看着谢辰青径直走向转校生位子,而后在低头吃饭的小姑娘对面坐下来。

他是不是没看清对面的人是谁?

在她们的脑补中,谢辰青此时应该非常厌恶林昭才对。

“你看那花痴劲。”

“谢辰青这顿饭还吃得进去吗?”

林昭看着对面的人,抿起的嘴角有些不好意思。她指了指自己餐盘的鸡蛋黄:“我没有动过。”

“她那是什么意思?她不吃的鸡蛋黄要谢辰青吃吗?”

“是不是疯了?脸皮真够厚的。”

“谢辰青不会理她的。”

谢辰青清隽的眉眼微弯,看起来无奈极了:“挑食不好。”

下一秒,他修長白皙的手指拿筷子夹走她不吃的蛋黄。

而自己餐盘的鸡蛋蛋壳敲开,只留蛋黄,蛋白递到对面。

午休时间,班长副班长被叫到杨东办公室,帮忙整理开学的材料。

“柳星若,麻烦你帮老师把上期末的成绩录到系统里,老师打字一指禅,实在是太慢了。”

“没问题的老师。”柳星若打开电脑,老旧系统光开机就要挺长时间。

她百无聊赖,翻看班主任桌上放着的杂志。

杂志下面的材料,露出一个不明显的角,上面写着“林昭”。

林昭,转校生,谢辰青的同桌。

柳星若把那张表格抽出来,入目的便是林昭笑眼弯弯的证件照,是一张让人喜欢也让人嫉妒的脸。

下午上课前,柳星若帮班主任整理完资料,回到高三七班。

她拿出偷带的手机,暗自搜索那几个关键词,果然,看到了自己意料之中的内容。

柳星若叫住前桌自己的小姐妹,小姐妹回过头来:“怎么啦?”

柳星若压低声音:“我刚才去班主任那帮忙整理开学材料,看到了林昭的材料。你知道她为什么高三转学吗?”

前桌茫然:“不是因为回原籍参加高考吗?”

柳星若把手机上的新闻递给她:“哪有那么简单,凑近点,我给你看……”

高三总是兵荒马乱,好在她还有邹瑜这个发小,还有谢辰青这个同桌。

因此,林昭觉得,高三好像也不是那么恐怖,甚至还隐隐有些期待。

翌日,她背着书包走进教室,敏感地察觉大家看她的目光有些不对劲。

“原来这个林昭大有来头,难怪高三能转学……”

“柳星若去班主任办公室帮他整理Excel,看到她的资料了。”

“烈士子女。”

“她爸是林震,就缉毒牺牲的那个武警,现在网上还能找到视频报道呢。”

“不信我找给你们看,629大案。”

那些无孔不入的目光,那些刻意压低的窃窃私语,有探究、有怜悯、有好奇,更多的是窥探别人隐私的小小兴奋。

林昭的骨头缝里发冷,攥起的手指关节泛白,整个人像一把拉满的弓。她肩背僵直,马尾扎起露出一截纤细脖颈,肩背清瘦肩胛骨突出,脆弱得不堪一击。

“烈士遗属,高考是不是加分,能加好多好多分?”

“到时候高考报志愿,一定要提前打听打听,烈士遗属在所有情况下,都是优先录取。”

“不光是报高考志愿,找工作也是……”

“你说同样都是爸,人家爸爸怎么这么争气呢?”

林昭的视线模糊,眼泪下来得太快,她找不到纸巾,把脸埋进手臂,手臂瞬间湿了一片。

那天爸爸本来是休假回家的,电话却响起来。

挂掉电话,他拿了外套就要走:“昭昭,紧急集合,爸爸现在就要走。”

风雨欲来,阳台上还没来得及开的洋桔梗花苞摇摇欲坠。

那个时候妈妈的病已经很重,却不让她告诉爸爸,怕他执行任务的时候分心。

是什么样的任务,比至亲的生死还要重要?

她的眼圈通红,长久以来的担惊受怕,让她口不择言,字字锥心。

“爸,你在部队的时候,想过我妈吗?你知道这些年她有多辛苦吗?”

“你知道你不在家的时候,她一个人扛煤气罐换灯泡,下雨天不会开车,深一脚浅一脚背着我在雨里走,回家高烧三十九度第二天又去上班,她生病的时候,您在哪儿呢?”

“昭昭,等爸爸出任务回来再说好不好?爸爸现在不得不走。”

“你懂事,等爸爸回来,好不好?”

那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发现他的鬓角已经发白。

那个瞬间她立即就认识到自己话说错了,可是人最容易把脾气发给最亲近的人,那句“爸爸,对不起”鱼刺一般卡在嗓子眼上不去也下不来。

她只是死死咬着嘴唇,深吸口气平静道:“爸爸,再见。”

再见,便是遗体告别仪式。

不见他笑着喊她昭昭,只见天降大雨,国旗盖柩。

穿军装礼服的叔叔伯伯抬棺,送他此生最后一程。

第一节是语文,铃声响起之前,老师站上讲台。

“高三新学期,我有个想法。”

“以后每节课拿出三分钟,大家分享自己最喜欢的文章片段。”

“念过原文之后,简单分享心得,放松的同时拓宽知识储备。”

同学们都没有异议,听起来甚至还有些新鲜。

语文老师笑笑:“顺序就按照学号来。今天我没提前安排,想问问我们班的一号谢辰青,你可以分享一下,你近期最喜欢的文章片段吗?”

全班的目光聚集在教室西北角,男生们幸灾乐祸,女孩子的目光更为复杂和直接一些。

韩杨回过头嬉皮笑脸:“让你语文课写竞赛题,语文老师可都记着呢!”

谢辰青撩起眼皮,弧度锋利。

身侧,他同桌肩膀微微颤抖,手背蹭过脸颊,眼泪越抹越多。看起来挺小一团,可怜兮兮。

她小时候很少哭,别的小姑娘娇滴滴,她磕了碰了全然都不当个事。

受伤最严重的一次,是班里小男孩拿走他的卷笔刀不还,他觉得无所谓,她却冲上去和人打架。

林昭在几近将她淹没的悲伤中,听见少年开口,声音冷而干净。

“《谁是最可爱的人》,作者魏巍。”

“有一次,我见到一个战士,在防空洞里,吃一口炒面,就一口雪。我问他:‘你不觉得苦吗?”

“就拿吃雪来说吧。我在这里吃雪,正是为了我们祖国的人民不吃雪。他们可以坐在挺豁亮的屋子里,泡上一壶茶,守住个小火炉子,想吃点什么就做点什么。”

“再比如蹲防空洞吧……我在这里蹲防空洞,祖国的人民就可以不蹲防空洞啊,他们就可以在马路上不慌不忙地走啊。他们想骑车子也行,想走路也行,边溜达边说话也行……”

那是她小学时最喜欢的一篇文章,当初每一个字音,都是爸爸亲自教她,字字句句印在她的心底,在这个孤立无援的时刻,在脑海中悠悠回荡。

林昭抬头,少年蓝白校服,肩背挺直,侧脸下颌线清晰紧绷。

“和平年代,依然有这样一群人,枪林弹雨生死一线,却不能为人所知。”

“希望有一天,祖国的每一寸土地都干干净净。”

“每一位行走在刀尖的缉毒警察都能平安回家。”

语文老师眼里尽是赞赏,简明扼要给了一个“好”字,便翻开教案:“今天,我们开始高三第一轮复习。”

林昭深吸口气,从她的书包里翻出记作业的小本子,巴掌大小。

谢辰青单手撑着脑袋看漫画,下一秒,视野里多了一个黄澄澄的小笔记本,乖乖巧巧的小学生字体,写着:“谢谢你。”

他扬眉,回了“客气”,修长漂亮的手指漫不经心递回去。

小姑娘眼睛肿着,鼻尖通红,下巴抵在课桌上,委屈巴巴的像只小動物。

看见他回的两个字,她的嘴角轻轻扬了上去,便把本子放起来,双手搭在课桌,开始听课,跟个没长大的小学生似的。又或者说,她和小时候比起来并没有什么变化。

关于林昭的爸爸是烈士这件事,就这样在班里传开。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节语文课,没有人再在背后嚼舌根,还有几个男生嚷嚷“真爷们就应该去当兵”,满怀中二的少年热血。

下午第一节课是体育,韩杨从包里掏出个篮球,招呼谢辰青去打球。

邹瑜把林昭喊到篮球场角落,从校服兜里给她掏出个冰勺子,“来,把这个敷眼睛上,我搁冰箱里冻了一中午呢。”

C市的夏天,温度不过二十度出头,天是会让人心情很好的那种蓝色。

篮球场上,少年肆意奔跑,白色的球衣被风吹起。他仰头灌了口水,脸颊微微鼓起,看起来竟然有几分违和的可爱。

韩杨被谢辰青虐得怀疑人生,喊了“停”。

谢辰青视线扫过操场边的小小身影,只说:“去趟校医院。”

韩杨:“干吗?”

谢辰青:“买冰袋。”

“林昭,吃雪糕吗?我去买,就当给你接风了。”林昭没来得及阻止,邹瑜就跑到操场边的小卖部。

谢辰青从校医院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副场景。

他同桌窝成小小一团,一只手攥着一只铁勺子,一只眼睛敷一只。坐在篮球场边的树荫下,像一朵傻里傻气的小蘑菇,还带着点乖。

“我说。”

林昭迷迷瞪瞪抬头,有些不明所以。

头顶落下阴影,清冽好闻的洗衣粉味道,大概还是柠檬的。

握在手里的勺子移开,林昭视野模糊一瞬,面前清俊的美少年慢慢清晰。

跟他冷漠的性格不一样,他的头发看起来很软,蓬松清爽的短发,在阳光下显得有些毛茸茸。

他在她面前微微俯身,她小小的影子便被他的影子拢住,慢慢地找不到了。

下一秒,冒着冷气的冰袋放到她掌心。

“拿去敷眼睛。”

“不然哭成这样,人家以为我欺负小朋友。”

他好看的眉眼微微弯着,看起来好像很无奈。

大概是她此时的样子过于滑稽,他的嘴角难得带了笑,弧度好看极了。

林昭不合时宜地想起苏轼写的那句“公子只应见画”。

少年的背影高而清瘦,拍着篮球走开。

在谁也看不见的篮球场角落,林昭的阴霾一扫而光。

很久以后,她才知道,谢辰青就是在这天决定放弃保送。

原因是她,又不仅仅是因为她。

注:文中男主背誦片段引用自魏巍《谁是最可爱的人》。

猜你喜欢

高三同桌
换同桌
高三·共鸣篇
我的同桌
同桌有病
羡慕我同桌
羡慕我同桌
我把高三写成诗
高三未了,你准备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