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果 模

2021-11-14贺再亮

照相机 2021年9期
关键词:门面服装店女装

贺再亮

2006年,我妻子下岗后,就到街上租了个不大的门面开了一间女装店,月租2000元。第一年时,每个月能净赚一两千元,维持生计尚可。第二年,房东要求涨房租,每月涨1500元,没得谈,于是坚持了两个月只好关张了,总体算上门店装修布置等前期费用已经亏本。我妻子说她穿着衣服下海,却裸着身子上岸,开个女装店最后衣服都没赚到穿。

前几年的一天,看到街头有个服装店关张了,一个模特道具孤零零地站在橱窗内,突然又想起妻子开店的往事。从此以后,我开始观察着这个小城里的服装店,看到那些模特道具光光的身体,就像看到一些生意日常,或是新开店时对生活的期盼,或是经营不善时的失落关张。

在这两年,更多的裸模道具出现在街头,有些店老板说网购的影响太大,实体店经营费用过高,只能在竞争中落败下来。尤其在2020年这个特殊的春天之后,更多的经营者悄然收场,街头的空门面渐渐地多了起来。我有一个朋友,他在市中心有个门面,从去年春节期间开始就空置了,他在门上贴上寻租广告,说房租由租房者定,但是一年多来还是没能租出去。

我妻子告诉我,如今很多有穩定客源的老板已经不再租门面了,而是直接在家里的客厅开店,利用网络做营销,采取网上直播、客户群做活动、朋友圈展示等多种方式卖衣服,因为没有过高的经营费用和压力,商品卖价公道便宜很受欢迎。再则小城地方不大,客户上门也很方便,生意自然风生水起。当然,由于场地的限制,模特道具已无用武之地,也不会在客厅裸奔。

我拍模特道具,只是从不起眼的它们身上看一下这个时代的生活变化。而我之所以简称标题为“果模”,也是因为朋友的一句玩笑话—字面上来看,有衣的裸不叫裸,去掉衣的果才是纯粹的裸。我想也有道理的,生意有道,世事无常,原本裸生而来的我们穿上衣服有着光鲜各异的美丽,那裸着的道具穿不上衣服就像是一种暂时未知的结果。

沉默的果模—她们不会说话,照样让你看到人世间的春秋。

猜你喜欢

门面服装店女装
家教“漫”镜头
房租 总会到期
做好“窗口”和“门面”,成为沟通的桥梁
服装店
2017年春夏男装周的女装风景
选址时别犯浑
热闹的街道
在服装店
日“男扮女装犯罪”增多
谷歌“门面”:我要做没准备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