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双重救赎

2021-11-03马红

上海故事 2021年9期
关键词:卡戴珊赖斯强奸

马红

卡戴珊是亚特兰大市一所高中学校的心理学老师,二十九岁的她,漂亮优雅,是位五岁女孩的妈妈。生活中,卡戴珊曾遭遇过痛失爱人的不幸,但她依旧保持乐观向上的心态,相信人生会越来越美好。

一天午休时,卡戴珊像往常一样打开电视。画面上,主持人神情严肃,向人们通报着昨天发生的一起震惊全美的事件:强奸嫌疑犯赖斯特,在上法庭前闪电般袭击了女法警,随后闯入法庭,将主持审判听证工作的法官和一名法院工作人员当场开枪打死。行凶后,赖斯特又在现场附近打伤一名新闻记者,从其手中夺得一部绿色福特轿车,驾车仓皇逃跑。主持人提醒广大市民小心,以免遭遇赖斯特的袭击。

放学后,卡戴珊没有立即回家,而是前往朋友家参加聚会。活动一直到很晚,卡戴珊走出朋友家大门时,已是深夜十一点多。聚会很热闹,卡戴珊玩得非常开心。路上行车较少,显得很安静,她不由得想起了五岁的女儿。女儿很聪明,寄居在妈妈家。女儿很可爱,总能够在她落寞时带给她安慰。想到可爱的女儿,卡戴珊情不自禁地笑了。

把汽车开到门前,卡戴珊熄了火。她走下车,到后备箱取这天买的日用品。东西太多,卡戴珊一次拿不走,只能分两次拿。提着第一次的东西开门时,她无意间瞥见不远处停着一辆小型敞篷货车。这很正常,卡戴珊没有多想。

放下第一次拿的东西,卡戴珊又回到了后备箱旁。她的目光再次瞟向了停敞篷车的方向。敞篷车还在,通过有些昏暗的路灯光,看到里面隐约坐着一个男人。卡戴珊的脑子里突然钻出了关于强奸嫌疑犯赖斯特的新闻。她有些紧张,心中升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她想:“只要回到屋子里,关好门窗,那就安全了。”

正紧张时,一阵风吹过来。北美的初春,依旧寒意十足,卡戴珊打了个寒战。尽管她加快了进家门的速度,仍旧晚了一步。在卡戴珊一条腿迈进家门时,一件硬邦邦的东西抵在了她肋骨下。卡戴珊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尽管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抵在了肋骨下,但是她很清楚,来者不善。卡戴珊僵在了门口,不知是该进还是该出。不知所措时,她身后传来了低沉的男子声音:“快进门!”

卡戴珊在硬邦邦东西的胁迫下,走进了家门。以前回到家时,她内心里总有一种安全感蔓延开去。这次,她很害怕,不知接下来将面对什么。如果仅仅遇到打劫的,把值钱的东西给他就好了。但如果是强奸杀人犯赖斯特呢?卡戴珊惶惑不已,嘴里不断呢喃:“上帝保佑,千万不要是那个人才好!”但是上帝没有帮助卡戴珊。

“别期望报警。我现在不想伤害你,但你必须乖乖听我的!”卡戴珊身后,那低沉的男子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你回过头来!”

回过头,卡戴珊面前站着一个戴鸭舌帽的男人,冷冰冰的眼睛直逼她内心。这双眼睛她很熟悉,那是枪杀法官和办事员的赖斯特的眼睛。卡戴珊大脑中一片空白。

看着不知所措的卡戴珊,赖斯特再次寒着脸警告道:“你别指望从我手里逃脱。否则,那是自取其辱。”

赖斯特的一再警告,让卡戴珊更清楚了面临的危机:“千万不要激怒赖斯特,否则他会像对待法官一样对待我。”赖斯特究竟会怎么对待自己呢?卡戴珊不敢想下去。她知道,三十三岁的赖斯特绝非“省油灯”:他被指控于去年破门闯入前女友家,用强力胶带把前女友绑起来,并在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多次对其实施强暴。最让警方震惊的是,赖斯特實施犯罪的时候随身携带着一支装满子弹的冲锋枪,同时还带去了一口锅,以便在犯罪期间能吃上热饭……

回想起赖斯特的犯罪行径,卡戴珊紧张的心竟渐渐平静了下来。教心理学的她知道,此时的赖斯特的内心其实和她心理差不多,也是极度紧张的,但正是因为这种极度紧张,稍微一点刺激,他内心的恶念就可能被激发出来。卡戴珊明白,目前这种情况,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配合赖斯特,他吩咐做什么,她就做什么,绝不能表现出丝毫的反抗行为。

但是在暂时的顺从后,赖斯特还会做出什么恶行来呢?卡戴珊心里没有一点底。

卡戴珊思想活动激烈时,一直冰寒着脸的赖斯特突然说:“快去把所有窗户关上,并且拉上窗帘!”

卡戴珊不敢有任何反抗。在关窗户时,她一再安慰自己:“放松些,放松些。只有这样,你才能思谋出脱离险境的好办法来。”

关好窗户,卡戴珊思谋着对策。突然,赖斯特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卡戴珊内心非常忐忑:“他想干什么?”赖斯特一句话也不说,急切地把漂亮的卡戴珊向浴室拉去。赖斯特是因为犯强奸罪被逮捕的。他的行动让卡戴珊不得不担忧起来:“难道他想强奸我!”想到赖斯特强奸前女友时采取的方式,卡戴珊刚刚平静下来的心再次恐慌起来。尽管如此,她还是坚定地想:“如果赖斯特真要强奸我,我一定要和他反抗到底,绝不能被这个恶贯满盈的罪犯所侮辱!”

赖斯特把卡戴珊拉进浴室后,并没有做出强奸的举动。他找来一根电线,将卡戴珊的腿脚同时紧紧地捆住。赖斯特好像量定卡戴珊不敢呼叫救命似的,并没有将她的嘴堵上。这让卡戴珊有了说话的机会。洗澡前,赖斯特用一条毛巾将卡戴珊的头盖上了。

毛巾挡住了卡戴珊的眼睛,她眼前一片黑暗。听着喷头哗哗流水的声音,卡戴珊知道,赖斯特此时正在洗澡。身处险境的她想:“利用赖斯特洗澡的机会逃跑,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但是,卡戴珊放弃了逃跑的想法,她明白,如果逃跑不成功,结局肯定是死亡。她相信,手持枪械的赖斯特绝不会心慈手软。从被劫持开始,卡戴珊的脑子就一直没有停止过转动,没有停止过思谋如何才能安全脱离险境。

突然,流水声中传来了赖斯特恶心呕吐的声音。赖斯特呕吐的声音,表现得非常难过。卡戴珊的心抽紧了。良久,赖斯特呕吐的声音才停息下来。善良的卡戴珊突然动了恻隐之心,她关切地问道:“你身体不舒服吗?”

赖斯特喘息着,半天没有说一句话。卡戴珊不知道此刻的赖斯特在想些什么,但她明白,此刻的他,经历了一天多的逃亡,紧张加上劳累,一定处在身心高度疲惫之中。尽管赖斯特犯下了滔天恶行,实质上他是非常可怜的。

洗过澡,赖斯特的体能似乎恢复了许多,开始一直阴沉着的脸色竟然明朗了许多。体能恢复过来的赖斯特,把卡戴珊家当成了自己家。他先到卧室中找来一身男士衣服穿上,然后解开了卡戴珊身上的电线,恢复了她的“自由身”。在为卡戴珊松绑时,赖斯特尽管面色柔和了许多,但依旧以警告的口吻说:“不许喊人,否则我就杀了你!我已经很累了,不想再开杀戒,我需要好好休息。只要你合作,我便一定不会伤害你,我保证!”

赖斯特的这番保证,让卡戴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不相信这些话出自一个杀人犯之口。但这是真的。

卡戴珊明白自己暂时不会有性命之忧。为了缓和屋子里的紧张气氛,她对赖斯特说:“先生,我可以读书吗?”看着卡戴珊,赖斯特沉思了一下,轻轻地点了点头。卡戴珊很随意地从书架上拿起了一本自助手册,慢慢地读了起来。她之所以放慢语速,是为了让赖斯特听得更清楚。这本自助手册讲了很多关于寻求自我饶恕的途径。选择这本书,卡戴珊是深思熟虑了的:她希望赖斯特听到书中所写的一切后,能够对他自己所做的一切进行深刻的反思。 起初,卡戴珊害怕赖斯特并不喜欢听这些。因此,她必须时刻注意赖斯特脸上的表情,否则作为弱者的她很难有好果子吃。一边读,卡戴珊一边观察赖斯特的反应。当她看到躺在沙发上的赖斯特并不反感这本书时,教心理学的她意识到书中那些小故事已经触动了杀人犯的内心!赖斯特在犯罪时,虽然表现得凶悍毫不留情,但这并不表示他是个绝对的暴力行使者。行使暴力,只不过是他一时无法克制内心的恶念罢了。而猛然爆发的恶念在罪行发生后,时间越久,犯罪者内心的思考会越多。这两天为了逃避警察的追踪,赖斯特绷紧了神经,处在高度紧张中,其实内心非常渴望一个安静的地方。因此,在渴望安静的时候,如果能够旁敲侧击地进行点拨,或许能够唤醒他内心的善念。

随着卡戴珊读书时间的延长,赖斯特的脸色越来越柔和。到了后来,以至于卡戴珊根本无法把面相平和沉静的赖斯特与强奸犯杀人犯联系起来。卡戴珊甚至对主持人的通报产生了怀疑:“电视里说的那一切都是真的吗?”

卡戴珊心绪纷繁时,赖斯特突然抬起头来,看着她道:“难道我真的做错了吗?”

被打断的卡戴珊,也抬起头来,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赖斯特。卡戴珊的眼睛里溢满了关切,好像她面对的不是强奸杀人犯,而是一个刚刚走了弯路前来寻求帮助的人。

赖斯特又像是在自言自语:“我那么爱她,她为什么还要背叛我,和其他男人走到一起呢?”

卡戴珊知道赖斯特话语中的“她”是谁,那就是曾经被他强奸的前女友。卡戴珊明亮的眼睛看着赖斯特,不知应该怎样回答才好。回答“你错了”,会不会诱发他内心不满的恶念;回答“你做得对”,会不会让他的罪行一再延伸。

卡戴珊被难住了。她的眼前突然晃过了女儿可爱的容颜。她明白,面对枪杀法官的赖斯特,她必须做出恰当的回答。否则,早已失去了父亲的女儿可能会失去妈妈。

面对赖斯特不知是询问还是自言自语的话,卡戴珊坚持着没有回答。因为她担心,回答得稍有不慎,就可能激怒赖斯特,使先前诵读宽恕之书的全部功劳白费。

想到这,卡戴珊决定采用另外一种潜移默化的方式来感染赖斯特,那就是讲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不幸。讲述者讲述自身以外的事,对行凶者来说,感染性未免不够。丈夫离开人世的数年时间里,卡戴珊慢慢地平复了心情,她很不愿意再回到那伤心的往事之中。但在这个险象环生的晚上,为了感化杀人犯赖斯特,让自己和女儿获得安全,她选择了倾诉往事。

看着赖斯特,卡戴珊明亮的眼睛里突然溢满了忧伤。她轻声说:“你愿意听听我的故事吗?”

赖斯特迅速点了点头。

面对握枪的赖斯特,记忆回到过去的卡戴珊,突然不再害怕了。她告诉赖斯特,她和丈夫有晚上出去散步的习惯。五年前的一天晚上,散步回家的路上,他们遇见了几个歹徒。歹徒不仅要抢劫他们,而且还想污辱她。当时,她有孕在身。为了保护妻子不受歹徒侵犯,丈夫只身和几个歹徒搏斗起来。然而,丈夫一个人哪是几个歹徒的对手啊,但是他不怕死的气势却震慑了那几个歹徒。歹徒最终选择了逃跑。可是,丈夫也倒在了血泊之中。搏斗的时候,他身上一共挨了九刀。丈夫离开人世,让卡戴珊觉得这个世界就要完了,天就要塌陷了,真想追随丈夫而去。可是她知道,她不能就这样离开人世,因为她的肚子里还怀着丈夫的骨肉。

讲到这,卡戴珊泪流满面。看着泪流满面的卡戴珊,赖斯特突然将纸巾递到了她面前。接过纸巾,卡戴珊继续告诉赖斯特,自从丈夫去世后,她是怎样和女儿相依为命,一起走过那段灰暗的艰难的日子。几年时间过去了,女儿成了她唯一的精神寄托。此刻,她非常担心女儿。

卡戴珊发现赖斯特的眼角有些湿润。她说:“你杀了我也没什么,自从我丈夫死了以后,我觉得活着也没什么意义了。如果不是女儿太小,我还真不想活了。可是现在你要是杀了我,我五岁的女儿岂不就成了孤儿!”

说到“孤儿”两个字时,卡戴珊注意到赖斯特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从赖斯特身体的这一颤抖里,卡戴珊明白,她真情的讲述已经感染了面前曾经穷凶极恶的强奸杀人犯。赖斯特突然握住了卡戴珊的手说:“你放心好了,你的女儿绝不会成为孤儿。”

卡戴珊认为时机到了,她点点头,继续说:“赖斯特,其实你还年轻,你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改变自己。我为你感到幸运,但是我的丈夫却没有了这样的机会,永远都没有了!你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说服自己,不要再往深渊滑去!要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人爱着你关心着你,比如我。”

看着卡戴珊,赖斯特突然说:“我可以抱抱你吗?”

卡戴珊没有犹豫,果断地走到了赖斯特面前。赖斯特站起身,将枪毫不防备地放到了卡戴珊伸手可及的地方,而后双手用力,紧紧地抱住卡戴珊。在劫持者和被劫持者之间,一股暖意弥漫开来,这个屋子里顿时无比温馨。片刻后,赖斯特松开手,回到了座位上,但没有再拿枪。

卡戴珊心想:“尽管我现在没有危险了,但是如果赖斯特在继续逃跑的路上,恶念再度膨胀,岂不是会有更多的人遭遇不测。”她突然不仅想救自己,还要将赖斯特交到警察手中,以拯救其他无辜的人。

此时的赖斯特已经开始为自己的行为懊悔。卡戴珊的讲述深深地感染了他,他怎么能够伤害这样一个女子呢?赖斯特突然有一种很强烈的倾诉欲望。他情不自禁地向卡戴珊讲述了他的过去,说他过去是个非常温和的男人,从来没想到过虐待别人,更不用说杀人,但是后来他变了!

两人就这样面对面交谈着,不知不觉黎明来临了。经过了长达几个小时的畅谈,卡戴珊不再害怕眼前这个警方悬赏捉拿的杀人犯。卡戴珊表示自己想要看望放在妈妈家的女儿。凌晨4点多时,卡戴珊曾经向赖斯特提出过这样的要求,但是被顾虑重重的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这次,赖斯特答应了卡戴珊的请求!

其实,卡戴珊之所以说要看女儿,完全是为了寻求报警的机会。当她要离开家时,赖斯特突然叫住了她。卡戴珊差点被吓死,她以为赖斯特已经发现她真正的动机,她做好了受死的准备。卡戴珊万万没想到,赖斯特叫住她是为了给她钱。赖斯特手里拿着二百美元,微笑着说:“拿去吧,用它们为你可爱的女儿买个礼物。我已经不再需要它了!”

紧握二百美元,卡戴珊跑出了家门,拨通了报警电话。当警方抵达卡戴珊住所时,赖斯特没有做任何抵抗,挥动着一件白色T恤衫,一脸轻松地走到了警察面前。最终,持续一天、惊动佐治亚及周边各州的搜捕行动圆满结束。站在人群中的卡戴珊也感到十分欣慰,她知道上帝已经宽恕了赖斯特!

警察审问赖斯特,问他为什么没有像之前那样残害卡戴珊。赖斯特说,她是一位天使,她用自己的伤痛拯救了他的灵魂。其间,赖斯特要求抱一下卡戴珊时,故意把枪放在她手边,是在考验她,看她会不会袭击他。幸亏卡戴珊没有拿枪,那枪里的子弹已经被赖斯特卸下了。其实,卡戴珊不仅是高中学校的心理学老师,也是佐治亚州一位小有名气的剧作家,她讲述的经历一部分的确发生在她身上,还有一部分源于她最新的一个剧本。

个人经历的真与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卡戴珊用汩汩泉水一样的愛复活了强奸杀人犯赖斯特的人性,从而救了自己,同时也救了一个堕落的灵魂。

(插图/张恩卫)

猜你喜欢

卡戴珊赖斯强奸
“有毒”!卡戴珊成了亿万富翁
强奸自己,是否构成强奸罪
性侵幼女,该当何罪?
瑞典修订法律严惩强奸
从未遇到想嫁的人
赖斯要出3本回忆录
赖斯因故取消访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