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豪门选妃”暗夜惊魂:老公前妻死于毒内衣

2021-10-15红袖添乱

知音·上半月 2021年10期
关键词:内衣

红袖添乱

沈璐参加了一场“豪门”相亲,原以为找到一个如意郎君,没想到,枕边人竟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豪门选妃,意外捡到个富二代

28岁的沈璐是广东省湛江市人,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毕业后,2017年6月,沈璐成功应聘到广州一家证券公司工作。作为高质量女性,沈璐也恨嫁。眼见到了奔三的年纪,在父母催促下,她走上了相亲之路。

2018年2月,沈璐参加了一个俱乐部举办的相亲会。相亲俱乐部条件严格,要求女性在18到30岁之间,男性的准入门槛是1000万身价起步。俱乐部的作用就是帮富豪们筛选,就像“豪门选妃”。

第一轮,沈璐和其他女孩子们身着希腊女神装、萝莉装、护士装轮番上阵,走T台,摆POSE,逐一打分。第二轮是核实参与者的家庭背景、父母情况、社会关系、学历等等。后面,还有性格、面相、骨相等综合测评。第四轮是个人才艺展示,沈璐五岁开始学习小提琴,这个环节顺利通过。第五轮,爱情顾问提出了很多私人问题,比如是否处女、谈过几次恋爱、分手原因以及征婚要求。沈璐对这种谈话十分反感,所以对方只给沈璐打了及格分数。最后,经过这一系列筛选,只剩下包括沈璐在内的十二名女孩子,到了可以见富豪的环节。活动当天,很多富豪还带了保镖过来,女士进场时,会有女保镖搜身,不许带手机。

相亲现场,女嘉宾使尽浑身解数,男精英们坐在台下像皇帝,指指点点。沈璐的初衷是找一位相匹配的优质男士,考虑到这场为期一个月的“选妃”,是在物化女性,她提前“退赛”。2018年6月,俱乐部通知她去签保密协议,才能退出。

那天离开时,正赶上下大雨。沈璐打着伞在公交站等的士,一个40岁上下的高个子男人跑了过来,浇得像落汤鸡,沈璐把伞往他头上移了移。

“谢谢!”他一张嘴,就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过了半天,他又支支吾吾,有点不好意思地问:“能不能借我30元……我打车,没带钱……”说罢翻着口袋。沈璐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最后给了他30元。为表示感谢,他让沈璐留个联系方式,沈璐委婉拒绝了。

三个月后,“选妃”的相亲俱乐部举办牵手情侣鉴证会,同时返还每位参赛者的详细资料。沈璐拿到资料准备离开时,竟然和那个管她借钱的男人擦肩而过。他十分惊喜。当时人很多,沈璐微微笑了一笑,没打算停留。一起离开的女嘉宾窃窃私语,说他是本市有名的钻石老王五,叫林乔,是合资汽配公司的法人代表,资产上亿。

沈璐才想起来,入围赛那天,他也在现场,坐在靠后的位置,难怪看他有点眼熟。出大厦时,林乔从后面追了上来,叫住沈璐。沈璐调侃:“皇上吉祥!牵手成功了?”

“成功了,就你吧!”林乔温柔的眼睛似有星星。沈璐很吃惊,还有点受宠若惊,问:“你这么有钱,那天怎么那么落魄?”

“那天我来这有点事,车坏了,又赶上大雨,想打车,结果手机、钱包落在车上,幸好有你。能请你吃饭吗?我还没还你钱呢。”

“算了吧。时间太晚了,我们之间,没必要有交集吧?”沈璐拒绝了。可林乔坚持把她送回家。

随着接触的加深,沈璐了解到林乔比自己大13岁,有过一次婚姻,妻子在五年前病逝。这五年,林乔一直没有女友,也从不花天酒地。交往半年,林乔向她求婚,沈璐心动了。

2019年4月,沈璐与林乔领了证,步入婚姻殿堂,十分幸福。她甚至以为自己上辈子积了德,这辈子才有这样好的运气,谁能想到,后来的日子那么凶险……

摩擦初显,原来老公曾被辜负过

眼见林乔要过生日,沈璐给他订了专属袖扣,准备藏在书房,给他个惊喜。一不小心,把喝普洱用的茶针碰掉在桌子后面。沈璐跪在地上,努力用手去摸,没想到却摸出一张卡。一看,是本市一家知名三甲医院的挂号卡。卡上的名字写着孙颜,林乔的前妻。

林乔很少提起和孙颜有关的事,沈璐也不便追问,她随手把医疗卡放进了包里,后来,林乔的公司要开年会,沈璐便把医疗卡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沈璐怕在年会上露怯,偷偷报了学习班,恶补了很多所谓上流社会的礼仪和宴会知识。

2019年圣诞年会那天,林乔挽着沈璐走进会议大厅,尽管林乔一直紧紧牵着她的手,可她还是很紧张。在洗手间,她听到外面进来补妆的女员工都在议论自己。

“你们说,林总的眼光怎么差了那么多!之前那个又漂亮又有气质,毕竟是舞蹈家,就是不一样!”“是啊,现在这个,真看不出是从国外回来的。你说,我是不是都比她强点?”

外面的女人笑作一团。沈璐气得直接回了家。林乔回来后,柔声安慰她:“对不起,是我给你压力了,可能你需要时间适应。”

沈璐酸溜溜地说:“多少时间我也适应不了,我又不是舞蹈家,不能和你前妻比。”

林乔突然发火:“你是你,她是她,她根本没办法和你比。”沈璐很惊讶。以前,她以为林乔很爱孙颜,但看他的语气不像装出来的,她觉察到林乔和孙顏的感情并不像外面传说的那么好。

过了几天,沈璐特意买了一套性感内衣,原以为林乔会惊喜,没想到,他像见到鬼一样,大吼一声:“脱下来!”沈璐当场吓愣了。林乔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解释说,他希望沈璐做自己,穿卡通内衣,傻乎乎的,才讨人喜欢。这一反常让沈璐很纳闷,这有钱人的脾气真让人琢磨不定啊!不过,毕竟是新婚,不愉快很快烟消云散,夫妻俩又恢复了以往的你侬我侬。

春节前夕,沈璐公司的迎新晚会结束之后,有个男同事把她送回家。下车时,沈璐的裙子被车门夹住,他帮沈璐拉了一下。回到卧室,林乔怒斥沈璐:“一身酒气,有男人送你回家吧?别忘了,你是我的女人,要知道检点!”沈璐“噌”地火了:“同事送我回来,就是不检点?”

“关系不一般吧,还拉你裙子?”林乔的脸拉得比驴脸还长。“裙子被车门卡住而已,你还和女员工跳舞,怎么不说?”

见沈璐生气了,林乔幽幽地叹了口气,说:“孙颜出过轨。”沈璐一惊。林乔说,孙颜是市歌舞团的台柱子,为保持身材,一直没有要孩子。后来团里来了个从北京来的男一号,俊男美女的搭配很默契。林乔公司刚走上正轨,经常出差、晚归外加应酬,时间久了,孙颜和新搭档搞在了一起。

有一次孙颜公演,林乔特意买了鲜花和礼物,偷偷到后台想给她一个惊喜,没想到竟然看到孙颜和男搭档在幕布后热吻。没有任何男人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他雇人监视孙颜,拍下了他们的约会视频,之后找到那个男人,逼他写了保证书,永不再与孙颜来往,这个男的才回了北京。

林乔把所有证据放在孙颜面前,摊了牌,孙颜还不承认。林乔一气之下,断了孙颜父母家房子的月供,不再给孙颜零花钱。三个月后,孙颜终于妥协了,穿着各式各样的情色内衣,挑逗他,可他只觉得恶心。林乔考虑如果离婚,代价太大,会影响到公司的声誉和正常运营,最后达成协议,互不干涉。他们扮演恩爱夫妻,实际上是同床异梦。一年多之后,孙颜被确诊为皮肤癌,终究还是走了。

难怪!林乔从不提前妻,现在很多事情都可以解释了。那晚,沈璐的心结终于解开了,夫妻的关系似乎比从前更亲密。

2020年疫情之后,沈璐去医院做备孕检查,需要登记身份证,在包里翻到了孙颜那张医疗卡。医生告诉她,这种老卡医院现在已经不用了,有需要的话,可以到门诊挂号处直接打印病历、退押金。

鬼使神差,沈璐到挂号处打印出孙颜一份10多页的病历:2013年5月,皮肤科,腹部红斑,医生诊断为过敏性湿疹,开了处方药;2013年5月末,乳腺科,过敏性皮肤病,有增生;2013年6月,妇产科,症状是皮疹、瘙痒、大面积感染,水肿,诊断为霉菌性阴道炎;2013年6月末,全身多发疱疹、脱皮,确诊为皮肤癌……

其中,有一张孙颜被确诊为皮肤癌的问诊记录,医生建议孙颜再做一次血液筛查,上面写的是疑似有中毒的症状!后面的病历记录的是冷冻手术治疗,放化疗……半年之后孙颜病情恶化,器官衰竭去世。孙颜为什么会出现中毒症状?

暗夜惊魂:老公前妻死于毒内衣

回到家,林乔看出沈璐心事重重。沈璐心里藏不住事,说了孙颜的挂号卡和病历的事。林乔一听,有些不悦,说人都死那么久了,还管这个干吗?

沈璐嗫嚅着说:“医生说可以打印,还能退押金,我就顺手打印了。不过,孙颜是皮肤癌,怎么会有中毒症状?”林乔解释说,孙颜喜欢在身体特殊部位喷香水,香水是在印度定制的,成分特殊,医生怀疑长期使用会有中毒或者发生癌变的可能。沈璐又问他为什么没有确诊后的检查记录,林乔说,确诊之后他带孙颜去日本治疗,病情稳定才回国,没想到回国不久,病情突然恶化,只能在国内马上手术。林乔的解释没有任何问题,但正是从那时候起,沈璐总觉得有点不踏实。

2020年9月,沈璐在家里整理信件时,发现一份新品内衣目录,是国外奢侈品品牌邮寄到家里的。她按照邮件上的客户号登录网站,看到有很多订购记录。突然,她联想到孙颜检查的部位,下身,胸部……会不会是孙颜的内衣有问题?

沈璐辗轉反侧,这个家里已经没有孙颜的任何痕迹。突然,她想到,孙颜会不会有什么东西还放在歌舞团?她特别好奇,总想一探究竟。

次日,沈璐来到市歌舞团,团长说孙颜去世后,她的储物柜没有人动过,沈璐以孙颜表妹的名义填了一张表格,拿走了她的物品,是一件练功服和其他一些零碎东西。沈璐把练功服送到市检验中心,经化验,练功服的胸垫和下身部位都发现了联吡啶阳离子盐的成分。检验人员说这是用来合成化学除草剂的一种原料,皮肤吸收之后会引起皮疹,长期接触会引起充血、水肿、皮肤增生,甚至皮肤癌变,中毒加深后,会导致肝、肾功能受损、衰竭。沈璐不寒而栗!这和孙颜病历上的症状一模一样。

凭直觉,沈璐觉得孙颜中毒很可能和林乔脱不了关系,因为林乔本科学的就是化工专业。虽然,林乔对沈璐很好,但她只要想到,自己每天与狼共枕,怎能睡得安稳?想到这里,她报了警。林乔被警方带走审讯后,被依法逮捕。

事后,警方告诉沈璐,林乔主动交代了全部罪行。原来,林乔发现孙颜背叛自己后,犹豫要不要离婚,但孙颜为了获得更多财产,很快在保险柜里偷出林乔公司的漏税证据,对林乔进行威胁和勒索。林乔警告说如果他破产了,她同样什么也得不到。两个人开始相互牵制。

林乔知道孙颜为了保持身材,订购了很多奢侈品修身内衣。他是化工专业出身,想办法搞来无色无味的化工粉末,水解之后喷到孙颜的内衣上。一开始用量很少,孙颜只是皮肤瘙痒和过敏,经过身体代谢之后,血液检查不到。身体不舒服之后,孙颜的脾气越来越坏,她变本加厉,向林乔索要公司股份,林乔加大了剂量,孙颜的中毒症状越发严重。当医生建议孙颜检查中毒反应时,林乔担心被发现,以带孙颜去国外治疗为借口,把孙颜送到日本一家疗养院,那段时间,林乔没机会下毒,孙颜的症状暂时缓解了。回国后,孙颜意识到自己的健康问题,不想再继续纠缠,向林乔提出离婚,要分一半家产。林乔一怒之下增大剂量,导致孙颜病情突然加重,入院手术后不到半年就去世了。

得知这一切后,沈璐为林乔请了最好的律师,他面临的很可能是无期徒刑甚至死刑。林乔让律师带来一张字条:“璐璐:我终于安心了,第一次睡了个安稳觉。或许你就是上天派来清算我罪恶的人!无论如何,我对你是真的……”

沈璐不否认,自己对他还有留恋,甚至内疚。可人不能没有底线,再爱也不能迁就罪恶。

沈璐提起了离婚申请,见识了这场豪门婚姻背后的黑洞,余生她只想平平淡淡、安安稳稳地度过。

正所谓,人在做,天在看。再高明的犯案手法,也会有露出马脚的时刻。

编辑/邵鸾飞

猜你喜欢

内衣
性感失色
性感失色
公益
皮炎患者慎穿 保暖内衣
爱出汗慎穿保暖内衣
“中国内衣文化周”蓄势归来
内衣晾晒架
好奇北极熊“穿”内衣
甜蜜糖果之日
艳光四射 舞娘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