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坠楼案中案:横死老父留有新遗嘱

2021-10-15西瓜烧酒

知音·上半月 2021年10期
关键词:海林张明遗嘱

西瓜烧酒

辽宁省沈阳市一位老父亲突然坠楼,留下房子等遗产。惦记他财产的有儿子儿媳、女儿女婿,还有家有绝症病人的男保姆。那么,坠楼真相究竟如何?

惊悚:绝症老人半夜坠楼

于锦,河北人,毕业于中国刑事警察学院,现为沈阳市周边一所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在案件的侦破方向上,于锦一向喜欢听师父老曾的意见。

2021年4月8日凌晨三点,一声闷响打破了小区里的宁静。一名老人从五楼坠下,送医后抢救无效死亡。死者名叫范海林,今年八十三岁。案发时,家中只有他和一名住家保姆。于锦和师父老曾赶到医院,在邻居的帮助下,联系到了死者的家属。

半小时后,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女子风风火火赶到了医院。她身着睡衣,只披了一件外套,脚上还穿着一双拖鞋。此人正是老人的儿媳唐燕。对于公公的意外死亡,唐燕并没有表现出太多悲伤,甚至可以说是相当冷漠。唐燕告诉于锦,自从婆婆去世以后,公公独居已有五年。去年九月,老人查出了肠癌晚期,据医生诊断,可能活不过一年。在老人入院治疗期间,一切费用由他们夫妻承担。提到跳楼原因,唐燕推测,可能是公公产生了厌世情绪。

“警察同志,你们早点把流程走完,我们也早点给老人办丧事,一直放医院也不是事儿。”她还提出,直接把老人的遗体送到火葬场火化。于锦摇摇头,在案情尚未明朗之前,这样做是绝对不行的。谈话间隙,唐燕的手机响了,于锦示意她到走廊的另一端接听。通话过程中,唐燕的情绪有些激动,甚至隔着手机与对方发生了争吵。到最后,喧哗声引来了医院的保安,周围家属也纷纷上前谴责。唐燕将电话挂断,骂骂咧咧地走了。

看到于锦满脸尴尬,唐燕也意识到了自己失态,连忙解释说,电话正是丈夫范永梁打来的。“他正在外地出差,还没赶回来。这阵子,家里大大小小的事都压在我身上,哎,太累了。”唐燕抱怨道,案发之初,她已经给老公的妹妹范永琴打了电话,可范永琴手机关机,一直联系不上。

电话里,范永梁希望唐燕马上到范永琴家里跑一趟。唐燕表示,自己既要照顾年幼的儿子,又要在医院里跑上跑下,配合警方调查,实在是分身乏术。二人话不投机,这才吵了起来。

“父亲去世这么大的事,范永琴竟然联系不上?”于锦有些奇怪,不禁问道。唐燕倒不吃惊,回答说:“范永琴在外面欠了钱,因为害怕催债电话,手机关机是常有的事。如果有什么情况需要向她了解,您直接到她家里找她,地址是……”话还没说完,一个小男孩跑了过来,嚷嚷着让唐燕送他上学。唐燕说,这是她的儿子小宇,今年十一岁,在实验小学上五年级。由于事发突然,她一时也找不到可以帮忙的人,只好将孩子一起带到了医院。

为了不耽误孩子上学,于锦只能让唐燕先行离开。就在这时,他突然接到了负责现场侦查的同事小胡的电话。小胡告诉他,在老人坠楼的窗台上,找到了新证据,足以证明这并不是一起意外事故。

正当于锦打算到案发现场与小胡会合时,突然被一个中年人撞了一下。此人看到他身上的警服,眼睛瞬间亮了。“警察同志,您是来处理坠楼案的吧?那您知道死者,也就是我父亲,现在在哪里吗?”

原来,这个人正是死者的儿子范永梁。他的脸上挂着泪痕,显然是之前哭过。在看到父亲遗体的那一刻,范永梁又一次忍不住泪如雨下。

范永梁也不相信这是一起简单的自杀案。他说,父亲虽然身患癌症,但一直积极配合治疗,没有半点厌世情绪。上个周末,他去看望过父亲,老人还说想再活几年,能亲眼看到孙子上初中的样子。

就是这样一个乐观开朗的人,怎么可能会选择跳楼自杀?因此,范永梁强烈要求警方彻查此事。

蹊跷:凶手服法另有端倪

小胡告诉于锦,在老人卧室的窗台上提取到了一些新鲜指纹。经过缜密分析,死者应该是被人推下楼的。很快,尸检报告出来了,虽然老人死于高处坠落导致的器官衰竭,警方却在其体内检测出大量安眠药。怎么会有人在服药自杀后跳楼呢?

警方有同事推測,应该是凶手在老人的饮食中偷偷掺了安眠药,让老人陷入昏睡,方便自己下手。

而老人的保姆马志国,显然有着重大作案嫌疑。

事不宜迟,老曾立刻安排人手采集了马志国的指纹。比对结果显示,马志国正是杀害老人的作案凶手。铁证如山,马志国很快交代了作案动机。

据他说,自己照顾老人已有两年,一直尽心尽力。而范海林在患病后脾气变得很坏,时常对他鸡蛋里挑骨头。案发三天前,仅仅是因为饭菜不合胃口,老人便将一整碗热汤泼在了他脸上。正是这件事让马志国怀恨在心,决意报复。案发当晚,他潜入老人卧室,将还在熟睡中的范海林推下了楼。因为老人身患绝症,他便以为此事会按自杀案来处理。

在叙述作案经过时,马志国相当平静,似乎是在讲别人的故事。在审讯过程中,马志国始终没有提到给老人下安眠药的事情。于锦问:“你是不是在死者的饮食里动了手脚?”“手脚,什么手脚?”马志国一脸茫然。“我都准备把他从楼上推下去了,还犯得着给他下药吗?”此言一出,于锦意识到反常,他没有完全说实话。为了查清事实真相,于锦问询了相关人士,调查了死者范海林的家庭情况。

老人生前育有一儿一女,儿子范永梁在一家科技公司任职,年薪五十万,儿媳唐燕在家相夫教子;女儿范永琴、女婿张明在事业单位工作。不过,这看似和睦的一家人,也曾闹得不可开交。

虽然工作稳定,但女婿张明并不满足每月几千块钱的工资。前些年,为了赚快钱,他背着老婆,将自家积蓄全部投入了一家财富公司。起初,张明的确看到了收益。2019年底,他以房子为抵押,向银行贷款了两百万,用于购买理财产品。没想到,那家公司在2020年突然倒闭,张明血本无归,一家人也因此欠下了两百万的巨款。如果不能按时还钱,房子便会被银行收走,他们将无家可归。

一夜之间,张明和范永琴仿佛都老了二十岁。他们的小女儿甜甜也变得不那么活泼了。还债的阴霾笼罩在一家人的头顶上,让他们看不见生活的希望。

为了尽快将债务还清,范永琴一家打起了遗产的主意。先是看望老人的时候,范永琴故意透露了欠债的事情。已过而立之年的她,抱着父亲哭得像一个孩子,说日子没法过了。再然后,张明带着礼物登门,求岳父帮自己一把。

这样卖惨显然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老人当场拿出纸笔,写下一份遗嘱交给女儿。遗嘱写道:除去一套价值一百五十万左右的房子,还有三十万的存款,钱和房子都留给女儿,这些钱刚好可以拿来还债。不过,为了不引起唐燕的不满,范海林一再叮嘱女儿,这件事不可让范永梁一家提前知道。

岂料,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一次家庭聚会时,唐燕随口问范永琴债务的事情,小姑娘甜甜脱口而出:“姥爷说,他帮我们还!”就这样,遗嘱的秘密包不住了,性格泼辣的唐燕瞬间爆炸了。因为儿子小宇快上初中了,一个月前,他们刚入手了一套学区房。唐燕本以为,公公会念在他们家出钱出力的分上赞助一笔,没想到,公公一口咬死拿不出钱。无奈之下,唐燕一家只能向银行贷款,为了偿还近百万房贷,日子过得捉襟见肘,而公公从没有补贴过一分钱。这样的区别对待让唐燕十分恼火,她大吵大闹,说什么也要拿回自己家的那一份遗产。

范海林自知理亏,低下头解释,范永梁则上前握住父亲的手:“爸,我都懂,就按照您的意思做吧。”最后,还是范永梁以离婚相威胁,才让唐燕偃旗息鼓。不过,一家人的梁子也正式结下了。

这份不公平的遗嘱只是矛盾的开端。

2021年1月,范海林的身体急剧恶化,住进了ICU病房。生死攸关,张明提出放弃治疗,理由是开销太大。范永琴也以沉默表明自己的态度。而唐燕自然也主张放弃。只有范永梁十分坚持,说什么也要救活父亲。范永琴劝哥哥,说父亲已经身患癌症,即便救回来也活不了多久。范永梁却说,即便是花一百万去买父亲一天的生命,他也心甘情愿。

可能是被儿子的孝心打动,范海林真的从生死线上被抢救了回来。出院后,他曾多次向儿子和儿媳表达愧疚。不过,这份迟来的道歉并没有得到唐燕的原谅。范永梁夹在父亲和妻子之间,左右为难。

悔恨:横死老父亲留下新遗嘱

就在调查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警察老曾已经摸清了凶手马志国的情况。在旁人眼里,马志国算得上是一个苦命人。他的妻子三年前车祸去世,留下年幼的儿子。就在去年,儿子被查出白血病。为了给儿子治病,马志国变卖了所有家当。这些年,他送过外卖,摆过地摊,两年前来到范家做起保姆。不过,一个月三千块钱的工资,让他根本救不了儿子。

就在马志国被拘留后,他妹妹的银行账户上突然多了一笔五十万的进账。而汇款人,正是死者的女婿——张明。一切有了头绪,接下来的审讯中,老曾故意多次提到了张明的名字。听到“张明”两个字,马志国瞬间汗如雨下,双腿微微发抖。在一杯水下肚以后,他终于放弃了所有抵抗。

他交代,一个月前,张明担心岳父会改立遗嘱,以五十万的价格雇他杀死老人。因为害怕,他一开始并没有同意。可他发在朋友圈里为儿子筹钱的信息被张明看见了。张明告诉马志国,总有一天,他会跪着来找自己合作,因为天底下没有不爱孩子的父母。马志国虽然不愿,可儿子的病情一天天恶化,不到半个月,马志国便改了主意。

对于这一转变,张明十分高兴。马志国知道,自己被对方捏住了软肋,再无第二条路可走。此外,张明还特地交代,这件事绝不能让家里任何人知道,包括他老婆范永琴。一旦此事败露,马志国必须一人承担所有罪行,绝对不能将他供出来。

案发前的一个周末,范永梁来家里看望老人,并给老人买了几件新衣服。当时在场的马志国躲在门外,偷听到范海林父子在聊天中多次提到改立遗嘱的事情,他意识到必须要尽快下手了。

案发当晚,马志国偷偷潜入了老人的卧室。老人来不及反抗,便被一把推下了楼,摔得粉身碎骨。做完这一切后,马志国在老人的枕边发现了一个信封,上面写着“新遗嘱”三个字。信封被人用胶水封了起来。虽然没有打开来看里面的内容,可他大体猜到,这份遗嘱必然对张明不利。

為了能让范永琴顺利继承全部遗产,拿到属于自己的五十万,也为了牵制张明,防止他在自己入狱后不肯认账,马志国把这封遗嘱交给了妹妹。他嘱咐妹妹,如果张明没有按时汇款,便把遗嘱想办法送到唐燕手上。

马志国知道,以唐燕的性子,必然不会让张明好过。他的猜想并不是多余的,案发后,张明根本没打算把五十万打到他账上。

马志国的妹妹一番思索后,先去找了张明谈判。在得知新遗嘱的存在后,张明暴跳如雷,他同意立刻将钱转账,前提是这份新遗嘱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为了防止张明继续使坏,马志国的妹妹将这份遗嘱小心保存了下来,至今仍安放在自家的衣柜里。

警方拿到新遗嘱,找到了老人死亡的最后一部分真相。“亲爱的孩子们,当你们看到这封遗嘱的时候,我已不在人世。没错,因为受不了你们没休止地为了钱争吵,我已经吃安眠药自杀了。从今往后,我不会再花你们一分钱。希望我走了以后,你们兄妹不要再为了钱吵架。一家人,和睦最重要。”

原来,为了不让儿女继续为自己的病花钱,范海林决定自杀。他吞下了积攒许久的安眠药,并立下相对公平的遗嘱,将三分之一的财产留给大儿子范永梁一家。他向儿子儿媳道歉,向女儿女婿道歉,希望一家人和和睦睦。但他没想到的是,半小时后,凶手马志国潜入了他的房间,将他残忍杀害。

得知真相,范永梁瞬间哭得不能自已。他表示,自己可以不要一分钱遗产,只希望父亲还能活着。唐燕则愣在了原地,沉浸在对老人的歉疚里。得知丈夫就是杀害父亲的凶手时,范永琴难以相信地沉默了半分钟,然后用纸巾遮住脸,躲在角落里抽泣。

三天后,张明被批准逮捕,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案件的真相让办案警察都唏嘘不已。老曾颇有感触地对于锦说:“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老人为了子女都决定自杀了,而子女还在绞尽脑汁地想害死老人。乌鸦尚知反哺,这样的人,真是禽兽不如。”于锦点点头,心里五味杂陈。

遗产问题,是每个家庭最终都会遇到的现实问题。

编辑/王茜

猜你喜欢

海林张明遗嘱
遗嘱人立了多份遗嘱,最后应该以哪份为准
哼将军和哈将军
万元遗嘱
酒兴未尽
遗嘱以外的直系亲属有权变更遗嘱内容吗
被女生拒绝后
被女生拒绝后
二手货
张明等
谁丢下的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