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如何理解毛泽东1930年提出的“反对本本主义”口号

2021-10-12

党史博览 2021年10期
关键词:无字书斋本本

当时,中国革命正在探索正确道路,遇到百怪千难的事情。毛泽东在“山沟里”急于读到一些能够用作实践指导和参鉴的马列著作,却非常困难;一些在“洋楼里”能够遍读马列著作的教条主义者,因照搬书本上的词句而一再坏事。

于是,毛泽东花相当大的精力如饥似渴地去读另一本“无字大书”——中国农村社会,并写了大量调查报告。从1927年上井冈山到离开中央苏区,毛泽东作了10多次社会调查。1930年写的《寻乌调查》,有8万字左右。该文写得非常详细,寻乌县城有多少杂货店,是什么样的人在经营,经营的本钱和货物,都详细列出。县和有代表性的家族,出过多少秀才举人和进士,他们在对待革命的态度上的区别,也都写上了。正是通过大量的农村调查,毛澤东对中国革命道路的独特性有了越来越实际的感受,由此反对本本主义。随后,他读到列宁《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这类理论书,把书上说的内容和现实感受一结合,便产生“恍然大悟”或“点石成金”之效。这种阅读效用,和那些号称“百分之百布尔什维克”的人形成鲜明对比,使毛泽东越发觉得有反对本本主义的必要。

反对本本主义的实际含义是: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离开调查研究,就会产生脱离实际的唯心主义领导方法。显然,这些都是针对教条主义的,反映了毛泽东在读书问题上的一个鲜明而科学的主张:要把“有字之书”和“无字之书”结合起来读。要善于运用所学,就必须既入“书斋”,又出“书斋”。这就是他后来反复强调的要坚持理论联系实际的学风。毛泽东并不反对“本本”而是反对“唯本本是从”的学风。

(逢周摘自《炎黄春秋》2018年第9期,陈晋文)

猜你喜欢

无字书斋本本
《书斋里的幻想者》
浅析《无字》中女性的爱情悲剧
书斋江湖
春日赏雨
不可思议的旅程
读一部“无字”的“名著”
书斋
从创伤记忆看张洁的《无字》
Wi-Fi还能这样玩
李本本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