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西府陇东战役的曲折与辉煌

2021-10-12刘志青

党史博览 2021年10期
关键词:陇东青马野战军

刘志青

1948年4月16日,西北野战军向胡宗南之远后方西府、陇东进军。图为司令员彭德怀号召部队向西府进军

1948年春,西北野战军由内线反攻转入外线进攻,史称“春季攻势”。由于脱离根据地作战,作战样式、作战指挥、情报通信、后勤保障等都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在彭德怀、张宗逊、赵寿山等西北野战军首长的正确指挥下,全军上下克服各种困难,先后取得宜瓦大捷和西府陇东战役的巨大胜利。

在此期间,胡宗南集团被迫撤出延安,陕甘宁边区全部获得解放。但是,西府陇东战役的胜利来之不易,过程相当曲折,“是西北野战军损失最大的一次作战”。幸得彭德怀指挥果断,一再亡羊补牢,化被动为主动,才扭转了战局。

第4纵队警3旅消极行动使青年军一部逃脱

洛川久攻不克,国民党军裴昌会第5兵团迟迟不增援,西北野战军始终没有获得打援机会。黄龙山区粮食补给困难,大部队不宜长久停留。这时,西府地区国民党军兵力空虚,防御薄弱,仅有重建的整76师师部及其第144旅第40团、陕西省保安第21团等部守备重要补给基地宝鸡县(今宝鸡市陈仓区)。此外,整16师新9旅、暂3旅和第5兵团骑2旅守备陕西省耀县(今铜川市耀州区)、淳化县、泾阳县三角地带,青年军第203师布防在西安附近,青海马步芳部(简称“青马”)整82师驻扎在甘肃省镇原县以东地区。彭德怀决定改变攻洛打援、收复延安的计划,采取大踏步向胡宗南集团后方西府地区进军的手段,相机攻占宝鸡,开辟麟游山、陇山新根据地,调动裴昌会兵团及延安、洛川国民党军于运动中歼灭之,达到巩固后方和黄龙新解放区的目的。根据上述决定,西北野战军以第3纵队继续围攻洛川,钳制裴昌会兵团,主力向西府地区进军。

1948年4月12日,西北野战军主力在陕西省栒邑县(今旬邑县)马栏、转角,耀县照金、庙湾地区集结完毕,进行战役准备。13日,西北野战军在马栏镇召开旅以上干部会议,讨论向西府地区进军的作战计划。彭德怀顾虑敌众我寡,深入国民党统治区、远离根据地于自己不利。赵寿山副司令员也指出,从胡、马之间的夹缝打出去,太深入了,有一定冒险性。但是,到会的大多数干部都主张打宝鸡。彭德怀经过反复考虑,最后同意发起西府战役。彭德怀说,进军西府是调虎离山计,目的是威胁胡宗南集团的战略后方,破坏他的补给基地,使他顾不上延安,逼他不战自退。只要能调动胡宗南集团,就可以在运动中寻找到消灭他的机会。

会议决定,西北野战军主力分三路进军西府:(1)鉴于第2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王震患病,在解放区疗养,由西北野战军副司令员张宗逊率领第2纵队、第4纵队为左路,取道陕西省邠县(今彬州市)高王镇(今属龙高镇)以南渡泾河,夺取陕西省永寿县监军镇、乾县。随后,以一部相机夺取陕西省醴泉县(今礼泉县)、兴平县(今兴平市),向咸阳县(今咸阳市秦都区)佯动,威胁西安;以主力迅速夺取陕西省武功县、扶风县、岐山县,相机攻占宝鸡县,并彻底破坏武功至兴平段铁路,准备炸毁渭河桥梁。(2)第1纵队为中路,向栒邑县攻击,得手后经栒邑县张洪镇渡过泾河,夺取邠县后向陕西省麟游县、凤翔县(今宝鸡市凤翔区)挺进,协同第2纵队相机夺取宝鸡县。(3)第6纵队为右路,向栒邑县职田镇攻击,得手后取道邠县太峪镇、世店镇(今新民镇),从陕西省长武县亭口、邠县间渡过泾河,视情况机动使用。

当西北野战军在栒邑县、耀县集结时,胡宗南惧怕西北野战军渡过泾河,长驱直入西府地区,夺取陇海铁路沿线工业重镇及补给基地宝鸡,切断川陕交通。同时,他也惧怕西北野战军渡过泾河后转兵东进,直逼咸阳,威胁西安。于是,他令裴昌会兵团由耀县、铜川县(今铜川市)、宜君县、蒲城县,速向三原县、富平县集结,准备西援。在裴昌会兵团行动之前,他将防卫西安的青年军第203师主力运到永寿县监军镇一带,企图加强泾河防线,迟滞西北野战军的渡河行动。青海马步芳部整82师奉国防部命令,从甘肃省镇原县向陕西省长武县、邠县开进。

4月16日,西北野战军主力各纵队按预定计划出动。截至18日,中路第1纵队攻占栒邑县张洪镇。右路第6纵队攻占栒邑县职田镇和邠县太峪镇、世店镇,肃清泾河以北国民党军据点,全歼陕西省保安第19团两个营,乘胜渡过泾河。左路第2纵队攻占陕西省永寿县常宁镇,全歼青年军第203师第1旅第3团、第2旅第6团1600余人。但是,由于第4纵队警3旅行动不积极,青年军第203师第1旅第1团等部乘车逃到永寿县监军镇,并安全撤到乾县,影响了西北野战军后来攻击乾县、醴泉县、兴平县的计划。

第4纵队弃守阵地使裴昌会兵团逼近西北野战军主力

1948年4月19日以后,西北野战军继续攻击前进。右路第6纵队攻克陕西省长武县、甘肃省灵台县。中路第1纵队攻占邠县、麟游县,歼国民党军2143人,俘邠县要点守备指挥部少将指挥官赵璋,第7专区专员、少将保安司令乔维森等。4月23日,第1纵队经80余公里长途奔袭,占领凤翔县城。左路攻乾县不克,第2纵队遂转攻武功县、扶风县,占领扶风县城、绛帐车站,截断铁路交通。25日,第2纵队攻占岐山县工业重镇蔡家坡、宝鸡县虢镇(今属宝鸡市陈仓区)。至此,从扶风县东南的绛帐到宝鸡县以东的底店(今属宝鸡市陈仓区),长达75公里的陇海铁路被西北野战军占领,宝鸡县城也处于包围之中。

当西北野战军以凌厉之势逼近宝鸡时,胡宗南大为震惊。他严令裴昌会第5兵团5个整编师11个旅,从富平县、三原县分三路驰援宝鸡,并调遣其他部队堵截:(1)以整30师、整65师为右路,沿西凤(西安—凤翔)公路北侧西进。(2)以整36師为中路,沿西兰(西安—兰州)公路、陇海铁路平行西进。(3)以整1师为左路,也沿西兰公路及陇海铁路平行西进。(4)以整38师由乾县北上,到长武县亭口地区堵截。(5)以青马整82师由陇东南下,向长武、亭口疾进,也执行堵截任务。

针对国民党军的企图,彭德怀采取两翼防御、中间突破的战术,迅速调整兵力部署:(1)以第6纵队教导旅于长武县、邠县地区阻击青马整82师,保障主力右侧后的安全。(2)以第4纵队在扶风县、岐山县之间,抗击西进的裴昌会兵团。以第2纵队独6旅在扶风县午井镇、岐山县罗局镇至宝鸡县虢镇地区,阻击沿陇海铁路西援的国民党军,保障主力左侧后的安全。(3)集中主力第1纵队、第2纵队(欠独6旅),夺取宝鸡。

宝鸡,是渭河平原西部的工业重镇,是陇海铁路与川陕公路的连接点。胡宗南集团在这里囤积有大量武器弹药和其他军用物资,修建有庞大的军火库。宝鸡,北是高原,南是秦岭。国民党守军在抗日战争时期修筑的国防工事基础上,又加修了许多明碉暗堡。城外军械库、城北飞机场、南关、渭河大桥、车站、东堡子、蟠龙山等处,均为防御重点。宝鸡国民党守军由整76师师长徐保指挥,下辖第76师第144旅第40团、特务营、工兵营及陕西省保安第21团,共计2000余人。

1948年4月25日夜,西北野战军第1纵队、第2纵队向宝鸡攻击前进。26日拂晓,第1纵队从城西和城北灵原(陵塬)机场(今属宝鸡市金台区)方向、第2纵队从正东和东北方向,向宝鸡发起进攻。10时,第1纵队完全控制灵原机场并突入城内。12时许,第2纵队从上马营(今属金台区)方向突破金陵河,由东南方向突入城内。两个纵队并肩作战,在城内与国民党军展开激战。17时,城关国民党军残余小部南逃,大部被消灭。整76师师长徐保率师直400余人,乘铁甲列车且战且退,被第2纵队独4旅第12团阻于金陵河与十里铺(今属金台区)之间。在第1纵队第358旅一部配合下,该团从铁路两侧发起进攻。22时,铁甲列车内的国民党军官兵全部被歼,宝鸡城被西北野战军占领。徐保被炸伤后被俘,次日因伤重死亡。

西北野战军攻击栒邑时,民兵协助侦察敌情

当西北野战军主力向西突击进攻宝鸡时,青马整82师2个团趁第6纵队新4旅南下之机,向右路阻援部队第2纵队教导旅长武县阵地发起攻击,遭到坚决抵抗。1948年4月24日,青马整82师师长马继援增调兵力,以步骑4个团再次发起攻击。教导旅放弃长武县城,退至长武县冉店桥、亭口组织抵抗。青马骑兵发挥运动快的特点,从侧翼迂回;而教导旅缺乏打骑兵的经验,采取打步兵的战法,节节抗击,效果不佳。25日,青马整82师猛扑冉店桥,并向亭口进攻。26日,教导旅在予国民党军重大杀伤、自己也受到一些损失后,经麟游县崔木镇南下,向主力靠拢。青马整82师则直逼崔木镇,威胁西北野战军的侧后。

对于西北野战军进军西府,蒋介石认为非常有利于国民党军的围歼。于是,他命令胡宗南部以主力轻装尾追,命令马继援协力向西南堵击。根据蒋介石的命令,胡宗南严令裴昌会兵团星夜向宝鸡驰援,企图与马继援部夹击西北野战军于宝鸡地区。4月25日,裴昌会兵团先头部队在扶风县东部杏林镇与西北野战军阻援部队发生战斗。

面对国民党军两面夹击的形势,彭德怀决心争取时间先使主力部队稍加休整,再寻机歼灭胡宗南集团三四个旅及青马1个旅。这样,在粉碎国民党军的夹击企图、抢运宝鸡大量弹药物资后,主力部队北上麟游山区建立根据地。实现该战略意图的关键,在于扶风县至凤翔县之间对裴昌会兵团的抗击。以西北野战军第4纵队警1旅、警3旅和第2纵队独6旅,抗击裴昌会兵团西进的4个整编师,显然兵力不足。不过,若坚决抗击,则可以杀伤和消耗该兵团,迟滞该兵团的进攻。但是,第4纵队在扶风县杏林镇地区防御兵力过于分散,抵抗又不坚决。当裴昌会兵团主力从右侧突破后,该纵队既不向上级请示报告,也不通知友邻部队独6旅,擅自北撤到岐山县东北山区。由此,在武功县至凤翔县之间出现巨大的防御缺口,不仅给裴昌会兵团以长驱直入之机,也使独6旅第18团三面受敌。在此危急关头,第6纵队新4旅迎上去阻击国民党军,经过反复争夺阵地,将国民党军阻击在凤翔县以东五六公里的地区。第2纵队独6旅沿陇海铁路和渭河两岸机动防御,节节抗击。

第6纵队机关与教导旅轻敌被围困

1948年4月27日下午,裴昌会兵团主力抵达岐山县益店,青马整82师从长武县向麟游县崔木镇疾进。28日,裴昌会兵团逼近凤翔县。西北野战军左路阻援未成,右路抗击受挫,主力已陷入背水侧敌的被动地位。情况急剧变化,彭德怀当机立断,决定撤出宝鸡,向北转移,乘机收复陇东。他命令:(1)第2纵队独4旅、独6旅,第6纵队新4旅,在凤翔县阻击国民党援军。(2)第1纵队、第2纵队第359旅,炸毁来不及转运的军火物资后,当日撤出宝鸡,向陕西省汧阳县(今千阳县)集结。

28日中午,彭德怀向中央军委报告了撤出宝鸡及今后行动计划。中央军委复电:“你们行动由你们按情况临机决定。”28日至29日,阻击部队为了保障西北野战军机关及主力部队安全,在凤翔县节节顽强抗击国民党军。国民党军在空军支援下,以优势兵力连续发起攻击。阻击部队在凤翔县灵山、雍山、大唐村、文山、张家店等地浴血奋战,连续打退国民党军数十次进攻,死死地将国民党军阻击在凤翔县境内,出色地完成了掩护主力向北转进的任务。

國民党军的围歼计划破产后,胡宗南判断西北野战军有向陇东转移的可能。于是,他急忙调整兵力部署:(1)青马整82师主力回守陇东,一部集结长武县机动。(2)裴昌会兵团以整30师、整38师位于邠县、永寿县,与整82师连接,截断西北野战军东返道路。裴昌会率整316师、整65师、整1师等主力,继续尾追西北野战军主力。

为粉碎国民党军的围歼计划,取得战役主动,西北野战军放弃原路返回路线,取捷径直接北上。5月1日,彭德怀率主力向陇东挺进,留第4纵队骑6师于麟游县坚持游击战。3日,西北野战军主力占领甘肃省崇信县。当天夜里,西北野战军主力经甘肃省平凉县花所镇(今属平凉市崆峒区)、泾川县王村,通过西兰公路,准备夺取甘肃省泾川县荔镇、镇原县肖金镇(今属庆阳市西峰区)、庆阳县西峰镇(今属庆阳市西峰区)、宁县等,歼灭青马一部或大部,收复陇东。5日下午,第6纵队机关和教导旅按计划进占镇原县屯子镇,准备策应第1纵队夺取肖金镇。这天,为了配合裴昌会兵团围歼西北野战军主力,整82师3个步骑团也正从镇原县城向屯子镇开来。第6纵队机关进入屯子镇后,从国民党军还没撤走的电话线上侦听,已经得知国民党军意图。但是,对国民党军兵力等情况还不清楚,没有及时退出屯子镇,结果被包围。当天,第6纵队新4旅也向屯子镇开去,但未能解围。屯子镇很小,部队拥挤不堪。国民党军不时用迫击炮轰击,给第6纵队造成很大伤亡。

针对上述情况,彭德怀命令教导旅坚守屯子镇,吸引国民党军。同时,急调第1纵队、第4纵队救援解围,准备以优势兵力一举歼灭进攻屯子镇的整82师。由于电台联络不畅,部队不能按时收到电报,加上第1纵队第358旅被整65师阻于泾川县玉都庙地区,其他部队到达指定位置和攻击时间不一,削弱了突击力量。在此期间,青马从镇原县调来1个骑兵团,与第1纵队独1旅第3团对峙于镇原县西坡里地区。国民党军出动10余架飞机助战,轮番向西北野战军扫射。5月5日下午,西北野战军各部向屯子镇整82师发起攻击。第4纵队由东向西攻击,第1纵队独1旅、第6纵队新4旅由南向北攻击,形成逐次冲击。虽然杀伤整82师2000余人,却未能达到全歼的目的。彭德怀冒着炮火亲临一线,令教导旅乘夜色突围,摆脱国民党军。5月6日,在外围部队掩护下,第6纵队机关和教导旅突出重围。

第4纵队警3旅抗命使青马直逼西北野战军主力

在屯子镇解围期间,第2纵队策应主力作战,占领泾川县荔镇。彭德怀决定率部向荔镇和镇原县肖金镇以东的正宁县转进,寻机歼敌。他命令:(1)第4纵队沿屯子镇至肖金镇公路构筑纵深野战工事,转入机动防御,掩护主力向镇原县南庄李家集结,交替向东转移。(2)第2纵队独6旅控制荔镇。(3)第2纵队独4旅、第359旅向肖金镇攻击,保障主力东移。

1948年5月7日晨,当张宗逊指挥第2纵队主力向肖金镇攻击前进时,整36师、青马独立骑兵第1团向荔镇独6旅发起进攻。整1师尾随整36师跟进,企图封闭荔镇、肖金镇缺口,围歼西北野战军于屯子镇、西峰镇、泾川县之间的三角地区。张宗逊遂采纳独6旅旅长张仲瀚的建议,改调第359旅配合独6旅于荔镇坚决抗击。经整日激战,歼灭国民党军2000余人,阻止了国民党军的进攻。另由第2纵队独4旅(缺第11团)向肖金镇攻击,包围青马独立骑兵第5团、甘肃省保安第5团,击退国民党军多次冲击。同时,独4旅第11团及时抢占肖金镇东南要点三不同(今属庆阳市西峰区),构筑了防御工事。张宗逊率第2纵队坚守荔镇等地的积极行动,保障了主力部队东进通道的安全,使国民党军聚歼阴谋未能得逞。但是,第4纵队警3旅没有执行运动阻击任务。该旅第5团违抗命令,撤到肖金镇以东,离开指定防御地点约50公里,致使青马部队得以乘隙跟踪追击西北野战军主力。在青马部队跟踪追击下,西北野战军主力在肖金镇以西20余公里的南庄李家、任家胡同地区与整82师两个团遭遇。虽然毙伤国民党军1000余人,但是新4旅、独1旅付出了较大的代价。

8日至11日,西北野战军各部在相当疲劳的状态下,艰苦鏖战,在镇原县三不同,宁县以东的良平镇,栒邑县以北的永和镇、职田镇等地,予整82师、整36师以数次打击。12日,西北野战军主力转移至陕甘宁边区关中分区栒邑县马栏、转角根据地,摆脱受胡宗南集团、青马部队夹击的被动局面。

在攻打宝鸡前,王震作战前动员

在西府陇东战役中,西北野战军歼灭国民党军21945人,其中毙伤1.2万人,俘虏9945人。西北野战军共计损失14973人,其中伤亡6566人,失散、被俘、逃亡等8407人(后归队2500余人)。

战后休整与总结经验教训

西北野战军主力回到根据地后,在栒邑县、黄龙县、韩城县(今韩城市)等地集结休整。1948年5月26日至6月1日,中共西北野战军前委第二次扩大会议在洛川县土基镇召开,旅以上干部参加。会议总结春季攻势并重点总结西府陇东战役的经验教训,确定部队整训计划和此后对胡马作战方针。彭德怀作春季攻势总结报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陕甘宁边区政府主席林伯渠,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区司令员贺龙、政治委员习仲勋、副司令员王维舟参加会议并讲话。会议一致通过《关于春季攻势总结与目前工作指示》的决定。6月30日,中共中央军委同意并转发了这个决定。8月10日,中共中央转发了彭德怀所作的《春季攻势总结》。

会议认为,西府陇东战役方针是正确的,战役总的来说获得了胜利。由于洛川久攻未克,黄龙山区粮食匮乏,西北野战军打到国民党统治区,突然出现在泾渭沃野,腰斩西兰公路、西宝公路、陇海铁路。在27天的作战中,行程近1000公里,一度攻占栒邑县、永寿县、邠县、长武县、麟游县、扶风县、灵台县、凤翔县、岐山县、宝鸡县、汧阳县、崇信县等12座县城。重创国民党军4个整编师,歼灭1个整编师师部、6个团(其中陕西省保安团2个)及西府各县国民党地方武装。摧毁国民党军重要补给基地宝鸡,缴获大批军用物资,予胡宗南集团以沉重打击。当胡宗南为刘戡、严明、徐保举行追悼会时,西安学生写下了这样一副对联:“刘戡戡内乱内乱未平身先死,徐保保宝鸡宝鸡未保一命亡”。橫批:“纪律严明”。对联和横批以宜瓦战役、西府战役为背景,讽刺了国民党军的可悲命运。

会议也认为,在回师陇东与向老解放区转移途中,部队遭到了不必要的损失。西北野战军攻占宝鸡后,胡宗南先后集中5个整编师在青马整82师的配合下,以优势兵力两面夹击、尾追、堵截,使第6纵队教导旅等部队遭受较大的损失。西北野战军不仅未能完成建立麟游山、陇山根据地的任务,也未能完成收复陇东的任务。西府陇东战役,是西北野战军损失最大的一次作战,有的部队伤了元气。

会议认为,个别部队存在严重的自由主义,特别是第4纵队在春季攻势中表现极差。彭德怀说:“我4纵队一再贻误军机,影响战局特重,不得不予严重警告,提醒他们不再重犯错误。”会议指出,该纵队对于干部迁就放任,执行任务不积极不坚决。该纵队多次贻误战机,使全军处于不利形势,这是不应该发生的错误。会议之后,西北野战军给予犯错误的干部以应有的处分,调整了部分领导干部的职务:免去第4纵队警3旅旅长黄罗斌的职务,由郭炳坤接任。免去第6纵队教导旅旅长陈海涵的职务,由吴宗先接任。第4纵队原副司令员兼参谋长阎揆要改任西北野战军参谋长,西北野战军原参谋长张文舟改任第4纵队参谋长。调孙超群任第4纵队副司令员,朱辉照任第4纵队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

对于西府陇东战役中存在的严重问题,彭德怀在讲话中作了严肃的自我批评。同时,他也批评了第4纵队和警备第3旅以及有些部队的领导干部。他认为,西府陇东战役受挫的主要原因有以下几点:

第一,在战役指导上犯了“过急求成”的错误。宜瓦战役后,围攻洛川,接着进军西府,战役准备仓促。因犹豫打援与围攻洛川为时一周,妨碍了向西府进军的实际准备。部队进占西府,截断西兰公路之后,应集结兵力,進行休整。但是,急于进攻宝鸡,想破坏胡宗南集团的后方,缩短西北解放战争的时间,在指导思想上犯了急躁病。部队连续作战,长驱深入,本来就很疲劳。部队撤出宝鸡,向陇东转进,更加疲劳,以致造成后撤中的被动局面。

第二,对国民党军的估计有“轻敌思想”。一是对胡马两军密切配合及马继援部实力认识不足,二是对胡宗南部可集中的机动兵力估计不足,三是对援敌行动的积极性估计不足。彭德怀指出,由于敌大我小,主观上总想利用敌人阵营中若干矛盾各个击破,但对其在反共反人民方面的一致性认识不深刻。对马继援部实力亦估计过小,原先只知道5个团,最后才发现增加了4个团,共计达到9个团。西北野战军围攻洛川时,裴昌会兵团惧怕被歼,到宜君后就徘徊不前。然而,在援助西府时,该兵团却表现积极,不仅集中11个旅的兵力疾驰增援,而且途经所占之城不分兵守备。对于国民党军的这些变化,此前都未能估计到。加上留下第3纵队截击延安、洛川国民党军,分散了兵力。

第三,“战役配合有很大缺点”。有的指挥员缺乏大兵团作战经验,不能根据野战军的总体意图采取坚决行动,缺乏对局部与全局利害关系的认识。特别是在抗击援敌中,第4纵队擅自放弃沿扶风、岐山、凤翔公路阻击迟滞国民党军西进的任务,让国民党军毫无顾忌地长驱直进,使野战军主力陷入被动。北撤途中,第6纵队机关和教导旅因轻敌,进至屯子镇后被马继援部包围。在为教导旅解围时,第1纵队因走错路和道路难行没有按时到达指定位置。这时,马继援部继续增兵,胡宗南集团尾追将至。因此,不得不改变计划,令教导旅轻装突围。主力部队东进时,第4纵队警3旅没有完成掩护任务,使新4旅、独1旅遭受了较大的伤亡。

第四,缺乏战术侦察。外线作战离开根据地,没有群众掩护,也没有群众通风报信,战术侦察十分重要。西北野战军进退匆忙,疏于对战场敌情的侦察,有时行动很盲目。对于捕捉到的情报不敏感,缺乏应有的敌情观念,以致酿成屯子镇那样的被动局面。

第五,通信联络不通畅。进军西府和陇东是大兵团作战,通信联络需要依赖电台。但是,由于通信装备落后,上下级及友邻部队之间通信联络不畅通,延误了围歼屯子镇整82师这样的良好战机。

作为西北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严肃进行自我批评,严格要求部队,认真总结经验教训,充分体现了他严于律己、严于治军的高度负责精神和高尚的思想品德。这种工作作风,对全体指战员是一次非常生动具体的教育。他主持召开的这次前委扩大会议,对于防止可能产生的急躁情绪和轻敌思想,培养坚决服从命令听从指挥,以至在必要时以局部牺牲保证全局胜利的观念,都产生了深远影响。

猜你喜欢

陇东青马野战军
春日 陇东花事
追寻红色记忆(节选)
参考答案
韩国防改革取消野战军编制
陇东地区民间美术探微
青马学子赴兰考
“野战军”父亲
陇东民歌在地方高校合唱教学实践探究
新中国成立前后中共中央如何统一各根据地军事力量
浅析陇东民歌的音乐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