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爸爸力”MAX:一场夺娃大战,一记结扎绝杀

2021-09-23余未

知音·下半月 2021年9期
关键词:抚养权庭审家暴

余未

妻子出轨闹离婚,为争夺儿子的抚养权,伪造了丈夫家暴、有精神病史的证据;丈夫则使出绝招,终于反败为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醉酒家暴?庭审现场老实男被控诉

2019年的一场离婚诉讼庭审上,原告律师突然拿出邻居供词,控诉律师龚俊的当事人方迪,是一个酗酒家暴的渣男。而龚俊的资料中,显示方迪是一个为人善良、正直、有责任心的“老实本分男”。

龚俊,80后,法硕学历,四川省成都市人,主攻离婚诉讼案。2019年6月,一个男子请他打离婚官司:“我给了她家20万彩礼,她却背着我和一个老男人偷情。现在,还要抢走我的儿子……”

男子叫方迪,34岁,供职于一家手游公司,做软件研发。父母都是退休教师,有退休金。七年前,方迪认识了小他三岁的张雯,当时方迪年薪二十多万,有房有车。张雯才刚毕业,是个普通文员,父亲是工厂职工,母亲身体不好,常年吃药,开销很大。最终在方迪支付了20万彩礼后,两人结婚了。一年后,儿子鹏鹏出生,两人的日子过得十分甜蜜。

鹏鹏半岁时,方迪母亲帮他们看孩子,张雯则入职了一家电商公司当销售,不久获得重用,短短两年,薪资水平就赶超了方迪。但这时,两人的婚姻却出现了问题,频繁冷战、吵架,开始分房睡。

最初,张雯经常加班到很晚,渐渐地,她开始夜不归宿,有时一个月里有半个月不在家。儿子上幼儿园后,方迪的父母回了老家,接送孩子成了方迪一个人的事。为了鹏鹏,方迪极力忍让着。直到半年前,他在地下停车场偶然撞见不堪的一幕:张雯和她的老板,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激烈拥吻。方迪断然提出离婚,张雯同意了,但要求孩子跟她。

张雯甚至挑衅地说:“他答应我,过几年就把鹏鹏送到国外念书,跟着你,孩子能有什么出息?”方迪肺都快气炸了!五年来,张雯没给孩子做过一顿饭,洗过一件衣服,她甚至不知道鹏鹏在幼儿园哪个班读书。每天都是方迪接送,给鹏鹏做营养餐,晚上哄睡鹏鹏之后,他再熬夜加班写程序。

现在张雯凭什么把鹏鹏从他身边抢走?为了争抚养权,两人断断续续吵了半年,仍然没结果。直到前几天,方迪收到了法院的传票,才愕然知晓,张雯已经把他告到了人民法院。

说到这里,这个男人竟在龚俊面前号啕大哭。这勾起龚俊的恻隐之心,决心尽力替他拿下抚养权。但即使案情看上去十分明了,龚俊还是小心地问道:“在这段婚姻中,你是否有什么过错?有没有家暴或者出轨?”方迪连忙否认:“当然没有!”签过委托合同之后,他为方迪制定了庭审计划。

在所有的离婚官司中,2到10岁的孩子,抚养权归属最容易出现分歧。法官会站在中立角度,根据有利于孩子健康成长的原则,判决抚养权。

龚俊分析了方迪的情况,认为他有优势:第一,在过去五年中,方迪陪伴鹏鹏的时间较多;第二,方迪工作时间稳定,能更好地陪伴鹏鹏长大,而反观张雯则需要经常出差;第三,方迪的学历较高,985大学硕士毕业,而张雯只是大专学历,所以跟着方迪,会对鹏鹏今后的学业更有帮助。

2019年7月,诉讼如期开庭。张雯穿着一身淡黄色长裙,妆容精致。那股散发开来的雍容气质,的确和方迪大叔的形象不太合拍。开庭后,流程进行得很顺利,由于双方都没有和解意图,且对于财产分割也没有异议,所以案件的焦点很快汇聚到了抚养权上,并随之展开了激烈的辩论。

龚俊按照计划,围绕着三个优势积极辩护。形势一片大好时,对方律师王登宇拿出一份证词——十几个方迪邻居的采访记录和联合签名,皆表示方迪是一个渣男,半年来多次醉酒后暴力殴打张雯。龚俊的脑子“嗡”的一下就炸了,在离婚官司中,这两种行为一旦被证实,那就相当于被判死刑,绝无可能争取到抚养权。

恶意构陷?购药记录指向精神疾病

龚俊迷茫地望向方迪,却发现方迪也同样茫然地看着他。面对王登宇的控诉,方迪惊怒交加,站起来大吼着冤枉,可这副表现,在审判长眼里,正好暗合了暴力倾向的指控。

关键时刻,龚俊把方迪按在了被告席上,并凭借多年的经验,迅速抓住了供词中的漏洞:这份供词虽然有十几个邻居的联合签名,但内容却含糊不清,通篇没有一句话表明,有人曾亲眼目睹过方迪家暴,根本不足以证实方迪存在家暴行为。

王登宇還想反驳,却被龚俊驳斥道:“如果家暴属实,那就请对方律师拿出更加有力的证据,现在连伤情鉴定、音视频证据,甚至图片资料都没有,这根本就是对我方当事人的污蔑。”

在龚俊的据理力争下,审判长最后支持了他的主张。局面稍微拉回来了一点,可王登宇又站了起来,手里拿着一沓材料,居然是方迪近半年来的医保卡购药记录,里面有多种非处方精神类药物。基于这份购药记录,王登宇向审判长提出质疑:方迪患有精神类的疾病,不宜抚养孩子。

面对审判长的问询,方迪矢口否认:“我没有买过这些药。”但他却解释不清楚为什么他的购药记录里,会有这么多精神类药物。庭审结束后,龚俊怒问方迪:“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从没跟我说过这些情况?你如果连你的辩护律师都不信任,那这官司你肯定打不赢!”

方迪表情痛苦:“我冤枉啊!要说醉酒,的确有过几次,但我绝对没打过她啊!还有那些药,我也没买过,我的医保卡放在家里一年多都没用过了。”

作为律师,最不能容忍当事人有所隐瞒,但看他的状态,又不像在演戏,龚俊决定再相信方迪一次,查清事实的真相。接下来的几天,他走访了方迪所在的小区,采访了几十个居民,拿到了十几页采访资料和大量音频。在将这些采访资料整合之后,他发现邻居们的说辞出奇一致,他们并没有亲眼目睹过方迪打人,甚至没有见过张雯所谓的伤痕。

而这些虚假信息都源自张雯——这半年里张雯曾多次在邻居面前哭诉、抱怨自己被方迪家暴。时间一长,方迪酒后打人这件事,就牢牢地印在邻居们的脑海里。

最后龚俊得出结论,所谓的家暴,不过是子虚乌有,是张雯在王登宇的指导下精心布下的局。所以,他们不可能拿出更有力的证据来证明方迪家暴。龚俊的心里直发毛:这手段太高明了,不但可以控诉方迪家暴,而且根据疑罪从无的原则,即使他能调查清楚,洗刷掉方迪的冤屈,也拿不出充分的证据,告他们伪造证据。

至于方迪购买精神类药物的事情,龚俊的处理方法就更简单粗暴了,他先是向法院提交了调查取证申请书,在法院开具了律师调查令后,他对照着购药记录,一一找到了当时的药房。对照监控,发现拿着方迪医保卡来买药的并不是方迪,而是一名戴着墨镜和口罩裹得严严实实的女子。

虽然可以确定购买精神类药物的不是方迪,但由于看不清女子的容貌,无法确定她的身份,也没有充足的证据证明,方迪医保卡被盗刷这件事和张雯有直接关联,不得不说,这两招实在太阴损了。

即使龚俊可以向法官证明,家暴和精神病的问题都不存在,但在法官的心里,方迪的形象也大打折扣了。争夺抚养权,在硬实力基本相当的前提下,比的就是双方在法官心目中的印象。之后,龚俊又让方迪去医院做了精神诊断,结果显示方迪很健康。

很快,再次庭审如期开庭。围绕着之前庭审遗留的争议,龚俊先将附有邻居签名的采访记录递交了上去,以此来证实邻居口中的家暴其实只是道听途说,而王登宇也没能拿出更有力的证据。

接着龚俊又递交了方迪的精神诊断证明和监控视频资料,证实方迪的医保卡是被盗刷的,和他本人无关。虽然审判长最后认可了龚俊的辩护,但王登宇又以五岁的男孩正处于心理建设的重要时期,更需要母爱的陪伴为辩护基准,替张雯大肆辩护。所幸,这次庭审结束时,因案中的部分证据和事实,仍需要进一步核实调查,故法庭宣布休庭,下次庭审时间将另行通知。坦白地讲,案件到此为止,龚俊对方迪能争到抚养权的可能性有些担忧了,除非他能拿出更加有利的条件。

值与不值?“爸爸力”祭出一记结扎绝杀

方迪也察觉到形势不利,焦急地找到龚俊,他纠结于张雯出轨的事实,认为张雯是过错方,孩子应该判给自己。龚俊解释道:“张雯的确出轨了,你也可以因为这点,来主张多分一部分财产,但出轨与否和抚养权的判决,完全是两回事。”

方迪竟脱口而出:“实在不行,我可以不要我的那一半财产,只要能拿到抚养权!”龚俊顿觉愕然,方迪的那一半离婚财产有一百万之巨,况且这是方迪所有的资产了,值得吗?但方迪很坚决,在他的坚持下,龚俊找到了王登宇以及张雯,表示方迪愿意净身出户来换取孩子的抚养权。没想到,张雯断然拒绝:“我不差这点钱,让他死了这条心吧,孩子的抚养权我要定了!”

回到律所后,龚俊拨通了方迪的电话,说明了情况,电话那头他开始沉默起来。半分钟后,他的声音有些哽咽,不断地问龚俊有没有可以一招取胜的办法,哪怕付出多大代价他都愿意。

龚俊说道:“有,如果一方丧失生育能力、另一方有重大疾病或另一方根本没有时间照顾孩子,那在双方其他条件基本一致的情况下,满足上面任意一个条件,就会有很大可能拿到抚养权,很明显你并不满足。”电话那头的方迪沉默了。

2019年9月,开庭前几天,消失多日的方迪再次出现。他容貌憔悴了很多,脸颊消瘦,眼窝深陷。龚俊连忙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方迪没回答,只是朝他的手里塞了一个文件袋,龚俊狐疑地打开,竟然是市中心医院出具的结扎手术单。原来方迪上次咨询完后,直接跑到了医院,做了结扎手术!

在法律上,结扎手术等同于绝育手术,即使日后也有恢复生育的可能性,但就目前来说,方迪的确已经丧失了生育能力。龚俊从业十几年来,还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虽然他极不赞成这种做法,但还是被方迪的勇气和毅力折服。

再次开庭时,龚俊先向审判长提交了这份医学报告单。果不其然,这份绝育证明,立马就遭到了王登宇的强烈反驳,他还援引了2013年的一个案例来支持自己的主张。但龚俊早有准备,2013年的确有一起类似案件,但那起案件中的当事人,滥赌成性,无丝毫抚养能力,是在争夺抚养权无望的情况下,才惡意结扎的,他的情况和方迪大不一样。

龚俊请出了鹏鹏幼儿园的老师,作为证人出庭作证。在庭审上,鹏鹏的老师清晰表明,鹏鹏自上学以来,一直都是方迪在照顾他,除了每天接送外,所有的亲子活动也都是方迪陪着鹏鹏参加的。而鹏鹏的老师一次都没见过张雯。接着,龚俊播放了一段长达五分钟的视频,记录着鹏鹏历年的生日会,视频里方迪陪着鹏鹏吹蜡烛、切蛋糕,其乐融融,却很少看到张雯的身影。

最后龚俊做了总结性陈述:“我的当事人收入稳定,性格良好,无不良嗜好,在孩子过去5年的生活当中,我的当事人几乎和孩子朝夕相伴,孩子也早已习惯和自己的父亲相处。反观原告方根本没有尽到作为母亲的职责,况且现如今,我的当事人还失去了生育能力,处于弱势群体,站在人道主义的立场上,理应受到法律的关怀,我希望审判长在做出判决之前,可以将这些因素充分地考虑进去。”

最终,经过合议,法院裁定,鹏鹏的抚养权由方迪获得,张雯享有探视权,并保留其变更抚养权的权利。方迪喜极而泣。2019年11月,方迪在办好了所有手续后,带着鹏鹏来感谢龚俊。看着鹏鹏的小手紧紧牵着方迪,龚俊觉得一切努力都值得。

这次事件过后,他俩成了朋友。方迪父子俩的日子过得安稳幸福。2021年,鹏鹏从幼儿园升入了小学,方迪也高升了他们公司的首席软件工程师。而龚俊又打赢了几场官司,成了律所里炙手可热的律师。他从没问过方迪,对于结扎的事情是否后悔过。因为每当望向方迪的背影时,龚俊知道,这不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他还是一位深爱着自己儿子的伟大父亲。

所谓父爱如山,便是如此吧,倾尽全力,也要给予全部的爱。

编辑/宋美丽

猜你喜欢

抚养权庭审家暴
拿“家暴妆”当美妆,真的不好玩
“家暴妆”不能成时代的“妆容”
反对家暴
旁听庭审
由全国首例代孕问题引发的民事法律问题研究
没有孩子的抚养权,可行使监护权吗
人民法院庭审须全程录音录像
抚养权执行难题如何解?
男方能争取孩子的抚养权吗?
穆巴拉克庭审辩护开始